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一节 三十八军万岁!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像这样的趣事,还有很多很多。陪同邓华去38军召开现场会的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曾回忆道: “我返回军隅里后,即将汽车停放在郊外,带着参谋和警卫员徒步到军隅里及以南走了一段。那情景真难以形容,既壮观又惨烈。到处是敌人遗弃的大、中、小汽车,大炮,牵引车,坦克,以及各种轻武器装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像这样的趣事,还有很多很多。陪同邓华去38军召开现场会的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曾回忆道:


“我返回军隅里后,即将汽车停放在郊外,带着参谋和警卫员徒步到军隅里及以南走了一段。那情景真难以形容,既壮观又惨烈。到处是敌人遗弃的大、中、小汽车,大炮,牵引车,坦克,以及各种轻武器装备和吃的罐头、用的行军床、鸭绒被、穿的衣服等遗弃在公路上及两侧的沟里。……各种品种的罐头很多,因都是英文,打扫战场的同志搞不清是什么东西,很多都是先用刺刀挑开,尝尝好吃的就拿走。对鸭绒睡袋也不懂是干什么用的,挑的满地都是鸭毛,以后才弄明白是睡觉用的,还有军用大衣、毛毯等等。”


12月2日,在来自西伯利亚凛冽北风的挟裹下,损失惨重的美2师终于撤回了满目疮痍的汉城。

据“联合国军”自己透露,在这场大战中,美2师逃回清川江以南的兵力仅仅是原编制人员的百分之二十,第9团几乎被全歼,该师丢弃了所有的数百门大炮、上百辆坦克和上千台各种车辆,单兵装备丢失达40%。

美国人后来称清川江以南地区为“印第安人的笞刑场”。凡事追求认真的日本人在战史中居然弄了一幅印第安人的笞刑示意图:两列印第安人挥舞鞭子、棍棒猛打从两列队伍中间穿过的罪人 ——这幅图的确简洁明了地说明了这个师所遭遇到的一切。

美25师和美骑1师也均遭到不同程度的重创,仅被中国军队俘虏的就达三千余人。更让沃克心惊肉跳的是,美军发现还有另外一支中国军队正在迅速插向肃川、顺川,美骑1师正在拼命地阻挡他们的前进!!

这支军队就是担负外层迂回任务的志愿军第42军。如果42军真的插到顺川、肃川的话,那美第8集团军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 ——跳进东中国海冰冷的大海之中!

月黑风高,风声鹤唳,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美军一路逃窜,一路惊慌。12月1日,沃克见前面从三所里、龙源里、松骨峰突围无望,后面又有志愿军大部队紧紧追赶,猛烈突击,使西线“联合国军”处于被分割、包围的混乱状态,为了摆脱被歼灭的命运,美军被迫遗弃了大量辎重、装备,转道安州、肃川方向突围,志愿军各部队徒步追击,随即转入了追歼作战。

40军紧紧尾追敌人,于12月2日占领了安州。

在歼灭了宁远的伪8师后,11月29日,42军125师373团进至新仓里,碰上了装备精良的美骑1师第7团。373团1营首先投入了战斗,其1连1排在排长安炳勋的率领下,连续攻下了三个高地,消灭美军一个排,又击溃一个排。在战斗中,安炳勋左腮被子弹击穿,血流满面,他仍然不下阵地,坚持指挥战斗。战后,安炳勋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2营趁机冲进了新仓里,一通混战,歼敌二百余人。

但是美军凭借强大的火力优势,拼命反击,2营伤亡了三百余人,损失惨重。373团指挥员犹豫了,一个营眼看着就要打光了!他们请示跟进指挥的125师参谋长,是不是先把部队撤下来。参谋长居然说:“你们看着办吧!”于是373团擅自撤出了战斗。真是太荒唐了!

在军指挥所的吴瑞林闻讯后气得一把摔碎了饭碗!

等吴瑞林的命令传达到前沿时,已经晚了 ——骑7团的美国鬼子也不是傻蛋,团长威廉﹒哈里斯上校知道再呆下去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12月1日一大早,就在大批飞机掩护下跑掉了!

由于42军在新仓里受到美骑1师的阻击,而125师、124师指挥员临阵犹豫,攻击决心不坚决,没有按时穿插至顺川、肃川,切断敌人的退路,结果致使美第8集团军大部得以从安州、肃川的唯一一条缝隙中逃回了平壤。

“在战争中只有一个有利的时机,能抓住这个时机者,就是天才。”西方著名军事家、“马背上的世界灵魂”、法国皇帝拿破仑说的。

在第二次战役中,38军因穿插迂回成功而一举成名,奠定了其在中国陆军中龙头老大的地位;而42军则错失了一次历史性的机遇。

但即使如此,美第8集团军也遭到了其有史以来最为沉重的打击,在西线的作战中,仅美军即被俘近三千人,这是朝鲜战争中俘虏美军最多的一次。

如果顺川、肃川及时穿插到位,以志愿军当时的装备和火力,虽不敢妄言说全歼沃克的第8集团军,但美英军的损失将更为惨重则是确定无疑的。

真是太遗憾了!

