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

看着远处茫茫群山,远处楼顶的少年只是感觉到迷茫。遥想着自己将要度过的地方,心中寒酸阵阵。大西北黄土高山随处可见,但是这里却是海拔三千多米以上,一望无际的群山环绕,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看到的仍旧是连绵起伏的山体。

将视角停滞在部队后院礼堂楼顶,只见肩膀上扛着下士警衔的少年缓缓点燃一根烟。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寻找那属于自己斑斓的梦想,却无法找寻曾经入伍前的满腔热血及志向。垂头丧气的不禁叹气,心里像似被石头堵住一般难受,纠结而又心慌的感觉将这个人的性格所掩埋。猛然的吸进一口烟,呛到的嗓门发出干涩的咳嗽。高海拔的气候致使人的性格也枯燥无比,少年将烟头狠狠的扔在楼顶,站起来用脚狠狠踩踏,暴躁的性情致使他朝着天空放声呐喊,却遭来楼下一名上尉的责骂。

这名少年便是杜泽伟,由于冬季老兵退伍后的兵力紧张,在部队调整兵力后被发配至此。原本他是一名机关兵,当兵四年以来,一直在支队机关负责首长保障任务,日子倒也过的惬意。偏偏在这次的兵力调整下,被意外的调配大山中的部队,接受另类的历练。

听到了礼堂楼顶的呐喊声后,楼下的上尉抬起头,纳闷而又生气的破口而出“谁在上面鬼叫呢?”这支正规的部队,是从来没有过在营区内大喊大叫的事情发生,偏偏听到了狼哭鬼嚎的声音,很是纠结。

听到了楼下有人的责骂,杜泽伟走过站立在楼边缘,俯视下面看到了李仁健,这名上尉队长红面赤耳的看着自己,硕大的眼睛有一种扼杀人的冷漠。看到这种凶神恶煞的表情后,杜泽伟不以为然,攀爬在楼顶的天梯上爬了下来。

杜泽伟总觉得宣泄心中的怒火,这种喊叫的方式无疑是排泄心中阻碍的最好方法,却遭到了李仁健的指责,迅速的下楼后走到了李仁健面前,用一种很是顺然而且极度沉稳的面容看着李仁健叫道“队长”。

李仁健看着杜泽伟这副欠收拾的面孔,顿时滋生出冲天的怒火。若是说锋刀利剑可以斩首,那么李仁健的这双邪瞳便可以瞬时将人秒杀。毒视着杜泽伟,让他有一种找不到北的感觉。在杜泽伟的观念中,自己当兵的这四年,未曾有过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看到此时的李仁健。杜泽伟也是不甘示弱。俩人进入了对峙的状态。

李仁健发出低沉的吼叫:“这是部队,不是KTV。容不得任何人在里面大声喧哗,难道机关没有学习过条令条例吗?”

听到这话,杜泽伟顿时也火了。并不是李仁健说的这些话让自己接受不了,而是无法容忍这种说话的语气方式。基层部队有这样的传说,李仁健这种榆木类型的军官,是机关战士的克星。部队这样上下级分明的单位中,李仁健谁的账都不会买,一切按照部队的制度规定及条令条例处理问题,好似纪律这座屏障不容许任何人越雷池一步。

杜泽伟翻着白眼顺口应道:“机关学习条令条例,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条令条例是什么样子。”

听到这话,李仁健的火上更是浇上了油。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逐渐猛烈,杜泽伟仍旧感觉不到危机的存在,在机关都是和校官打交道,所以眼里从来不将这些尉官放在眼里,用一名机关战士的人生观来定义,那便是尉官说的话,不如自己放屁。但是杜泽伟仍旧忘记了一点,此一时彼一时,今非昔比的形势并没有在脑海中形成。

李仁健将用手指着杜泽伟的鼻尖,板着一张寡妇脸说道:“好小子,那你给我记住了,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条令条例!”

