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2-2初识,暴龙幽灵

云霄孤舟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2话:雍容华贵 1-2-2初识,暴龙幽灵 在卢娜一个巴掌揉三揉的教训兼指导下,张翼轸承受不了肉体上的摧残总算是正经开车、不再把自己驾驶的玩意儿臆想成坦克了,导弹般直扑华贵军校的速度,也终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2话:雍容华贵



1-2-2初识,暴龙幽灵



在卢娜一个巴掌揉三揉的教训兼指导下,张翼轸承受不了肉体上的摧残总算是正经开车、不再把自己驾驶的玩意儿臆想成坦克了,导弹般直扑华贵军校的速度,也终于降了下来。

卢娜擦拭着额间冷汗,抓挠纠结的秀发:一路蛇行闯红灯不计其数、霸占非机动车道N多公里,这些到时候还可以让军方出面帮忙平息,谎称是执行重大任务,可要命的是,在城区主干街道飞翔的运钞车,竟然连人带摩托撞飞一个交警,也不知道那倒霉的家伙挂了没,这要怎么糊弄师父和本地新闻媒体哪?还好现在已经驶出城区,近郊人少车也少的冷清街道,也让这辆疯狂的运钞车,没什么东西可以破坏了。

“好啦好啦,师姐!既撞之,则安之,甭管了……”张霄舟自以为还算是安慰的话,被卢娜劈头盖脸的怒吼打断:“安安安,安你个头!安葬那交警还差不多!”

“你丫当我国政府是安理会么,对什么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徐辰枫语带嘲讽地一笑,他也认为,祸闯大了。

祸首一脸无所谓的继续跑着车,速度平稳,也让仰靠后座的毛宗翰终于得以闭目养神,看二人那份悠然劲儿,似乎刚才什么也发生过。

卢娜只恨万海川不在,否则定要让他给自己来一段心理暗示催眠:刚才一切,都是幻觉。

“话说回来,我们去华贵军校学些什么哪,不会像普通大学那样,还要修高数考英语四六级吧?”辰枫问身旁霄舟,虽然明知他也不甚清楚,不过前排师姐那阴沉的黑脸,实在让自己不敢再和她多言一句……

“四六级?以哥儿几个的水平,正经英国人怕是也扯不赢我们!”霄舟笑道,“不过高数那东西,它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它。”

卢娜在前面听着,心想你们这几个该死的小鬼,也就是扯淡的技术老子天下第一,腾手从文件袋中抽出一张表格,扔给后座仨人,让他们自己去看,闭上嘴。

霄舟接过飘来的纸片,见师姐什么乱七八糟的资料都能从那个纸袋里掏出来,一句:“你是卢娜A梦啊?”

若不是手短了够不着,估计某人又要死上一遭,卢娜用噩梦般的眼神让霄舟迅速失声后,将原本搁放腹前的文件袋直接丢到了一边,见鬼,什么都有他说的……

资料上是华贵军校的专业划分表:

整个军校由四个学院构成,分别是海军学院、陆军学院、空军学院和科技学院。然后,每个学院下属专业学科众多,一目……完全不能了然。不过,醒目的是,每个学院都有一个特别指挥系,海军学院是远洋深海指挥系,陆军学院是国防机动指挥系,空军学院是全球反应指挥系,科技学院则是星级战略指挥系。

这四个系别之所以异常醒目,不是由于名字气魄,而是因为它们都被用红色记号笔勾勒了出来。

没等众人开问为何要特意标记,卢娜先一步说明:“师父下达了明文规定,你们只能在各院指挥系中四选其一,当然,不包括霄舟和辰枫……”

宗翰闻言如美杜莎开眼,翼轸更是一个手滑,车子在路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凭什么啊?!”

正当辰枫和霄舟庆幸自己好运时,卢娜才把后半句话说完:“霄舟和辰枫,没得选,他俩的专业,已经定下了。”

“什么?!”霄舟的呼声,又让车体一震,翼轸和宗翰闻言,收声不再抗议了,反正有人比自己倒霉,那就行。倒是辰枫保持向来的淡定,现在他只关心,自己定下的是哪一个科系。

“你猜猜看?”卢娜对辰枫的询问,只是回以意味深长的一瞥一笑,想他应该知道。

“我应该被要求进入全球反应指挥系。”辰枫当然已经明白,“不过,霄舟会被塞到哪儿去,就要看另一个人,她是做什么的了。”

卢娜一记清脆响指:“真聪明。”

霄舟还是一头雾水。

车厢里安静下来,都在等卢娜道出事情始末。

“霄舟,知道宁雪在‘德旅’的情况吗?”卢娜突然提及的美丽姓名,让从头到尾就没正经过的霄舟瞬间收敛了混球作风,蓦然一愣后,表情严肃中却也满怀期待:“不……不怎么清楚。”

见霄舟一副洗耳恭听状,卢娜顿时后悔,没早点把这个可以让他立马安静的话题抬出来,连累自己耳膜于路饱受霄舟鬼扯的摧残:“她和罗尔菲斯,都是‘德旅’有军衔级数的星骑教官、属于E联官方正式军教。所以,你被安排进入星级战略指挥系,有异议么?”

