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城了(日中首战嫩江桥之041)

家居塞外三千里 收藏 0 387
导读:鬼子进城了 马占山放弃昂昂溪,19日晨4时,全军向克山、拜泉、海伦一带有序撤退,徐宝珍团殿后。吴德林团、孙鸿裕团西撤,回海拉尔原防地。马占山命令,黑龙江省政府及驻黑龙江副司令公署移驻海伦办公。留公安处长刘允升维持齐齐哈尔治安,商务会组织商团维持地方秩序。被俘的日军与日本侨民由刘允升完整交给日军,不得伤害。 马占山向公安处长刘允升交待任务时,刘允升吓得要死,连忙摆手晃头说:“不中,不中,不行,不行!我得跟你们一起走。” “这不算你投降,你是警察,不是军人。日本人不能把你怎样。” 刘允升吞吞

鬼子进城了

马占山放弃昂昂溪,19日晨4时,全军向克山、拜泉、海伦一带有序撤退,徐宝珍团殿后。吴德林团、孙鸿裕团西撤,回海拉尔原防地。马占山命令,黑龙江省政府及驻黑龙江副司令公署移驻海伦办公。留公安处长刘允升维持齐齐哈尔治安,商务会组织商团维持地方秩序。被俘的日军与日本侨民由刘允升完整交给日军,不得伤害。

马占山向公安处长刘允升交待任务时,刘允升吓得要死,连忙摆手晃头说:“不中,不中,不行,不行!我得跟你们一起走。”

“这不算你投降,你是警察,不是军人。日本人不能把你怎样。”

刘允升吞吞吐吐,还是不肯留下。

马占山看他眼神里有东西,问他:“有什么话你快说。没工夫了。”

刘小胡这才说出:“听说,日本人看到长得俊的中国爷们儿,就割卵子,不让中国人留种。我长得这么帅……”

刘处长的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战斗打成这样了,人们倒让刘小胡弄笑了。马占山也笑了,自从离开黑河,有一个多月了,难得一笑。

马占山笑笑说:“你把战俘与侨民给他,他还能割你卵球?真割了,我花钱给你再安一对新的。”

谢珂说:“日本人肯定给你几个日本娘们。你还是留下吧。”

刘允升这才同意。

佐藤鹤龟人是满铁株式会社的特务,证据凿凿,齐齐哈尔人全恨这家伙。杜海山说:“佐藤鹤龟人是间谍,不应当按战俘处置,可以处决。”

谢珂说:“虽然明知他是间谍,可是我们又没时间审讯、宣判。先放了吧。”

张凤岐说:“放了可以,但是有的话也得跟他说一说。”

马占山说:“中,凤岐,你就去办吧。”

谢珂又交待张凤岐:人道主义,不得伤害。

张凤岐“嗯哪”一声,一个立正,抿嘴一笑,走了。

日军前锋越过中东铁路,占领昂昂溪却见不到黑龙江军,胆突突向齐齐哈尔城进发。

下午2时,天野六郎的日军第十五旅团骑兵终于进入朝思暮想的齐齐哈尔。

十五旅团已经做好巷战准备,端着枪,猫着腰,战战兢兢,挨街搜索,掩护推进。可是,找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个中国兵,只见大街小巷到处是“反对日本侵略”“保卫东北国土”“誓死收复失地”一类的标语。

搜索到南大街,日本兵见到一个人呈“大”字悬空贴在城门边一块石碑上,从衣着上看,是大和品种。日本人个个诧异,人怎么悬空了?是哪家杂技?日本兵用日语问他,那人大张着嘴,只是唔唔唔唔,并不说话。日本兵不懂,汉奸明白:嘴里让人放了“口撑子”。口撑子,是U型弹簧钢片,嘴里放了口撑子,嘴被支开,舌头压着说不了话,只能唔唔。将那人嘴里物件拔出,哇的一下子喊出:“我是佐藤鹤龟人呀!我是满铁株式会社的呀!”四足乱动,可人就是贴在石头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这事日本人不明白,就是中国南方人也不明白。过去,黑龙江人对南方人说,撒尿要预备根小棍子,边尿边敲打,要不的,尿就冻了,撒不出来了。话是玄了点,但是滴水成冰却是真的。孩子捉弄瞎么杵子(鼢鼠)玩,往瞎么杵子身上吐口唾沫,往铁锹上一贴,毛皮冻上了,四条腿乱蹬乱踹,煞是好玩。

