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晓:部分国人对日本大地震如此冷漠的真正原因

狐狼001 收藏 9 1694
导读:更新时间:2011-03-13 09:47 互动:米尔论坛 文字大小:大中小次 -   一个民族对生命的态度,可以完全从另一国地震中的言论看出,日本地震了,这是天灾所导致了,可有些网民他却乱叫了,记得当年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好像也没听说过外国人集体乱叫吧,可这一次则不一样了,一把部分的人都希望日本在这次地震中死伤惨重,可是很不凑巧的,这次日本地震,他们中会有一小部分人遇难,可这毕竟是8.9级的。   中国如果遇到8.9级地震,后果我看不敢想像,到那个时候真不知道是日本该嘲笑中国呢?还是中国部分网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更新时间:2011-03-13 09:47 互动:米尔论坛 文字大小:大中小次

-

一个民族对生命的态度,可以完全从另一国地震中的言论看出,日本地震了,这是天灾所导致了,可有些网民他却乱叫了,记得当年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好像也没听说过外国人集体乱叫吧,可这一次则不一样了,一把部分的人都希望日本在这次地震中死伤惨重,可是很不凑巧的,这次日本地震,他们中会有一小部分人遇难,可这毕竟是8.9级的。


中国如果遇到8.9级地震,后果我看不敢想像,到那个时候真不知道是日本该嘲笑中国呢?还是中国部分网民继续嘲笑日本?地震本是天灾,并不是人祸,这不是人能所控制的灾难,当任何天灾发生在任何国度的时候,你没有绝对的权力去痴笑这一国,也没有绝对的权力去侮辱受灾国的民众。


中国人对日本仇视度是极高的,这是历史所造就的原因,特别是在二战中,日本人对中国人民所犯的罪行,这就好比当年德国人对犹太人犯的罪行一样,但犹太人不能和中国人比,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犹太人有骨气,中国人有尸骨。


因为这些历史所造成的特殊原因,让中国人仇视日本这个国家,不管日本发生什么天灾都会有一群人跳出来诅咒加一谩骂,这是我不能理解的,不光是我,任何人都不能理解这一愚蠢的举动,就算日本人在怎么有错,这也是日本在军国时期所犯的,几乎可以用军人犯错这一逻辑来思维,可中国人的思维却用了古老的“连坐制”来看待日本人,不管是平民也好,是军人也好,大家的眼光都在了他们的国籍身上,这种做法就让我想起了封建时期的“灭九族”制,可是这样的制度是没人性的,现在我们仇视日本平民的态度,无非就是没人性制度所遗传下来的。


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国,它的地理位置处于地震活跃带,在这一次8.9级的地震中,日本政府动用了一切方法去营救那些受难的灾民,现在日防卫相向驻日美军请求援助,整个世界的民众都在极度的关注着日本这个岛国。都在为这个岛国而祝福着。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大部分网民,其中以80和90后的网民对日本地震的嘲笑声大于人家刚从地震中走出来的惊喜声?


这一点,的确很好奇,如果说90后的网民是在非主流中长大,那80后的网友应该在韩寒现象中成长,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他们对日本的仇视态度,演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民族主义身上,从这一股民族主义中,这群人充当着冷漠与无情的替身,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剧还是人类文明的悲剧,这一点恐怕只有那些思想者才会告诉他们?


地震是由大陆板块运动所带来的,这一点几乎没有任何争论,可以直接定性为“自然灾难”,而对于这样的自然灾难,人类能做的就是善后适宜,就现在人类的科学文明与进步而言,人类既不能对其做出有效的阻止其发生,也不能预算出他何时会发生,这样灾难在任何时代它都是巨大阴影,不管是第几纪元,自然灾难都充当着地球的杀手,对于这样的杀手.


如果我们继续做着可笑的事情,去冷漠同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类,这就是非常的荒谬,任何自然灾难的发生,他国都不能用政治的角度,去看待这一事件,毕竟它是避免不了的,不能认为它曾经欺负了这一国,就大肆的侮辱这些在灾难中人民,这样的事我想连最低级的动物都不会做,何况我们这些以高级人类自居的人?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用政治的眼光去看待这样一场由天灾引发的自然灾难,如果你用政治的眼光去看待这些事,那我想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好人,任何国家的人都该死去,整个地球它就不该住着人类,可是,我们是高级动物,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时期,不在是野蛮人,不能一味的用政治的眼光去看待一些非政治元素造成的死亡事件,人类应该为那些在自然灾难中遇难的人祈祷,不应该是嘲笑,我们更是如此,中国这几年所发生的地震,让大家都知道了地震的可怕,都知道了人类面对自然灾难时的软弱与无能。


现在百度或者各大门户论坛还有腾讯QQ群中,都会有一群冷漠的国人,以日本地震来嘲笑那些受天灾的日本人,不知道他们这种心态算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群人都在用政治的眼光来看待这次日本地震的事,有些网友很自豪的在群里大叫着一些可笑的话,说着“这次只死了几十人,只毁灭了一个县等等之类的话”,每个人的心都是肉长的,中国人也好,日本人也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本来是靠人心来交流的.


