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三 赫尔姆斯的中情局 往事没有如烟 1

亚诺1 收藏 0 4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在很多中情局老员工眼中,赫尔姆斯局长与中情局的鼻祖多诺万有几分相似,两人的胃口都特别大,多诺万希望成立一个可以得到全球各处情报的组织,而赫尔姆斯则希望中情局的势力可以遍布全球。这位谍报的老人与秘密行动的积极参与者认为,地球上就没有中立国,任何国家都是中情局进行秘密行动和势力涉及的对象。然而,赫尔姆斯又与多诺万的张扬性格不同,他时刻记得中情局“秘密行动不能牵扯出美国本身”的章程,严格控制中情局的秘密,不让国内人得知他们在国外的任何消息。1967年6月,鉴于“凤凰计划”在美国的大泄露,赫尔姆斯在中情局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该小组的工作就是针对中情局每一个海外秘密行动进行评估,以确保绝对的隐秘性,对正在进行的有可能暴露的秘密行动通通关闭。同年9月30日,赫尔姆斯颁下严格的秘密行动新规则。该规则规定,各地工作站站长需要检讨所有具有政治敏感性的计划,凡在美国支薪表上有名字的外国朝野政治人物以及若干军方领导人,都要将他们的个人介绍通知中情局总部。在秘密行动上花费的一分钱都要据实申报。

中情局行进到了赫尔姆斯时代,当赫尔姆斯回想中情局的往事时,虽然秘密行动计划的执行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但仍旧有些秘密行动还在继续,或者说,根本看不到希望。比如暗杀卡斯特罗的秘密行动,另外,“推倒”柏林墙也是中情局没有完成的任务。1961年8月,苏联人开始在东德与西德的分界处修建城墙,首先是倒钩铁丝网,然后是钢筋水泥。无疑,这是苏联人在东德政策失败的最大证据。为了不让东德人跑到西德,他们只能想出这样愚蠢而冰冷的方式。显然,中情局也看到了这点。当时的肯尼迪总统自然希望中情局在这个时候能有所作为。

围墙竖起来6天后,肯尼迪让副总统约翰逊前往柏林,听取中情局基地主管比尔·格雷弗的最高机密简报。那份简报图片上有着各式各样的符号,如果不是比尔·格雷弗解释,约翰副总统根本不明白这张涂鸦到底是什么玩意。比尔·格雷弗告诉副总统,中情局在苏联情报中心有特工,在波兰军事代表团、捷克军事代表团都有特工,我们几乎已经在东柏林的心脏安家落户了。约翰逊被忽悠得目瞪口呆,其实,中情局根本没有这种成绩,比尔·格雷弗所谓的渗透到波兰军事代表团的特工,只是一个卖报纸的,而渗透到苏联军事情报机关的特工更荒唐,只是一个两个月才能进入该机关一次的工匠。

肯尼迪得知中情局有如此大的“成就”后,催促他们在东德展开秘密行动。可是,中情局无法行动。因为他们不但不能渗透进对方阵营,反而被对方给渗透了。1961年11月6日,中情局的合作伙伴西德反情报处的一名高级官员海因茨·费尔飞被他的手下带领的秘密警察逮捕。此人在该组织已经有10年时间,本是个纳粹分子,但是,这10年时间里,他的工作重心居然在苏联克格勃。从1959年6月到1961年11月,西德与中情局的重要行动都被他透露给了东德,大约有70次秘密行动因此而破产,100多名在东德的中情局官员的身份被暴露。中情局不但不能展开“推倒”柏林墙的行动,还要为苏联渗透进自己内部的间谍而伤透脑筋。在柏林墙问题上,中情局可谓窝囊透顶,直到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刻,他们居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大事。

但在巴西古拉特政权的处理上,中情局却办得相当出色。1961年8月,仅当了9个月的巴西总统夸德罗斯辞职。同年9月7日,原副总统,与共产党国家关系密切的古拉特就任总统。这是一名非常明显的民族主义分子,为了摆脱美国在巴西的影响,古拉特在巴西采取了一些激进的改革措施,如努力实现炼油厂和外资公用事业国有化,采取独立的对外政策,在美国与古巴的斗争中,古拉特坚决反对美国在古巴的所为。这当然让白宫很是恼火。1962年7月30日,肯尼迪总统在他的办公室与驻巴西大使林肯·戈登谈话。谈话后,中情局上场,扔出了800万美元给巴西的极右分子和极右军人,让他们对付古拉特。中情局绝不希望巴西或别的西半球国家变成第二个古巴。烧钱计划开始后,中情局的钱源源不断地流入巴西政治圈。“美国全国劳联”下属的“美国自由劳工发展协会”和新成立的巴西工商与民间领袖组织“社会调查研究协会”是两个重要的流通渠道。这些投资在两年后的1964年3月份见到了效果。本月份,一些反对古拉特的极右军人逮捕了海员工会主席。本月25日,大约1400名支持古拉特的海员和海军陆战队士兵占领了海员工会大楼,要求对方释放海员工会主席。这些人遭到军方的逮捕,并拒绝执行海军部长的命令。5天后,古拉特总统在里约热内卢发表谴责右翼军人集团的演说,认为他们背后有着卑鄙的势力在支持他们,所以才让他们如此猖狂。中情局经过两年在巴西的积累,已经使右翼军人集团势力大增,此时正是发动叛乱的时候。第二天深夜,里约热内卢枪声四起,驻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部分驻军首先发动叛乱,并得到驻圣保罗州第二军和伯南布哥州第四军的响应。参与起事的里约热内卢卫戍部队很快就击溃了古拉特的少数部队,控制了里约热内卢。1964年4月1日,古拉特逃亡,后来在乌拉圭过起了流亡生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