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把戏[蓝剑军团]

小把戏



其实我一直都想写写我们的QQ,可惜的是,去年一直没精神,提不起兴趣动笔。不过昨晚狠抽了她屁股一巴掌,又让我有了写写的冲动。


打老婆说她怀孕起,我就有点发懵。寻摸着昨天还是两个和尚抬水吃,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三个和尚。说实话,这个心理准备我确实没有。我是个很随性的人,听不进老前辈们那些想要娃娃提前一年就要戒烟戒酒,最好再大吃大喝大补什么的建议。有了,就养了呗,好像有了孩子的家庭才算是真的有了个家。


准备期间,我是完全不懂,全凭老婆大人做主。不过有时候穷极无聊的时候,我也会侧着身子趴在老婆肚子听听动静。不过很遗憾,估计咱这丫头天生就爱逗她老子我开心,听了百八十回,楞楞的竟就没一次真的听见过动静!!不过为了撑面子,为了假高兴,我就算没听见也得装听见不是??


手忙脚乱的夏天很快过去,转眼到了要瓜熟蒂落的时节。乖乖,好一通的手忙脚乱,欣喜若狂。当我在产房外第一次抱着她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真的在颤抖。我仔细端详着手上的小玩意儿,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问自己,这就是你闺女了?你就真的当爹了?这就是你这辈子的杰作了?以后帮你往风里撒骨灰的就是这个小把戏了?


我还是认为其实小孩不难带,尤其是会爬之前,跟小猪仔儿似的,吃了睡,睡了吃,顶多纸内裤里满城尽带黄金甲。但是我相信,每一个为人父母者,都不会觉得这是折磨,这是一种幸福,一种也许一辈子只能体验一次的幸福。


会爬了,消停的日子也就到头了,原本整洁的家里也开始乱了,从刚开始时小规模的乱七八,到现在我都不想动手收拾了。她精力无限,活力过人,许多次你刚收拾好一块清净地,转眼间又给你扯了个七零八落。担心墙旮旯里的插头,担心桌椅板凳的棱角,担心地上的小东小西,担心。。。。。。原本清清静静的心,突然之间烦扰起来,人也变得婆妈起来,八卦起来。


我喜欢跟她聊天,从她的脖子能硬起来开始,虽然我明白,她听不懂我的中国四川语,我也不了解她的婴儿国普通话,但是我觉得,每一句“啊啊哦哦”,都伴随着血脉之间的交流。许是真有心灵感应,每当我大笑,小东西也跟着裂开没牙的小嘴呵呵大笑。我假装生气,她居然也会撅着个小嘴表示不满。撅嘴这个动作我觉着没什么,美观极了,但是她妈抗议了无数次,说是嘴撅多了,以后变猪拱嘴,登时吓得我屁滚尿流,呆若木鸡。


小把戏能颤颤巍巍的摸着柜子站起来的时候,也是我最心花怒放的时刻。我尝试着鼓励她,支持她,来,朝爸爸这里走两步。小东西动动胳膊动动腿,啊哦半晌,愣是不下腿,真个是急死我了。得,学步车,学步带,慢慢调教吧。拎着学步带的时候,我一直有种溜王子的感觉。没感觉到旁人说的腰酸背痛,有的,是甜蜜,一种比甜甜麦圈甜十倍的甜蜜。


某年某月某日的时候,历史性的一刻到了,看着拽在手上急冲冲往前扑腾的小东西,我突然灵感大发,要自己跑,就跑吧。索性一咬牙,一跺脚,松开手,小东西竟然奇迹般的,一瞬间的学会了走路,哦,不,是跑路!


从此后,她自由了,再不用受那些斤斤拌拌的束缚,从此后,她的人生之路,要用她自己的双脚开始迈步。


从此后,家中多了个节目,QQ,到妈妈这里来,QQ,到爸爸这里来!看着左摇右摆,晃晃悠悠的她,一次又一次,像只穿了衣服的鹌鹑似的不知疲倦的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心中无限感慨,好像这孩子真的开始长大了。


成长的开始,不仅仅是身体,心灵上的种子也开始破土发芽了。我刻意跑楼下药店里要了张身高自测表,于是在家里大门处,细心的贴好,叫过QQ,来,爸爸给你量量,看正常不正常?于是,家里的药抽屉了,一下子多了许多的补钙补锌补各种微量元素的儿童添加品。嫌味道不好,嫌气息难闻,嫌难以下咽?更于是,各种饮料果汁这样奶那样奶,统统一件一件的扛回家,添加进这里面不就行了?用我的话说,简单!


