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主席的最新四件战略杰作!

戮苍生 收藏 0 132
导读:胡总书记执政时间如果从他接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开始是两年多,从接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开始是一年多。至今年初接任国家军委主席起,起胡锦涛可以说是全面接掌了中国的大权。他执政的这两年多来,中国在国际政治、国际经贸和台湾问题方面出现一系列非常有趣的事。说是趣事也可以,说是胡主席的政治杰作也未尝不可。只是这些事一直为云雾所笼罩,其内幕不为外界所了解。但我觉得这是胡主席执政以来取得的令中国人非常高兴的成绩。   一、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自从联合国改革尤其是安理会改革提上联合国议事日程以

胡总书记执政时间如果从他接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开始是两年多,从接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开始是一年多。至今年初接任国家军委主席起,起胡锦涛可以说是全面接掌了中国的大权。他执政的这两年多来,中国在国际政治、国际经贸和台湾问题方面出现一系列非常有趣的事。说是趣事也可以,说是胡主席的政治杰作也未尝不可。只是这些事一直为云雾所笼罩,其内幕不为外界所了解。但我觉得这是胡主席执政以来取得的令中国人非常高兴的成绩。


一、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自从联合国改革尤其是安理会改革提上联合国议事日程以后,日本以其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和对联合国会费贡献第二为条件,争取进入新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行列。今年3月,美国新任国务卿赖斯穿梭般访问了亚洲六国,她在日本访问时明确表态支持日本加入联合国新的常任理事国。在这前后,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俄罗斯、英国、法国也先后表态支持日本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今年3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公开表示:“如果亚洲新增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一个将是日本”。日本于去年9月与同样想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印度、巴西、德国等四国组成了所谓“四国联盟”,共同推动“入常”活动。今年以来,日本在这一非常有利的国际形势下,凭借其雄厚的财力,为争取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到处撒钱,广泛拉拢世界各国,大有志在必得之势。只有中国表示了:联合国“增常”应该在联合国成员国之间进行“充分协商”,不能设立时间限制的态度。中国一国之言,似有孤掌难鸣之状。这一形势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已成定局,这也让日本政界兴奋异常。中国国内相当一部分“学者”也无奈地表示: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已没有办法阻挡,中国政府要“正视现实”。但这一形势却在中国国内激发了很大的民愤,全国绝大多民众出于日本否认二战罪行、否认南京大屠杀、修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等一系列恶劣行径,坚决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并要求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否决这一提案。中国政府好象被世界大形势和国内大民愤挤到了悬崖边上。


但在这之后不久,有趣的事就出来了,首先是在联合国内以意大利等国为首的所谓“咖啡俱乐部”,一下子联合了115个国家。这些国家共同反对为联合国“增常”设立时间限制,并要求“增常”一事必须在联合国成员国内达到意见上的“充分统一”。而且“四国联盟”中每一个国家均遭到“咖啡俱乐部”中某些国家的坚决反对。紧接着美、俄两国也一反过去的态度,表示不同意为联合国“增常”的表决设立时间限制,认为要在联合国成员国内充分协商一致。


“四国联盟”“入常”一事在联合国内遭到如此强烈和普遍的反对,这是日本人万万没有料到的。反对如此强烈,“协商一致”的局面就根本无法达到。这一形势的大逆转使日本的“申常”美梦肯定泡了汤。这不谛为情绪处在十分亢进的日本人头上大大地浇了一飘冰水。这事怎么就在对日本人十分有利的情况下一下子来了个大翻盘呢?为了挽回影响,日本首相小泉在已经表示了“没有时间”参加今年5月分俄罗斯纪念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庆典后,重新表示要认真地参加这次庆典。并在随后不久在印尼召开的亚非会议上就日本在二战的罪行向亚洲国家公开道歉。日本政府还多次表示,希望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亚非会议上同意“接见”小泉首相。即使这样,日本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事也好象并没有出现转机,中国政府表态:日本人必须“言行一致”。原来大力支持日本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改变态度,他说“日本要想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必须首先得到亚洲国家的同意”。中国政府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我们无法得知,但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却是可以肯定的。我觉得这事真的为中国人出了一口恶气,我好久没这样爽快过了。


