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八章:痛扁色狼

白龙123 收藏 6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URL] 上文书说到逸飞率本组特警队员进入山洞搜索案犯,深入防空洞二十余里,案犯没发现,倒碰到两条大蛇,亏得逸飞有绝技在身,以飞针射伤两条大蛇,护佑了全组队员的生命安全。在山洞里,逸飞小组与姜洪生小组汇合后,两组队员沿着姜洪生拉的警戒线回到山洞口,收了警戒线,一起来到山角下杨大海的特警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书说到逸飞率本组特警队员进入山洞搜索案犯,深入防空洞二十余里,案犯没发现,倒碰到两条大蛇,亏得逸飞有绝技在身,以飞针射伤两条大蛇,护佑了全组队员的生命安全。在山洞里,逸飞小组与姜洪生小组汇合后,两组队员沿着姜洪生拉的警戒线回到山洞口,收了警戒线,一起来到山角下杨大海的特警指挥车前。各组队员也都收队了,在车两旁站着等待命令。逸飞进车内将进洞搜索的情况向杨大海做了报告。杨大海听逸飞说完,感觉像是听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他似信非信地说:“果真如此吗?我哪天也进去瞧瞧。怎么会有大蛇呢?看走眼了吧。”他走下指挥车,又很有兴趣地问了公万生他们几个,他们几个说,可不是咋的,看到四只蛇的蓝眼睛,像小火苗似的,别的什么也看不到。要不是逸飞以飞针绝技击伤大蛇,我们几个都得“光荣”喂蛇了。队长你可得好好表扬表扬逸飞。


“还表扬他。我看是你们几个小子没抓到案犯怕挨批评,合起伙来骗我吧。”


“真没骗你。得,要不队长您老人家哪天一个人进去斗一把大蛇。那蛇被逸飞伤了,正没处报仇呢。”公万生开玩笑说。


“不管是真的假的,跟抓案犯都不挨着。以后再不许提这件事。我可不是带你们上山捉迷藏、探险防空洞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眼睛瞪大喽,想辙抓获犯罪嫌疑人。听见没?!”


“YES,SIR!”队员们收了笑容,一起大声回答。


“林罡、姜洪生、李长伟你们三个各带一组,把住三个进山路口,隐蔽起来,注意发现可疑人。”


“是!保证完成任务。”三人齐声回答。


“吴逸飞,你组也别搜山洞了,从明天起跟着张薇她们,现在就这招儿还能有点儿戏。”


“是!”


“张薇、钱玉玲,你们俩儿继续化装钓鱼,穿戴别这么规矩,开放一点儿。”


“队长,那也不像个学生了。”


“照做就得了,哪那么多废话。”


“招来流氓怎么办?”钱玉玲是农村孩子,心直口快,想啥说啥。大伙一听她这么说,哄地笑了。


“怎么办?打呗。你们不是打进公安来的么,还能怕几个小流氓。”


“这可是您说的,打坏了我们可不管治病。”钱玉玲很认真地说。


“去吧,不打死就行。”杨大海也乐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打份妖艳点儿抓不住流氓------”公万生在一旁嘻笑着接一句屁嗑,话音还未落地,张薇在他后面冷不防拍了他头部一掌说:“公万‘猴’,小心我们女警吃了你的猴脑!”


龙潭山相当于城市中的一座大花园,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早晚上山的游人很多。次日行动前,张薇、钱玉玲刻意打扮了一番:张薇穿了一条紧身裤,双腿休长,十分性感;钱玉玲不太会美,张薇帮着给她做了一个爆炸似的头型,十分新潮。你想,二人本来就长得如花似玉,又这么一鼓捣,个子高挑、打扮入时的俩美女一起上山,那回头率还不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游客中也藏着些不三不四饭后闲逛猎色的人,免不了就有上前搭讪的人。


“两位美女,一会儿一起下山吃饭怎么样?跳跳舞或卡拉OK也行。”


“俩小妹,真漂亮啊,咱们好象在哪见过。”


对这样的二流子的搭讪,张薇、钱玉玲不理不睬,径直往山上走。


有人在后面跟着,她俩就加快脚步,累得后面的人上气不接下气。


二人下了大道拐上了一条小道,还有一个刚才搭话的男人在后面跟着。钱玉玲急眼了,她知道这不是要抓的案犯,因为体貌特征对不上。钱玉玲双手卡腰,横眉立目地站在道中间。这条小路上少有人走,正是下手的好地方。这里得说明白了,不是流氓下手,是她要向流氓下手。张薇会意,故意闪身藏到一边。


那人走着走着一抬头,看到钱玉玲一个人站在道中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觉得有点儿奇怪。可他还不死心,走近时又搭讪说:“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那位妹妹呢。”


钱玉玲就想胖揍他一顿,故意不冷不热地说:“刚才跟一个男的走了。你想咋的?”