“没有。”霄舟的回答甚至没有经过大脑,异常果决,因为问题的关键,已经不在自己即将进入哪个学院深造了,“师姐……你的意思是说,我能在华贵军校,再见到她?”

卢娜耸耸肩:“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世界这么小,谁知道呢?”

这句话,等于没有回答,也等于回答了,就看霄舟怎么想怎么理解。也不知这是师父引诱自己乖乖服从安排的诡计,还是确有其事?霄舟转念寻思,霎时明白了,辰枫之所以会被安排到空军学院,不仅仅是源自平日里他对空战的兴趣和研究,也应该是因为曾与那只克里姆林航空旅常年烂醉的老鹰——兰格洛夫上校,结下了难得的渊源。辰枫向来听话,师父叫他往东他不会往西,最多就是东也不去西也不走,没必要连他一起诓骗吧?想到这儿,霄舟感觉到:这事儿,八成,靠谱。听师姐说,华贵军校,是我国为数不多的上流军事院校之一,更因校内首开星际理论的相关学科,让其倍受国内军方的重视与关注,加上师父身为中国第一陆军上将的关系,这可以说是师父一手创建的高等军事学府,在未来几年,必将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高级军校!看来,“华贵”这个名儿,除了字面上可以理解为中华富贵的含义,也因其校长正是师母大人——雍容。

雍容华贵。多么具有高雅气质的名字哪……战争,或许也是一门艺术,而战场,正是完美展现这种钢铁与鲜血的艺术的舞台,为了踏上未来战场这个历史必将塑造的舞台,中华的军事学子,会让所有的对手,领悟战争的艺术——雍容华贵。

此刻,脑海中更浮现出她的身影,天使的容颜、天籁的声音,在自己心目中,那最高雅的气质。我答应过你,平安回到中国,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你也对我说过,会来中国找我,相信,你不会食言。

想着想着,霄舟嘴角旁若无人的欣慰笑容,让身边辰枫很不习惯,抬手就是一巴掌煽在脑袋上:“想嘛呢?你丫的!”

“呃……我只是在想,我们上次的任务,原来还有后遗症。”谁都知道霄舟在掩饰,不过,这句话却说到点子上了。

卢娜话中有话地发起感慨:“你们在切尔诺贝利的行动,改变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在师父预料之中的,也有在所有人估计之外的……”

到此为止,不再往下说了,任凭四人纷纷问道究竟是什么,卢娜就是一副我也不知的表情。有些事情,还不到告诉他们的时候,就像自己在上帝工厂,化身库德里亚什一般,虚幻的真实。

“得得得!不说拉倒!免得曝光你和罗尔菲斯那段‘感人’的同性恋让他们知道,俄罗斯人妖!”霄舟不满卢娜打死不说的觉悟,道出这句超级杀伤力的报点,什么不让人知道?分明就是要兄弟几个赶紧开口来问!

这并非威胁,纯属是泄愤,然也是找死。因为,此言一出,卢娜根本没有要交“封口费”举手投降的意思,反而回想起在上帝工厂直想将霄舟当场掐死的那笔旧账,火就不打一处来!

一辆诡异的运钞车,在路面上下翻腾跳跃,路人不禁要问:是什么如此劲爆?答案不是有人劫车,而是从前排座位跳进后面车厢的“月亮女神”,她在为这个和谐的社会、“和平”的世界,惩奸除恶……

众人只能压抑住强烈的好奇心,想八卦却不敢开口,谁也不愿死得霄舟一般惨烈。

翼轸接过宗翰递来的那张表单,埋头细看间自言自语道:“装甲作战应该属于陆军学院的教程范围吧?那我就进国防机动指挥系。”宗翰也已经做出决定:“远洋深海指挥,看来逃不出会涉猎到我国引以为傲的核潜艇项目了,深渊、潜伏,一击必中、一击必杀!就选这个,符合我的天性。”

“哟,那我们岂不是一人一个学院,星空海陆都全活了?”辰枫觉得这样也不错,修一己之长,分工明确,各司其所。

“靠!‘星’的那个马上就要翘辫子啦!”卢娜美腿膝下快被抵死的霄舟伸手向辰枫求救,可那淡定哥装眼瞎,霄舟只能赶紧把卢娜的注意力给转到翼轸那儿去:“喂喂喂!师姐,那家伙在看资料没看路啊!连方向盘都没拿!”

卢娜半信半疑地回头一看,居然是真的:“Oh,shit!”

