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7.html


1 永徽时代(6)


既然自己不能生,那就找个能生的来帮忙吧。

可说得轻巧,后宫中哪个女人不想着母凭子贵,怎么会说让就让呢?

可偏偏天下事儿就是这么奇妙,居然还真让王家人找到了一位。

这个“幸运”的男孩便是李忠。

说起来,李忠还是李治的长子,他出生时,李治刚刚被封为太子。为了庆祝大唐江山后继有人,太宗皇帝专门为他举行了庆生派对。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还是个孩子的李忠被封为陈王。

王皇后等人之所以选中李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母亲。

李忠的母亲姓刘,无名无分。当年刘小姐被李治看中,招来“侍寝”了一下(也可能是几下),便有了这个娃儿。可刘宫人的命不好,含辛茹苦十月,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还只是个宫人。

后宫中有句话,叫母以子贵。

后宫中还有句话,叫子以母贵。

这两句话乍一看因果颠倒,却都是真理,蕴含着丰富的辩证法。

母以子贵,是说女人生了儿子就会受到提拔,至少待遇有所提高,武昭仪便是典型;而子以母贵就是说同样做儿子的,皇后的儿子做太子的可能性要远高于其他妃嫔的儿子。

那么反过来看,刘宫人生了儿子却没有受到任何提拔,说明至少在李治看来,她生的这个儿子纯属意外,妈妈连带儿子都不是很讨自己喜欢。这样一来,李忠小朋友当太子的希望基本没有,刘宫人指望靠儿子飞黄腾达也几乎没有可能。运气好的话,儿子平平安安当一辈子王爷,自己这个王爷的老娘能够安享晚年,已是最大的幸福。

然而命运女神似乎并不打算让她们母子就此谢幕。王皇后的舅舅柳奭出了个主意:刘宫人地位低微,李忠不怎么受待见,都属于郁闷一族。既然皇后生不出儿子,不如索性奏请皇上封李忠为太子,这样李忠和他娘都会感恩戴德,成为自己的人,以后大家再多多亲近,认李忠为干儿子,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保证自家有个光明的前途。

王皇后也觉得可行,毕竟皇后无子,其他女人生出来的又都是庶子,那么依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传统,立皇长子李忠为太子也无可厚非。

当然,除王皇后本人外,其他大臣,尤其是长孙无忌等人也都表示同意。

李治接到上疏后,也觉得颇有道理,毕竟理摆在那里,话也说得无懈可击。好,那就依卿所奏吧!

永徽三年(公元652年)七月,皇长子陈王李忠被封为太子,大赦天下。

虽说之前李治并不把李忠当回事儿,但封他做了太子后还是相当重视教育培养的。曾经做过李治师傅的尚书左仆射于志宁再次担负起培养皇帝接班人的重任,被封为太子少师,尚书右仆射张行成被封为太子少傅,侍中高季辅为太子太保。

转眼已是永徽三年的岁末,家家张灯结彩,欢欢喜喜准备过年。李治也不例外,看着自己治下的国家繁荣昌盛,皇位继承人也定下来了,成就感油然而生,操劳了一年,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可偏偏有人年关的日子不好过,他不好过还要拉上皇帝老爷一起难过。

李治先后接到了两份奏章:一份是来自姐姐高阳公主,她指控大伯房遗直垂涎她的美色,欲用暴力染指她;另一份则来自犯罪嫌疑人房遗直,指控高阳公主和她的丈夫,也就是自己的弟弟房遗爱淫乱家门,陷害忠良,胡作非为,已经到了快要连累房家灭门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