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冒充公安局长“哥们”行骗 涉案局长哭笑不得

fengyimin 收藏 0 1695
导读:在海南定安县,几个想合伙开赌场的人,先后给自称是当地公安局长“哥们”的一安徽男子崔某送上“办事费”,而在赌场被查封后,因索要“办事费”未果,崔某还消失不见,感觉上当受骗的赌场老板向定安警方报案。   11日上午,定安公安局召开案情通报会,向各大媒体通报了崔某自称该局局长老乡并以此身份诈骗他人财物的案情,目前此男子已被定安警方刑拘。在通报会上,定安县公安局局长也针对网友的一些疑问进行了说明。   案情通报:   冒充局长熟人收他人钱财   10日上午,定安警方就此案进行了通报,崔某于2

在海南定安县,几个想合伙开赌场的人,先后给自称是当地公安局长“哥们”的一安徽男子崔某送上“办事费”,而在赌场被查封后,因索要“办事费”未果,崔某还消失不见,感觉上当受骗的赌场老板向定安警方报案。


11日上午,定安公安局召开案情通报会,向各大媒体通报了崔某自称该局局长老乡并以此身份诈骗他人财物的案情,目前此男子已被定安警方刑拘。在通报会上,定安县公安局局长也针对网友的一些疑问进行了说明。


案情通报:


冒充局长熟人收他人钱财


10日上午,定安警方就此案进行了通报,崔某于2010年8月认识了定安县龙湖镇的莫某等人,向其吹嘘自己在定安关系网好,与该县公安局长是老乡;还称其在黄竹开采锂矿时认识南海公安分局的局长、派出所所长等人,关系很好,自称可以搞定公安等部门。莫某等得知崔有这层“关系”,便与其商议在定安县开设“啤酒机”赌博。崔某满口答应,称只要出钱,他就可以疏通关系,保证没有任何问题。莫某等信以为真,于2010年9月分两次将10万元交给崔某。


得到崔某“已搞定”的答复后,莫某遂与蔡某(万宁人)、周某(琼山人)、陈某(万宁人)等四人共同出资于2010年9月底在黄竹镇一民宅内开设“啤酒机”赌博。但没过几天由于公安机关打击风声紧被迫关门。崔某又称需要打点,莫某等人遂又分两次将1万、1.5万元分别以转账或现金方式交给崔某。崔某作出确保安全的保证后,该赌博点又于2011年1月下旬开张。2011年2月1日,定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南海派出所接群众举报后,一举捣毁了这一赌博窝点。莫某等人向崔某求救无果后,才发觉上当,遂向警方举报。


深夜行动:


诈骗嫌犯酒店落网


定安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孙青廷介绍说,3月1日,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安徽男子崔某自称是该局局长老乡和好朋友,并以帮忙开赌场为名,先后向其索要12.5万元“办事费”。之后,警方设法让举报人来到该局经侦大队作了笔录,并根据举报人的录音和另3名赌场合伙人的口供,初步证实崔某涉嫌诈骗。随后,警方调取了崔某的银行账户清单,证实崔某确实收取了举报人的“办事费”,警方迅速冻结了崔某的两个银行账户,上面只剩下5万元。


9日,从崔某的人口信息上,定安警方得知其家住海口龙昆南路。当天下午,警方开始在其附近守候,但直到当晚11点多钟,仍未见崔某回家。经过侦查,警方在海口蓝天路一家酒店发现崔某的本田商务车,调取饭店的监控录像后,警方确认崔某借用别人的身份在酒店开房。10日凌晨,定安公安局莫小龙副局长带领5名民警在该酒店房间内将崔某抓获。


经查,犯罪嫌疑人崔某今年43岁,是安徽怀远县人,长期在定安县龙湖镇、南海农场等地从事矿产开采。


局长澄清:


只与嫌犯一起同乡聚会


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崔某是否真如其所说的是定安县公安局局长林刚的朋友,对此,林刚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林刚说,认识崔某是在去年的一次同乡联谊会上,他和崔某都是徽文化研究会的会员,除了在同乡聚会上吃过饭,两人并没有私下交往。


“我和他之间只有同乡聚会之间的接触,并不存在特事特办的情况。”林刚表示,崔某是在定安做生意的安徽人,平时两人并没有太多接触,连朋友都算不上,更不要说是什么“哥们”了。而崔某也从来没有就开赌场的事找过他,对于崔某利用是他老乡的身份在外索要“办事费”一事,他是直到案发才知道的。


至于之前有人所称的林刚局长赴赌场老板5000元饭局一事,林刚局长认为这是莫须有的事情,定安还没有5000元一顿的饭,自己也从没见过开赌场的莫某等人。


疑犯宣称:


