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窃听风云 一 疯狂的烧钱运动 永远都在管理日本

亚诺1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size][/URL] 艾森豪威尔在位的后四年,中情局已经把烧钱运动进行到了极致。在日本、叙利亚、苏联和印度尼西亚,处处可见中情局的人如阔少一样疯狂地花钱。或者是为购买高质量的情报,或是搞秘密行动。总之,烧钱运动始终是中情局史上的一个主线,而艾森豪威尔时代的最后四年,则是这一主线的最集中的暴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8.html


艾森豪威尔在位的后四年,中情局已经把烧钱运动进行到了极致。在日本、叙利亚、苏联和印度尼西亚,处处可见中情局的人如阔少一样疯狂地花钱。或者是为购买高质量的情报,或是搞秘密行动。总之,烧钱运动始终是中情局史上的一个主线,而艾森豪威尔时代的最后四年,则是这一主线的最集中的暴露。


1 永远都在管理日本



上世纪50年代末的中情局东京工作站站长霍勒斯·费尔曼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在占领期间管理过日本,占领结束后,我们是以不同的方式来管理。麦克阿瑟将军(此人在战后负责管理战败的日本)有他的方法,我们有我们的方式。”霍勒斯·费尔曼的意思有两层:第一,美国人永远都在管理日本,无论占领期间还是占领结束后;第二,中情局管理日本有自己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就是烧钱。

我们依稀记得在1948年时,中情局罗马站主任“烧”了1000万美元,结果使意大利共产党落选,登台的是亲美政党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表面上看,1000万美元只相当于今天的1亿美元,可在当时战后复苏时期,这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不过,相比在日本的烧钱行动,意大利那1000万美元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中情局在战后最初几年并没有注意到亚洲问题,事实上,中情局很少能注意真正的本质问题,因为它亲自得到的情报质量都不高,大部分情报都是花钱买来的。由于苏联的势力极限膨胀,它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苏联与苏联势力范围内。真正注意到亚洲是在朝鲜战争之后,他们突然发现亚洲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共产党国家——中国。而想要到中国去烧钱,那和去苏联烧钱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向了日本。中情局认为,日本如果走上共产道路,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一旦它亲美,那么,在亚洲,美国就等于有了一个基地,通过这个基地可以实现它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日本人岸信介并不是中情局资助的第一人,在他之前,有位叫儿玉誉义夫的战犯。此人曾因协助中情局而获得自由,出狱后成了日本最有名的黑社会关东会的老大。后来他因走私美国人需要的制造导弹的战略金属钨金给中情局而赚了一大笔钱。中情局很恼火,他们主动花钱不在乎,可若是有人赚他们的钱,他们就不舒服了。同时中情局还发现,儿玉誉义夫只适合当一个流氓,在政治上是一个合格的白痴。于是,中情局放弃了他,盯上了岸信介。岸信介是1941年日本对美宣战诏书的签署人,二战时期负责军需省。二战结束后,美国人把岸信介判了无期徒刑,关在东京。可他只在里面待了3年,1948年底,他被美国人放出了监狱。他主动联系中情局,中情局决定在他身上下大注。他告诉中情局,他的策略是破坏执政的“自由党”,加以改名、重整和管理,在他们领导下的新“自由民主党”既不是自由党也不是民主党,而是一个右翼俱乐部。这个党就是后来的自民党。1955年8月,中情局告诉他,只要你的党帮美国反共,你想要的支持就绝不会落空。

岸信介当然知道他不会落空的支持是什么,他是个穷鬼,最好的支持当然是钱。他向中情局发誓,一旦他能成为日本领导人,会配合美国的需要来变更外交政策。美国可以保留驻日美军基地,而且可以在基地藏核武器。核武器对日本人而言简直是谈虎色变,直到现在,日本是唯一个品尝了核武器的国家。

中情局“烧”给岸信介的钱是通过可信任的美国商人当中间人,然后交给岸信介。1955年11月,岸信介用大把的钱把日本保守势力集合在自民党旗帜之下,身为自民党总裁的他居然授意中情局到国会吸收和管理他的政治追随者。1957年2月,岸信介成为日本首相,而他能有今天,全是中情局的大把的钱所起的作用。四个月后,岸信介跑到美国,在与美国副总统尼克松的谈话中,他希望中情局是否可以把资金援助固定来源,不要总是偷偷摸摸地给钱。也就是说,定期打到他的账户上。他警告中情局:“万一日本变成共产主义国家,亚洲其他国家恐怕也很难不效尤于后。”中情局当然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他们找了很多美国大公司,定期烧钱给岸信介。自民党成员只知道这些钱是来自美国各大公司,却不知道中情局所扮演的角色。中情局给日本人烧钱,共持续了15年,每月的数额高达百万。聪明的日本人最终看明白了中情局在他们国家的角色,所以,他们把中情局用钱砸出来的政治体制称为“构造污职”,意指结构性的贪渎。当然,中情局对外人是不相信的,所以在收买岸信介这个首相的同时,还收买其他人。贺屋兴宣就是其中一个。此人在战时担任内阁财政大臣,战后被判无期,1955年,被保释出狱,成了岸信介最亲信的顾问。1958年,中情局找上了他。自此后,他就成了中情局在日本的最大特工。后来,中情局用钱把他推到了后来的佐藤荣作首相的高参位置上。此人受到过中情局局长杜勒斯亲自接见,在二人结束谈话的中情局备忘录中这样写道:“人人都同意,在反颠覆工作中,中情局和日本合作最为理想,而这也是关系中情局重大利益的课题之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