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007 伪军逃兵

山东常玉 收藏 1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size][/URL] 看上去,这两个伪军一个应该是军官,三十多岁,白净净干瘦瘦的小脸,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特别精神,看领章,一杠三星,应该是个连长,腰里挎着一把驳壳枪,腰间另一侧还悬挂着一柄短刀;另一个人显然是个士兵,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肩上斜挎着一支汉阳造步枪。 李自强想:这两个为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看上去,这两个伪军一个应该是军官,三十多岁,白净净干瘦瘦的小脸,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特别精神,看领章,一杠三星,应该是个连长,腰里挎着一把驳壳枪,腰间另一侧还悬挂着一柄短刀;另一个人显然是个士兵,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肩上斜挎着一支汉阳造步枪。

李自强想:这两个为日寇卖命的走狗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伏在屋外的墙边,悄悄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日怪,这贼老天真他娘的贼冷!”连长说,“小子,你幸亏是跟我一起偷偷地溜走,要不,不饿死你也得冻死你!”

“那是,那是!侯连长是个神枪手,一枪就打死了一只大野兔!啧啧……”士兵连连拍起了马屁,“要不,我们可要饿肚子了!侯连长,你的枪法真神!什么时候教教兄弟我枪法?”

“嘿嘿,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那侯连长说,“想当年,我侯长山在国军里也当过连长,身经百战杀人无数,国军撤退后,老子占山为王,吃大户,打家劫舍,杀富济贫,几百个乡丁也找不到爷的身影,方圆数百里哪个不知道我侯长山的大名!”

“那是,那是!侯连长真是个英雄!大大的英雄!”士兵说,“以后,我马小三就跟着侯连长您混了!您老人家可要多提携提携小的呀。”

“嘿嘿,当然没问题,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侯连长,我们现在去投奔谁啊?”

“投奔谁?我看你是个猪脑子!”侯长山道,“我们自己单干!奶奶的,滕城里那个狗日的小日本,竟敢扇我大嘴巴,**他十八辈祖宗!……”咦,性子不小啊,有血性!还是跟小日本闹翻了跑出来的吗?

侯长山道,“我们自己单干!奶奶的,跟着谁,也不如咱们自己单干好!”

“对,只要有枪在手,走到哪里都吃得开!”

“是啊,有了枪,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女人有女人,”侯长山一声淫笑,“哈哈……你想要几个女人就有几个女人,你想要谁,就能要谁!”

“嘿嘿嘿……”

“呵呵,小三,你小子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吧?”

“嘿嘿,是啊。”

“跟着老子干,我包你要多少女人有多少女人!”侯长山笑道,“只要有枪在手,就能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

“哇,太好了!”马小三笑着说,“侯连长,我们快找个住的地方吧?这么冷的天……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说的是啊,我们出来好多天了,连个固定的地方都没有,整天风餐露宿的,哎——!”侯长山说,“找住的好说,关键要找个知底细的人家……万一暴露了目标,让那些小日本知道了可就不妙了!”

“侯爷,听说南边山里来了八路……要不,我们去投八路吧,听说八路是打小日本的。”

“你小子真是个没有出息的猪!八路里面一个个都是穷鬼,老子才不去呢!一去,我们带的东西还不都得被他们共产了?”侯长山叫道,“再说了,当年老子当国军的时候,跟共产党一直是死对头,不知道有多少共党死在我的手里。我投了八路,哪还有好果子吃啊!”

“噢,听说这一带有于司令的部队,也有沈司令的部队……”

侯长山说:“不,我不是说了吗,跟谁干,也比不上我们自己单干!自由灵活,想咋干就咋干!”

“那我们现在去哪?”

“记得我的老同学黄飞达的老家就在这一带!”侯长山说,“我曾到他家去过一次,跟老爷子有个一面之缘,要不,我们去避避寒?”

“好啊!有个人家就行!”马小三笑着说,“离这里远嘛?”

“就是小李庄,离这里不远了!”

“老大,我都迷路了,你不会也迷路了吧?”

“胡说,老子也会迷路?”侯长山说,“风大雪深,我只是一时找不到路罢了!过一会,老子就领你去黄老爷子家里好酒好肉地吃他娘的一顿!”

李自强暗道:原来是两个迷路的伪军逃兵!虽然身上有些匪气,不过也算有志气,只要有人指导,倒不失为一条好汉!李自强心里竖起了大拇指。闻着那诱人的香气,李自强不由咽下了一口水,可惜忘了带上来一只野兔,否则可以烧烤了一起吃了!看看烤得野兔比较大,料想他们也吃不了,稍思片刻,拿定主意,李自强大步踱了进去。

“谁?什么人?”侯长山抽出了驳壳枪,马小三也端起了步枪拉了一声枪栓。“是我。”李自强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咦,这不是侯长山侯兄吗?久仰久仰!”

