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身边的她---怀念永远慈爱的外婆[参赛]

颍川紫峰 收藏 43 2236
导读:[img]http://img7.itiexue.net/1263/12635227.jpg[/img] 我是外婆的照顾下长大的,外婆给了我无限的慈爱。与外婆的这份亲情,不是母子胜似母子。外婆已逝世四年多了,对外婆的思念与日俱增,一直希望能写一篇纪念外婆的文章,以此抒发对外婆的深深感激之情。 (一) 以前,常听外婆零零碎碎地讲述她过去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外婆一生既幸福,也坎坷。 外婆娘家在解放前,是非常富裕的华侨家庭。父亲和叔叔都在海外做生意,常常是整桶整桶的金子往家寄。所以,外婆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是外婆的照顾下长大的,外婆给了我无限的慈爱。与外婆的这份亲情,不是母子胜似母子。外婆已逝世四年多了,对外婆的思念与日俱增,一直希望能写一篇纪念外婆的文章,以此抒发对外婆的深深感激之情。

(一)

以前,常听外婆零零碎碎地讲述她过去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外婆一生既幸福,也坎坷。

外婆娘家在解放前,是非常富裕的华侨家庭。父亲和叔叔都在海外做生意,常常是整桶整桶的金子往家寄。所以,外婆小时候过的是小姐的生活。外婆和她姐姐相差好几岁,她姐姐出嫁时,陪嫁的金子是用桶装的。但是,到了外婆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家道中落,没了以前的风光。此时,外婆正就读师范学校。

外婆说,那时因为抗日战争的缘故,就读的师范学校已经从市区般到在山区县城的文庙。外婆上学需要从家里走路去。那时候,走的都是山路,一般要走两天。第一天只能走到一个叫诗山的小镇,在小镇过夜后,第二天继续走路再走一天才能到达学校。福建山多,解放前土匪也多,外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竟然能安安全全地去往返上学,我除了佩服外婆能有此胆量外,也欣赏那时的土匪,劫财有道,不会乱抢弱小平民。

外婆在学校结识了她一生的好友益治(我都是跟大人习惯叫“益治姨”)。益治姨也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比外婆小一、两岁,却比外婆更有主见。外婆自己的许多私事都会跟益治姨商量,才做决定。她们俩师范学校毕业后,刚好抗日战争结束第二年,外婆接到在台湾的叔叔的信。外婆叔叔解放前是他们那个镇的镇长,抗日战争胜利后,去了台湾,在台湾的政府部门工作。他给外婆来信说,台湾由于回归不久,很缺乏中文老师,希望外婆去台湾教书,他可介绍学校。外婆和益治姨商量后,俩人决定一同去了台湾。

外婆和益治姨一起过去台湾后,在叔叔的介绍下,到了台北县的板桥小学当中文老师。外婆告诉我,那时她和益治姨的工资基本上才领几天就花光,俩人根本没有任何理财的观念。由于平时益治姨的家里会给益治姨寄钱,所以,她们俩的生活基本过得去。两人经常相伴到台湾四处游玩。外婆印象最深刻的是去阿里山游玩,乘坐阿里山小火车,穿越大片的原始森林,周围都是参天大树,遮天蔽日的,特别壮观。这段时间应是外婆最无忧无虑地的快乐日子。

她们俩在台湾呆了大概二年左右,益治姨的家人给益治姨来信,说益治姨的父亲生病了,叫益治姨尽快回家。因为外婆的母亲那时已经过世,外婆的叔叔曾力劝外婆留在台湾。但是,外婆担心在台湾人生地不熟,本来就只有益治姨一个朋友,要是益治姨回去,她也不知道怎么生活了。所以,外婆还是决定和益治姨一起回大陆老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

