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著名雇佣兵:一辈子都在搞政变(图)

冲_动 收藏 12 8843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63/12633298.jpg[/img] 德纳得在巴黎郊区一幢别墅里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 他被称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雇佣兵,军事冒险家,同时也是多次政变的幕后操盘手。在长达30年的雇佣兵生涯中,他穿梭于非洲各个战区,频繁参与军事行动。对他来说,发动政变易如反掌,政权更迭如同家常便饭。他就是臭名昭著的法国职业雇佣兵鲍勃·德纳得。 德纳得和情报机构联系密切,间谍们不便出面采取的行动,他们就求助德纳得和他的雇佣兵。虽

世界最著名雇佣兵:一辈子都在搞政变(图)

德纳得在巴黎郊区一幢别墅里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

他被称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雇佣兵,军事冒险家,同时也是多次政变的幕后操盘手。在长达30年的雇佣兵生涯中,他穿梭于非洲各个战区,频繁参与军事行动。对他来说,发动政变易如反掌,政权更迭如同家常便饭。他就是臭名昭著的法国职业雇佣兵鲍勃·德纳得。

德纳得和情报机构联系密切,间谍们不便出面采取的行动,他们就求助德纳得和他的雇佣兵。虽然多次被捕入狱,甚至涉嫌刺杀科摩罗总统,但他最终总能逢凶化吉,即使被判入狱也是缓期执行。

由于被指控策划了1995年科摩罗的政变,6月20日,巴黎一家刑事法庭作出判决,认定现年77岁的鲍勃·德纳得和其他26名被判有罪,入狱5年,但缓期执行。如今,德纳得在巴黎郊区一幢别墅里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他说,他不想揭发任何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法国。

情报部门外的间谍

1929年4月,鲍勃·德纳得出生在法国西南部盛产葡萄酒的城市波尔多,他的真名叫吉尔伯特·波尔吉奥德。父亲是一名下士军官,叔叔是一名海员。

德纳得从小就幻想冒险的生活。有一天,父亲对他说:“既然你经常扮演小兵,长大了就干脆当兵吧!”德纳得后来果真如愿成为一名法军士兵,从而开始了他的军事冒险家生涯。

1948年,德纳得志愿报名到越南参战。有一天早晨,德纳得从军事基地出发去搭救遭遇埋伏的一支小部队,途中汽车触地雷,好几个人丧命。德纳得被深度烧伤,勉强活了下来。后来,他爱上一位越南姑娘,并与她生了一个儿子。

1952年,德纳得来到当时还是法国属地的摩洛哥,成了一名专门对付恐怖活动的警察。

一个偶然的机会决定了德纳得的命运。1960年,在一家咖啡馆的卫生间里,他在地上捡到一张报纸,有一篇文章叙述了白人雇佣兵在比利时前殖民地刚果的传奇经历。他顿觉眼前豁然开朗,这不正是他从小向往的生活吗?

1963年8月,德纳得开始在也门当雇佣兵,并同保皇党一起参加反对埃及的游击战。但一些在非洲当雇佣军的朋友希望他也能到非洲去。1964年,德纳得买了一张单程机票飞往扎伊尔(注:如今的刚果(金)),并在当地参加了解救人质的行动。

多次策动政变

然而,德纳得认为科摩罗才是他的“希望之乡”。1975年,他首次参加了科摩罗的政变。1976年,他还参加过安哥拉内战,1977年在贝宁发动未遂政变,1978年在科摩罗发动新的政变,1982年在乍得参加军事行动。

1993年1月,德纳得回到法国,在戴高乐机场被逮捕,他因策划贝宁政变被判处5年徒刑,缓期执行。1995年,他应科摩罗朋友的请求,在挪威购买了一艘橡皮船,招募了30名雇佣兵,9月27日夜里悄悄返回科摩罗,又发动一次推翻乔哈尔总统的政变。

不牵连法国政府

德纳得曾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说,他从来都没有被法国情报部门招募过,但他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与情报部门保持来往,法国多个情报部门都有他的朋友,他在科摩罗期间,一切对法国有用的信息都交给法国情报部门常驻莫罗尼的一名军官。

德纳得到达扎伊尔后,他一直与法国情报部门保持密切联系。他的收音机同时又是收发报机,拥有自己的电码系统和发报时刻表。德纳得经常使用化名,他口袋里总是装着多本假护照。此外,他在非洲的行动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要使法国政府牵连进去。