对佐藤鹤龟人不能伤害,又不能不教训,张凤岐就在他身上泼一桶凉水,几个人一二三将他贴到石碑上,说:“是不是没打你,是不是没骂你!等着吧,日本人就要进城了。”佐藤鹤龟人棉衣棉裤贴在石碑上,四肢与石头冻成一体,与瞎么杵子一样。

日本人不知是中国人对佐藤先生施用了什么魔法,不敢乱动,叫来汉奸。汉奸有经验,找床棉被预备上,用刀割开棉袄棉裤,佐藤鹤龟人毫发无损,光巴出溜下来了。石头上剩下一张“皮子”。

将近日落,多门师团长接到前方报告:齐齐哈尔只是一座空城,不但没有一个中国兵,就连枪械所、被服厂都搬走了。下午5时,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牛B哄哄、左顾右盼,率第二师团五千人马进入省城。

齐齐哈尔简直成了一座死城。多门二郎与他的五千人马,失去观赏者,好是不快。走近南大门口时,突然,咣,咣,啪啪啪,轰隆,多门将军大吃一惊,怎么?中国军队还没有清除?接着是嘀嗒嘀嗒嘀嗒当,“热烈欢迎,皇军进城,热烈欢迎,皇军进城,欢迎,欢迎”。一声虚惊,原来是欢迎的人。欢迎的人并不多,有演员,有娼妓,有商人,也有学生。多门是经常被欢迎的人,任陆军大学校长时,他对欢迎颇有研究。多门二郎对欢迎的人摆手、微笑,一边研究这些人。多门只扫一扫这些人,心情就沉重了:找不到一个真欢迎的眼神。那些官员、演员、娼妓,明天马占山回来,他们照样欢迎;后天俄国人来了,他们也照样欢迎。那些闲汉、乞丐更是气人,跟动物园看动物一样。学生的欢迎才是真的欢迎,可是学生的眼睛里不是恐惧就是愤怒。多门中将得出结论:没有人真的欢迎日军,真实的占领遥遥无期。

第二天早晨,外国记者蜂拥而来,记者在师团司令部柴山少佐向导下巡视市内,可是,街道冷冷清清,多数店铺关门歇业,少数商家挂了膏药旗。几只狗远远冲着日本人与记者狺吠。形状是人,却不是人味,它们不知所措了。记者们好是不快。

看到这些,多门中将心翻五味,这了这个城市,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难,有多少说不出来的耻辱……多门甚至对自己说:应该屠城。

日本人连忙干最要紧的事:棉衣。实在是冻苦了,冻稀了,冻盖了,冻屁了。

所有的军队,都不可以乱穿衣服。可是这些天日本兵再也受不了了,有人穿上中国的皮大衣,戴上狗皮帽子。一开始,各联队决不允许,后来没办法渐渐松弛了。柜台上棉衣、棉帽子、皮大哈、毡疙瘩、抄手、嘴捂子,一下子没了踪影。穿戴中日合营的日本兵煞是好笑。

齐齐哈尔城里棺材铺也空空如也。日本人死了比较简单,冬天里的一把火,烧成灰就行。可是张海鹏的人就复杂了,得用棺材。死了那老些人,棺材当然不够用,那些小兵就只好委屈,一领苇席就是永远的家了。