二、台湾国亲两党主席争相访问大陆,两岸僵局迅速打开。


自去年民进党再次赢得台湾大选以后,台湾岛内政治形势急转直下,台独势力十分猖獗,国亲两党合并之事没有下文,而且亲民党和民进党举行了所谓“扁宋会”,达成了“十二条共识”,主张统一的国民党大有被挤出台湾政坛的趋势。就在大陆在今年“两会”期间毅然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之后不久的三月分,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先生突然访问大陆,在此期间,中共中央以总书记胡锦涛的名义,公开邀请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在台湾民进党政权的强大压力下,连战先生毅然前往大陆访问。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连战先生这一访问迅速扭转了台湾的政治形势,台湾民众支持连战访问大陆,欢迎两岸和解并加强沟通和交流的比例一直稳居绝对多数。而且国民党在岛内的民调指标一路上升,并首次超过了民进党。陈水扁的民进党当局手忙脚乱,先是扬言要对连战以法律治罪,但不久又对连战的访问表示“祝福”。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也于连战返回后不久迅速访问了大陆。而且国亲两党均认为:访问是否取得成果要以是否能见到胡总书记为最主要的标志。可见胡总书记的地位在台湾政界是如何的高。


到今天为止,国亲两党的访问均已圆满结束,两岸民众反映出奇出好,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内部乱作一团,台湾岛内媒体评论,民进党的民众支持率大有“崩盘”之势。虽然台湾执政的民进党肯定并不乐意见到台海两岸出现和解和沟通现象,但台湾岛内民意的潮流已经把民进党推到了非与大陆接触一可的地步。


台海两岸形势出现这种戏剧性的变化是整个大陆和台湾民众都没有想到的,起码我没有想到。而且在台海两岸如此对立的情况下,谁会这么准确地看到了台湾民众内心深处的思想动态?同时看到了国民党内心深处同意与大陆联手制台的政治动机?又有谁会有如此高超的政治手挽把国共两党一下子联系起来?这就是这件事最耐人寻味之处。


三、朝鲜问题


在最近一年来朝鲜重返“六方会谈”一事闹得不可开交。大家知道,“六方会谈”是在胡锦涛主席接任后开创的解决朝鲜问题的新思路,这一思路既满足了朝鲜方面重返国际社会和打开国际制裁僵局的愿望,也为解决朝鲜问题铺下了一条新的道路。但是在前三次“六方会谈”中,美国本着无视朝鲜利益的霸权思想,对朝鲜提出过多过高的要求;朝鲜方面在会谈中也缺乏灵活性,态度十分僵硬,自已暴露有核武器,一味以核手段威协美国。致使第四次“六方会谈”至今无法顺利召开。但中国在“六方会谈”中的态度也非常明确,这就是朝鲜的利益必须得到保护,朝鲜国家必须在国际上有自己的合法生存空间。


为了打破六方会谈的僵局,今年2月,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长王家瑞访问朝鲜,并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带去了胡主席的“口信”,金正日为这条“口信”亲自接见了王家瑞部长。紧接着朝鲜方面宣布可以有条件地重返“六方会谈”。今年3月美国新任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也就朝鲜重返“六方会谈”之事与中国进行了广泛的搓商。4月以来,美国方面出人意料地软化了其对朝鲜的立场,先是表态不反对在“六方会谈”时与朝鲜方面进行单独对话。最近又连续放话:朝鲜方面如愿意重返六方会谈,美国方面将地同意达成朝鲜方面提出的就朝鲜消除核武器并提供能源和经济援助的“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的协议;还说如果美国方面在第三次“六方会谈”中对朝鲜提出了不切实际的过高条件,朝鲜方面可以在第四次“六方会谈”中重新提出自己的新方案。这就是说只要朝鲜愿意重返六方会谈,美国政府准备对朝鲜作出重大让步。


