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7.html


1 永徽时代(7)


高阳公主何许人?

她曾经是太宗皇帝最为宠爱的女儿,后下嫁了房玄龄的二儿子、后来官拜散骑常侍(国家养活的高级闲官)的房遗爱。因为老婆是受宠的公主,老丈人在世时房遗爱的待遇也要高于一般的驸马爷。

房遗直则是房玄龄的长子,继承了父亲的爵位,是房家的族长。在家族事务上,房遗爱虽贵为驸马,却也得听哥哥的。

在从小呼风唤雨,颐指气使惯了的高阳公主看来,不要说房遗直,就是房玄龄老头子也得看自己的脸色。要自己和丈夫去征求房遗直的意见,她心里自然不会舒服。

天之骄女的高阳公主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她决定把房遗直挤掉,帮老公把公爵的位子给抢回来。于是她先是唆使房遗爱和哥哥分家,再吵着要皇帝父亲把公爵头衔转给房遗爱。为了达到目的,她暗中耍了不少自以为高明的小手段。

李世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高阳的种种伎俩在他看来除了可笑没有任何其他意义。为了对得起老房,也为了显示自己不是一个溺爱女儿的昏君,李世民狠狠教育了高阳公主,要她安分守己、恪守妇道,至于她提出的无理要求,一概不许!

高阳自出娘胎以来从未如此受挫,可父亲毕竟是皇帝,说一不二,强势惯了,既然不行,那她也只能把这股怨气暂时搁下。房家又暂时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没多久,玄奘译经事业的重要参与者辩机和尚(他根据玄奘的口述著成了《大唐西域记》,并在《瑜珈师地论》的翻译工作中负重要责任)被牵连入一桩盗窃案。让人瞠目的是,在这位高僧的卧房中竟然搜出了皇家特供的珠宝枕头。

出家人本该六根清静,何来此物?其中必有隐情!负责此案的御史先生顿时精神百倍——看来这桩盗窃案要成为大案,出人头地的机会终于来啦!

经过严密审讯,辩机供认珠宝枕头是高阳公主赏的。

接下来的供词更是让在场所有官员们冷汗不止。原来辩机曾经在高阳公主的封地上居住过,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结伴出猎的房遗爱夫妇。高阳公主十分仰慕器宇不凡且知识渊博的辩机和尚,霎那间欲从心头起,色向胆边生,当下支开手下人,并让老公房遗爱在门外望风(瀑布汗!),竟在禅房中与和尚共赴了巫山。

欲望得到满足后,高阳公主没有忘记丈夫的忍辱负重和心胸开阔,赏赐了大量财物,还特地选了两位绝色美女来补偿他。从此,三人和平相处,各取所需,共创和谐家庭。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皇帝的家务事儿更是禁忌,即使偶然知道也要当做完全不知情。只是此事非同小可,直接牵涉到皇家和朝廷的脸面,更有可能严重误导社会善良风气,造成随意性行为的泛滥。就算官员们有心隐瞒,也无人敢承担后果。

接到特别报告后,李世民大怒,当即下令将辩机腰斩于市,高阳公主的十多名奴婢也都被处死。对外则宣称:辩机淫心四起,勾引公主;众奴婢为虎作伥,非但不阻止,反而帮助二人幽会;公主本人已认错,目前正在家中反省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