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12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因地震引发爆炸。图为爆炸发生后的核电站。


日本核电站危机目前持续扩大,继福岛核电站爆炸后,宫城县的女川核电站和茨城县的东海核电站当前都面临紧急情况;而福岛核电站的险情仍未排除,面临再次爆炸。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切。


女川核电站进入紧急状态


东京电力公司方面13日晚称女川核电站辐射水平超标,比正常值高出数百倍。日本官方表示,初步确定女川核电站三个核反应堆的冷却系统并没有故障,辐射水平超标可能是因为附近“福岛核电厂的泄漏物质飘散到当地”。但日本官方也表示,将会进一步调查辐射水平超标的确切原因。


日本官方已知会国际原子能机构,宣布女川核电站进入紧急状态;原子能机构13日发布声明说,日本当局已知会该机构,女川核电站进入“初级或最低层级的紧急状态”。


女川核电站位于重灾区宫城县石卷市女川镇附近。11日大地震发生后,女川核电站涡轮机室曾发生火灾。该核电站的另一座反应堆还曾报告漏水。


福岛核电站可能再次发生爆炸


福岛县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12日发生氢气爆炸,而核电站3号机组的冷却系统也出现故障,建筑物可能已充满氢气,目前有可能再次爆炸。


但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强调即使再次发生爆炸,也不会导致堆芯融化,不致对周边民众造成严重影响。而官方至今核实有22人受到核辐射污染,担心可能有多达160人受到过量辐射照射。


本社记者13日在福岛县注意到,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40公里的田村市也有近1万人被转移,虽然政府公告说转移半径为20公里以内,但实际上转移半径已扩展得更广。


东海核电站“运转停顿”


日本共同社14日说,位于东京以北120公里的茨城东海核电站,冷却系统目前停止运转,机组“运转停顿”。这座核电站曾在1999年发生过事故。


日本核电公司方面稍后回应说,东海核电站2号反应堆的冷却后备发电系统并未失灵,但承认用于冷却的三台柴油发电机中的两台出现了故障。如果日本共同社的报道被进一步证实,东海核电站就会面临和福岛核电站类似的严重问题。


国际社会高度关切


针对日本核电站接连发生的危机,俄罗斯政府计划全天24小时监测大气情况,并着手筹备移动式医疗站,以防患于未然。俄方表示,日本正在控制事态,预计福岛核电站的爆炸事故不会对俄罗斯构成威胁。


美国非常关注日本核电站的情况,美国负责管理并监督核电站运作的政府机构“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已向日本派出2名核反应堆专家。


多个欧洲国家担心核电站的安全情况。数万人13日在德国斯图加特举行示威,要求立即关闭德国所有核电站。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德国将全面检查核电站安全标准。绿色和平组织13日要求西班牙关闭该国的6座核电站。


福岛核电站可能第3爆 辐射或达100公里


据共同社和路透社最新报道称,福岛核电站或发生第三次爆炸,辐射或将达100公里。综合外国媒体报道,受大地震影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2日被检测出“堆芯熔毁”(meltdown)现象,其中1号机组反应堆的放射性物质更是严重超标。据日本广播协会介绍,“堆芯熔毁”是指核反应堆失去冷却水后,燃料中放射性物质产生的热量无法去除,高温会令燃料棒熔化,这是核电事故中最严重的事态。日本至今已疏散约59万民众。东京电力公司社长(总经理)清水正孝13日说,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的最主要原因是海啸超出了设想的水平,设备因遭海啸破坏而丧失功能。


