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卫勤杂记

ganxiyidian 收藏 0 417

卫勤杂记

一、初 衷

编辑营史的初衷,我想把江西省军区警卫营(以后简称警卫营)在南昌828、庐山芦林一号(毛泽东在江西的两处专用居所)和南昌市区警卫执勤的大事,系统地回忆叙述一遍,现在看来,难度很大。

一是不少战友忙于仕途或事业,很少光顾网站,提供的信息不多。

二是有的战友当年参与了警卫执勤的大事,是见证人,也很知情,但从来没有使用过电脑,信息中断了,传不上来。

三是战友离开警卫营后,各奔东西,失去了联系,尽管战友联谊会作出了很大努力,但仍有不少战友未能找到,自然减少了信息量。

四是时间太久了,毕竟30多年了,许多警卫执勤的大事,只记得什么事件,具体时间及细节比较模糊。

基于上述四种原因,要完整写出“警卫执勤大事记”实在力不从心,我有点自责。

然而,警卫执勤又是营史的重要组成部份,是警卫营肩负历史使命的中心内容,少了这一章节,编辑营史就毫无意义了,即使编成了,也是不完整的。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这人有个毛病,兴趣来了,干劲十足,遇到困难,惰性由生,一旦停下来,就很难启动了。我了解自己,有自知之明。因此,我想在战友聚会热情未消退之前,抓紧时间把这一章节完成好。

我深知,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搜集信息,目前,素材不多,数据不全,只好把我仅有一点小聪明,都派上用场了,也就是只写主要的综合的,不写次要的分散的,避轻求重、避虚求实吧。

动笔前,我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写个“卫勤杂记”为好,也算是对警卫营、对战友的一个交待。

二、执 勤(1)

前面余话讲了一箩筐,接着还是说说主题啊!

警卫营自1975年8月1日组建后,主要任务是负责毛泽东主席在江西专用居所南昌828、庐山芦林一号重点目标的警卫,并兼顾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也称五一疗养院)的警卫工作;在南昌,主要负责滨江宾馆重点目标的警卫,同时负责南昌四纬路107号即江西省委书记江渭清居宅的警卫工作。因江当时兼任福州军区政委,和江西省军区第一政委职务,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和粉碎“四人帮”初,在江西派系斗争很激烈、社会较混乱的特定情况下,华国锋主席指示:“江西要加强安全警卫,确保江渭清书记的绝对安全。”这是1980年初,警卫班饶军战友离开江家时,江书记亲口对他说的。从时间上可以推断,这道圣旨,是1976年10月6日粉碎“四人帮” 之后下达的(1976年10月7日,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此后,江宅便成了警卫营重点警卫目标之一。

当时警力分布和岗哨设置是这样的:

南昌滨江宾馆驻警1个排,正常情况下,设岗哨2个,即门卫岗和流动哨各1个。

南昌四纬路107号,江西省委书记江渭清居宅,驻警1个班,设门卫岗1个。

庐山驻警1个排,其中,驻芦林一号2个班,设岗3个,即门卫、主房、流动岗各1个;驻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1个班,设岗2个,即院部固定岗和流动哨各1个。

其它主要警力全部驻扎在南昌828营区,平常设岗10个,其中,828主房前后左右共4岗,附房、阅览室、车库和1、2、3号门各1 岗,有任务时,根据情况增设岗哨。

执行时间:南昌828、南昌滨江宾馆为1972年2月21日至1981年2月30日;庐山芦林一号和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为1975年8月1日至1979年6月30日;南昌四纬路107号的江西省委书记江渭清居宅,为1976年12月1日至1980年3月30日警卫营撤建为止。

回首往事,昔日部队警卫执勤的情景,历历在目。在神秘的828,在世界文化遗产庐山之巅的芦林一号,在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在幽雅的滨江宾馆,在南昌四纬路107号俄式居宅,在壮丽的英雄城南昌,在雄伟的“八一”广场,在江西省委、省政府、省军区首脑机关,我们站过岗,放过哨,无论是寒冬雪冻,还是炎夏酷暑,无论是烈日暴雨,还是白天晚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卫士们怀着无限忠于党,忠于毛主席的赤诚之心,发扬我军不怕苦、不怕累的顽强革命精神,战胜了室外执勤的恶劣气候,并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和百倍警惕性,严守岗位,一丝不苟,出色地完成了历次重点部位和重点目标的警卫任务,为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的安全,为重要外宾及外事活动的安全,为南昌的社会治安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三、执 勤(2)

警卫营(含原七连)执行重大任务,按形态分为三类:第一类,警卫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第二类,警卫重要外宾及外事活动;第三类,重大活动的警卫执勤。原想只写警卫执勤事件,不写经过,现在看来不行了,近日收到了不少好的帖子,有许多很有价值的史料素材,若不撰写出来,真不好向战友交差啊,事到如今,还是慢慢着墨吧!