曾经担任法国国外情报和反间谍局头目的米歇尔·鲁森说,德纳得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他每次都很好地完成任务”。他说,法国情报机构不便出面采取的行动,他们就求助德纳得和他的雇佣兵。尽管德纳得没有从法国方面直接领取过薪金,但他的活动经费都由法国通过迂回的办法供给,他所需要的武器装备及后勤物资也都是法国提供的。

法庭把矛头指向希拉克

在这次审判中,法庭也把矛头指向了当时刚出任法国总统的希拉克,认为法国情报部门至少默认德纳得发动政变。这也正是法庭判决德纳得5年刑期缓期执行的重要原因。

法庭认为,德纳得在科摩罗的政变行动得到了希拉克政府的支持。“很明显,对于德纳得发动的政变,无论其策划过程还是行动细节,法国情报部门都一清二楚。”法庭称:“同样显而易见的是,法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一政变,他们希望借机达到某种目的。因此,这意味着其政治领导人希望发生这样一种政变。”

1995年9月27日,德纳得的策动政变生涯走到了顶峰。在德纳得的指挥下,30名雇佣兵乘坐小型橡皮艇在非洲印度洋岛国科摩罗登陆,随即发动军事政变,囚禁了当时的科摩罗总统乔哈尔。

一周后,希拉克派遣的600人法军部队抵达科摩罗。虽然政变被平息,局势暂时稳定下来,但乔哈尔的总统大权并没有恢复。他获释后被送往法国海外省留尼旺岛治病,也就意味着被驱逐出权力中心。因此有分析人士称,希拉克乐于看到乔哈尔被赶下台,德纳得发动政变正是希拉克所期待的。

随后,德纳得被驻守在科摩罗的法国军队逮捕,数天后被送往法国关押。

在为期三周的审判中,患有阿兹海默症的德纳得只是在第一天出现在法庭被告席上。德纳得坚持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他的辩护律师称,德纳得的政变都处在法国政治家的控制下,同时也成为法国干预他国内政的最好手段。

“在科摩罗谁上谁下他说了算”

科摩罗是印度洋上一个多山的群岛,位于非洲东侧莫桑比克海峡北端入口处,东,西距马达加斯加和莫桑比克各约500公里。由大科摩罗、昂儒昂、莫埃利和马约特四个主岛和一些小岛组成,1997年5月,这四个主岛分别改名为恩贾济贾(Njazidja),恩兹瓦尼(Nzwani),姆瓦里(Mwali)和马霍雷(Mahore)。科摩罗群岛的各个岛屿上大部分为山地,地势崎岖,广布森林。

最早来到科摩罗是腓尼基人,后来阿拉伯人从海湾地区来到科摩罗,16世纪初叶,葡萄牙人、法国人和英国人先后来到科摩罗。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阿拉伯的影响超过欧洲人的影响。16世纪马尔加什人控制了科摩罗,1843年马约特岛的马尔加什统治者把该岛割让给法国。1865年,莫埃利岛的马尔加什统治者与法国订立了友好条约。1886年法国将昂儒昂岛,大科摩罗岛和莫埃利岛变为法国的保护地,1912年又将这些岛屿交给法国统治的马达加斯加管理。1947年,科摩罗群岛成为法国“海外领地”,在法国国民议会有科摩罗代表。

科摩罗的首都是莫罗尼,由于土地稀少、自然资源缺乏以及人口过多,这个国家面临着巨大的困难。科摩罗全国的公路总长只有750公里,而其中的540公里是沙砾路段;工业基本上不存在,包括渔业、捕猎业和林业在内,农业也只是有一点微薄的基础而已,国家经济完全依靠外国贷款。科摩罗全国人口约为55万,包括非洲人、阿拉伯人、马来人和印度人,法语和阿拉伯语是该国的官方语言。