自小布什接任美国总统以来的六年中,美国人四处动武,打阿富汗,打伊拉克,美国重未考虑其他国家的意见。但在朝鲜问题上小布什似乎产生了顾虑,朝鲜虽然被美国划为邪恶轴心国,但他对朝鲜一直未敢轻举妄动,中国提出的解决朝鲜问题“六方会谈”的思路,美国人也老老实实地来参加了。现在美国又在态度强硬的朝鲜面前,多次服软,这难道不是中国、或者说中国领导人高超的处理国际政治问题方面的艺术手段带来的结果?就是说朝鲜“六方会谈”也许在不久就会重启,朝鲜问题也许会有一个比较满意的结局。


四、中俄石油管道问题


中俄石油管道问题本来并不存在问题,中俄两国已经于2001年就这一管道的建设和石油资源的勘探达成了协议。但日本这种无耻小人,竟然明目张胆地斜插一扛,宣布如果俄罗斯将这条石油管道的终点由中国境内的大庆改在俄国远东港口纳霍得卡,日本政府将给予75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穷极了的俄罗斯置中俄两国之间的商业信誉于不顾,见钱眼开,接受了日本人的方案。对于这一结局,中国好象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日本人有钱,管道终点选在纳霍得卡确有其优点。迫于对石油的强烈需求,中国只有求着俄罗斯在修建这条管道之时,考虑再建一条通向大庆的支线。


但“安纳线”方案热闹了一阵后,俄国人发现日本人总是不情愿把承诺的75亿美元爽快地拿出来,时间拖到去年上半年,俄国人又重新提出了一个“泰纳线”的方案,就是把这条管道的起点从俄罗斯贝加尔湖边的安加尔斯克改在了西北400公里处的泰舍特,俄国人好象有了新的想法。去年底,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可为俄罗斯的“泰纳线”的建设和石油资源的勘探投入13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日本人75亿美元的数字。俄国人又动了心,俄国家石油公司在今年初宣布,与日本合作的“泰纳线”石油管道工程将推迟开工。


俄国人这样脚踩两只船的折腾了两年多,中日两国承诺的美元一分也没到位,时间却耗出去了,俄国经济的最主要支撑――石油工业受到了拖延。俄国人终于受不了了,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今年4月26日俄能源部长维克多·赫里斯坚科终于发布政府令,即《关于东西伯利亚至太平洋的管道体系建设步骤的命令》宣布:计划中的泰舍特到远东港口纳霍得卡的石油管道工程将不考虑日本的资金,全部资金由俄国家石油公司自己筹集,并说已经筹到了80亿美元。还同时宣布,这条石油管道将优先考虑修建到中国大庆的支线。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总裁魏因施托克今年4月11日在伦敦表示:“日本提供的贷款现在对该公司而言无足轻重”。


事情转了两年多,好象又转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来了。如果俄国人这回说话算数的话,日本人真地没得到任何好处。吃亏是的俄国人,因为时间对于非常缺钱,但又想尽快振兴国家的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


我们不能否认日本人提出的安纳线确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日本人插这一扛也确实动了不少脑筋,十分缺钱的俄国人投靠日本人就是看重了他的钱,但为什么最终俄国人没有采纳日本人的建议,也没有用日本人的钱?现在什么事也没做,俄国人一下子又有钱了?我不知道中国政府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起了什么作用,但可以肯定,俄国人重新回到了考虑中国利益的思路上来,中国政府肯定在其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就是艺术,这就是手挽。这就是一个成熟的、有战略眼光的大国政府应有的韬略。当然这件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最终结果。最终结果会怎样?我们试目以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