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吕正操将军的宋庄战斗经过回忆——第一枪就打死鬼子旅团长

zhy3000_0 收藏 0 3549
导读:宋庄战斗   宋庄位于深泽县东北十五里,约有四百户人家,在冀中平原上算是一个中等村庄,南北长约二里,东西宽约一里,分南北两部,称南北宋庄。北部大,南部小,相距不过五十米。每座院落都有土坯墙围着,并且挖有地道。这是个有利于进行村落战的村庄。二十二团两个连和藁无大队一部驻北宋庄,警备旅一个连和晋深极大队一部驻南宋庄。几支部队六月九日凌晨三点多到达以后,就积极地准备迎接残酷的战斗。   二十二团团长左叶带领各连连长察看地形、划分任务、制定作战方案,团总支书记贺明召集各单位的指导员布置政治思想工作,提出

宋庄战斗


宋庄位于深泽县东北十五里,约有四百户人家,在冀中平原上算是一个中等村庄,南北长约二里,东西宽约一里,分南北两部,称南北宋庄。北部大,南部小,相距不过五十米。每座院落都有土坯墙围着,并且挖有地道。这是个有利于进行村落战的村庄。二十二团两个连和藁无大队一部驻北宋庄,警备旅一个连和晋深极大队一部驻南宋庄。几支部队六月九日凌晨三点多到达以后,就积极地准备迎接残酷的战斗。


二十二团团长左叶带领各连连长察看地形、划分任务、制定作战方案,团总支书记贺明召集各单位的指导员布置政治思想工作,提出口号:“战前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多挖一锄头,少挨一弹片”、“多节省一粒子弹,就多一分胜利”、“工事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接着,他们又同村党支部及村干部一起动员年老体弱的群众向村外转移。民兵和大部分群众都主动留下来,配合部队做战斗准备。有个名叫刘增义的中年盲人,也积极要求参加备战工作。拂晓前,一个从村里到村外的火力配系初步构成。工事是无形的掩体,叫壁里藏身,人身在墙里边,一般枪炮打不着。


清晨五点半,左叶和各级指挥员逐连检查战前准备工作。县区武装及民兵和宋庄的男女青年,都自动分散在各连参加战斗。


七点多钟,左叶在东北角一连阵地,发现敌人三十名骑兵,正顺着北冶庄头通往宋庄的道路,向北宋庄奔来。他命令部队作好战斗准备,加强东北角的火力。


北冶庄头距宋庄五里地,敌人越来越近,骑兵后面是大队的步兵。左叶走到机枪射手身边,要他先打值勤官后面的军官。待敌人距阵地三十米时,左叶向连长吴浚池一挥手,吴浚池大喊一声:“打!”顿时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和一个掷弹筒,一齐开火,敌人值勤官后面的那个军官应声倒下马。接着,人仰马翻躺倒一片。活着的,都躲进道沟里。这时,机枪射击已经无效,掷弹筒向道沟里打了几发。敌人骑兵几乎全部被打死,步兵见此情景,慌忙将值勤官后面的那个军官抢走。原来这个军官,是敌人真渤特区新任司令官坂本旅团长。六月八日,敌人得到宋庄北十里的西固罗附近有八路军大部队的情报,便派主力半夜出动准备袭击。九日晨赶到西固罗,结果扑空。后由坂本带着一个由三个日本人组成的参观团,在所谓“确保区”参观。一路说说笑笑,指指画画。虽然也利用道沟行进,但骑在马上,身体还是露在沟外。刚一接近宋庄,即遭我伏击。


几分钟后,定下神来的敌人开始反击。这是一支有三百余人的精悍卫队,全新装备,战斗力很强。几次冲锋,死亡二百多人,不得不暂时停止冲锋,改用火力严密封锁宋庄。


这时,正在附近“扫荡”及各据点的伪军,得知宋庄发生激烈战斗,陆续增援上来,分别从东、北、西三面包围了宋庄。在这种情况下,我军是可以突围的。但突围后,要在碉堡林立、公路如网、大兵尾随的野外与敌人作战,这样就失去了村落的依托。因此决定暂不突围,利用宋庄的坚固工事和地道,狠狠打击和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以挫其锐气,争取主动,待到天黑再行突围。

交火仅两个小时左右,我军即打退敌人多次冲锋。近中午十二时,在一、二连接合部,又与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从无极、安平、饶阳等地赶来增援的敌人,气势汹汹地叫着蜂拥而上。我们的战士则严格遵守三不打的命令,即敌人不到五十米以内不打,不是成群敌人不打手榴弹,不发动集团冲锋不用机枪打。沉着应战,充分发挥近战的威力。到下午两点,已打死打伤敌人八百余名。


下午三点多钟,敌人将进攻的重点转移到南宋庄。我军顽强抗击,打退敌人多次进攻。但因兵力较弱,敌人攻进南宋庄,我晋深极大队向南突围出去,警备旅所属部队退至北宋庄。于是敌人对北宋庄的包围圈逐渐缩小起来。