多门中将自然也要战后总结。

大队长相崎信太郎少佐主攻的大兴西战线多次被中国军队夺回,日军伤亡惨重,相崎信太郎少佐自己也炸没一条大腿。联队长坪井善明大佐要求相崎信太郎以武士方式自杀向天皇谢罪。相崎信太郎不肯,摆出数条理由,证明“不是我无能,而是敌军太勇敢了”。仗打成这个样子,不追究一些人的责任是过不了关的。多门中将亲自找到相崎信太郎,说:“相崎君,你确实战斗不利,重要的是,你的腿已经感染,成了残废人,活着也不完整,不如表现一下武士精神,弘扬军威。”多门又提到,要为老婆、孩子考虑,等等等等。

是死去还是活着,这是个问题。相崎辩解:“这些东北军,太勇敢了,他们全不怕死。”

“唔——相崎君,话不能这么说。因为他们是敌人,所以他们的一切全是坏的。相崎君,评价一个男人,重要的是看他的死法。相崎君,你就下决心吧!”

相崎忿忿地说:“一个中佐的错误,导致一个大队失败;一个大佐的错误,导致一个联队和失败;一个少将的错误,导致一个旅团的失败……”

多门中将知道他接着要说的是“一个中将的错误,导致一个师团的失败”,连忙挥手说:“相崎君,不要说了!你太不像帝国军人了。难道还要军事法庭处理这事么?”

相崎信太郎知道,死得死,不死也得死,只好硬充好汉,依武士方式向天皇谢罪。依武士标准动作,应该刀走一线,手倒三把,一不破大动脉,二没刺坏肠肚,血不喷溅,屎不泄出,最后由助手割下头颅。可是,相崎信太郎这回活儿干得埋汰,弄得屎尿满地都是。

于是,许多失误算在相崎少佐身上。

天野六郎下令全城大搜捕,抓隐匿的中国兵。日本人搜街索店,见年青的就抓,捉到二百多名“俘虏”,也不审不问,统统交由旅团部直接看押。

天野六郎与长谷部照俉两个旅团长是多门的哼哈二将,同时也是两个暗中较劲的对手。长谷部照俉陆大22期,天野六郎却是26期,在讲究毕业年限的日军中,这是天野最致命的弱点。这一点,天野怎么努力也是撵不上长谷部了。

江桥战役中,天野一心想让自己的部下打出威风,给自己增光,超越长谷部,可是他的战士并没有打出战绩。九一八时,天野六郎的十五旅团攻占沈阳兵工厂,武器装备上得到很大的便宜。天野认为,自己的士兵军事素质也是足够的,装备也是优良的,就是不够野蛮,杀人时有些怯手。

天野是野蛮的家伙,在他眼里,这二百个人是宝贵的资源,教育资源。天野六郎成立一个“心理训练班”,专门用战俘训练在战场上表现怯懦的士兵。

“心理训练班”开学典礼上,天野六郎拿出一把豆子,问:“这是什么?”

“豆子。”日本兵齐声回答。

“豆子种到地里是什么?”

“豆苗。”

“豆苗长大后呢?开花,又结豆子。豆子种下再结豆子,如此反复。对不对。”

“对——”

天野将军说:“让你们砍倒一棵豆苗,你们敢不敢?”

砍倒豆苗,日本兵当然没有不敢的。

天野六郎,拉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天野问他:“如果不是战争,你以后干什么?”

“种地。”

“种地为什么?”

“攒钱娶媳妇。”

“娶了媳妇呢?”

“生孩子。”

“孩子长大呢?”

“种地。”

“种地干什么?”

“攒钱娶媳妇。”

“娶了媳妇呢?”

“生孩子。”

这个孩子是天野调教过的教具,他是完全按照设计好的话回答的。

天野六郎说:“看到了吧,支那人与豆子并没有什么区别。杀死支那人与砍倒豆苗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不敢呢?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

日本人拉出一个中国人,天野六郎叫出表情最畏缩的日本兵,命令:“刺这棵豆苗!刺他的肩!”