说完罢,李仁健无奈直至背着双手扬长而去。留下杜泽伟看着那魁梧的身体逐渐的淡小,才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宿舍而去。

来这个部队之前,杜泽伟是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那便是用死不要脸的精神,和一切对自己有所威胁的存在体战斗到底。这种观念是杜泽伟在来这个部队之前老班长所传授,也成为了此时杜泽伟思想中唯一的核心,行动和观念兼备的唯一准则。

这个部队是机关所属的基层中队,武警D支队S中队。坐落在大西北寒酸及其贫穷且有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感觉的单位。只要是D支队的官兵都知道。s中队是“非人”才来的部队。这里有着恶劣的天气,有着恐怖的环境,中队是在群山环绕的山谷,交通不便。通信不便。得亏这里有着自己的地面卫星接收系统,在交通上有着自己的停机场。S中队外围西面有着一座万年历史的原始森林。南面却有着常年积雪而成的小雪山。东边是一处黄山满天飞的景象,唯独北边,有着清澈而甘甜的天然湖。夏天时,酷暑像似蒸笼可以让人窒息;冬天时,冷气可以使人僵化。如若不适应这里的天气,那便是三天两头的泡药罐。

传说中,这座部队的官兵,各个都是精英。或许是和他们担负的任务有关。这里是南北交通的枢纽,即便是这里没有便利的交通,却有着串联东南西北的羊肠小道。这里有着横行的毒枭,有着恐怖份子肆意的侵入,这是一切犯罪分子渗透内地的唯一通道。这里没有任何可以使车辆通行的道路,来到这里,基本上是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倘若不熟悉这里的路况,就是等于永远的困在了里面,永远无法和外界联系,说是可以成为深山野人也不为过。

而S中队这支有着神秘面纱的部队,若隐若现的坐落在这里。除却部队内部,从来没有任何人得知在这座深山中有着这样的锋芒利剑的存在,这支武警中队,无疑是这里的铁拳头。有着李仁健这样猛兽级别的队长,带出来的兵自然不是熊兵。都是可以以一敌十的钢铁战士。担负着这座枢纽中心的反恐维稳任务,打击一切犯罪分子,扼制一切罪恶活动。将一切的违法犯罪活动消褪在萌芽状态,为我国的安全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给国家造成的利益损失每年高达亿万以上。多年被评委先进,李仁健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成为了这里的土皇帝。他却是有着能力和实力来担任这个队长职务。

S中队自建队以来,每次的任务都能够圆满的完成,按照李仁健的话分析,那便是:“只要具备自身过硬的军事素质,那边没有军人无所不能的事情。”

在军人的字眼里,从来没有失败的名词。任何的事物在军人的人生观中,从来没有“完不成”。即便是那座原始森里,也可以夷为平地。飞檐走壁的本事让他们每年都会成为勇士的最佳目标。

李仁健回到办公室,气吁的的点燃一根烟,脸上过甚的涌现出一种近乎爆炸的表情。坐在电脑旁玩着红色警戒的上尉转过头,看了一眼李仁健轻笑道“吆,这是怎么样?今天辣椒吃多了?”

李仁健看着这个上尉,也就是S中队指导员康嘉靖。愤怒的说着“我宁愿中队兵力少,也不希望有机关的战士来补充兵力的紧张。”

听到这话的时候,康嘉靖几乎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将游戏关掉后转过身看着李仁健笑道“这个时候抱怨牢骚了,记得老兵退伍后,是谁继而连三的催促参谋长给中队补充兵力。本来老兵退伍后兵力就是紧张,新兵还在教导队新训,肯定是从别的单位调兵啊。”

李仁健神情紧张,十分不解的疑惑道“可是我没有想到会让机关的战士来啊?你又不是不清楚,那些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战士,就是一个累赘,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辉惹出什么乱子。就刚才看见那个新来的,叫杜泽伟的在楼顶喊叫,我还没有说什么,就开始和我顶嘴了?”

听到这话,康嘉靖很是平静。似乎这些对于任职很久的指导员来说,不足为奇。李仁健在S中队不过三年时间,而康嘉靖在这个单位九年有余。可以说是看着S中队成长起来的。也是这个部队的元老和功臣。所见的事情太多,对于那些不足为奇的事情几乎藐视。

不过康嘉靖用一副事不关己的富态表情看着李仁健,可以说是抚慰着李仁健那受机关战士杜泽伟打击过的幼小心灵。“他们总归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他们在机关懒散成性,都是在领导身边的人。不接触基层的训练和生活规律。来到基层后肯定会有所不适应,他们需要的是时间的磨砺。”

听到这话,李仁健一副高傲而又乍泄的神态嘟囔着“在这个地方,从来不会容许任何废物的养老,是龙是虎,都得给我静悄悄的将大腿加紧。”

听着李仁健的话,康嘉靖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在静静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