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一卷 隔岸观火 第六十九章 血染响马寨

血奔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刘丰带人来到街里。发现邢武家着了火。黑夜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老远就能听到噼里啪啦竹子的爆炸声。街坊邻居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忙着救火。战士们立刻投入到救火的行动。“钟美!钟美!钟美和两个孩子还在里面!”有人叫道。 郭川奋不顾身地冲进火海里。浓烟刺得他两眼流泪难以睁开。烈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刘丰带人来到街里。发现邢武家着了火。黑夜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老远就能听到噼里啪啦竹子的爆炸声。街坊邻居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忙着救火。战士们立刻投入到救火的行动。“钟美!钟美!钟美和两个孩子还在里面!”有人叫道。

郭川奋不顾身地冲进火海里。浓烟刺得他两眼流泪难以睁开。烈火在他身边燃烧。郭川只好趴在地上往里爬着前进。“钟美!钟美!”他他圣地喊叫。

此时钟美和两个孩子正躲在院里石榴树下。

“仁他爹!快来救俺!”钟美抱着仁儿和礼儿呼救。

郭川来到他们面前。脱下外衣把两个孩子的头蒙上。蹲下身子说:““快!爬在我的背上!用外衣把头蒙上!”钟美扑在郭川背上。郭川一只胳膊抱一个孩子迅速向院外冲去。“轰隆!”房梁塌落,险些砸在他们身上。熊熊燃烧的火柱拦住了郭川的去路。他们不停地咳嗽。两个孩子已经窒息。郭川也感到眼前冒着金花。怎么办?郭川竭尽全力地向外冲去。他们终于逃出来火海。四个人躺在地上。马新邢文立刻对他们进行抢救。经过人工呼吸四个人终于苏醒过来。

大火终于被扑灭。好端端的邢宅还是面目皆非。钟美哭得死去回来。这时终于带着孩子赶来。蒋英孔妮都上前劝说钟美才稍微平静些。

“看来敌人已经盯上了镇里人的家庭。让嫂子暂时到乡政府住吧?”刘丰对邢文说。

“今天白天我就发现有可疑的乡下人在俺家门前转悠。”钟玉说。

“是的,白天有有两个人来捡药。问他们见啥药,他们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就走了。”钟美说。

“什么样的人?”刘丰问。

“三十多岁的样子。戴着一顶草帽。没有看清面貌。”

“起火前有什么动静吗?”

“我和两个孩子睡去没有多久就听见院里有响动。我刚想起床看个究竟,可后来听到猫叫唤。我以为是猫在院里也就睡着了。当着火把我惊醒以后大火已经封锁了整个院子。”

“他奶奶的!老子要是知道是谁干的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邢武吼道。

“李乡长刚刚走,家里就出了这么多事。这事还是向他回报才对。”小春说。

“不要打扰他在县城里办案的心情。等他回来再说。”刘丰说。“丁尚李木何可陈东你们负责带领同志们尽快把烧毁的房屋盖起来。赵向孟马你们负责加强治安防范。日夜巡逻严密监视敌人的行动!”

“是!”

林奇见矮子丢下礼物出了寨慌忙来到地下室禀报林之东。林之东在地下室来回踱步。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对付李刚,更想不出如何对付北霸天。他知道,北霸天只要有是他想要的东西不到手是不会罢休的。再说吴昊已死,女儿林香嫁给祁家少爷也不委屈。无论咋说,祁家要比吴家势力大。不过他想不明白,祁家就一个公子在家,那林吴两家小姐同时嫁过去又是......,他想不明白。哦!对了!祁文汉不还有一个侄子吗?难道祁文汉要林香嫁给他侄子?......那也中!这世道,还是把女儿嫁出去了却一块心病吧!那去祁家寨拜帅的事就更应该去了。想到这里他对林奇说:“林奇呀!你准备一下,林香的婚礼嫁妆,有你出面办这个事,我还要呆几天看看风声如何,如李刚对我没有歹意我再露面。”

“知道了叔叔!”

