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参赛]

步兵上尉 收藏 11 179
导读: 今天是2011年3月13日,2011年的工地开的比以往更晚一些,往年现在已经干了半个月了。半个月,一千多块钱就这样没了。啊,十年,十年前是什么样子。 2001年,我的同学正在备战高考,我还在延安南郊做机修工学徒。2001,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我98年就出了校门。两次征兵,我和父亲商量,父亲沉默了许久,你还是好好学手艺吧,咱们就是交了那五千块钱,你身上的疤也过不了体检。我知道,此生,我和军队无缘了。 和军队无缘,但是却赶上了血汗工厂的末班车。那是陕北原油运输最火爆的年代,大

今天是2011年3月13日,2011年的工地开的比以往更晚一些,往年现在已经干了半个月了。半个月,一千多块钱就这样没了。啊,十年,十年前是什么样子。

2001年,我的同学正在备战高考,我还在延安南郊做机修工学徒。2001,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我98年就出了校门。两次征兵,我和父亲商量,父亲沉默了许久,你还是好好学手艺吧,咱们就是交了那五千块钱,你身上的疤也过不了体检。我知道,此生,我和军队无缘了。

和军队无缘,但是却赶上了血汗工厂的末班车。那是陕北原油运输最火爆的年代,大大小小的油罐车养活了大大小小的修理厂。在工房里放几张架子床,工具柜上摆个煤气炉,就可以养活一帮白干活的学徒。现在我最直接的回忆就是饭碗里永远洗不净的机油味和冬天晚上扒在车底下,看着自己的工作服结霜。

穷则思变,只是我们很多人都走错了路,有些学徒把手艺用在盗窃上,我则不听父亲的苦劝,跟了走私原油的张老板,出身边缘阶层的少年,几乎都有这样的心路历程,正道干不好,就抢。老板一捧,啥都敢做。一次老板叫我们到亚圣大酒店吃饭,那是延安城最好的酒店。上去之后,龙虾,甲鱼,大多叫不上名的菜,被人动了几筷子。还有半瓶茅台,显然是老板们谈生意用过的剩饭。6个叫花子兴奋的啃了半天,我扒在桌子上狂啃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老板再没添一个菜,这是剩饭,是狗食啊。胃里顿时翻江倒海……回到家,我的父亲,可怜的父亲不到两个月,足足苍老了10岁。“我今年送你当兵。”“不了,老张那,我不干了,我明天就去修理厂。”

当初的6个人,现在,1个被长庆保卫处连人带车追下山崖;1个丢了只手,成了安塞县最有名的痞子;1个吸毒,前俩年刚放出来还没戒;安安稳稳生活的只有三个,我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我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初恋,爱情,这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学徒来说,是件极其奢侈糜烂的事情。

后半年,我到了红都联营运输车队下属的机修厂,工资不大,可是有比较正规的上下班时间,于是报了自考工商管理学专业,租了间小房子。在下班以后,彻夜写自己喜欢的东西,看喜欢的书,那是单身时代最幸福最充实的两年。

车队有近400辆车。每个月都有出交通事故的,跟车学徒晚上回来没地方住,经常跑到修理工的宿舍搭伙,你会破口大骂,可是有一天,常钻你被窝的那个人出事了,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至今让我耿耿于怀的是那一次,同班组的人都出去玩,我在宿舍看书,一辆车回来,重车换副弹簧钢板,我说,就我一个,空车回来再换。当晚,在洛川6辆车追尾。他是其中一个。好不容易从学徒熬到正司机,还不到半年就出事,丢了一条腿。唉,当时,我要是换了钢板,耽搁上几小时,他也许出不了事。10年了,不止一次看见身边和自己命运,经历相似的人出事,伤残,没了,我就想哭。

03年,车队升迁无望,于是自己跑出来创业。命运又一次和我开了个玩笑,当学徒时,油罐车生意很火爆,当师傅时,行情开始坏了,自己创业的时候,输油管道和高速公路通了。210国道上川流不息的油罐车和路边大大小小的旅馆,修车铺成了历史。

04年,在我役一无所有的时候,一个善良的女孩愿意和我风雨同舟,不离不弃。成家后,因为生活的压力,放弃了自考最后3门课,我心里牵挂太多,做不了张立勇。

06年,老实本分的手艺人,是饿不着的,车没法修了,延安迎来了城建高峰,于是我开始维修建筑机械。那一年,我有了儿子。工地上的活渐渐多起来,日子平凡而忙碌。

几年 了,每天早晨起床,最大的愿望就是今天下雨,歇雨工。可工停的日子,又坐立不安的去练摊。感觉自己就像绷到极限 的弓,不知什么时候会绷断。但我不能歇,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的长子,有太多牵挂。唯一休闲的方式就是跳蚤市场淘旧书,铁血网上写博客。

啊,十年,这是苦涩的十年,也是幸福的十年。十年前的笨小孩,现在已经成了父亲,成了一家7口的顶梁柱。今年的事,比预计的要多,多就多吧,生活就是这样,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然后在麻烦中寻求快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