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十九节

海飞龙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十九 陈隽轻轻的一句话,如把王闻晖的心从冰水桶里直接用火箭发射到了太阳上。他走过去一把把陈隽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说:“我会好好对你的,小宝。”继而王闻晖轻轻的吻了下陈隽的额头,继而控制不住的吻上她的嘴唇,陈隽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躲避,由着他去了。 该着王闻晖倒霉,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九

陈隽轻轻的一句话,如把王闻晖的心从冰水桶里直接用火箭发射到了太阳上。他走过去一把把陈隽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说:“我会好好对你的,小宝。”继而王闻晖轻轻的吻了下陈隽的额头,继而控制不住的吻上她的嘴唇,陈隽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躲避,由着他去了。

该着王闻晖倒霉,这时候有人按了门铃。陈隽连忙从王闻晖怀里出来,把头发整理了一下,让王闻晖坐在会客椅上,自己去开门。进来的人是孟麦,说:“陈团长,你刚才不是说明天上午要进行武勇训练吗?那我们团自己的编队练习怎么办?”陈隽说:“还真忘记安排这事了,我一会就把大纲调出来修改一下。”孟麦侧头看到王闻晖坐在这里,问:“咦,王大哥也在这里啊。”陈隽说:“哦,他是来问武勇训练期间,我们团的菜单需不需要调整。”孟麦对王闻晖说:“一定要调啊,估计是跑步,队列什么的,一定很消耗体力,多做点好吃的给我们啊。”王闻晖点点头。

等孟麦出去了以后,王闻晖笑着对陈隽说:“你脑子转的真快啊。”说完又想抱陈隽,陈隽一把把他推开说:“你这家伙,蹬鼻子上脸,我刚答应你你就把我初吻给抢了,你们男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好了,你走吧,我还真要办正事了。”王闻晖听到这话,以为陈隽真的生气了,心里带着些忐忑走了。

一连几天,王闻晖都没接到陈隽的任何讯息,也找不到人,社区也没见她打理,把他吓得不轻,在社区的留言上说了好多想念,悔恨和呼唤的话。终于一天晚上,陈隽那边有回应了,说这里谁放了一大坛子醋啊,想酸死我是怎么的。王闻晖连忙说:“那天是我不好,不该那么唐突了,小宝别不理我好吗?”陈隽说:“什么呀,这几天我们被那个破武勇训练搞的烦死了,连正常的飞行训练都耽误了,我们在向上面反映问题,今天终于有结果了,原来所有的部队都有类似问题,于是国防部就下令取消这个训练了,明天开始就恢复正常了,嘿嘿。”王闻晖说:“太好了,我还以为小宝是因为那天我强吻了你你生气了呢。”陈隽说:“噢,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你要请我吃大餐赔罪。”听到这话说出来,王闻晖乐了,这说明陈隽没真生气,于是说:“好啊,别说一餐,一辈子都愿意!”陈隽说:“别说没用的,吃一餐是一餐,就这个周末如何。”王闻晖说:“OK没问题!”

盼星星盼月亮的到了那一天,王闻晖终于请陈隽去他认为最好吃的一家酒店吃了一次饭,陈隽当然很高兴,只是看到菜单上的菜价后的表情和当年的陈捷一模一样。陈隽小声对王闻晖说:“喂,钱不够说一声,我这次没准备吃白食。”王闻晖感动的说:“小宝,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啊,你是我女朋友我请你吃饭你还愿意帮我买单。”陈隽说:“鬼知道你带我来这么贵的地方,早知道我进都不会进来。不过半天服务员也没送账单过来,王闻晖拉起陈隽说:“走吧。”陈隽说:“喂喂!钱还没给你,你吃霸王餐啊?”王闻晖开玩笑说:“军爷吃饭,他们哪里敢要钱啊。”

陈隽不知道王闻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真的就跟着王闻晖走出了酒店,门口的服务员还向他鞠躬还有几个女服务员对这王闻晖眉来眼去的。陈隽问:“你是不是这个酒店里有熟人啊?”王闻晖忍住笑,说:“是的,走吧,别管这些了。”走到路上,王闻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他妈妈打来的,于是他对陈隽说不好意思稍等啊,陈隽笑着示意他快接。

王闻晖站开了一步,接了电话,王闻晖老妈里面兴奋的声音传出来了:“儿子,难怪你对别的女孩横挑鼻子竖挑眼,你自己看中的女孩果然好,妈妈刚才在里面躲着看了半天越看越喜欢,漂亮,有气质,个子也高身材也好…”王闻晖说:“停,停,就那一会你观察的那么仔细啊,告诉你,她好的地方还多着呢休息了告诉你。”“喂,儿子,把她带到家里来吧,我给她准备一个大红包。”王闻晖乐了,他也想这样,这样的话代表他们就真正的正式交往了,于是他笑嘻嘻的过去问陈隽:“我妈妈来电话,说请你到我家去做客,有红包给你。”

陈隽看着他,笑着说:“你呀,还真和别的男的不一样呢。第一次约会就带我去见你妈妈啊?”王闻晖不好意思的说:“我还不是先让她早点高兴一下…”陈隽说:“我很感动,因为这让我知道你和我交往不是一时激情更不是玩玩,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想说的是,我现在去不去你家和我们两个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没有直接关系,明白了吗?”王闻晖的一点想法被陈隽剖析了一干净,不禁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陈隽怕他不好想,笑着把他的手一拉,说:“带我去逛逛街吧?”王闻晖回过神来,说:“好!”