事后,吴瑞林军长主动承担了责任,要求插到成川。12月5日,42军胜利插到成川,直逼平壤。

至此,志愿军西线各部队经过数日激战,歼灭了韩7师、韩8师、土耳其旅大部,韩6师一部,重创了美骑1师,给美2师、美25师以歼灭性的打击,使敌人胆寒心颤。共计歼敌两万三千余人,俘虏三千余人,缴获与击毁各种炮共五百多门,坦克一百多辆,汽车两千多辆,各种枪五千余支。土耳其旅大部被歼后,土耳其的国民党要求其内阁总辞职。

后来接替麦克阿瑟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微中将在他的回忆录中是这样写的:


“迅猛而突然的打击接踵而来,以至很多美军还未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打垮了。”

“第8集团军已遭到一次沉重的打击。美第2师在清川江一带损失惨重,11月底已宣布失去战斗力,因此撤到了南朝鲜进行整编补充。”


日本东京,第一大厦,美国驻远东军总司令部。

作战室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作战地图,麦克阿瑟正站在挂图前察看 ——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美国军队竟然输了!这怎么可能呢?!要知道,两百年来,美国人根本不知道“失败”二字是怎么写的啊!不是吗?仅仅在几年前,那么疯狂的德军,那么“武士道”的日军不都败在美军手下了吗?可现在呢,美军竟然会输了!而且是输在了美国人从来看不起的“东亚病夫”的手中!这是怎么搞的?!

麦克阿瑟的心中惶乱、迷惑而又不安。

这时,秘书惠特尼向他报告:“第8集团军陷入中共军埋伏,步兵第2师,第25师几乎全部被歼,伤亡很大,现在被堵在龙源里、三所里地区,正向南突围。”

麦克阿瑟:“让骑1师、英29旅加快速度北进,迅速支援他们突围。”

惠特尼:“他们被阻于大同江附近,仅仅前进了数公里,距北面美2师部队相距不到一公里,被中共军割开,不能靠拢。”

麦克阿瑟惊讶地:“什么?相距仅一公里?”

惠特尼困窘地:“是,仅一公里。”

麦克阿瑟气恼地:“笨蛋!什么‘开国元勋师’,给美国丢脸!”

惠特尼:“他们打得很英勇,只是……只是……”

麦克阿瑟:“美2师向南突围成功了没有?”

惠特尼:“他们更惨,据前线报告,他们遭遇强大敌人,死伤惨重,战斗力已经丧失了……”

麦克阿瑟:“目前判断中共军队进入朝鲜战场的有多少部队?”

惠特尼:“至少20万,甚至可能有50万……”

十天之内,美军狼狈溃退了三百多公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称此为“美国历史上路程最远的退却”。几天之前还趾高气扬的麦克阿瑟现在“看见北朝鲜山坡上的狗尾巴草都浑身发抖”,第8集团军一直退到三八线才刹住了脚。12月6日,39军冲进了沦陷四十九天的北朝鲜首都平壤。朝鲜战局被我军彻底扭转!

11月30日晚,是志司总部最紧张的一个晚上。彭德怀已经连续六个昼夜没有合眼了,他面容消瘦,眼睛红肿,嘴唇开裂,整夜不停地起草电报。12月1日,洪学智和邓华去彭德怀办公室研究敌人后撤时我军的行动方案,当他们进去时,只见彭德怀正在看前方报来的战报,一边看一边笑着点头道:“打得好!打得好!”

看见洪学智来了,彭德怀将战报递给了他。洪学智一看,是韩先楚报来的关于38军的战报。洪学智看完又递给了邓华。邓华看后道:“38军到底是主力呀!他们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嘛!”

洪学智接道:“上次战役他们没打好,受到了老总的批评,这次就憋足了劲儿,要打出个样子来。这支部队是老部队,有不服输的作风。”

彭德怀非常兴奋:“不错,是支好部队,要通令嘉奖他们!”

说完他便坐下来,拿起毛笔,亲自起草了给38军的嘉奖令,电文是这样的:


梁、刘转38军全体同志: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至昨(30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


电报后面的署名是“彭邓朴洪韩解杜”。

彭德怀把电报给洪学智和邓华看了,洪、韩都说“可以”。彭德怀把电报稿交给军事秘书杨凤安:“那就拿去发吧。”杨凤安刚要走,彭德怀稍加思索,又让杨凤安把电报稿拿了回来,只见彭德怀在电报稿的最后又加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一行字。

称一个军“万岁”,这在我军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写完后,彭德怀又笑咪咪地问邓华和洪学智:“怎么样?”邓华和洪学智都没有吭声 —— 一则虽说彭总治军赏罚分明,但是在中文里面“万岁”这两个字是至高无上的人物和事物才能使用的专用词汇,是不能随便喊的;另外一层原因是,他们两个原来是十三兵团的领导,38军原来是归他们指挥的,他们得谦虚点儿,自然不好开口,以免有王婆卖瓜 ——自卖自夸之嫌。

彭德怀读懂了两个人的全部心思,见两人不吭声,于是哈哈笑道:“不表态,就是同意了。”随即将电报稿递给参谋人员,大手一挥道:“拿去发了,通报全军,上报军委!”