外婆和益治姨一起坐船回大陆,在船上认识了同样从台湾回大陆的外公及外公的朋友李生。外公年轻时很帅,也是到台湾教书的。外公家解放前是开办砖窑场和木材商行的,家里兄弟姐妹多,是一个封建的大家庭。外公排行老四,从小学习就好,所以,其他兄弟虽然也有读书,但最后都去经商或在家务农,唯有他一人读书做老师。外公回大陆是因为老家一小学聘请他去当校长,所以,因缘际会,在回大陆的船上遇见了外婆及益治姨。听外婆讲,外公那时可能比较喜欢益治姨。益治姨年轻时,高高瘦瘦的,是位标致的美女;相比而言,外婆虽也是清秀可人,但性格单纯内向,起初并没有获得外公的倾心。外公性格比较书生气,不善言辞和不懂罗曼蒂克,他虽对益治姨有好感,却不敢主动追求。而同船相遇的李生对外婆倒是蛮喜欢的,回到大陆后,一直积极追求外婆。但外婆的芳心早已钟情于外公,所以,李生的追求只能是无果而终。

以前小时候只知道,李生、益治姨与外公外婆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不曾想过,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特别的情谊。在我长大后,从外婆讲述中获知了这些事后,心中对他们老一辈的情谊倍感钦慕。他们之间谨守了一生的友谊,这是何等可贵,何等令后辈们羡慕啊。

李生是大舅的义父,以前在市政府为官,他不仅给外婆家不少帮忙,而且在工作生活上也给大舅很多帮助。李生在外公过世后不久也过世了。而益治姨与外婆的关系,可以说比姐妹还要亲的。最后一次看见益治姨是外婆过世的时候,益治姨听到消息赶来,益治姨由于长期耳背,与人沟通已很坚难了。她向舅妈询问了外婆过世时的情形后,就沉默不语地坐在外婆的灵柩边,此时的益治姨显得特别苍老。我不忍过多地看她,因为一见到益治姨,就仿佛看见外婆的影子,只更添加我的悲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

外婆的母亲在外婆从台湾回到大陆前已过世,外婆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哥哥是抱养的,早已结婚。哥哥的老婆对外婆归来并不热情,甚至有些冷淡。外婆姐姐家是大户人家,外婆也不方便去姐姐家。外婆弟弟早年参加共产党,是名地下党员,对革命不仅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而且还把家里的财产变卖支援了革命。解放后,政府要安排他工作,外婆弟弟竟然自己主动辞掉,回乡下种田。在文革期间,由于其在地下党时期一些事情说不清楚,遭到了残酷批斗,引发了精神病,很早就过世。

我的外公解放前是国民党员,所以,外公一直认为外婆的弟弟是不务正业的人,与其关系一向不好。在外公和外婆结婚后不久,有一次,外婆弟弟来找外婆借钱,外婆没有跟外公说,就借了一百银元给弟弟。外公回家知道这件事情后,非常生气,对外婆说,"你知道你弟弟是干什么的吗,你知道他借钱是为什么吗,你怎么能把钱借给他"。当天晚上,外公硬逼外婆去把钱追回来。外婆当晚只好一个人独自走了五、六十里路,回家找弟弟把钱追回来。我相信外婆当时肯定很伤心,自己亲弟弟是迫于无奈才来找自己借钱,现在自己却要去追回来,这对于心地善良的外婆而言,是何等不忍,多么痛苦的事啊。而自从这件事情后,外公从此不再让外婆管钱。

因为家里这些状况,外婆从台湾回来的时,没有住回家里,而是到了益治姨家。幸运地是,益治姨的父母待外婆如同自己的女儿一般,外婆在益治姨家生活得很愉快。

前面说益治姨家人电报叫益治姨回家,说其父亲病了,其实是骗益治姨的。因为,她的父母担心益治姨留在台湾不会来,所以才出此下策把益治姨骗回家相亲。益治姨一回家后,其父母就安排她相亲,益治姨虽然十分不愿意,但是,毕竟拗不过父母的压力,回来不久就嫁到了乡下的一大户人家里。益治姨虽是嫁到乡下当了家庭主妇,从此未去从事老师的工作,但从我记事起,益治姨给我的感觉就是位气质高雅,备受后辈尊敬的长者。老年的益治姨耳朵有点背,说话声音比较大声,但是,她做事果断干脆,虽然小外婆一、二岁,但在外婆面前却总像姐姐一样。外婆在外公过世后,常会去住上一段时间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外婆姐姐家,一个就是益治姨家。

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外婆带我去益治姨家吃喜酒,那时我大概只有五、六岁,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吃喜酒,心情特别新奇和兴奋,所以,记忆尤为深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


