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九章 界河伏击(一)

wgyj 收藏 0 1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URL] 上回最后一句话,想来看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这个故事只能放到以后再说了,我只说眼下。 眼下从滕县出来有四千多人,最高长官就是吴化文。吴化文原是冯玉祥的旧部,以后降了日本人,抗战胜利后,被蒋某人封为第三方面军司令,虽然吴化文此时坐在高头大马上,但对马前卒的体会比谁都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上回最后一句话,想来看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这个故事只能放到以后再说了,我只说眼下。

眼下从滕县出来有四千多人,最高长官就是吴化文。吴化文原是冯玉祥的旧部,以后降了日本人,抗战胜利后,被蒋某人封为第三方面军司令,虽然吴化文此时坐在高头大马上,但对马前卒的体会比谁都深,老蒋不是个东西啊!


在蒋介石的再三催促下,吴化文北上兖州,对陈毅来说,这是一个好战机。决不能放过这个歼敌机会。八师出山后,拔据点端炮楼,攀云梯攻城门。这一仗却是伏击战,野外伏击这不奇怪,但界河伏击战在人民解放军战史上是有特殊意义的,是抗战以来,八路军和新四军第一次大规模的联手作战。别看八路军和新四军就隔一条陇海铁路,抗战八年,都在自己的“山头“上忙活,游击战想一次斩获几千人的机会是非常之少,当年常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想打大的也没有这个条件。


这一仗的参战部队有鲁南八师、新四军五旅、九旅,共9个主力团再加上地方武装配合,从规模上看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野战。五旅即新四军二师五旅,这支部队以后的番号恰恰和国民党五大主力之首“撞车”,即陆军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二十五军撤编后划归二十四军建制;九旅即新四军四师九旅,抗战胜利后,新四军四师一分为二,九旅随二师北上,编入山东野战军序列。而四师十一旅和十二旅以后合编成九纵,编制上属于华中野战军。九旅就是以后二十一军的六十二师,百万大裁军时撤编,但据称该师的一八四团组建为兰州军区特种大队。五旅和九旅都在新四军的甲等旅之列,可见是有战力的部队。


这一仗有八路军,有新四军,兵力多,规模大,指挥员还是人民解放军重量级的军事家、新四军二师师长罗炳辉亲自来指挥的。按部署,八师设伏在界河西侧山坡,九旅在界河东侧,五旅设伏在滕县东北,吴部一旦进了包围圈,五旅就把大门关上,八师和五旅左右突击,一举将吴化文四千人马一网打尽,这是陈毅的“如意算盘”。但相互不熟识的人搭档干活,容易出纰漏,第一次伏击就没有打成。五旅动手早了,吴化文立刻把头缩回去了。对此陈毅好生脑火。“太性急了!性急并不说明你们勇敢。大部队作战一定要严格遵守战场纪律,服从指挥。”事后,陈毅批评了五旅。八师白忙了一场。


吴化文缩回滕县城,好几天不露头。吴虽然滑头,但驾不住有老蒋在他头上压。11月3日,吴化文又挪窝出门。队伍长长一串,你看过电影《地雷战》吗?鬼子出来扫荡,让二鬼子在前面“趟雷”,想必这样的差事吴化文过去也是干过的;如今我吴化文也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比你鬼子当年更绝,前面让你开道,后面还让你断尾。在北上的四千多人的队伍中,吴化文让一个大队的日本兵走在前面,屁股后头又跟上一个中队,前后有事都有日本人挡着。打仗没有双保险了,但必定要安全些,谁不知道日本兵厉害呢,至少吴化文是这样想的。

吴司令自以为得计,但日本人也不是傻子,这些鬼子如今也只是想早早能赶到济南,因为是要在那里集中缴械,然后才能回国,要不是国共两党的折腾,可能早回家了。有一说是我敌工部门早就和日本人有言在先,只要日本人不开火,我军则放他一马。所以尽管鬼子走在前面,怎么肯下死力相拼呢。而设伏的我军也是心知肚明的,放过开路的日本兵,集中力量突击吴化文部。五旅首先打响,断敌退路。


11月4日,天刚亮,师长王麓水就带着一行人登上姜庄东山,东山紧挨界河镇,居高临下,山下铁路、公路一目了然。吴化文既然要出城,也是赶早不赶晚,这时队伍也在界河北集结了。王师长还想再近些,见前面有个小山头,就提出到前方再观察一下。但小山头离敌人更近,去人多了易暴露,参谋处马主任令参谋魏学诚带一个电话兵,再去一个警卫员共四人同往。魏学诚说:“王师长和我一起伏在便于观察处,另两人在身后隐蔽,电话线直接连通二十二团王团长的电话。只见敌四纵队向北疾进,后尾尚未离开界河,日军和吴化文部穿的衣服颜色相近,分不清两部的结合部。”


把日军和吴化文部分开打,这是预定方案。所以八师与在铁路东侧设伏的五旅约好,等日军越过沙河后再出击,上回就是出击早了,没打成。让王麓水着急的是,五旅似乎又着急了,鬼子先头刚近沙河,五旅就冲了出来,不好!又打早了。但幸好主力未动,小分队又迅速回撤,敌军见没大动静,以为是地方武装的骚扰,只用了二三十人占领两个小山头作警戒,主力继续前进。


王师长继续用望远镜观察,见鬼子先头已经过了沙河。王师长把望远镜递给魏参谋说:“你再看一下,日本人和伪军走路步伐不一样,鬼子后尾接近沙河时出击。”魏学诚举起望远镜看了下,这时大部日军都过了沙河,就对王师长说,快过完了。王师长再看了下,轻轻说:“让王团长马上出击。”魏学诚拿起话筒说:“王团长,首长命令出击!”魏学诚回忆道:“我刚跑回师长身边,就见我埋设炸药的山上爆烟升起,伏兵向山顶冲去,守敌猝不及防,下山逃跑。我伏击主力多路齐出,敌行军队形顿时混乱。五旅伏兵也多路杀出,数公里范围内枪声大作,人喊马嘶不绝于耳。”


八师迅速出击,这时吴部完全乱了方寸,八师这一冲就俘虏了四五百人。吴化文见势不妙,也不顾得手下人马,带上十几个卫兵拼死突围。当时的战况,何以祥回忆录中也有记述:“我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见他骑着一匹有四只白蹄子的马,向北飞奔而去。‘快,追上吴化文!’我向部队下令。但他的马跑得很快,未能赶上,算是便宜了他。”这一仗虽然没有逮到吴化文,但吴化文也是吓破了胆,以后和共军作战更是小心翼翼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