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赫尔姆斯领导下的中情局对基辛格这样的命令当然是紧密而快速地配合。1971年春天,在尼克松与基辛格的“支持”下,“混沌计划”开始扩大化。此时,不仅中情局在负责监视美国人,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也把监视美国公民当做一项重要的任务来抓。当时的国防部和参联会也喜欢玩这种游戏。他们居然利用电子窃听和监视技术监视起了基辛格。尼克松更是不逊色,在肯尼迪和约翰逊的基础上把“混沌计划”加以改良,在白宫与戴维营装置精巧的音控麦克风。无论是尼克松还是基辛格,都窃听自己亲信助理和华盛顿记者的电话,以防止政府消息外泄。

这种做法俨然是把整个国家置于他们的特务统治之下,但是严密的特务性质的防护并没有让尼克松满意,很多消息照旧外泄。比如,《纽约时报》就在1971年的6月份开始刊登1967年麦克纳马拉国防部长所提出的《越战报告书》摘要。无论是肯尼迪还是约翰逊,更或是尼克松,对越南战争都非常忌讳,《越战报告书》的摘要说的真话泄露给美国民众后,其所产生的影响对尼克松来讲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很多美国民众知道了国家军队在越南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把此秘密泄露出去的是由基辛格礼聘至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顾问艾斯伯格。基辛格大光其火,尼克松简直是气得死去活来。他们立即命人力堵消息外泄,为了防止以后再有类似事情发生,或者说是查明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白宫特意召集了一批人组成了特别小组。该小组的组长是由在危地马拉政变和猪湾事件中获得好评的已经从中情局退休的特工亨特。据一些人的回忆,亨特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他完全不管别人,完全不讲道德,他对自己和周遭的人而言,都是个危险人物。他历经劫难,位置越爬越高。”亨特在1950年加入中情局,中情局的很多秘密行动的经历让他后来成了一名间谍小说家。但此人的人缘相当不错,在中情局退休一年后,他就被尼克松的顾问克尔森拉到白宫这面,希望他能接下为白宫主管秘密行动的新差事。

亨特组长在接到任务后,立即寻找优秀的人才。在他看来,白宫给他配备的那些人以中情局人的眼光来看并不是做大事的人。亨特先是飞到迈阿密,找已改做房地产生意的老伙伴、古巴裔美国人巴克,他对老朋友说,这次任务攸关国家安全。巴克问这位中情局退休官员是在给谁工作。亨特不无炫耀地回答,自己现在属于白宫级的团队,直接受命美国总统。两人接着又召集了4位迈阿密的古巴人,其中包括目前每个月仍领中情局100美元薪水的老员工马丁尼斯。

1971年7月份,国内事务首席顾问,也就是负责建立亨特小组的艾立克曼给中情局的库希曼副局长打电话。他对中情局直接说道:“亨特要求的一切,你们都要满足。”这位总统顾问口气很大:“我要你知道,他其实是在替总统办事。他有相当大的自由处理权,你可别小看他。”赫尔姆斯对此事没有表态,但中情局已经按亨特的要求给了他一切:一间配有安全电话的办公室、精密录音机、放置在各个监视场所的摄影机,而中情局负责胶卷显影;全套伪装:红色假发、变音器、假身份证。赫尔姆斯没有任何异议,所以,库希曼副局长全力满足亨特的要求。在亨特小组越来越疯狂地监视国人与政府人员的行动中,赫尔姆斯试图阻拦。1971年11月,他把库希曼赶出了中情局。但几个月后,尼克松又找来了一位副局长沃尔特斯中将。沃尔特斯将军负责历任总统的特勤任务已有两年,但赫尔姆斯一直没见过他,直到1972年5月2日他以副局长身份来到中情局才初次相识。沃尔特斯将军后来回忆说:我刚从主管一个中情局毫无所知的工作过来。心中原另有副局长人选的赫尔姆斯说:“我听过你的大名,但不知你对情报业务有什么了解?”我说:“我这3年来与中国、北越谈判,还曾悄悄把基辛格送到巴黎15次,你和局里全没人知道。”赫尔姆斯闻言有些惊讶,他知道这位局长会继续支持亨特小组的活动,而亨特小组将来会走向何方,那就不是赫尔姆斯所能知道的了。不久后,随着水门事件的爆发,赫尔姆斯才知道,尼克松的“混沌计划”要比他想象的厉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