再说矮子把去林家寨的情况回去如实告诉了北霸天。北霸天得意地捋着山羊胡子笑着说:“看来林家寨是一蹶不振喽!姓林的还有吴灵各还想和我斗!哼!两家的小姐就要成为.......哈哈哈哈!!!”北霸天笑得是那样开心。

第二天祁家寨大厅里,北霸天正在听蔡好祁占利的回报。

“好!干的好!今后吴梅就用这样的法子和他们干!娘的!站谁也别想过安生日子!”北霸天听说把邢文的宅院给放火烧了眼里冒着凶光站起来说。

“祁爷,钟家二位女人可漂亮啦!”矮子说。

“有两个孩子了还有多漂亮?”

“常言道黄花闺女没有骚妇俏。别看都有俩孩子了。那媚劲让人心动!”

“是你小子看上了吧?”

“矮子哪敢和祁爷争风吃醋?你看?”

“中啊!找个机会把她弄来让老子消消魂?”

“知道啦!”

这时祁占胜进来。“爹,林家寨二公子林奇来了,你见他吗?”

“让他进来!”

林奇来到北霸天面前。北霸天躺在太师椅之里问道:“林奇啊!林香的事确定啦?”

“祁爷,确定啦,只是……”

“只是啥?”

“我就林爷说要你再给点武器。”

“啥武器?”

“机枪两挺。步枪二十支!”林奇望着北霸天试探着说。

“林奇!告诉你家林爷!老子没有!林香必须在初六按时嫁过来!你林家寨目前和吴家寨比咋样?吴家连聘礼还没有要呢!林家寨能比吴家寨强到哪里去?”北霸天鄙夷的望着林奇问。

“还有,你家老爷现在何处?”北霸天接着问。

“不知道。”

“那要聘礼的是不是他要的?是你小子加的码吧!回去告诉你家林爷,本月十六一定来祁家寨拜帅!”

“是!”

林奇怏怏不快地离开了祁家寨。

东霸天为了稳住北霸天就派吴灵加去了祁家寨。吴灵加见到北霸天把吴灵各的书信交给他。北霸天打开书信。

“二弟文汉亲翁。邢地送来贤弟之意。愚兄完全接受。本月初六小女吴梅等待令公子前来迎亲。本月十六吴某要亲自去祁家寨拜帅!以表祝贺!”

“哈!哈!哈!祁某就要独霸防胡镇啦!”

县政府里于书记正在开会研究布置兵力。“根据李刚的意思我们要有两手准备。王排长天黑以后带领县大队一个排进入城北埋伏地。李科长带领一个排前往濮公山响马寨。在郝老大下山以后抄他的老窝!救出被郝老大抢去的姑娘!”

“是!”

濮公山响马寨郝老大留下十几个人看寨子。还特别安排手下一定看好他抢来的压寨夫人。于是带着几十个人在夜幕的掩护下向山下摸去。李刚跟在郝老大身边。他每走一段路程就用脚把路边的灌木丛踩倒一棵。李刚后悔没有交代李科长让于书记来个“上房抽梯”他想,于书记一定会想到这一点。郝老大他们很快来到城南。躲在暗处向观察。只见县政府门前站了好多岗哨。郝老大把手一招示意手下人靠前看看。一个家伙幽灵般地向县政府门前靠去。

“林木兄弟,他们是不是已经接到货了?”

郝老大问身边的李刚。

“不会!这些人都好像是在等货。”

“同志们!马上货就到了!他家注意警戒!”县政府门前的岗哨大声说。这话被郝老大的手下听得一清二楚。于是他立刻回来报告。“老大,他们正在准备接货呢。”

“我们赶快赶到城北才对。”李刚说。

“兄弟们,城北!”郝老大把枪一挥带着人穿过一条小巷来到城北一个丘陵地带。郝老大十分狡猾。他躲在暗处仔细观察。见周围没有动静就来到马路上。这时他看到从北面来了一队人。高兴地说:“准备好!来了!”土匪一个个刚准备躲在路边草丛里。

“林木!”郝老大发现不见了李刚。

“呯!”躲在暗处的李刚一枪把郝老大的脑袋打开了花。

“打!”王排长一声令下。战士们几十条枪一起向土匪开火。

“郝老大已经被枪决!你们赶快投降吧!”李刚喊道。剩下的土匪纷纷举起手来。王排长带人冲下来。缴获了他们的武器。

“李排长!李科长带人去了濮公山。”王排长说。

“火速增援濮公山!林崽!现在是你立功的时候了。请你前面带路!”李刚略加思考马上命令。

“是!”

