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一 疯狂的烧钱运动 目标:苏加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印度尼西亚在二战后反抗荷兰殖民统治,于1949年底赢得自由独立。当时,美国是支持新领袖苏加诺总统所领导的印度尼西亚的独立运动的。不过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中情局开始对苏加诺进行了特别的关注。起因是苏加诺做了三件使中情局非常不安的事情。第一件事是他访问了苏联和中国(尽管他也访问了美国,而且在美国,他大赞美国的政府形式,但回国后并没有以西方民主作为他治理印度尼西亚的模式);第二件事是他从东欧国家购买了武器(他本来想跟美国做这笔生意,可中情局在仔细分析后认为这笔生意不能做);第三件事是他将荷兰人的大量私有财产收归国有。回国后,在苏加诺的建议下,印度尼西亚举行了自独立后的首次国会大选,中情局立即“烧”了100万美元给苏加诺的竞争对手穆斯林派的玛斯友美党。可惜的是,玛斯友美党在大选中败北,中情局一无所获。更让中情局担忧的是,印尼共产党在大选中居然获得了四分之一的选票,为此苏加诺提出,共产党员应占内阁成员的四分之一。

苏加诺对共产党是否有好感没有证据证明,他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他想把本国共产党作为抗衡陆军将领的砝码。苏加诺后来又实行“民族主义、宗教和共产主义三大思潮合作”的纳沙贡,这足以让中情局相信,只要苏加诺继续统治印尼,那么印尼这个远东地区除中国外人口最多的国家将会成为苏联集团的一分子。还有一个原因,中情局在印尼的情报显示,印尼可能有200亿桶未开发的石油,而苏加诺又不愿意与美国人友好往来,所以,中情局自然而然地把苏加诺列为他们的头等目标了。早在1953年,尼克松副总统就访问了印尼,他回国后说,苏加诺“极受人民爱戴,绝对不是共产党,而且他无疑是美国手上的一张王牌。”

可是仅过了两年,苏加诺的行为就让美国人无法忍受了。中情局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危地马拉政变”的形式再次演绎一番,推翻苏加诺政权。

中情局的行动在1957年8月1日开始。负责人就是局里新上任的远东部长厄尔默。他得到了中情局拨发的700万美元。然后他跑到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和美国在东南亚最大的军事基地苏比克湾海军基地成立指挥站。这个指挥站里有很多中情局的高手,他们负责联络苏门答腊岛上的反抗苏加诺的军官,还包括苏拉威西岛上若干企图争夺权利的指挥官,同时又在太平洋的许多地方开辟了便于执行轰炸和运输任务的飞机跑道。当然,这只是硬件准备。厄尔默同时还有一个软计划,那就是败坏苏加诺的声誉。苏加诺此时虽然58岁,但精力充沛,虽然已经有4位夫人,可还是经常会传出一些绯闻。

中情局决定利用这些绯闻做一下文章,来达到彻底破坏苏加诺形象的目的。但是怎么做呢?中情局内部利用头脑风暴法,想出了一个主意:搞来一部色情影片,用张冠李戴的方法搞臭苏加诺。中情局很快就得到了一部现成的A片,内容是一名墨西哥男子与一位妓女的故事。但负责此事的特工反复看了很多遍后觉得不满意,他认为片子里男女主角的表演太疯狂了,苏加诺那么老的人不可能玩那么多高难度动作。又是经过几天的商量,中情局决定亲自拍片。但苏加诺肯定不会来当男主角,中情局只好找一位苏加诺的模仿秀了。

可想而知找到一个苏加诺的模仿秀非常不容易,因为苏加诺总是戴着他那顶穆斯林小帽,中情局不知道苏加诺是个癞痢头还是个光头。后来总算知道了苏加诺是个光头,于是就开始在美国寻找这样的模仿秀,最终,中情局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人,为了让观众以为这就是苏加诺,还让此人戴上了苏加诺的面具。这部A片的名字叫《良辰美景》,片中全是“苏加诺”努力ML的镜头。

但是,中情局这番努力完全是白费,因为根据***教义,每一个穆斯林男子都可以有4个妻子,苏加诺的A片根本不能算是越轨。厄尔默折腾了半天丝毫不见效,他只好回到他的硬件设施上去了。

厄尔默的指挥站开始在日本冲绳和菲律宾集中了一大批印尼人、菲律宾人、中国台湾人、美国人和其他“幸运战士”,以及大量的武器和装备,在1958年1月8日,这批人被中情局派出的船从苏比克湾运到了苏门答腊岛,他们与当地反对苏加诺的军队会合。中情局又派出B-26型轰炸机执行轰炸和袭扰任务,以支援叛军。

2月10日,中情局“烧”了一大笔钱给苏门答腊岛的叛军,让他们成立了新电台,通过电台,他们威胁苏加诺自己要在5天之内成立新政府,并且宣告共产主义为非法。苏加诺没有回音,据印尼政府说,苏加诺正在访问日本。而中情局的情报则说,这位印尼的领导人正在日本澡堂内纵情声色。5天后,叛军真的就宣告成立了新政府。

据中情局情报说,苏加诺立即从澡堂子里跑了出来,跑回印尼,命令仍然效忠于他的军队对叛军进行军事打击。叛军立即显出败势。4月末,中情局决定放手一搏,派出了特工艾伦·波普驾驶着一架B-26轰炸机去支援已经陷入困境的叛军。艾伦·波普娴熟地轰炸着目标,第一次行动就炸死了700多个印尼人。但他不能挽救什么,正是在他轰炸不久后,苏加诺的军队将苏门答腊的叛军主力剿灭。5名中情局官员急忙开着吉普车逃命,在油料用尽后,他们穿越丛林,然后在一些独立的小村庄偷点吃的,最终才用无线电联系上了中情局。5月15日,中情局再次派出B-26轰炸机,印尼人又被炸死炸伤无数,但3天后,艾伦·波普再次在天空上向下扔炸弹的时候,他的飞机被印尼军用高射炮射了下来。

艾伦·波普只好跳伞,让守株待兔的印尼军人捉住了他,他身上的证件证明他是美国中情局人员。苏加诺强烈谴责美国,中情局局长杜勒斯向行动小组下命令:“我们必须尽快脱身。”5月19日,杜勒斯发出快电通知印尼、菲律宾、中国台湾和新加坡的中情局工作人员:解散,不要再烧一分钱,关闭军火供应线,销毁证据,撤退。

1958年6月底,由于没有了中情局的支持,叛军的军事政变被苏加诺彻底粉碎,中情局烧进了那么多钱,但最终都打了水漂。

同年12月16日,艾森豪威尔的情报顾问委员会向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应该改组中情局。因为从印尼问题上就可以看出,秘密行动根本就不是中情局擅长的。而且,他们认为中情局“没有能力就自身的情报信息与业务作客观的评估,”他们只知道用钱来打水漂。艾森豪威尔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事实上,在他连任后,他就一直想改变中情局的管理方式。但他自己说过,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艾伦·杜勒斯,也想不到还有谁可以接手中情局。近几年来,杜勒斯已经对秘密行动情有独钟,早已不把心思放在向总统提供情报这个核心任务上了。当艾森豪威尔把情报顾问委员会的想法说给杜勒斯听后,他极力阻止,他告诉艾森豪威尔,中情局没有什么不对,因为有成功案例。他没有说,这些成功的案例都是用钱堆出来的。他把印尼任务的失败归到一直负责秘密行动的威斯纳身上,最后,他让艾森豪威尔放心,因为秘密行动的负责人已经有新的人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