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父亲的军旅生活11--婚姻大事

xxrshhuangshan 收藏 2 4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婚姻具有传统的色彩,也有时代的烙印。1968年11月份,在部队已经超期服役的我享受到了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探亲的机会。怀着与家人久别重逢的喜悦心情,我踏上了返家的旅程。从酒泉到家乡,三天三夜的火车,我并未因暂时离开部队而放松军人应有的作风。旅程中,我给旅客沏茶倒水,帮助乘务人员打扫卫生。一路风尘,一路好事,我的行为受到了大家的赞许。虽然精神上有些疲惫,但心情是愉快的。火车到站后,接我回家的是妹夫。他时任我所在公社的武装干事。由于初次见面,随意双方话语不多。在公社机关稍坐休息,即赶回久别的家中。离家越近,我的心情越加迫切。这时心中有事的妹夫让我暂短歇息,告诉我令人吃惊的消息:咱叔(我的父亲)因历史问题为村里造反派揪斗,你得有个准备。听到此话,我呆若木鸡,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难以置信的事实。怪不得半年多来,我给家里多次去信未见回音,原来如此。多年来部队的政治教育,经纬分明的是非界限使我无法面对现实,我即有与父亲划清界限的想法。经妹夫的一再劝说,我决定为了避免尴尬,天黑后回家。

心事重重的我一直磨蹭到太阳落山,夜色降临才进入家门。此时,全家大小在院子里围坐喝汤(吃晚饭)。见到久别的亲人,我喊了一声“妈”后,母亲“哇”的一声,哭的泣不成声。那种多年不见,日夜期盼的儿子此时突然出现,她乐极生悲。姊妹们个个欢天喜地,这时心情郁闷的父亲悄悄的离开了饭场。那种情景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是哦,五年多时间,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生活的艰辛,家庭的意外,久别的骨肉之情在此一刻让我潸然泪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哦。连续几天,我沉浸在家人亲情之中。和父母亲彻夜长谈,倾诉我在部队的情况,倾听五年来因家里劳力不济所受的艰难,以及分居后家里盖房遭遇的坎坎坷坷。那时,我从内心深处体会到父母亲做人的不易,理解了父亲的痛楚。作为家里的长子,未能尽到责任我深深感到自责。

假期过得很快,转眼间十天时间过去了。牵挂在父母亲心头的一件大事—我的婚姻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父亲一脸的愁容,妹夫入情入理的劝说使我原打算不谈婚事的心渐渐软了下来。是的,了却了我的婚事,也成全了家人的心愿,于是我顺从了父母的意愿。

婚约是简单的,也是传统的。既有父母之命,也有媒妁之言。经两家亲戚的牵线,远在外地某厂的她与我年龄相当,条件班配,于是有了初步婚约。在一个约定的日子,岳父和我见了面,进行了短暂的交谈。他是一个纯朴厚道的老人,为人耿直硬气,快言快语,一眼就认定我这个未来的女婿。不久,我便与她相约见面。没有花前月下的轻声慢语,也没情谊缠绵的诉说,而是坦诚的互相介绍,真诚的表达了双方的意愿。于是,我的婚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婚礼是简约的,也是革命化的。没有牛拉彩车的迎娶,也没有三拜九叩的旧俗。伴送新人的亲戚或徒步或骑车,迎者是我村的一群青年男女,几杆红旗,几本红宝书,热热闹闹。新人进门,我的爱人不雅不俗的对二老一声问候,既是招呼,也是问安。接着,便是亲朋好友的道喜和欢天喜地的宴请。婚典质朴而自然,简约而热闹。两情相悦岂在朝朝暮暮,婚后七天,我便踏上了返回部队的征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