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这290年:天皇天后 第二部分 通向皇后之路 通向皇后之路(8)

吃青菜的蜗牛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7.html


通向皇后之路(8)


话音刚落,褚遂良已抢上一步,说道:“王皇后血统高贵,乃名门之后,又是先帝钦定。先帝弥留之际,亲手将陛下的手交到微臣的手中,叮嘱道:‘我的好儿子和好儿媳妇,现在就交给你了!’这些话至今还时常在微臣的耳边回荡。况且皇后温柔贤淑,天下皆知,恪守妇道,为后宫之楷模。今虽有不利传言也都未经证实,怎能轻言废黜?今日即使是冒犯圣颜,臣也万不敢有违先帝之遗命!”

话说到这份儿上,实在是大大地出乎李治的意料。憋了一肚子气的他当即宣布散会,拂袖而去。

第二天李治再一次提出了这个话题,这次他点名要舅舅长孙无忌先发言。

此前武昭仪的母亲杨氏曾多次拜访过长孙无忌,请求他在后宫问题上站在女儿一边。长孙无忌尽管每次都以礼相待,却从未松过口。而先前许敬宗同志也曾就这事儿劝说过他,得到的只是劈头盖脸的一阵痛骂。

不难看出,对于废后改立,长孙无忌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但此时的他也清楚地意识到原先那个百依百顺、唯舅舅马首是瞻的外甥已经长大,开始有明确的主见,不再是那个可以随便教训和糊弄的小孩子了。在立后的事情上,他似乎主意已定,出言反对无异于公然与他对抗,搞不好会埋下祸根;若是褚遂良惹怒了李治,自己也好出面相救。因此,他打定主意,不再多说,只一句话:“自贞观二十三年后,先帝将这些事务都托付给了褚遂良,希望陛下能够多多听取他的意见。”

什么?褚遂良那家伙昨天那么激烈地反对,我能听他的么?!

但既然舅舅都这么说了,总要给他和大家一个面子,姑且听听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李治没有想到,褚遂良这次说出来居然比昨天的还要难听,不过开头那句倒是很顺耳。

“臣以为,陛下如果一定要更换皇后,也不是不行。””

听了这话,李治心里顿觉舒坦了许多:哈,过了一天这人居然开窍了?

“但是即使要换皇后,也应该在天下的名门世族中甄选贤良淑德者,未必是那武氏。想那武氏,原本侍奉先帝,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岂能随意糊弄?如立此等女子为后,当下先不说,后世之人又将如何评论?望陛下三思!今天冒犯天颜,臣罪该万死!”

看到李治已经被气得浑身发抖,褚遂良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放下手中的笏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臣素无德行,还忝居官位,今日又大胆冲撞皇上,请允许臣归还笏板,辞职回乡!”

也难怪李治生气。褚遂良这话根本就是指着鼻子骂他乱伦,睡了父亲的女人不说,居然还想着把这个女人扶上皇后的宝座。居然还敢文人最常用的手段来恐吓自己。末了,还要放出狠话,那意思就说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顶多你杀了我,但要我认可武氏当皇后,门都没有!

这边褚遂良已是磕得头破血流,仍没有停止的意思。无疑他认为自己是在履行对先帝的承诺,同时也是对现任皇帝的尽忠。

可作为当事人的李治,感觉却完全不同:这帮老东西,左一句“先帝”,右一句“先帝”,置我这个“现帝”于何处?我做皇帝的尊严和权利何在?现在居然还要摆出一副随时准备丢官杀头的样子给我看,莫非当我真的怕你,不敢杀你么?!

当然,李治并不是那种一动怒就要杀人的主儿。但对于褚遂良的这种过激行为,他无法忍受也无法接受,于是喝令武士将他拖出殿去。

突然一旁挂着的珠帘后面发出了凄厉的女声:“为什么不杀了这个南蛮子(何不扑杀此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