日本政府正在紧急疏散福岛第一和第二两大核电站周边的21余万居民,截至目前已发现大约190人遭受核辐射污染。


核电站冷却系统在地震后失灵,核电站内随后检测到的核辐射量为每小时1015微西弗,相当于人体每年可承受的最大核辐射量。


检测到的放射性物质中包括铯和碘。含有铯的芯块熔化温度大约为2800摄氏度。一些专家认为,检测到铯意味着核反应堆正承受高温,核燃料可能开始熔解。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13日说,正通过灌注海水、排气降压等措施,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机组降温,不排除3号机组像1号机组一样发生爆炸,但即便发生爆炸,对周边居民健康也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初步确定此次核泄漏事故为4级,即造成“局部性危害”。


福岛第一核电站和第二核电站运营商日本东京电力公司13日早晨通报政府,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出现“紧急状态”,但公司已经采取排气减压、灌注淡水等措施处理。枝野幸男13日下午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说:“3号机组存在发生爆炸可能,就像1号机组的情况。”

1号机组所在建筑12日爆炸,墙体和屋顶损毁。按日本政府和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说法,受损建筑物并不是反应堆唯一保护体,装燃料棒的金属容器未受严重损害,爆炸由容器内冒出的气体转为氢气后与外部氧气混合所致。


枝野幸男说,3号机组聚集大量氢气,爆炸风险增大。但他说,即便发生爆炸,3号机组也可以像1号机组那样抵御住爆炸,不会发生核熔毁。这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和第二核电站中出现故障的第6个机组。东京电力公司先前通报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第二核电站的1号、2号和4号机组出现故障。


20万人,方圆20公里


大撤离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初步确定此次核泄漏事故为4级,即造成“局部性危害”。日本官员表示,这个等级有可能会随着事态的发展而调整。目前,国际核事故按严重程度分为零至7级。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等级低于1979年的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和1986年的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


美国三里岛核事故被定为5级,当时由于制冷系统出现故障,导致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至少15万居民被迫撤离;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被定为最高级7级。


当时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导致8吨放射性物质泄漏,直接污染核电站周围6万多平方公里土地,320多万人受到辐射。


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显著不同的是,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有15厘米厚的不锈钢护罩保护,爆炸发生后的视频画面显示,1号机组的混凝土保护体顶部和墙体消失,但反应堆不锈钢护罩没有受到破坏。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并没有安放在密闭容器内。此外,法国核安全局12日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爆炸是“化学因素”引起,非核爆炸,因此与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不可同日而语。目前,日本政府已把福岛第一核电站人员疏散范围由原来的方圆10公里上调至方圆20公里。


一些专家称:


“切尔诺贝利”不会重现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12日说,福岛第一核电站当天下午的爆炸损毁了核反应堆所处的混凝土建筑物,但核反应堆本身没有爆炸。一些专家说,这次核电站爆炸事故不会重蹈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的覆辙。


枝野幸男在紧急新闻发布会上说,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反应堆所在建筑物当地时间15时36分(北京时间14时36分)爆炸,建筑物顶部和墙体损毁。受损建筑物并不是保护反应堆的唯一保护体。枝野幸男得到福岛第一核电站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确认,直接保护反应堆的金属防护罩没有在爆炸中遭受严重损害。


他说,由于冷却剂水位下降,金属容器内部产生氢气,溢出至金属容器和混凝土保护壳之间的空间,与氧气混合后发生爆炸。枝野幸男说,与爆炸前相比,一号反应堆所承受压力已下降。日本消防厅13日说,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10公里内的一家医院已确认15人受核污染。其中一些人核电站爆炸前在一所学校的露天操场长时间等待救援。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否认核辐射会立即威胁附近居民健康,称风会把放射性物质刮向太平洋。


□最新消息


联合国:已疏散59万人


据法新社报道,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13日称,日本11日发生9级特大地震并引发海啸后,至今已疏散约59万民众。


人道事务协调厅在关于救援行动的最新报告中称,“约有38万民众从受到地震与海啸影响的地区疏散,他们正在2050个疏散中心栖身。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的消息,当局已经撤出了居住在福岛核电站周围20公里的21万民众。”

东京电力公司副社长被记者厉声追问


鞠躬谢罪


日本地震救援工作正进入关键期,同时日本在地震中受损的核电站也进入“紧急时期”,华西都市报连线凤凰网前方记者,了解最新现场消息。


华西都市报:关于核电站有没有更多的消息?


