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这时,王文桐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号码,马上接通了电话,听了对方的话,立刻回答说是没有问题,他又试探的问公安

局的事怎么样了?对方回答说不要多问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全是他妈的事逼,把老子当成什么人了。”王文桐气得骂了一句,但又是无可奈何。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拿主意,不能总是听别人摆布,一旦出了事情谁也帮不上忙,到时吃亏的还是自己,他仔细地想了一会儿,拨通了巨阳镇李镇长的手机。

“李镇长吗?我是王文桐,镇里组织各村干部去苏州考察,我想不去了,我想让我的儿子大庆去,让他也开开眼界长长见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干上个年把月的,我想把书记的位置让给他干,至于村里绝对没有问题,他的威望还可以,再有还不是听镇长您一句话。什么?行……行……,没有问题,好的就这样。”王文桐说完把电话挂了。

他从保险柜即拿出两万元现金,递给了王大庆,告诉他说:“明天早晨六点准时到镇政府,随各村干部去苏州考察,先避避风头再说,把这两万元钱交给李镇长,其它什么也别说,他知道这是咋回事。”

“这是干什么?”王大庆不解地问道,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他妈的瞎问什么?这还不是都为了你,这是农行的信用卡,里面有五十万元,听我的话,实在不行你就远走高飞,跑得越远越好,剩下的事我会安排好的。”王文桐说完把密码写在一张纸上,并告诉他密码记住后烧了。

“爸爸,事情有这么严重吗?我们是不是太多虑了,他们不可能查得这样快,何金刚轻易不会把事情真相说出来,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何况他有些忍耐力,有些筋骨皮肉,不怕严刑拷打,一定会撑的住。”王大庆说。

“我的傻儿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些事情不得不防,我告诉你,现在的人又阴又狠,为了保住自己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我怕把你的命搭进去。”王文桐说。

“那你也不会出去躲躲,避避风头?”王大庆说。

“我还能跑吗?如果何金刚招了,说不定公安局早就注意上我了。可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退一步讲,何金刚即使是说了,他们也没有办法。我会全推到何金刚和朱春红身上。你走了,他们更就没有了证据,到时给他来个一问三不知。他们暂时是不会对我咋样的,因为我是县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抓我他们必须有一个说法。再有,公安局内部具体什么变化还不一定,说不定还有转机。我要是走了,这岂不成了事实,正好让他们抓住把柄,这对于我们极为不利,说什么也要把这阵子撑过去,他也不可能把我们抛下不管,我也不是盏省油的灯。”王文桐说。

“那干嘛非让我走,把事情往何金刚身上一推不就得了,他又不是没有那个能量。”王大庆说。

“事情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万一找到你的头上,你还能扛的过去,我怕你受不了那罪。”王文桐说。

“我走了,那朱春红可就……”王大庆想到她说。

“你不要总想着她,一点正事不琢磨,至于朱春红她知道的事情并不多,那个骚娘们只知道睡觉要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已经说了,公安局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只要她不轻举妄动,公安局目前还没有办法。对了,从现在起,立刻切断和她的一切联系,可不要在节外生枝了。”王文桐说。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走,只是你要小心些。”王大庆说。

“放心,我自有应付的办法,依照目前形势看来,何金刚还没有开口讲话,否则他们早已开始行动,只是怕以后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何金刚早晚会有说话的那一天,不管怎样?我们现在是小心为妙。多想条退路没有亏吃,老子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些年,还不至于蠢到那种地步,想动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再有我岂止是好惹的。把我惹急了,全都把他们咬出来。”王文桐说。

“实在不行把何金刚做了,省得夜长梦多,不行由我亲自动手。”王大庆说。

“得了吧你,不要总想着杀人灭口,我们那还有活路,得想办法保住自己。”王文桐说。

“反正也死了几个,在多一条人命也无妨,大不了被抓住枪毙,那也痛快,也省得整天这样揪心扯肺不得安生,”王大庆恶狠狠地说。

“混蛋,你是想让王家灭门九族啊?再说你有那个胆量吗?就会跟我瞎诈唬,这个时候还逞什么能,别再跟我这丢人现眼,把自己管好比什么都强,干事一点不利索,省得我天天为你提心吊胆。”王文桐气急败坏地说。

“你!”

“你什么你,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出了事也只有我能救你,别人谁会管你的死活。”王文桐大声地训斥道。王大庆气得说不出话来,使劲地翻翻白眼。

王文桐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朱老弟,我说这些日子你上哪去了?什么……,好好,我马上就去,行行,这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王文桐告诉王大庆,今晚就住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明天早晨准时到镇里集合,没有他的话不要轻易回来。王大庆知道王文桐有事要出去,但他没有敢问,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听他爸爸的话。王文桐说完便从后门溜了出去,摸黑搬过梯子爬上了院墙,很快消失在浓浓的夜幕中。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简直跟过去的国民党特务活动差不多,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自己家的大门不能走,整天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真可谓是此一时彼一时,没有想到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王大庆心里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