侯长山一愣神:这个小伙子认识我?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看李自强穿的衣服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想来也不是出自贫寒之家,于是,侯长山那张瘦瘦的长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小兄弟,你认识我吗?我怎么没有印象?”

“哈哈,侯兄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记得几年前,我在表舅家好像见过你!”

“表舅?你哪里的表舅?”

“哦,小李庄的黄飞达是我的表兄!”

“怪不得,怪不得!”侯长山放下了手里的枪,疑惑地问,“小兄弟,这么冷的天,你这是干什么去?”

“别提了!今年欠收,我们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我这是去表舅家借点粮食来糊口呢!”表舅表舅,婊子、小舅子是也!黄鼠狼,黄有福,有你娘的福!李自强暗暗地骂着。

“哈哈,看来,我们是同路啊,”侯长山说,“来来来,小兄弟,你也饿了吧,吃点兔肉,这是我刚刚打的。”李自强也就不再客气,接过一条兔腿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三个人便把那一只五六斤重的野兔给瓜分完毕!

侯长山抹了一把嘴上黑乎乎的东西,然后问:“小兄弟,去李庄的路怎么走?你应该认识路吧?”

“认得,认得,当然认得!”李自强陪着笑说,“翻过两座山就到了。”

“哪两座山?”

“就是东面的那两座山!”李自强随意指了一下。

“那好,我们再烤一会儿火,就一块走!”侯长山眼珠一转问,“听说黄飞达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年方十八,长得是花容月貌,小兄弟可见过吗?”

“当然,只是很多年没见了。”李自强想,你要让我说她长得什么样,我可说不明白。

“听说老爷子要过七十大寿了,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李自强一愣,马上领悟过来,这混蛋开始怀疑我了,但他仍然不动声色:“我也不知道呢,因为我们是远亲,已经很多年不来往了。”

“哦。听说老爷子很喜欢拨弄花草,家里到处都是种的花,听说还有花痴的美名……”

“是啊,是啊……”李自强暗暗叫苦,这些事情他还真不知道!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硬充了!

“哈哈哈……小子,你也不看看侯爷我是谁!”侯长山忽然抽出驳壳枪,顶在了李自强的脑袋上,“小子,你竟敢欺骗老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你是干什么的?不老实交代,老子就一枪崩了你!”

侯长山那驳壳枪大张着机头,黑洞洞的枪口仿佛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让人不寒而栗!可是,李自强哪里会怕他,在黄埔军校里,他什么枪没有见过?

“别……别开枪!”李自强浑身颤抖,故意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老总,别杀我,别杀我!我真的是黄老爷家的远房亲戚。”

“是吗?那你怎么连黄老爷子多大年纪都不清楚?”侯长山恶狠狠地说,“其实,老子可是清清楚楚,黄老爷子最多也不会超过六十岁!哈哈……”

“老总,我真的是黄老爷家的亲戚,只是常年不来往,不了解他家的事情。”李自强争辩着说。

“好,我暂时相信你!谅你也不敢骗我!”侯长山见他瑟瑟发抖的熊包样子,收起了枪,鄙夷地说,“哼,真是个脓包!”

“侯连长真是火眼金睛,一点毛病也逃不过您的法眼!”马小三连忙拍起了马屁,“侯连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哼,看他的穿戴,听他的话音,就不像是本地人。”侯长山说,“我怀疑他是八路的探子!”李自强多年在外,口音确实有些变化。这个姓侯的真是厉害!

“他可能是八路?”马小三好奇的问。

“冤枉啊!”李自强在一旁哭叫着,“我只是小时候在外地呆过一段时间罢了,我哪里是八路啊。”

“这是我的直觉,我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侯长山说,“八路军天南地北的什么地方的人都有,别的军队成分就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刚才我顺手搜查了一下,这小子的身上并没有家伙。”

李自强心里一怔:厉害,这个狐狸精竟然刚才搜索过了我的身体?看来,是该好好训练一下身手了!再这样下去,非吃亏不可!

“小子,起来!走,既然你是黄老爷子的亲戚,那你就一定认得路了!来,给老子带路!最好你不要给我耍花样!”

没办法,李自强只要硬着头皮站了起来,自己实在也不知道去李庄的路啊,该怎么办呢?!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