可现在我们国人中的一群人却用冷漠与侮辱性的心态来看待这件地震的事,他们真的有必要这样吗?不要动不动就动辄什么二战之类的话题,二战与地震是两回事,天灾与人祸,它是不相同的。


从日本大地震看国民的高素质


今天下午发生在日本东北地区8.8级的浅层大地震,打破了日本地震史上的所有纪录。尽管大地震史无前例、灾后重建也百废待举,但在天灾地变的第一时间,日本从政府到民间所展现的冷静、开放,以及井然有序的危机应变,确实不得不让人对日本的国民素质感到佩服。


这样的国民素质,展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日本国民惊而不乱、治安状况大致良好:大地震之后,并没有出现如其它国家所常有的混乱、失序与抢劫情事;在危机中,日本国民守法、守序的高素质更加明显;


-媒体表现专业:在大地震发生后,日本媒体展现了高度的新闻专业与自律,冷静而不煽情地报导了相关灾情,除了正确传达政府发布的讯息外,也让所有守在电视机前面的日本国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情,这对安定民心具有相当大的帮助;


-防震设施稳固:除了震央地区与海啸所造成的灾情外,并没有传出类似「豆腐渣工程」倒塌的情形,显示日本建筑确实经得起超级大地震的冲击;这种防震质量,显非一朝一夕可以打造出来的;


-政府危机处理井然有序:在大地震于11日下午2时46分发生后,2时50分日本首相官邸即成立紧急应变中心,首相菅直人在二小时后以冷静的语气,呼吁日本国民冷静面对,相关的应变机制与救灾措施则同步启动,而一度断讯的电话与网络,则在最短时间内抢修复原;核电厂自动停机、机场铁路电车安全停驶、消防救灾人力以及自卫队、特警等,全都立即到位。


-信息公开、不拒外援:日本在发生如此破记录的大地震后,并没有基于会丢脸或失去「国家尊严」而采取锁国、拒绝外援的作法,相反的,日本政府在第一时间即主动表达愿意接受国外各种援助;相较于在此之前不少国家在灾后不但封锁消息、也拒绝外援的作法,日本展现了高度的国家自信。


整体而言,在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虽然灾情仍然不明,但日本政府与人民所展现的高素质危机应变作为,已让世人印象深刻;事实上,每一次的天灾地变,都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严厉考验,日本这次面对大地震的经验,让全体人类上了宝贵的一课:


-天威尽管难测,但透过人类的有效努力,是可以把不幸与灾害降到最低。


日本遭震灾令人同情 救灾令人钦佩


今天,日本遭受了有历史记录以来最严重的地震,我们的心将与她同在。但容我再加一句:请留意日本未来几天甚至几周的表现,我们定会受益匪浅。这一论断来自1995年我作纽约时报驻日主编时采访神户大地震的经历,那次浩劫令6000人罹难,30万人无家可归。


但观察的对象并不是日本政府。它并不擅于应对地震。在神户地震中,政府救援不力,只会依靠外国救援犬,可谓丢尽颜面。在震后最初的几天慌乱中,由于政府的无能,很多瓦砾下的幸存者失去了本应保住的生命。


我们要观察的是日本的人民,他们坚韧、淡定、坚守秩序,洋溢着高贵的气质。日本人常常用一个词“我慢”(忍)——英语里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对应的词——有点类似于toughing it out(勇于承受、坚持到底)。这正是神户民众展现出的品质,他们同心同德、勇于担当,令我敬畏。


在日本的日子里,我屡屡被端庄的礼仪和井然的秩序打动,但从没有像神户大地震中这样被震撼过。整个神户都被摧毁,所有商店橱窗都被震碎。我在城里四处游荡,企图找出抢劫或暴力争抢救援物资的事件。最后,我终于如愿,找到一位货店老板,他刚刚遭到两名男子劫抢。我有点夸张地问他类似“你对本国同胞借天灾之机犯罪感到吃惊么”这样的问题。他面露惊色,答道:谁说抢劫我的是日本人了,他们是外国人。




日本也有底层社会,也有(针对韩裔人士的)民族歧视。但与其它国家相比,日本人鲜有极端贫困者,也因此更加心齐。中产阶层异常宽泛;因在民众眼中收入过高商业巨子常常尴尬。同心同德是社会结构的支柱,这在灾难或危机后尤为明显。


我并不想粉饰日本社会。扯下端庄的面具,日本从学校到工厂恃强凌弱曾出不穷,黑帮利用非法活动肆意谋取暴利,政客勾结地产大亨掠夺纳税人的钱。但令人震惊的是,神户大地震后,连黑帮也建立站点向幸存者分发物资。日本的社会组织罕遭挤压,更未曾被撕裂。