那人立刻露出一脸色相,笑嘻嘻地说:“我一搭眼就知道你们是干这个的。即然这样,妹子还跟我瞪那么大眼睛干啥呀,怪吓人的。咱哥俩找个地方玩一会去吧,大哥我钱有的是。”他色迷迷地走近钱玉玲,用手来搂钱玉玲的腰。


钱玉玲是练蛇拳的,以一手好蛇拳打进警营,五大三粗的男对手都不是她的个儿。今天遇到这么个主儿,钱玉玲就想羞辱他一番。她故意将水蛇腰一摆,像个泥鳅似的闪到一边。


那男人不知好歹,嘴里说着“妹子躲啥呀,这里又没别人”又往近前凑,把热乎乎、臭哄哄的大嘴唇子往钱玉玲的脸上招呼,双手上来要摸奶子。


钱玉玲脸一横,一招“金蛇出洞”单掌直击对方面门。那人也不会武,根本不知道躲。好家伙,这一掌实实惠惠地打在鼻梁骨上,顿时来了个“万朵桃花开”,他的鼻子倒是还了一招“双蛇出水”,血流如注,喷得哪都是。


“妈的骚货,不玩拉倒,你咋打人呢。”男人手捂着喷血的鼻子骂道。


他不骂钱玉玲也就罢了,他这一骂又把钱玉玲惹火了,钱玉玲又一记“龙蛇摆尾”弹踢脚将那人蹬出老远。那人这才知道遇到了狠茬儿,脚底抹油开溜,正好跑到张薇藏身的树下,又把他吓了个趔趄,张薇上去在他屁股上又补了一脚说:“再敢调戏妇女,割了你的命根子。”那人声没敢吱,大气不敢喘,连滚带爬跑下山去,边跑嘴里还边叨咕说,今天可真他妈倒霉,遇到两个会武术的娘们,不喜欢男的,专爱虐待人。这女人都他妈有毛病了。


吴逸飞他们老早就瞧见一个人尾随着钱玉玲她们,靠近一看这个男的不是抓捕对象,也就放心地跟在后面没理会,知道这个男的要挨扁,后来看到这个男的“噔噔噔”地满脸带血跑下山来,几个人憋不住地乐。


一转眼两三天过去了,张薇、钱玉玲教训了不少地痞流氓,她们出了气,可要抓的案犯没逮着。好在这几天龙潭山上没发类似大案,回到队里不至于挨批评。


这天晚上,天刚擦黑,张薇下山准备归队时观察到一个上山的男的乜斜着瞥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贪婪,瞬间又转过头去大步流星地朝山上走。这一细微的举动引起张薇的怀疑,男人大方地看一眼路过的美女是正常的,鬼鬼祟祟的反倒表现出他作贼心虚,心里有鬼。张薇不露声色地观察了一下这个人,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瘦高,手脚较大,正和案犯的体貌特征相似。此时已快到山门口,张薇不能再返回往山上走,她按照事先的约定,掏出一只白手帕扬了一下,假装擦了擦脖子后面的汗。后面不远处的逸飞会意,立刻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个男人,觉得这个人很像案犯。但不能确定,不便审查,更不能动手。逸飞待这个人走过去,告诉队员继续往前走,他一个人绕回来,远远地跟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路走,一路欣赏山上风景,并无可疑之处。走了大半座山,也没看他有什么不良之举。逸飞耐着性子远远陪着走。天完全黑了,那男人才下了山。逸飞正想跟下去,查明他的住址。一辆出租车“嘎”地一声停在山门那,下来一个人,那个男人正好上了这台车。车立时就走了,逸飞与那人相距挺远,再想叫车追,已经来不及了,距离太远车号也看不清,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走了。


逸飞回到队里向杨大海一汇报说把人跟丢了,杨大海没跟逸飞发火,却把林罡、姜洪生、李长伟一通数落:“你们三个负责把守进出山门口,为什么没拦住?”那三个人回说“光注意上山的没注意下山的”,结果又挨了一顿“抠”。杨大海让张薇把那个人的体貌特征一说,杨大海眼睛一亮说:“很可能就是这个人!”他随即下命令道“目标没被惊动,明天他还有可能出现,张薇你一个人上山诱敌。各组继续按照原计划行动,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是!”各位组长异口同声地说。


这正是:为捕现行派警花,色狼见美意腌臜。浪蝶狂蜂遭痛打,万朵桃花染面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