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才听闻鬼域发生百年不遇的超级地震,太平洋倾情助阵!点击新闻确证之后,一股电流不由得过遍全身,久久激荡不能平复:兴奋,解恨,过瘾,太平洋的这股高潮简直要把我的高潮都弄出来了!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疲劳一扫而空!一定要留下一个纪念,记住这个时刻!


亲手做了一个纪念品,庆祝一下。祭奠曾惨遭蹂躏的祖国山河;祭奠百十年来无数惨死的无辜同胞们;祭奠全球死在鬼子屠刀下的鲸鱼和海豚。人类自古以来都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不知道为何这么多人脑袋秀逗了还是怎么的了,装出一副高尚仁义道德的姿态,一句话,就该让你们回到抗战的南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好体验体验内心的那种巨大的冤屈和不公,那时候要是还能保持这般超然,仁爱,那我真的佩服您佩服得五体投地!实际上,你们应该回小学再重新进修一下,尤其是好好读一读“农夫和蛇”还有“东郭先生”的故事。故事虽然简单,但是实际上,读懂的人并不多。究竟是该按照你们那愚蠢的脆弱的情感来做事,还是按照社会客观规律来做事,这个道理看来很多人并不懂。


貌似现在宽恕成了一种时尚,好像要是不满口宽恕,就显示不出自己的素质和档次,显示出来你素质高,有怎么样呢?当胡乱地,毫无前提和限制的宽恕,成为一种从众心态,乃至一种莫名的时尚时,实际上就是一个字:蠢!


我只代表我自己,我有权表达我的情感和观点。爱憎分明,我就是认为无辜同胞的血应该用“所谓无辜”的鬼子命来偿还!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欢迎东郭先生们过来我这乱喷!


我高兴,我开心,我今晚还要喝香槟!!噢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