外公回大陆后,在一家小学当校长。外公为人和蔼可亲,秉性纯朴随和,年纪轻轻就了当校长,却很受师生和周边邻里的爱戴,人家总是亲切地称呼他“校长”。外婆叔叔也认识外公,外婆回大陆后,经叔叔介绍,到了外公的小学当老师。平时在学校里,外婆对外公更多的是敬畏,两人并没有太多话语,更谈不上有什么的浪漫爱情故事,但是,缘分天注定,外公和外婆走到了一起,成为一生恩恩爱爱的夫妻。

外婆说,她年轻时体重也就八十几斤,和外公高大身材比起来,有点不般配。外婆嫁到外公家,并不获得婆婆的钟爱,刚开始还吃了不少苦头。外公家是个大家庭,家里人除了经商就是务农,一家子二、三十几口人都是在一起吃饭,男人坐大桌吃,女人坐旁边小桌吃饭。外婆刚嫁过去,几乎不敢吃饱,经常被饿得半死。私底下外婆又不敢把自己的苦楚与外公倾述,因为在外婆的眼里,外公是十足大男子主义,外公对她总是严厉有余而温情不足。

外公家平时都是几位媳妇轮流煮饭和干家务活的。这可苦了外婆,外婆在娘家从来就没有做过家务活,根本不懂操持家务。刚开始,外婆不是把饭煮糊了,就是煮的半生不熟,外婆自己为此难过得半死。还好,外婆本是谦恭和善之人,至从嫁过来,与妯娌相处就十分融洽,外婆几位嫂嫂还是比较体谅外婆,都会帮着外婆干活,这让外婆渐渐地适应了婆家大家庭的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

1949年8月,福建解放前夕,局势乱哄哄的,很多人都相继去了台湾。外婆叔叔也来信动员外公外婆去台湾。但外公外婆对于要不要去台湾有些犹豫不决,他们于是到香火鼎盛的关帝庙抽签。我们这里民间都说关帝庙抽签很灵的。外公外婆虽是知识分子,但也不能免俗。那时,外公外婆到关帝庙里抽到是一只上上签,据别签的师傅解说,他们抽的这一只签是上上签,他们如果去了台湾,一定会有很不错的前景,但是,如果想去台湾一定要快,否则过了九月份后,可能就不能去了。外公外婆当时对于解签师傅的话半信半疑,但因为抽到上上签的缘由,促成他们下决心去台湾并立即订了船票。当时船票非常紧张,他们只能订到九月份以后的。结果,1949年9月1日,我们老家解放,所有去台湾船只都停止出海,外公外婆因此去不了台湾,与台湾最终失之交臂,无缘再踏上美丽宝岛台湾。解放后,外公因为是国民党员身份,以及外公和外婆都曾经去过台湾等原因,两人不幸都被列为右倾分子,遭到凶狠地批斗,一起住进干校学习改造。

外婆以前曾跟我聊起那次在关帝爷庙抽签的事,她说她和外公事后也一直不解那位解签师傅为何这般厉害,竟然能具体说出几月份以后就不能去台湾了。外婆为此煞有其事地分析说:“看来那位师傅要么是共产党的地下党,要么就是国民党的潜伏特务,不然只能是关帝庙的抽签太灵验,太准了”。哈哈,外婆有时还是很风趣可爱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六)

外婆的晚年是幸福的。退休后,一心信佛,并皈依佛门,成为俗家弟子。每天都会在家念经,我也因为经常陪外婆去寺庙礼佛,而渐渐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外婆去世的时,走得特别安详,她走之前,一直跟我们讲,如果她过世,我们不要哭,因为她是去西方极乐世界了,我们应该为她高兴。

外婆在世的时候,我曾想过,如果机会可以去台湾,一定要带外婆再去逛台湾。这种想法曾经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而今,台湾可以自由行了,外婆却西归而去,让我的这一梦想只能成为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有时候会想,外婆要是不和益治姨回大陆,就不会在船上遇见外公,如果没有遇见外公,两人的一生就不会有这样平凡却无比温馨的幸福故事。所以,我觉得,人的一生,很多事情其实在冥冥中早已注定好的。是缘!是命?谁又能说得清楚了,又何必太苛求,太在意,一切皆应顺其自然,一切尽在缘分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4 10:13:51 被颍川紫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