翼轸闻言,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开车呢!油门踩得死死的,可方向盘却不在手上……刚抬起头,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玻璃前方路面上“砰”的一下消失了!后视镜中,一架重型拉力摩托正在地上打转儿,星火四溅,顺带还甩出俩人来……

“哪儿来这么多‘敞篷车’啊!”翼轸不顾卢娜叫他停车的喝令,卯足了劲儿就跑,逃逸一次就无所谓再来一次。

不过,似乎这次,翼轸撞倒了不好惹的家伙。

霄舟探头出窗,本想看看挨撞的两个人还爬得起来不,谁想那架巨型机车早被怪力的车主一把提起,重新驶回路面,司机将头盔摘下砸落身后,载着一人,两脚一蹬,便挂挡朝这边疾速猛追!

“翼轸,后面有尾巴。”霄舟观察完毕,把头收进车厢,“来找你麻烦了。”

翼轸听后反而松了口气儿:“没死就好,我打发他们滚蛋。”

霄舟无所谓地笑笑:“连运钞车都敢追,我看他们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往后一公里,只见一辆冒着黑烟的拉力摩托死命狂追前方狂奔中的运钞车,行人指着马路惊呼之余,纷纷拿出手机拨打110报警。卢娜望见已经没辙到想哭,这都些什么事儿啊……

虽说翼轸的车速快似飞弹,可始终是先天机能不足,逐渐被后来机车迎头赶上。摩托轻松倾斜车体,向外车道一转一绕,抄到前车驾驶室旁,也让后车厢中的霄舟等人,看清楚了这辆亡命俩轮车上青年司机的尊容:短发长脸,鼻梁高挺,白净却又结实的面廓,细眉阔眼之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狂风扑面,cool!不过,霄舟怎么又感觉,完全是一副新世纪斯文土匪的模样呢?而他后面搭载那人,戴着安全帽,看不见相貌。

翼轸瞥眼车旁,金丝眼镜的司机正朝这边竖起食指,然后使劲戳指地面,意思很明白:你,停车,下来!

这个时候,卢娜又不希望翼轸把车停下了,否则必将赠拳与人。不过,见寻仇司机那挑衅的手势后,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以FriE人如代号的招牌脾气……

俩后轮腾空的撞墙式停车!只能这么去形容运钞车的运行轨迹,尖锐刹车噪音划过后,路面留下两道暴戾的车辙痕迹,尔后传来车厢里一阵哀嚎怒骂:“嗷!我CAO,不要突然急刹车啊!”“你丫送我们组团去奈何桥啊?”“MD交警你在哪里……”(迷之音:早被你们撞飞了)

卢娜只能庆幸自己保持着良好的乘车习惯:系上了安全带。也不知道和自己座位后背亲密接触的霄舟,这一头撞上去崩傻没?他已经够二的了……

金丝眼镜的机车,一下冲到了前面,紧接着一个180度漂移横停。默然无语中,他对运钞车司机刹这一脚,也深感佩服:果然是不怕死。

虽然已经各自换上卢娜为众人精心挑选、符合学生形象的时尚便装,不过,走下运钞车的四个家伙,还是很有气势,毕竟,个头都在180公分上下,再加上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眼神和表情……特别是为首翼轸,那结实的巨大身形,简直天生就是为干架而铸造。

金丝眼镜对身后同伴说了句“我看他们劫了这辆运钞车正准备跑路呢”,然后松开手中离合器,踏地下车。直到他缓步走到眼前站定,翼轸才发现,好家伙,居然比自己还高?目测近两米的身材,在中国,还是很少见的……

“你撞了我的‘孟菲斯美女号’,这账怎么算?”金丝眼镜不顾其他人,只招翼轸。

翼轸转脸一口吐沫:“什么狗屁名字?你要咋算咋算!”

“嘿?‘孟菲斯美女’号,那不是二战时期美国的功勋轰炸机吗,怎么变地上跑的了……”在一旁轻松看戏的霄舟,调侃话尚未说完,只见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迅雷般一记巨拳,已经轰然砸落翼轸面门!一声闷响……

“噢耶!”

发出这声欢呼的,不是眼镜青年的同伴,而是辰枫……被翼轸开的“灵柩车”折磨一路,终于有人为自己出气了!而侧身横坐在刚架好的摩托后座上那位,见对方身后三个鸟人,丝毫没有要帮手的意思,反而像是专门添乱的“汽油瓶”,索性放弃下车助阵的念头,安坐泰山,继续观看,心想:有趣,挨了“暴龙”重拳,居然没事儿?看来那运钞车的司机,也不是省油的灯诶。

“你的手,不痛吗?现在……该我‘还礼’了吧!”被震退数步的翼轸,捏了捏只是略感发麻的鼻梁,抬起头来,恶狠笑容中,带一丝兴奋。

眼镜青年心中早已暗吃一惊,能扛住自己一击、甚至没有疼痛反应的人,这辈子还从没遇到过!看来,面前这家伙,有资格让自己……使出全力。翼轸挥出的千斤直拳,被眼镜青年清楚收进视线:从他迅猛动作,便知此拳威力,硬吃就是找死!正准备抬臂架隔,却惊见眼前一抹幽魅身影闪过,拂面带起一阵清透泛香的旋风……

没有人可以看清卢娜下车后的灵猫脚步,轻描淡写间,窜至二人当中,一抓一绊,便将翼轸庞大的身躯轻松放翻,再一个以柔克刚的擒拿动作,把他反手摁倒在地,一声脆响……

“唉哟!”

