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因果

ruolan1983 收藏 5 115
导读: 因 果 早晨,太阳从无意识的夜海中升起,俯视着宽广明亮的大地。随着它在天空中的位置越来越高,它面前的大地也稳步的扩展开来。它自身的升高造成了它的活动领域的扩展,在这个过程中,太阳将发现自己的意义,它会把自己升到可能的最高点——从而更广泛的散播它的恩泽——当作自己的目标。带着这种信念太阳追随着到达至高点的无法预见的轨道。无法预见是因为它的旅程是独

因 果

早晨,太阳从无意识的夜海中升起,俯视着宽广明亮的大地。随着它在天空中的位置越来越高,它面前的大地也稳步的扩展开来。它自身的升高造成了它的活动领域的扩展,在这个过程中,太阳将发现自己的意义,它会把自己升到可能的最高点——从而更广泛的散播它的恩泽——当作自己的目标。带着这种信念太阳追随着到达至高点的无法预见的轨道。无法预见是因为它的旅程是独特,个人的,而且它的顶点无法预先计算。在正午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下降开始了。而下降意味着上午曾经珍视的所有理想和价值的逆转。太阳陷入了与自己的矛盾当中。仿佛它不应再发射光线。而是应该吸收光线。光和热都逐渐减少,而直至最终彻底的消失。

幸运的是我们人类不是朝升夕落的太阳,因为那样的话会对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很不利,但我们身上有种类似太阳的东西。所以我们说人生的早晨和春天,或者说人生的下午和秋天,这并不仅仅是多愁善感的陈词滥调。因为这是都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两种现实——生理的和心理的。

也只有当生存变得太不幸以至我们希望它结束时,或者只有当我们确信太阳是带着升上顶点时的那种坚定在努力下降——“以便照耀远方的种族”时,生命的结束,也就是死亡,才会被当作个目标来接受。

生死的对立造就了万物,就自然本身而言也为对立而奋斗的,和谐不是来自相似物,而是来自对立物。当它们诞生的时,它们准备生,也因此准备承受死亡。就灵魂而言,它死亡变成水,就水而言,它死亡变成了泥土。从泥土产生水,从水产生灵魂。到处存在着彼此互换:万有换成了水,而水又变成了万有,正像金子换成货物,货物换成金子一样。活的产生出死的,由死的产生出活的,由年轻的产生出老的,由老的产生出年轻的,由醒产生睡,由睡产生醒,创造的川流永不停息。

建设与破坏,破坏与建设,这就是支配从最小到最大一切自然生命循环的原理。正像宇宙本身起源与太初之火一样,它必将再度回归为同样的火——一种在漫长的时间中依照自由规律的节奏进行的双重过程一幕永恒重演的戏剧。


本文转自我的博客,留此文于此是想着:在巨大的镜子面前,人们能有机会看清自己。当然,更有可能是我在自说自话。

理性是可贵的,她就像黑暗中的明灯,让我们能看见前进的方向。

同样的,野性也是可贵的,它让我们的内心时刻充满欲望,在尘埃到尘埃的转化中尝试着领会“毁灭的涅槃”。但这一路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又有多少人能轻易跨过?

创造和破坏,何尝不是殊途同归。

最后想到句调侃语:“只要人类还是那个人类...”


注:

远方的种族:承载着过去种族记忆的文明或说遗传有我们因子的“世界”。

本文内容于 2011/3/14 8:21:37 被黑鹰坠落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