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郑渊洁穿纸尿裤谈开去

四等虾 收藏 15 1920
导读:相信70年代末和80后出生的朋友们对“童话大王”郑渊洁一定都不会陌生,正是他笔下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苏克和贝塔陪伴着我们这一代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前段时间在某杂志上看到了一段有关郑渊洁的黑色幽默:话说郑渊洁有一次在北京遭遇大堵车堵了整整三个小时,被内急折磨惨了的他从此养成了穿纸尿裤开车的习惯,结果一次上飞机过机场安检前忘了事先将纸尿裤脱下来,安检员发现纸尿裤后理所当然地认为郑渊洁“有病”,郑渊洁回答:“不是我有病,是北京的交通流量有病!” 当时看完之后我只是把它当成了一则笑话,笑笑也就算了没太在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相信70年代末和80后出生的朋友们对“童话大王”郑渊洁一定都不会陌生,正是他笔下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苏克和贝塔陪伴着我们这一代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前段时间在某杂志上看到了一段有关郑渊洁的黑色幽默:话说郑渊洁有一次在北京遭遇大堵车堵了整整三个小时,被内急折磨惨了的他从此养成了穿纸尿裤开车的习惯,结果一次上飞机过机场安检前忘了事先将纸尿裤脱下来,安检员发现纸尿裤后理所当然地认为郑渊洁“有病”,郑渊洁回答:“不是我有病,是北京的交通流量有病!”


当时看完之后我只是把它当成了一则笑话,笑笑也就算了没太在意。最近这几年堵车对我们说来都已经是习以为常见惯不怪了,可是堵车堵得要穿纸尿裤,我还是略觉有些夸张。没想到上个周末晚上的堵车让我也有幸亲身经历了一次类似郑老师的内急悲剧后,我才发现面对着日益拥堵的交通状况,只恐怕纸尿裤某天也许真的会成为驾车者和乘车者的必要装备了。


先谈悲剧经过:上个周五晚上我的高中老同学聚餐,聚餐的酒楼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坐公交车也就是四个站左右。考虑到肯定要喝酒我就没有开车,下了班拦了部计程车就直奔聚餐地点。车子才开出了不到500米远就开始进入了龟速状态——这就开始堵上了。当时我还是比较淡定,毕竟这是下班车流量高峰期嘛,堵一会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在随后的四十多分钟里我就渐渐发觉自己越来越无法淡定了:车子居然只往前行走了不到200米,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处于静止状态!而偏偏这个时候我的膀胱不知趣的开始发胀(中午没休息,下午多灌了几杯浓茶),让我变得是如坐针毡进退两难,是憋着尿继续在车上等还是下车步行过去?继续等不知道还要再等多久,下车步行我又心有不甘,而且肯定会迟到。我气运丹田的同时又在车上纠结了十多分钟,望着不断跳动着的计价器和前方一望无际的车龙,我终于绝望地抛弃了计程车司机。下车后才发现原来更大的悲剧还在后面——附近竟然找不着一家可以借用厕所的酒楼或者是商场,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不讲公德的僻静之处,我只好一路强忍着往聚会的酒楼赶,等到我冲进酒楼厕所演绎完李白那首《望庐山瀑布》之后出来一看,一个包间就稀稀拉拉坐了几个同学,原来我还算是到得早的,再掐指一算大部分同学估计此时都还堵在路上呢!


总是感觉最近这几年堵车好像无时无刻无处不在——上班高峰期时堵,下班高峰期更堵;工作日堵,双休日有时候也要堵;大城市里堵,中小城市也堵;城区里堵,上了高速公路经常还是要堵!而造成堵车的最根本原因,我个人认为简单概括起来就是“车多路窄”一句话。BAIDU了一下,2010年我国汽车产销量是1800万辆,全球第一,2011年估计将突破2000万辆,美国不是被称作“车轮上的国家”吗?如今这个称号已经易主,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了新兴的汽车大国,而这其中,私家车将占去相当大的一部分比例。伴随着国民经济水平和消费能力的提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对外开放汽车市场以及国家出台相关的鼓励政策等一系列因素,在中国汽车早已经不再作为一种生产资料而是转为以个人消费品的角色出现。按道理说小汽车走进千家万户应该是一件好事,说明我们祖国产业体系逐渐完善人民群众日益富强,但是当一部分家庭对购买汽车的态度由理性而转为盲目追捧时,当全国各地迅速增长的机动车数量与各地相对落后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产生冲突时,也许置身于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龙中的我们才会发觉,原来这车轮上面还不如车轮下面来得快。