1975年,科摩罗从法国独立出来,从此以后,这个印度洋岛国就陷入了长达十九年连续不断的政变噩梦中。

科摩罗第一任总统是艾哈迈德.阿卜杜拉.阿贝德尔曼,在他的领导下,科摩罗于1975年11月12日加入联合国。而几乎在同时,内部政治纠纷开始凸显出来:一个自称为“联合国家阵线”的组织宣布反对阿贝德尔曼总统的政权。1975年8月3日,阿里.索伊里发动政变废黜了阿贝德尔曼总统,但实际上,这次政变幕后的策划者是外号“雇佣军之王”的法国雇佣兵鲍伯?德纳尔,他此前在加丹加雇佣军中也是一个狠角色。1976年1月2日,阿里.索伊里被推举为政府首脑,在“国家革命委员会”和“革命青年人”两个组织的帮助下,索伊里开始工作,他希望在一个尽量短的时间内将科摩罗从殖民地转变为激进的社会主义国家。就象一个真正的“革命家”一样,索伊里和他的伙伴们将旧政府的一切都砸个粉碎,同时,他还组织了一次对马约特岛的入侵。索伊里搞到了两架“科摩罗航空”的DC-4运输机,他和追随者们乘坐其中的一架,而另一架则载满了武器弹药,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当他搭乘的那一架DC-4刚在马约特岛降落,当地人就封锁了机场跑道,运载武器的第二架DC-4因此也就无法降落。结果可想而知,索伊里对马约特岛的入侵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1978年5月,德纳尔又回到了科摩罗,他率领一群白人雇佣军在伊桑达镇附近的沙滩上登陆。这些训练有素的雇佣军迅速地向莫罗尼展开,保卫了总统宫和陆军司令部,将索伊里软禁在家中。几天之后,在一次假装的“营救行动中”,索伊里被枪决处死。

索伊里死了,流亡的阿贝德尔曼总统因此被从法国召回,重新担任科摩罗的总统。在罗得西亚的资助下,德纳尔的雇佣军的身份转变为“常驻卫队”,也就成为了科摩罗官方的武装力量。从1980年起,南非逐渐地接管了对“常驻卫队”的资助和训练工作,而鲍伯.德纳尔仍然担任着这支雇佣军部队的领导工作,直到他任命自己的副手多米尼克.马拉克利诺(化名是“马奎斯司令”)当新一届的指挥官为止,德纳尔则宣布退休——当然这只是表面姿态而已。

在熬过了四次政变阴谋以后,阿贝德尔曼总统于1978年宣布科摩罗为***联邦共和国,并在总统的位置上又待了十年之久。他的靠山?当然还是鲍伯.德纳尔,“雇佣军之王”甚至改信了***教,不但起了个***教名字“赛义德.穆沙法.马吉布”,还娶了两位当地的美女为妻。

1989年,南非政府最终下定了决心:德纳尔必须得离开科摩罗。可以想象,比勒陀利亚的官方通牒被科摩罗和德纳尔拒绝,而结果就是南非提供给“常驻卫队”的预算立刻被减少了50%。德纳尔当然不是好惹的,他立即驱逐了他的军队中南非国防军的代表。几天以后,阿贝德尔曼总统迎来了第五次政变,这一次好运气象前四次那样伴随着他,阿贝德尔曼总统于1989年11月27日被暗杀,嫌疑犯来自科摩罗政府军。德纳尔立即解散了科摩罗政府军,并逮捕了其主要军官。

这一次法国政府出面了,很多艘法国军舰集中到科摩罗附近,然后法国人命令德纳尔立即离开这个岛国。“雇佣军之王”干脆地拒绝了最后通牒,同时他下令备战,“常驻卫队”在岛上的各个战略要点展开部署,特别是首都莫罗尼,更是重兵云集。

然而雇佣军是无法与法国政府对抗的,法国在遭到拒绝后立即开始入侵行动。他们首先占领了机场,接着用直升机运来空降兵,然后向首都莫罗尼和城外“常驻卫队”的营地挺进。到了这个地步,德纳尔不得不低头认输,经过谈判,法国政府允许德纳尔可以不用正式投降,但是必须带着他的军官们立即离开。于是德纳尔和他的军官团全都身着制服,且全副武装地乘坐一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离开科摩罗飞往南非,同时法国军官接管了“常驻卫队”的指挥权。

在德纳尔离开之后,赛义德.穆罕默德.乔哈尔成为过渡时期的总统,并在接下来的多党选举中获胜。在他的总统任期内,乔哈尔总统成功地躲过了一次弹劾(在1991年)和几次不成功的政变图谋,这其中最危险的一次政变图谋发生在1995年。

“Kaskari”行动

德纳尔又回来了!1995年9月28日清晨,鲍伯.德纳尔带着33雇佣军乘坐“窝路坚号”橡皮船在莫罗尼港登陆,开始了代号为“Kaskari”的行动。他们行动迅速,在科摩罗军队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前就宣布废除了科摩罗政府。