两个人玩的挺开心,还跑去KTV王闻晖给陈隽唱了10多首情歌,逛商场的时候王闻晖想给陈隽买衣服,陈隽不想让他花钱,一把把他拉走。

陈隽和王闻晖准备回基地了,站在路边等计程车。这时候一辆跑车停在了他们身边,车内的人摇下窗户对王闻晖说:“闻晖,上车吧。”王闻晖一看是表哥苏文昊,于是就带着陈隽上了车,坐在后座。

汽车发动以后,王闻晖说:“去崇明码头。”苏文昊说:“你倒不客气,真拿我当计程车了?”王闻晖说:“是你让我上车的,我赶着回部队销假。”苏文昊一笑,说:“你这人倒也真有意思,姨妈那么大的产业等着你回去打理,你倒好,在军队里躲清静,结果我哥哥想心思结果姨妈捎带着把我也拿着提防了,你说我冤枉不冤枉。”王闻晖说:“说冤你也不冤,你不也找我妈妈弄了点钱把你的那个夜总会给开起来了。”苏文昊说:“别说的那么难听啊,那叫融资,等赚了钱我会还的,不会少你一分钱外带利息。”王闻晖笑着说:“希望如此。”苏文昊说:“这人,这么不相信人,旁边的应该就是未来的弟妹吧?你给评评理,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忒不地道了?”

陈隽被冷不丁的说成是弟妹,一时不知道回答什么好,王闻晖连忙解围,说:“她的确是我女朋友没错,可是我们才刚正式交往,你别把人家喊尴尬了?”苏文昊笑着说:“一样一样,你是个典型的钻石大少,长的又帅,你想追的女人还有跑了?”陈隽听着很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只好把眼睛看着车窗外不理他们。

等到了码头,基地的快艇还没来,陈隽站在码头上半天不说一句话,王闻晖有点害怕,说:“小宝,怎么了啊?”陈隽瞪着他,说:“你那个什么亲戚嘛,说起话来气死人的?”王闻晖说:“别生气,我记得我很早以前就和你说过我就是讨厌和他们一起争这争那才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的。”陈隽说:“这倒是,那家伙也说起过。”王闻晖说:“是啊,一个人是选择不了自己的亲戚的啊,所以,我只能在我朋友和爱人之间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一席话把陈隽给逗笑了,说:“算了,不过你要和我说说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听到钻石大少这个词我觉得你小子好像不简单。”

王闻晖叹了口气说:“有什么不简单的呢,我以前说过我妈妈是有些社会地位的,我给你交个实底吧,我妈妈是个跨国酒店集团的董事,不过别听的吓人,所谓跨国也就是在北国,印支和美国有几家酒店,主要还是依靠本国的市场,上海有3家,我们今天吃饭的地方,另外还有一家东方明珠大酒店,还有一家连锁经济宾馆的分店而已。”陈隽说:“东方明珠?这基本是我们国家最有名的豪华酒店了,你还说而已?”王闻晖说:“再厉害和我也没关系,又不是我自己挣来的,而且我妈妈总想我接班,可是我没兴趣啊,而且想着经营这一大片产业我脑袋就疼,我还是躲在这里陪着心爱的你,做我次心爱的面点好了。”陈隽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胸无大志,不过我很赞赏你这种想法。”王闻晖说:“其实我最喜欢你的也是这一点,我看整个基地,对功和名最不在乎的军官就是你了,这样使得我每次看到你的笑容的时候都是那么轻松和自然,没有那么多芥蒂。我之所以想和你交往,就是我想保护你心里的那份单纯,要知道到社会是无情的,你的单纯迟早会让你受伤害,我想做的就是替你化解这些伤害,让你的笑容永远在我身边陪伴着我。”说完以后看着陈隽。陈隽看着他傻笑,先是憋着,继而还是笑了出来,轻轻的打着他,嗔怪着说:“真是肉麻啊,你哄女孩都用这些话吗?”王闻晖马上赌咒说:“我发誓绝对没骗你,在你这件我承认我被迫和很多女孩相过亲,但是都不我自愿去的,不是自愿自然就没下文,没下文自然就不需要我去哄,何况,我不会撒谎,这也是我不愿意接收我妈妈衣钵的原因,商界很多时候话都不由得你自己的性子说的。”陈隽也轻轻叹了口气说:“军队又能强的了多少呢?只不过我当兵只是为了我爸爸高兴,再就是了却一下对我妈妈的遗憾,其他的我不看重,所以,我显得没那么累。”王闻晖问:“你要不要把你的来头说说呢,我全招了,你也说说嘛,这样才公平。”

这时候快艇来了,陈隽说:“先回去以后再说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