记得有一次遭遇堵车时与我同车的一个同事曾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如今是“只要是个人他就要买车、只要有车轮它就敢上路”,我想饱受堵车之苦的司机朋友们应该也有过类似的感慨。面对交通拥堵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想必各地ZF也是头痛不已,上海市早就在通过高价拍卖私家车牌照的手段来控制私家车数量的增长了,北京市则是利用限行外地牌照车辆和实行摇号购车上牌来缓解交通压力,广州和深圳则是采取在部分路段实行车牌号码单双号限行和全面禁摩等方法,反正就是围绕着“治堵”这个命题各施其计,但是效果似乎都挺有限,到了该堵车的钟点依旧是照堵不误。


以我之愚见,与其费那么多力气治标,倒不如想想办法着手去治本,应付交通拥堵也许我们可以借鉴一下香港的经验。香港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截至2010年香港的人口已经超过了700万人,而作为香港中心地带的香港岛和九龙总面积相加起来还不到130平方公里,是个典型的地稀人广的地区,然而香港的交通状况却要优于内地的许多城市,这其中因素很多,比如香港司机本身的车品较好以及香港在交通管理方面所采用的先进技术和理念,再还有那严厉得近乎苛刻的交通法规等都是使得交通压力得以舒缓的原因。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香港做到了让民众感觉乘搭公共交通工具远比使用私家车要来得方便和经济实惠许多,所以香港私家车的购买以及使用状况始终被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畴之内,不会对交通带来过大的压力。由于进口汽车税率与内地有着较大的差异,香港的购车成本要比内地低不少,再加上作为一个高收入高消费的城市,我相信基本上绝大多数香港的家庭都具备购车的经济能力,然而引用他们的话说却是私家车“买得起养不起”——高昂的汽油零售价(16港元左右/升)和停车费用、每年都要征收的续牌费(举个例子,一辆排量超过2500cc的小轿车一年的续牌费是7664港元;排量超过3500cc的则是每年9534港元,这还是2009年的收费标准)以及每年都要征收的驾驶执照牌费和“交通意外伤亡者援助基金征款”,加在一起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这笔费用让每一个家庭在购买私家车前都会三思而后行。而香港公共交通设施的收费却是相对低廉,种类也是十分齐全,地铁、轻轨、计程车、BUS、小巴、渡海小轮一样不缺,这样就尽可能有效做到了利用有限的道路资源发挥其最大的使用价值。


内地的城市在考虑“治堵”时能否遵循这两条思路,其一,适度提高车主们养车的成本,比如可以先试着在油价上与国际接轨,逐步开放国内的成品油市场,并且停止对中石油、中石化的国家补贴(反正这哥俩每年都是惨戚戚地哭穷喊亏损,索性就开放国内成品油的市场和价格,打破目前成品油市场被垄断的格局,让你哥俩跟外国公司竞争去,有竞争才会有进步嘛,我就不相信汽油价格提到了十多元一升你们哥俩还敢整天喊亏损?),至于提升车主其他方面的费用可以由当地ZF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来斟酌制定,要尽量控制在能让车主们觉得“痛”但却又不会让车主们负担不起的合理范围内,借此打压一部分购车者的非理性消费。其二,将原先用于补贴国内成品油市场的资金以及新的条例出台后车主所增缴的款项投放在两个方面:1、全力发展和完善公共交通设施和道路基础建设;2、降低群众使用公共交通设施时的成本从而鼓励更多的群众利用公共交通设施出行,由ZF负责对公交营运部门(包括出租车等营运车辆)在成品油差价和其他方面实行财政补贴。总而言之要做到一个高成本和两个低成本——让群众使用私人交通工具高成本;让群众使用公共交通设施低成本以及让公交营运部门运作低成本。


说了这么多,我最希望的还是朋友们在考虑购车时能够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多一份理性少一点冲动。当然,有的朋友的确是不差钱,养车费用再高他们也能承受得起,真要是那样我无话可说。最后再跟大家说一个就发生在我身边的真人真事:我单位新来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伙子,姓陈,前段日子向家里要了个首期供了一辆丰田锐志,每个月的薪水还了车贷后基本上也就剩不了多少了,所以加油时自然要省着点,每次就只加一百元甚至更少(出自他自述)。前个月某个周末的下午我忽然接到了他拖着哭腔的求救电话,要我赶紧到距离我家最近的加油站借个油桶给他送点汽油过去,仔细一问原来这小伙囊中羞涩之余预算了一下自己油箱里那点残油应付个二三十公里应该还不成问题,于是便神采飞 扬地拉着他的女朋友出来兜了圈风。谁料人算不如天算,在夫妻双双把家还的路上遇上了前方事故大堵车,他的锐志车在等待中耗尽了最后一滴汽油后终于熄火罢工了,束手无策的他只好向我求救。放下电话在赶往“营救”他的路上我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好气还是好笑,我只知道明天的他还会继续开着他那油箱从未享受过加满待遇的私家车加入到城市的“添堵”大军中去........





本文内容于 2011/3/14 5:40:11 被四等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