发出这声哀鸣的,不是刚被拿下的翼轸,而是霄舟……回想上帝工厂那一幕,自己也是被师姐假扮的库德里亚什那神出鬼没的格斗方式一招秒杀,当即替兄弟所感:痛啊!

“撞了人还敢耍横!你当我不存在啊?”制服了喊冤求饶的翼轸,卢娜起身拍了拍灰,走到已经呆愣一旁的眼镜青年面前,欠身道歉:“不好意思,管教无方。你的损失,我们会赔偿的。”

“啊?不不不!小事而已!小事……不用赔、不用赔。”眼镜青年回过神来,顿时难抑心跳加速。暗自感叹:好强,好强的女人,好强的一个漂亮女人……

卢娜嫣然一笑,取出一张名片,递给眼镜青年,让他晚些时候打上面的电话,会有人来帮他修理:“我们都是成都军区的士兵,今天赶时间,临时借用运钞车送几个小鬼,不小心撞伤你的爱车,实在抱歉。”

眼镜青年看着手中这张罕见的军人名片:“你叫万海川?”

噗!正接过辰枫丢来饮料开喝的霄舟一喷,心想原来不止是自己和兄弟,才会把黑锅都扣在师兄头上……

卢娜解释说名片上人是自己的战友,眼镜青年又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卢娜。你呢?”卢娜似乎不介意对方问得如此直接,很有交际技巧的反请教。

眼镜青年如愿获悉芳名,又听问到自己,受宠若惊地赶紧回答:“郑哲俊!朋友都叫我‘暴龙’。后面的是我兄弟,‘幽灵’,陈伦。”

已经半躺在机车上悠闲翻看电子小说的陈伦闻言差点失去平衡一头栽下来,这厮干嘛把我的名字也报出去?!

呆望卢娜揪起翼轸耳朵提拿上车丢进后厢的倩影,郑哲俊如沐春风般自言自语:“小爷我爱上她了!”陈伦听见,抚摸着身下兄弟的座驾“孟菲斯美女号”,无奈摇头:“德行啊德行,从给你起的这狗屁名字就知道主人是个啥货。”

卢娜不敢再让翼轸触摸方向盘,亲自驾驶起运钞车,开过仍旧傻站原地的哲俊,轻轻挥了挥手,悠然御风而去。

车上,翼轸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那是心不服口也不服:“胳膊肘向外拐!对陌生人那么温柔,对自己师弟就下狠手……”没等卢娜回头开骂,辰枫先给她和翼轸一人塞来一瓶饮料消消火。

“哪儿的百事可乐?”翼轸接过瓶子,一摸还是冻的。

“刚才街边一个推小车卖饮料的,看到你们当街对打,丢了推车……撒腿就跑!估计他以为,遇到恐怖分子打劫运钞车什么的吧?我就顺手捡了几瓶来咯……”

“什么!?”卢娜握着手中“赃物”,转身一看,后车厢里满满当当全是杂七杂八的各种瓶装饮料,只差没把人家的手推车也给装进来了,“你好意思说这是‘捡’!?”

辰枫无所谓的继续喝着:“我们在外面执行任务,一向都是这样啊,什么顺手拿什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上面发那点钱,只够我们每顿吃青菜的,喂兔子哪?”

听师弟哭穷,卢娜才想起,差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儿,忙腾出手来,从文件袋中翻出四张银行卡,往后厢抛去:“这是师父私人贴补大家的生活费,每人五千,买些日常生活用品,以后的钱,就靠你们勤工俭学自己去挣了。”

“哇噢!卢娜A梦发钱了!”霄舟高兴中不忘刺瘩一句。辰枫则淡定的将银行卡收入怀中:“用完了,再去捡……”而翼轸和宗翰,更是摸出随身必带的扑克,开始“抽王八”赌起刚到手的生活费了。

卢娜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对这群让人鬼火戳的师弟进行再教育,“劳改”的艰巨任务,就交给军校吧,今天送这一趟,起码让自己折寿十年,回来还要收拾一路上的各种烂摊子。只希望,师父拍板让他们去华贵进修这个重大的决定,不是一个超级的错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