彭德怀又兴奋地说:“我想呀,入朝以来,38军既有经验又有教训,可以在38军召开一个现场会,让西线的几个军长都去一下,一是对他们的胜利表示祝贺,二是总结一下经验。你们的意见呢?”

邓、洪相视而笑,都说:“同意。”

彭德怀便道:“你们两个同意的话,就通知韩先楚准备一下吧!这个会,我要去参加。”

一听这话,负责彭德怀安全的洪学智着急了,忙说:“老总,你可不能去呀!大榆洞离38军的驻地有二百多公里呢!沿途地上到处是敌人撤退时埋的地雷,天上还有敌机轰炸,很不安全呀,老总是统帅,不能去冒这个风险,还是我代表你去。”

邓华对洪学智说:“你是管司令部的,你还专门负责彭总的安全,你留在这儿陪着彭总,我去!”

三个人争执了半天,最后还是彭德怀拿了个主意:“邓华去吧!”

邓华带着几个人在朦胧的月光下出发了。

38军军部一片忙碌的景象,参谋人员们来回走动着,喊话声、欢笑声、电话声和电台讯号的“滴哒”声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组优美的战地交响曲。

意气风发的梁兴初正在给112师师长杨大易打电话:“杨大易,赶紧把你发的洋财挑些好的给彭总他们送过去!你小子可不要打埋伏呀!让彭总他们也看看,咱们38军到底还是不是主力!”

“那当然,主力就是主力嘛!”杨大易也是得意洋洋。

这时,一个年轻参谋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份电报递到了梁兴初手上。梁兴初浏览着电报,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电文后面的几行字上: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梁兴初顿时呆住了,他那握着话筒的手令人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随后,这个钢铁汉子的眼睛湿润了,两行泪珠缓缓的从他眼眶中悄悄滑落了下来……

“喂!喂!军长,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呀?!……”电话里传来了杨大易诧异的声音……。

邓华到了38军后,各军军长也都到齐了。大家都是老熟人,梁兴初介绍了经验后,大家纷纷向他祝贺,并同他开玩笑,39军军长吴信泉也笑道:“万岁军啊,老梁,祝贺你们当了万岁军呀!……38军不愧是四野的主力军,老大哥军呀。”

梁兴初握着吴信泉的手:“实在不敢当,不敢当。你们军在云山打败了美国王牌军骑1师,今天又收复了平壤,我们应该向你们学习呀……”

在第一次战役结束之后志司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梁兴初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挨了彭总的一顿痛骂后,回到军部闷闷不乐,一言不发,心中思忖着 ——那时候部队刚刚入朝,人生地不熟,很多情况也没有摸准,在熙川是一步没跟上,紧接着球场、军隅里是步步跟不上啊!嗨,真他娘的叫人吃后悔药呀!有的同志还不明就里,问道:“军长,开会回来了,有什么精神,给大家传达传达呀!”梁兴初虎眼一瞪:“传达个毬!”

这次在38军召开现场会,梁兴初高兴了,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哈哈笑着,把缴获的好吃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饼干、糖果、火腿、牛肉、蔬菜、香烟、各种罐头、威士忌酒等等,清一色的美国货,尽情地招待大家。

38军的大起大落,对当时入朝的六个军震动很大。“万岁军”的响亮称号,对以后入朝部队的斗志也起了很大的鼓舞作用。同时,大家也深深感到:彭总治军,赏罚严明,在他的指挥下作战,不能马虎!

从此,“万岁军”的美名传遍了中华大地……

四十多年后,在中国北京中央电视台,两群北京孩子举行猜歌名比赛,当比赛进入白热化状态,双方相持不下时,其中一群孩子突然站了起来,他们齐声高唱:


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

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

平江起义上井冈铁流向北方,

大战平型关敌寇心胆寒;

南征北战艰苦又顽强,

跨过鸭绿江碧血洒邻邦,

血染战旗红威名天下扬!

……

跟着伟大的共产党勇猛地向前进!


他们赢了!

当节目主持人和另一群孩子追问这是首什么战歌时,这群孩子用稚嫩的童声响亮地回答:

“第三十八集团军军歌!”

…………

今天,第38集团军已经是一支彻底实现了装甲化、机械化的合成集团军,这支雄师劲旅终于以其赫赫战功奠定了它在中国陆军中的龙头老大地位……

梁兴初将军在五次战役后,调任第二十兵团代司令员、西海岸防御指挥部副司令员。回国后先后担任海南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九﹒一三”事件后,梁兴初将军因曾是林彪爱将,成都军区又在林家父子的反革命纲领《五七一工程纪要》中被列为“借用力量”,故而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那是一个灰色的、不正常的年代。

1985年10月5日凌晨,一代战将梁兴初将军因心脏病抢救无效,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二岁。

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位民族英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