这种淡定节制已经进入日本的语言。人们经常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另一句常用的话是“不要放弃”。自然灾害被视作日本“命运”(生命+运动)的一部分。我曾读到一段古代着述——应该是16世纪耶稣会人士写的——说一场强震摧毁了村庄,但村民几小时内就开始重建家园。


日本人灵魂中深浸着无怨无悔、共克时坚的精神。我的长子曾在日本学校短期就读,所有孩子都必须在严冬中穿短袖上学,这一幕令我至今难忘。此举是为了塑造孩子的品格,我觉得会令孩子感冒。但它也是灌输“忍”的一种努力。这种忍的精神使日本能从二战中重新崛起,也能在1990年代经济泡沫破裂后“失去的十年”中淡定自若。也许,日本人应该学会一点抱怨,这样政客们才能更加体恤民情。


日本民族性格中关键的一点是人与自然的关系。美国人认为二者是对立的,人需要征服自然。相反,日本人认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应与之同起同落——包括经历无数次的地震。1923年关东地震令10万人罹难。直到100年前,日本进入现代社会后,日语才用“率真”一词专门表示自然。之前根本没必要表达这个概念,因为它已浸在人们的生活中。在神户地震后一篇随笔中,我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并以日本17世纪着名诗人芭蕉的俳句结尾:


人有悲欢离合


忧伤散去,新笋已然发芽


日本人的坚忍中,有一种高贵的勇气,这在未来几天将充分体现。同时,日本如织的社会结构,也将透过其坚强与韧性焕发光芒。我预测,日本大体上将共克时坚,这与从威斯康星到华府充斥争吵、撕咬和偏激言论的政治模式形成鲜明对比。所以,我们兴许能从日本学到些什么。今夜,我们的心与日本同在。大地震后,我们要给予日本的不仅是深深的同情,还有深深的羡慕。


中国人应该向日本学习如何应付地震


“10日12时58分在云南盈江发生5.8级地震,目前已造成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当地余震不断,被倒塌房屋压住的群众仍面临危险,县城交通情况混乱。救援已紧急展开......”


最近世界各地地震还真多。3月9号日本三陆冲海滨发生M7.3级地震,造成日本渔民养殖业受损,一部分新干线受影响停开,但其他还没听说人生伤亡。


(即时追加:此文贴出之后2个多小时,今天下午---3月11日下午日本时间2点46分,日本东北地区发生日本国内最大级8.8级以上大地震,目前该地区广范围停电,有火灾与海啸发生,新闻还没报道人生伤亡情况。在3月9日发生M7.3级地震后,日本新闻报道里每天都在呼吁要做好更大地震和海啸准备,因为根据地震预测,接下来该地区还会有更大地震到来----可怕可怕,果然说来就来。)


2009年8月11日,日本静冈发生过6.6级地震,与云南盈江的5.8级地震都属于中型级别。那天上午9点多,住在美国的朋友打来国际电话,问:你们没事吗?地震的地方好像离你们很近阿?我说我们好好的,没事。早上5点多地震的时候,我睡得正香呢,什么感觉也没有。


当时接完电话,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上午10点,距离地震刚过去4小时左右。打开电视看新闻,听到NHK新闻在报道地震损失情况:一处高速公路塌方了,还有一处高速公路隆起了一座“小山包”,有69人受伤,2200户人家停电,静冈一个叫菊川的地方全区停水。开往静冈方向的新干线受影响延误了二小时。此外离静冈很近的名古屋的JR电车也受影响延误近一小时多了。看到NHK记者在名古屋车站现场采访一位公司职员,那位男性公司职员面对镜头说:今天一大早就来赶头班电车想早些到公司,现在电车延误,看来今天非迟到不可了――――那位男职员说这话的时候满面笑容,看样子居然“十分高兴”,看来这个地震,给了他一个天大的,N正直的,名正言顺的迟到借口。赫赫~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地震大国。来日本十多年,也亲身经历过N次小地震或不大不小不伦不类的地震了。从最开始遇到地震的“惊恐万分”到现在已经锻炼得“遇震不惊麻木不仁”。当然,土生土长在这个地震大国的日本人,比起俺这样对于地震仅仅只是“不惊不仁者”,其对于地震的态度与认识,又高出了N个层次。我们还只是遇到地震不再那么惊恐,而被“震”惯了的日本人,N久不遇地震,居然就会心中迷惑不解,无限不安地扪心自问:咦!奇了怪了!怎么还不地震呢?


而且若是N年还没有遭遇大地震,日本的电视报纸杂志就会开始制作各类专题报道,并请出地震专家们出来说话,说XX地方XX年没有大地震了,估计大地震的日子马上要到了,就在这几十年以内了。云云。甚至电视台还会模拟制作遭遇大地震时的专题节目,事先播放给电视观众们看,说:喏!你们还不做好地震准备的话,就是这样的下场-----瞧瞧这日本人都过得什么日子?仿佛没有地震,就没法活下去似的。


但是,从日本对于地震的“紧张预支”态度,以及媒体对于地震到来前的防患于未然的宣传呼吁,的确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