凤凰网前方记者:在昨日上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东京电力公司副社长藤本孝等六名高层人员鞠躬谢罪。当时有记者厉声逼问:“三号机组会不会核心溶解?!”藤本孝回答:“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回答让日本媒体相当不满,记者再次大声质询:“把话说清楚了!到底会不会!”“别含混言辞!”最后在没有具体情况说明的情况下,藤本孝回答:“情况是严峻的”。


华西都市报:严峻到什么程度?


凤凰网前方记者: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出,自卫队队员正在对受到核辐射人员进行清洁工作。受到核辐射人员全部被安排在帐篷内,身穿防护服戴有防护面具的日本自卫队防化部队则在帐篷外对被核辐射污染市民的衣物进行清除辐射污染作业。


昨日下午,福岛县双叶厚生医院确诊有19名医护人员被核辐射!他们昨晚接收了90名大多从养老院转送来的市民,在做检查时,发现他们都遭了核辐射,医护人员立即帮助大家脱去附着了放射物质的外衣并进行紧急去污处理,但正因此,他们自己也经由患者身上的放射物质遭受了核辐射。


此外,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昨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报告了三号机组排气前和排气后对周边环境中放射浓度的测定数据,并说“目前浓度在可控的安全的范围内”。但枝野承认:“三号机组反应堆释放出的气体中含有微量放射物质,目前正从排气塔上的排气口排出。”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


核泄漏未影响台湾


台湾原子能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谢得志13日表示,日本福岛核电站12日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台湾未受到影响。


谢得志表示,由于福岛境内风向是由西向东吹往太平洋方向,而不是吹往台湾方向,因此台湾不会受到放射性物质影响。


全台30个辐射监测中心的数据目前都正常。据悉,台湾当局将继续加强环境辐射侦测,严密监控环境辐射变化情形,确保民众安全。


网友表露担忧


一些网友幸运地与亲友重新建立联系,但也有人还在焦急地等待亲人的音信。


“海啸过后,我一直没有与家人和朋友联系上,”东京索菲亚大学的一名女学生留言道,“我急需消息。”


除充当“寻人中介”,互联网还成为一些网民表达忧虑的重要渠道。


12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的消息传出后,一些民众表达对核泄漏的担忧。


“经过令人沮丧的一夜,我早上8点回家,”东京一名23岁女性白领在一家社交网站上说,“现在又出现核泄漏,我们可能已经暴露在核辐射环境中。”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明天是否还能活着,”她说。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据新华社、《中国日报》


□名词“堆芯熔毁”


“堆芯熔毁”是指流经核反应堆的冷却水大量泄漏,核裂变产生的巨大热量无法去除,致使核燃料所在的反应堆堆芯最终熔化的现象。为了避免“堆芯熔毁”,核反应堆里的水必须保持在相应的水平上,以便能够持续地对核燃料进行冷却。比如1979年发生在美国的三里岛事故,核反应堆里的冷却水最终丧失殆尽,从而酿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周围的严重后果。


□关注


辽宁三地未发现核辐射异常


记者从辽宁省环保厅下设的核安全局了解到,在日本地震引发核电厂事故后,辽宁丹东、大连和沈阳3个辐射监测自动站开始24小时连续监测,截至13日10时,辽宁3地自动监测数据尚未见异常。


辽宁省核安全局局长高魁告诉记者,3月12日,辽宁省核安全局分3个监测组,在丹东、大连和沈阳环保部门配合下开展取样监测分析,从监测结果看,目前数据正常,辽宁尚未受到影响。目前辽宁省核安全局仍全力开展监测工作,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本文内容于 2011/3/14 8:48:31 被mashimore2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