被刺中的人声嘶力竭地痛苦叫喊。天野又命令下一个士兵刺腿。

就这样,一个活人被一刀一刀刺死。

齐齐哈尔平定了,天野旅团被调去攻打哈尔滨。多门师团长要求将战俘留在齐齐哈尔,天野苦苦要求,这些被俘的人被天野旅团带走了。

占领黑龙江省省城,是多门师团来之不易的胜利。各联队轮流放假,让士兵们体会胜利的感觉,享受北满的城市风情。

有的找女人,有的找东西,有的来到龙沙公园游览观光。

除了游玩,修建龙沙公园的初衷是教育学童,开启民智。花草树木有汉字、拉丁文标牌,石子路上是3.14159265358979323846,草坪用不同颜色拼出中华民国全图;鹿、骆驼、鹤、鸳鸯自由散放,任游人亲近……

来自仙台乡下的日本兵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园子,眼界大开,兴奋不已。特别是他们看到了一头雌驯鹿。驯鹿就是为圣诞老人拉雪撬的那种高纬度地区特有生灵。黑龙江人称驯鹿四不像,角似鹿非鹿,颈似驼非驼,蹄似牛非牛,尾似驴非驴。半野生的驯鹿,散放在公园里,温驯、可爱,任凭游戏人喂食、抚摸。

日本兵不认得驯鹿,有人说是长角的马,有人说是满洲牛,也有人说是神羊。一个学识渊博的少尉看这些无知的乡巴佬来了气,恶狠狠道:“什么都不懂。马鹿!”

马鹿与驯鹿相差很大,但比马牛羊还是向科学走近了一步。可是,“马鹿”在日本又是骂人话,滚蛋的意思。

小兵们以为是在骂自己,特别气愤。但是日本军队讲究下级绝对服从上级,上级说是鹿就是鹿,上级说马就是马,上级骂就得听着,不得分辩,更不得顶撞。

若是同一个部队的,就没有事情了,可这个少尉与士兵不是一个部队的。少尉咋的,你管不着我们。但是日本兵还是不敢顶撞。一个心里憋着火的日本兵说:“什么马鹿,我看它就是一堆肉!”

“怎么是肉?”少尉疑惑不解。

说时迟那时快,日本兵拔出腰间枪刺照驯鹿脖子就是一刀,嚼着草的驯鹿血溅一丈,公园大哗。日本兵又上一步,刺刀一旋,割下头颅,剖开肚子,曰:“少尉,它是不是一堆肉!”

少尉这才明白,明里是杀鹿,实际是杀鸡给猴看,冲自己来的,呀呀叫着抽刀要拼命。

人类有一样不好,那就是爱用动物骂人:王八、狗东西、蠢驴、兔崽子……这些生灵何罪之有?它们差哪儿了?我就从来不这样骂,我就骂:像××人一样。

日本人剑拔弩张,就要出现流血事件时,哨子响了。

日本兵紧急集合,汽车停在公园门口等着。原来是城郊出事了。

黑龙江流域的原住民族蒙古、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及汉族都信萨满。萨满又叫跳大神。当地人认为,大神能够连接人间与神界。在缺医少药的时代,人们认为跳大神可以驱走邪魔,治病消灾。

扬家窑一户人家得了重病,正请大神消灾。

大神身上挂满铜铃,一跳就哗啷啷的响,大神手持一面单面皮鼓,口中唱着神秘的谁也听不懂的歌,特别是大神的舞蹈时,可以踩上刀刃,可以吞下火炭,让人眼花缭乱。对于百姓来说,跳大神就是一次演出一次超级秀。听到来了大神,男女老少看热闹,挤得水泄不通。

日本人知道了这事,以为出现是群体事件。日本兵乘汽车赶到,驱散人群,喝令从此以后不许集会,不许跳神。大神的魔力抵挡不了枪口,一次请神半途而废,患者让日本兵的刺刀吓死了。“马鹿事件”也化干戈为玉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