一、警卫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

警卫营前身——江西省军区独立团七连,于1975年2月3日至6日,出色地完成了毛泽东主席居住828的护驾重任,保证了一代伟人的绝对安全,受到了中央警卫局首长高度评价。详细内容,我已在《828之谜》章节中作了交待,可供搜索,这里不再重复。

除此之外,警卫营还完成了粟裕、王震、江华、李井泉、杨成武等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的警卫任务。

1977年9月中旬,原国防部副部长粟裕大将来江西调研,据说是寻访当年的革命征程,为写回忆录而来。将军住在滨江宾馆一号楼,在昌时间比较长,足有1月之久,10月中旬才离开。当时在滨江宾馆担任警卫任务的是一连二排,排长谢明财。为加强对首长的安全保卫,警卫营派一连副连长李祖岗前往驻点,并在一号楼门口增加固定岗1个,晚上在院内增加1个巡逻哨,卫士们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和百倍警惕性,保证了首长的安全

。 粟裕大将很朴素,一件小事,我很受感动。一日,将军提着一双军用旧凉鞋,找到张国安副营长说:“小张啊,叫个战士帮我修一修”。张说:“首长,我给你换一双新的就是啦”。将军回答:“噢!那不行,修一修还能穿吗,不能浪费,我军艰苦朴素的光荣传统不能丢啊,修好了,让它继续革命”。于是, 张找了一位战士,将其鞋修好送给将军,首长非常高兴。此事虽小,却反映了老一辈革命家的崇高思想境界啊。将军十分关心警卫战士,在滨江宾馆期间,曾多次到驻警宿舍与我们聊天,询问训练、学习、生活等情况。首长很平易近人,临走前还与全体卫士合了影,并一一握手告别。

同年9月下旬,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震,带领9个部委的领导同志,来到江西了解“三线”建设情况,住在江西宾馆8楼。根据省委要求,警卫营一连派1个班担任警卫任务。当时,王副总理已是70多岁的老人了,手持拐仗。一天,首长从餐厅吃过早饭回来,刚出电梯,记错了他住8楼右边大套间的方位,仍向左边走去,正在电梯旁执勤的副班长黄书贵赶快迎上去,微笑着对王副总理说:“首长,向这边走(指王住的套间)”。

王副总理下榻后,省委主要负责同志报告了粟裕将军也在南昌的消息,首长马上说:“走,去看望粟裕大将”。将军知道后,也马上动身去看王副总理。正好双方的车辆在滨江宾馆门口相遇,不得不回到粟将军的住处一号楼。首长们的相互尊重,看得出他们的谦和及友谊。战争年代,粟裕是王震的上级,解放后,王震当了副总理,粟裕是国防部副部长,不管谁是上级下级,不论谁是副总理、副部长,但,他们是铁哥们无疑。

1978年10月,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来江西调研制订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法典。1979年8月,全国人大副委长李井泉,来江西调研了解人大议案落实情况。他们先后住滨江宾馆,由警一连二排负责警卫,虽然都只住了3-4天,但卫士们仍一如既往地保证了首长的绝对安全。

四、执 勤(3)

警卫营在建期间,庐山芦林一号和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的警卫工作,先后由警三连三排和警一连三排负责。几年来,芦林一号除正常执勤外,没有受领任何特殊警卫任务,相对而言,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的警卫工作比较繁重。每年4-11月份,常居疗养军官近800名,一般以师团级军官居多,到了7-9月份,也有一部份军级以上首长进居疗养。以1978年为例,副兵团级以上6名,军级32名。疗养时间不等,半月、1月、2月都有。

1978年7月10日下午5点,副总参谋长兼福州军区司令员杨成武上将,携夫人进居庐山,住在庐山一号,位于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与空军庐山疗养院接合部,即林彪别墅。林帅的房子很特别,他怕光怕风,中间一条走廊,两边是房间、办公室、会客室,窗户很小,但还宽敞,住了很舒适。毛的居宅叫芦林一号,林的居宅叫庐山一号,林在山之中,可见其野心,当然,庐山一号是林的死党取的名,与其本人无关。

为保证首长的安全,江西省军区保卫处陈处长,警卫营营长彭良圣,警一连连长阳芳生,一直驻守在首长身边。驻守庐山的警一连三排长卜军,具体负责警务工作。在庐山一号设固定岗1个,晚上增派1个巡逻哨。