重新掌权之后, 为了准备应付预料之中的来自法国的反击,德纳尔做了大量的工作。他立即着手创建一个新的平民政府,而更重要的是,他又重新组建了“常驻卫队”。新“常驻卫队”的核心骨干还是老卫队的成员,德纳尔亲自负责对他们进行训练。德纳尔为这支新卫队配备了重机枪作为主战武器,并且把他们部署到了岛上的重要战略地点,鉴于上次的教训,这一次的防御重点是岛上的两个机场——哈哈亚机场和伊科尼机场。

对于德纳尔的入侵,法国人事先多多少少是知情的,他们也就此警告过德纳尔不要这么做,但是警告显然没起到任何作用。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严厉地谴责了这次事变,同时要求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立即行动起来制定计划,“重新夺回”科摩罗群岛。于是法国的战争机器立即动员起来,相关的情报被收集汇总,法军特别行动指挥部也处于戒备状态。法国海军的一艘护卫舰和两艘巡逻艇搭载着约200名特种部队士兵部署到附近的印度洋上,而另一支特种部队也乘坐SA.330“美洲豹”直升机迅速抵达了该地区;稍晚一些抵达的还有约400名法军海军陆战队士兵,这些部队集结起来,准备对科摩罗群岛发起反攻。

最终,法国人在群岛周围部署了超过600人的部队,准备对付岛上的33名雇佣军以及300多名持不同政见者。10月3日,尽管德纳尔组织了一个平民政府,但法国政府还是决定正式为军事干涉开绿灯,这次行动的代号是“杜鹃花”。

“杜鹃花”行动

法国的反攻开始于10月3日晚上23点左右,法军休伯特潜水作战部队首先对两个机场附近的海滩进行了侦查。接下来,大约在10月4日2点30分左右,三架运载法军1er RPIMa/13e RDP伞兵突击队的“美洲豹”直升机在哈哈亚机场降落。开始时,法国伞兵遭到了数量不多的重机枪的“欢迎”,但是很快,凭借着夜色的掩护,装备了精良夜视仪的法国伞兵就肃清了机场和周边地区,并且俘虏了20名“常驻卫队”成员。

凌晨3点左右,休伯特潜水作战部队也成功地夺取了伊科尼机场,接着,后续的5e RIAOM、2e RAMa和2e RPIMa三支法军伞兵部队乘坐C.160抵达并开始接管两个机场。同一时刻,15 GIGN开始向位于莫罗尼的法国驻科摩罗大使馆进发,而休伯特潜水作战部队的另一支分队则负责袭击并夺取“窝路坚号”橡皮船,德纳尔和他的属下们就是坐着这艘船对科摩罗进行突袭的。

主要的攻击行动于拂晓展开,五点左右,两架C.160将声名显赫的法军外籍军团运到了哈哈亚机场,三十分钟以后, 2ea RIAOM的海军陆战队和2e RAMa的炮兵部队与外籍军团会合。5:50,法军在机场周围建立“安全区”,满载给养的运输机随后到达,而此时法军主力开始向着莫罗尼进发。

6:30左右,法军抵达“坎达尼”军营,包围了德纳尔和他的雇佣军。当发现法军开始着手夺回科摩罗以后,德纳尔立即命令手下的雇佣军们“不得战斗”,因为形势至为明显,即便对抗,也根本没有分毫赢的可能。这样,法军基本没有遇到抵抗,法国人周密的准备和策划避免了大规模的流血。虽然没有抵抗,但是法军的海军陆战队、伞兵部队和特种部队密切合作,保证了在仅仅48小时内便将三个岛屿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在行动中,GIGN和休伯特潜水作战部队作为先头突击部队,负责清除潜在危险的建筑物目标,而海军陆战队和伞兵部队则作为后续部队,负责占领、巩固和保卫重要设施的任务。

对于“杜鹃花”行动来说,成功的关键在于及时的展开和部署部队,在短短的七天时间里,法军调集了飞机、装备,并且选拔了1000名士兵,他们的准备工作可称为典范。

德纳得没有选择反抗而是和他的雇佣兵集团束手就擒了,曾担任过法国国外情报和反间谍局头目的米歇尔·鲁森说,德纳得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他每次都很好地完成任务”。他说,法国情报机构不便出面采取的行动,他们就求助德纳得和他的雇佣兵。尽管德纳得没有从法国方面直接领取过薪金,但他的活动经费都由法国通过迂回的办法供给,他所需要的武器装备及后勤物资也都是法国提供的。

现在,德纳得已年逾七旬,在巴黎郊区一幢别墅里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他说,他不想揭发任何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法国。他相信,若是父亲在世,也一定会为他感到自豪,2006年虽然法国判处他5年监禁但缓期执行。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