战士们马不停地向濮公山奔去。

李科长带着十几个战士已经进入濮公山深处。但是他们不知道响马寨的具体位置。急得李科长团团转。突然,他发现李刚踩倒的灌木丛。“同志们,你们看!这就是李排长下山时给我们留下去响马寨的暗号。沿着标记火速前进。”‘同志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响马寨走去。

“李科长!你听!”一个战士叫道。

“哈!哈!哈!老大不在家。我们喝个痛快!”响马寨里传出了土匪们的猜拳行令的叫声。大家向寨子靠近。突然一个战士被灌木丛绊倒。

“谁!”放哨地土匪大声问。紧接着听见“哗啦!哗啦”的枪栓声。

“自己人!”李科长大声说。

“呯!”土匪开了枪。原来李科长不是当地人。土匪听到口音后感到不对头就开了枪。枪声划破濮公山的夜空。洞里的土匪立刻拿起武器奔出来。他们借助有利地形拼命向李科长他们扫射。一时间李科长进退两难。只好趴在地上还击。

“扔手榴弹!”李科长命令。于是战士们奋力向敌人投掷手榴弹。但是距离太远。根本炸不到土匪。

“掩护我!”一个战士跃身向敌人阵地冲去。不多远就中弹倒下。这位战士刚倒下又有一位战士冲了上去。又倒下。

“不要再上啦!”立刻在叫道。吃屎的李刚已经担任赶来。

“怎么样李科长?”

“敌人的火力太猛啊!”

“林崽?还有通往寨子的道路吗?”李刚问。

“有!山后有一条小道。”

“带我们去!”林崽很快带李刚和同志们来到山后。正面李科长还在不停地和土匪轮番地射击。土匪就在李刚的脚下。战士们一阵狂扫。土匪纷纷退进洞里。李科长乘机冲了上去。可是敌人借助狭窄的洞口架上机枪想冲来的战士们不停地扫射。进攻再一次受阻。李刚只好让林崽喊话。

“兄弟们,郝老大已经死啦!我们投下吧!解放军说了,只要投降一律不问罪!”林崽的喊声使双方的枪声停了下来。

“乡亲们!你们不要妄想郝老大在会给你们什么好处。他在城北已经毙命!快投降吧!”李刚喊道。

“兄弟?好像白天那个来寨子里的林木!”

“兄弟,郝老大已经死啦,我们没有必要在为他卖命!”几个土匪说道。

“你他娘的不想活啦?这是解放军的阴谋!等老大回来非剥你不可!打!谁装孬熊老子要他的狗命!”好老大的胞弟郝散骂道。

“叭!”一个土匪举枪把郝散打倒在地。另一个土匪上前又给他补一枪。郝散瞪着双眼说不再动弹。

“解放军听着!我们把郝老二打死啦!你们进寨吧!”一个土匪叫道。

“在你们寨前点上火把!把所有的武器放在洞外。你们都站在洞门口!”李刚明说。

不一会,响马寨门前光亮一片。李刚李科长带人走了过去。

“郝老大抢来的那个姑娘现在何处?”

“在郝老大的卧室里。”

“林崽带我进去!”

“李排长……”李科长害怕李刚有什么闪失。

“不要紧!走!”李刚说罢跟着林崽向洞里走去。

那姑娘被绑在石洞里郝老大的石椅子上。李刚上前给她松了绑。此时姑娘已经不能站立。李刚让林崽背着姑娘走出洞穴。

横行濮公山周围的土匪从此销声匿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