我们协商好将7万元归还


11日上午,南国都市报记者在定安看守所见到了犯罪嫌疑人崔某,面对记者,他不慌不忙,还辩称说自己并没有主要索要15万元“办事费”,是莫某主动给他劳务费,要求他帮忙打理关系。崔某说,他是在2009年年底与莫某认识,并成为好朋友,而跟另外几人则是刚认识的朋友。只是平时爱吹牛的他,有时候在莫某等人面前吹嘘自己会做事,受到各级政府领导的表扬,在当地很吃得开。


“我在前天已经跟他们协商好,先将7万元还给他们。”在采访的最后,崔某表示自己不是诈骗,他已经在9日之前与莫某等人说好,会将所收到的钱还给他们,不是要骗他们的钱。而莫小龙副局长告诉记者,在9日的时候,崔某也曾发短信给他,让警方不要抓他了,他已经和莫某等人说好还钱,莫某等人很快就会到公安局撤案,公安局就不要管这件事了。


面对跟着记者一起来到看守所的林刚局长,崔某否认自己曾说过和林刚很熟,表示他们只在同乡聚会上见过面,并不是很熟,他也没说过可以帮莫某等人“理顺”与公安部门的事。但在警方的审讯中,崔某却对自己收受莫某等人7.5万元“办事费”的事供认不讳,但对于5万元的现金给予了否认。


当事人说法:


不曾与公安局长吃饭


11日下午,家住万宁的陈某赶到定安,向记者讲述了他们被骗的整个过程。但是对于网上所说的去年9月中旬,由他们几人做东,崔某牵线,将林刚局长邀请到定安一酒店包厢吃饭,一同用餐的还有该局的莫副局长,饭局花费了5000多元的事,陈某给予了否认。


陈某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林刚,也不认识林刚,更没有跟林刚一起吃过饭。从头到尾,他们只是听崔某吹嘘,根本不曾与定安公安局的林局长和莫副局长见过面。每次要求崔某进行疏通,崔某总是以各种理由进行推脱,甚至说他们身上有纹身,不适合跟领导见面,让他们等信。


但陈某表示,1月31日,他们几个开的赌场被查封之前,确实接到崔某的电话催其给钱,还威胁说不给钱出事后就别怪他。但赌场被举报,是不是崔某叫人或自己向警方举报他们的赌场,他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记者来到定安纪委,纪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他们所知,纪检部门并没有接到群众的举报,而公安部门已经办理此案,相关材料、证据齐全,这宗诈骗案已经告破。


对话局长


见到被抓后的他,我哭笑不得


网友的议论纷纷,给定安县公安局局长林刚带来了压力,他说,一个不是很熟的老乡,怎么会突然在背后“捅了他一刀”,让他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委屈。在南国都市报记者的邀请下,林刚亲自到定安看守所见了嫌犯崔某。“这是他被抓后我第一次见他,那一刻我觉得哭笑不得,同时也感觉如释重负。”


记者:你跟嫌犯是老乡,那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林刚:我们只是在同乡聚会上见过面吃过饭,没有什么私下交往,对他也不是很了解。后来,我也问过其他老乡,大家对于这个人都没有什么太大印象。


记者:没抓到人之前,你的心情怎样?


林刚:说不上是恼怒,只觉得苦笑最适合了。很多朋友打来问候电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希望能早日将崔某抓回,还我一个清白。崔某还没被抓的那几天,我都无法休息,现在终于抓住了,也算是心里的负担减轻了吧。


记者:5000元的饭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刚:这也就是同乡之间聚会的性质,而且我们定安县也不可能有消费那么高的饭店,这一点你们媒体可以去调查。最重要的是,这个崔某经常吹嘘说跟很多领导吃过饭、关系很好,可他连这些人的具体姓名都说不清楚。


记者:您在看守所见到崔某的第一感觉是什么?


林刚: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之前抓捕和审讯都是局里的其他同事去的,当时真的恨不得打他几下才解气,但现在我已经比较平静了,只觉得被一个不熟的老乡用来诈骗,有点可笑。


记者: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影响呢?


林刚:我现在都有点怕人说某某是你老乡了。感觉自己作为一个警务人员,在社会交往中一定要特别谨慎,不能够给人利用你名义骗人的机会。


同时我还想表示,作为一个警务人员,最重要的是讲原则,不管是什么关系,什么人,只要他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都会依法对其处理。对于赌博,我们也是发现一处,打击处理一处。从1月1日到3月10日,定安已经依法查处27个赌博窝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