小脑袋瓜一天天长大,长圆,拉尖,个子也蹭蹭往上窜,原本要踮起脚跟,还要叫着爸爸帮忙,才能够着书桌上的嘟嘟果汁,到现在书桌上的所有物件全部束之高阁,眨眼间不过几个月的事。家中的墙壁全部是她的大作,三个圆圈,三条歪歪扭扭的竖线,这就是爸爸。我整天看来看去,一点都没看出来那三个大圆圈外带三跟蚯蚓似的曲线,哪一点,哪一面像我。我是如此的英俊潇洒,什么时候成圈圈了?


我喜欢听她说话,喜欢听她大舌头叫着大大,叫着马马,喜欢看着她撅着屁股在被窝里耍赖撒娇。尿裤裆了,没事,把床冲了,也没事,反正有她妈呢,洗呗,洗洗搓搓,才有慈母之风范。一年一年,一岁一岁,煎熬啊,我自己都记不太清楚多少次,她两娘母半夜突袭,冰冷冷的突然蹿进我的热被窝。


我曾经描述过我第一次看见她象两根牙签似的的手指,是那么的晶莹剔透,是那么的弱不禁风。我想我要疯了,滋补了两年多后,这几根牙签已经变成了爪子,而且很有力的爪子,但凡家里有洞的,有缝的物件,统统倒了八辈子血霉,但凡洞,但凡缝,都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无限量扩大,加深,拉长,于是,窗帘,沙发,床单,都变成了洞,大洞,小洞,连起来的洞,分散周围,如珍珠落地般的洞。


我决定还是要体罚,而且一定要体罚。既然已经发觉,跟个两岁小屁孩说服教育完全无效的情况下,干脆用最简单,最原始,也最实用的方法办。但小东西自有应对之策,知道老爹只打屁股,其他地儿基本不碰,干脆一屁股坐小马桶上假装屙粑粑,干脆就一屁股就不起来了。你用强,她就大叫大嚷着我还要屙!心情实在纠结,我再残暴,但是也确实做不出来在人家小女同志方便的时候,提起来舞动巴掌屁股盖章吧!你们说是这个理吧!


我喜欢听她唱歌,听有个蜗牛往上爬,听娃娃国娃娃兵,听一闪一闪亮晶晶。我突然感叹现在作词的,实在是忒实际了,劲爆辣歌伤心情歌磕掉门牙的口水歌整出来无数,但是多少年都过去了,现在的小孩竟然还是在学俺们光屁股时候的那些童谣。悲哀,实在悲哀。教她小猪猪的单词,是“屁各”,她非学成“屁股”,教她出门有礼貌,见人叫人,她看见了,果然叫人,“人”哪???我是半哭半笑,快魔障了。跑雕像处,哪里都没看见,就看见雕塑女主角的胸前的两个大包,顿时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手抓一个i,喜气洋洋在人堆里冲我大喊,爸爸,nainai!我立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承认我有点恶搞,不过我老婆也好不到哪儿去,跟我的水平半斤八两,她喜欢闷被窝放屁,得,老婆立马缝了个放屁Q,喜欢流口水,得,口水Q是也,听听,多么港澳同胞的风格。头发稀少,带出去经常被误认作男孩,我的心情很复杂,从解释到懒得解释,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小辫,必须小辫。那个女生部扎小辫?于是拿起梳子,但是又觉得她聪明的脑瓜上,实在好像无从下手,依稀觉着耳朵旁边的资源,好像应该可以弄两根出来,果然,哪吒出世了,跟城隍庙里小妖怪似的,跑哪儿哪儿笑,撂倒一片。


这夜又在画她大作,五个圆圈,四根蚯蚓,屁颠屁颠跑我旁边,大叫爸爸看,我明白我的二百五美术造诣,实在看不懂她的抽象后现代流,只好恭恭敬敬的不耻下问,你画的什么?僵尸,撑杆跳僵尸!!!惊秫,什么?僵尸?两股寒气顺着脚脖子就往身上窜,爸爸看,撑杆跳僵尸在屙尿!!我慌忙擦擦眼镜儿,聚精会神的仔细端详,果然,两根蚯蚓之间,仿佛,好像,依稀多了条很短的曲线,估摸着为了让我看仔细,原本以黑色为主的大作,竟然用了根红线条来特别提醒。大汗如雨,这个是尿么?嗯。这尿能成红色么?又不是尿路结石感染?爸爸,僵尸是女生,QQ也是女生。


我的老天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