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晨报》头版曾经刊登了一幅大照片,镜头中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在铁栏栅内拥挤着排队。同事将尾部的说明折了,让我等猜一猜这般盛况为的啥?

因为临近世博会结束之时,众人自然想到了参观世博会赶末班车的情景,同事摇头;继而猜亚云会购票热潮,同事仍摇头;再猜国庆长假旅游景点的火爆,再猜春节前归心似箭的游子在火车站购票的场面…..都不是。谜底揭开了:南方某市领导班子大接访,市民带干粮通宵排队。报纸在后面的整版作了详细报道。该市开展的领导公开接访活动由四套班长21名领导集体到场,设立11个分会场。照片镜头是主会场的排队场景。因为主要领导集中在主会场,造成大批市民前一天就争相排队,他们指名要见书记、市长,不少人用报纸、纸盒打地铺通宵等候,有的甚至排到时已苦等了20个小时。面对记者的询问,他们坦言“捱一个通宵没关系,最紧要的是能见到大领导,解决问题。”

笔者看完报道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运转正常、法规健全的城市,出现如此排队上访的“盛况”是正常的吗?这些通宵排队上访的市民,来这之前不知跑了多少次“有关部门”,不知被踢了多少回“皮球”,甚至不知掉了多少眼泪,原本“有关部门”能解决的但就是解决不了,无奈之下抓住了能够见到“大领导”的机会,彻夜等候,甚至20 个小时也在所不惜。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大领导”过问了就好办,“大领导”批示了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不明白的是,“大领导”能解决的,职能部门为什么就不能解决?他们在干什么?如若制度缺乏可以建立制度,规则不全可以健全规则,操作细则不完善可以给予完善,需要多部门联手协调的也应有协调机制。总之,按制度办本不需“大领导”劳心费神,何以“大领导”成了万能之星?他们的辛苦程度让人不可思议,以其中的一个主要领导为例:“整整6个小时没有吃饭,只上过一趟厕所,喝掉了4瓶矿泉水,座位底下收到整整4大箱申诉材料”。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解决问题的,无非是请有关部门重点关注,落实政策,要有反馈和报告;再就是破规则,开口子,或特事特办,或急事急办。倘若是前者,“有关部门”迫于领导批示,不敢怠慢;而后者就纯粹是“长官意志”了。这种状况造成的后果是,破坏规则,削弱制度,突出领导意志,强化个人作用,造成群众对制度的淡漠和藐视,有了事情就要找领导,并且要“大领导”。某地不是发生了一起某法官披袍戴帽进京上访吗?这是很有讽刺意味的,从中反映出的现象发人深思。此外老百姓能够有机会面见“大领导”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没有这样的机会,对他们而言显然又是另一种不公。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明明这是一种不正常现象,应作“忧”来反映,而现在则以“喜”来报道了。我不知道该市领导人的心态为何如此之好?假如鄙人处在这样的位置,面对如此场面,会汗颜,会内疚,会反省,甚至坐立不安。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和领导人,能以“改革中的问题和阵痛”来搪塞和自我解嘲吗?如若这种大接访是第一次,倘情有可原,但该市过去也搞过,大张旗鼓、风风光光,然热闹过后一切依旧,个案也许是解决了若干,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问题没有解决,城市运转的链条机制没有从每一个环节上修复和整固,不然今年的接访何以又重复前一次,并且更甚?这样的“转变作风、促进和谐”之举能够经受实践的检验吗?能够真正受到百姓的认可和拥护吗?说到底,其实这类“壮举”只是为了配合某一社会重大事件暂时纾缓矛盾和民怨的一个动作,完全是短期行为,表面文章,与一个日益成熟的现代化都市,一个法制化程度不断提高的社会不相协调,从长远看害莫大焉!

本文内容于 2011/3/13 18:08:36 被德现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