战斗进行了九个小时,北宋庄村边的工事在敌人炮火轰击下,大部分被击坏,不少战士是几次从被埋的土里爬出来又继续战斗。敌人的援兵还在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车运到宋庄,兵力已有两千五百多人,使用的各种口径的炮就有数十门,掷弹筒几十个,轻重机枪百余挺,还有瓦斯筒等。敌人想凭借南宋庄一举攻克北宋庄。


下午七时左右,敌人发起最猛烈的进攻。枪炮同时射击,九十发各种炮弹同时炸响。北宋庄村里、村边硝烟弥漫,弹片横飞,砖头瓦片腾空而起。我军指挥所也随之频频颤动,情况严重。因为炎热和干渴,许多人嘴唇都裂了一道道血口。许多群众冒着敌人的炮火,给隐蔽部的伤员端水送饭。


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县、区武装和民兵,尤其是女民兵更不示弱,从始至终同主力部队并肩作战。


天快黑了,各连阵地几次三番争夺。疲惫干渴的敌人几次到井边推水车,都被打退,水没喝上,还白搭上十几条性命。多次爬上墙头的敌人,都被我战士刺刀捅了下去。为了在天黑前有所建树,敌人还在从各处调兵。深泽据点的敌人几乎倾巢出动。但锐气已大减,一个小队长看到伤亡惨重的情况,失去了再次冲锋的信心和勇气,迟疑不前,以致被他的上级枪毙。其余的也都是在指挥刀的威逼下向前冲,但一到长官看不到的地方,就把子弹埋在土里往回跑。还有的在下级军官的默许下,干脆把子弹埋在道沟里,以免再次冲锋。


至天黑前,我军共打退敌人近四十次进攻。


晚上八点,左叶和贺明召集各级指挥员、政治工作人员及县区领导,讨论布置突围。突围的时间定在零点四十分。突围后,以两个“起花”为号,第一个集合点为西内堡,第二个集合点为东内堡,最后会合到定县的赵庄。将伤员抬进地道里,留下医护人员及药品和足够的给养,封闭地道口,做为伪装。


敌人还在盲目打炮,并围着村子点起篝火。零点四十分,我部队、区县武装、民兵群众从村东北角的墙缺口向西北方向突围。当我大部分人马已经突围出去,这时敌人才发觉。我到达东内堡的部队,按预定信号,点燃起了“起花”。不久,最后突出包围圈的部队,也点燃起了报信的“起花”。


敌人以为夜间突围的不过是八路军的小股部队,主力仍被包围在村中。六月十日天一亮,敌人对宋庄又发动了进攻,按正规战法,先做火力准备,经过长时间炮击后,统一指挥,举行大规模集团冲锋。从保定增援来的八百多名敌人也赶到参战。敌人从四面八方向村里进攻,主力则从村东向西夹攻。打到十一点,才发现是自己打自己,村子是空的。于是敌人气急败坏,放火烧了村中的房子。最后拉着一车车尸体走了。


宋庄战斗打死打伤日伪军一千二百余人,其中打死日军六百多人,伤三百余人,打死打伤伪军二百余人。这次战斗,我阵亡三十二人,伤四十一人。我在战斗中,共消耗手榴弹二千一百三十余颗,步枪子弹仅千余发。这主要是因为以手榴弹与刺刀打近战,子弹消耗较少。


宋庄战斗后不久,敌人召开了坂本旅团长及阵亡将士追悼会,会上宣布,日军伤亡九百六十人,并说歼灭冀中主力兵团三千人——这真是弥天大谎。


宋庄战斗,对附近敌人是一个沉重打击。马堡日军一个中队长,曾带着他的部队参加攻打宋庄,回去时,一个中队只剩下二十八人,他自己由于精神上的恐惧而自杀,有七个士兵在向东方膜拜后自杀。定县子位炮楼日军的一个小队参加了宋庄包围战,回去的几个士兵竟互相埋怨而火拼。据说,还有一部分从南洋战场调回来不久的日军,参加了这次战斗后叹气说:从来没有打过这样苦的仗,一个村庄的争夺战,“皇军”竟损失了这么多人,真不值得。


十一日,二十二团到达北冶庄头,一部分人回宋庄挖开地道口将伤员、医护人员接出来,并找到在突围时仓促掩埋的连长吴浚池等人的遗体,重新安葬。


宋庄战斗的影响极为深远。那一次修筑防御工事,创造了新的经验,把散兵孔挖在墙下面,墙内外各一半,墙里的半边孔用砖垒边,盖板覆土。敌人炮击时,战士们就到散兵孔的墙内一侧躲避;敌人冲锋时,他们就到散兵孔的墙外一侧阻击。程子华同志常常说起,解放战争中,他指挥著名的塔山阻击战时,就运用了二十二团在宋庄构筑工事和作战的经验。蒋介石先后调了十多个师增援锦州,甚至将以拼搏著称的广东军队九十五师调来,但是伤亡惨重,始终没有越过塔山一步,保证了东北野战军主力攻克了锦州。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