。杨副总长下榻后,江西省军区司令员信俊杰、政委张力雄、副司令员沈仲文,先后上山看望首长,信司令作了礼节性拜访,就回南昌去了,沈副司令住了1个星期,张政委住了3个星期。杨、张、沈是福建老乡,在山上,白天他们常在一起谈笑,晚上在庐山一号会议室看电影,也只有3位首长和我们负责警卫的将士一同观看,其他疗养军官,全部在院礼堂观影。当时,我在想,到了高层,等级差别真大,还是老乡面子大,要不,张、沈两位首长也得进大礼堂看电影啊。

8月上旬,也就是杨副总长进山近1个月的时候,福州军区副司令龙飞虎,上山向杨汇报工作,大概住了1个星期就走了。龙是周总理的警卫员,是老红军、老资格。听看守庐林一号的陈主任说:“几年前,龙的警卫员是九江人,与他女儿谈恋爱,首长爱人不同意,将其退伍回九江了,结果,其女儿跟警卫员来了九江,首长没有办法,只好委托部下给他们安排了工作。”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在龙身边工作,只要尽心尽意,一定会得到首长的厚爱。这次跟龙副司令上山的马参谋,是1975年的兵,湖北人,原先与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邓绍辉驾驶员很熟,龙在山期间,马参谋常到邓宿舍玩。邓是我的老乡,我也常在那里。一天上午,我们3人在一起,马说:“告诉你们一件好事,我来之前,首长要我换身衣服。我说:我这军装还很新,换什么?首长说:换件4个兜的。我说:我不是军官,哪有这种军装?首长说:你真笨,这不是给你下了命令吗?然后,秘书帮我打了电话,并到后勤处领了军官装,说回来后补办手续”。说来好笑,但,这是真实的。

8月下旬,福州军区副司令朱绍清,上山向杨副总长汇报冬季军事演习等工作。朱负责作训,个子不高,也很瘦,但性子很急,听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高举院长说:“他一只脚刚踏进汽车,另一只脚还没收上来,驾驶员就要启动,不然,就要挨骂了?”首长久经沙场,养成雷厉风行的作风,快,已成习惯。听了这个小故事,无人不敬佩。首长事忙,也性急,只待了两天就下山了。

杨副总长是9月10日下山的,住了整整两个月。临走前,首长与全体警卫将士和疗养院全体工作人员留了影。接着,还作了指示,他说:“同志们,你们牢记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服务于部队,工作很热情,很细致,很认真,辛苦了!望你们再接再厉,做好本职工作。”当讲到发扬部队光荣传统时,他说:“长征那个时候,无论飞夺泸锭桥,还是四渡赤水,或是过雪山,毛主席都让我这个团开路,打前阵。在朝鲜战场上,罗瑞卿总长(当时总长是粟裕大将,罗瑞卿时任公安部长,后接任总长,杨作指示时是这样称呼的)要到前线去,我亲自开车。那时,我们只想了解战情,掌握主动,从没有考虑个人安危。你们要发扬部队不怕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顽强革命精神,积极努力工作,为部队建设作出新的贡献。”接着,他又说:“同志们,你们不要认为副总长官大,其实,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人民服务。文革初期,我讲了要大树特树毛泽东主席形象,林彪为了搞垮我,说毛泽东形象是在人们中自然形成的,怎么要大树特树,结果把我打倒了。这个人打仗还可以,搞阴谋更行。我们一定要吸取教训,痛定思痛,肃清林彪集团对部队的影响,脚踏实地干工作,争做一个优秀军人。”首长讲话,都是以副总长身份出现,没讲一次是大区司令员,所以,我在撰写这个稿子时,多处都称副总长。

杨副总长作完指示后,在院疗养的师以上首长,都携夫人来送行,并一一握手告别。福州炮兵高司令除外,他近70岁了,其夫人也上了山,还不足40岁。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在公共场合,特别是在杨副总长面前,不好意思带来,要是现在,也就无所谓了。

警卫首长,虽然时过30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昨天发生的故事,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真诚。

五、执 勤(4)

二、警卫重要外宾及外事活动

828卫士不仅负责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的警卫工作,而且还肩负着外宾首脑和外事活动的警卫任务。

1974年秋,大概是“十一”后不久,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受邀来京参加建国小庆后,前来江西参观访问,住在江西滨江宾馆,其警卫由原七连二排负责,住了3天,确保了亲王的安全。

1976年夏,古巴歌舞团来江西交流参观访问,住在江西宾馆,由警三连派1个班警卫,保证了一切活动顺利开展,圆满地完成了护外任务,受到省政府、省军区首长的高度赞扬。

1977年6月上旬,驻华大使馆武官代表团,前来江西参观访问,住江西宾馆,由警一连派1个班警卫。期间,完成任务出色,未出现任何差错,深受各使馆武官好评。

1977年10月下旬,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以后简称武部长或越小武),最终一次来北京访问后,又到江西来参观,住在江西宾馆8楼。为保证外宾的安全,由张国安副营长带队,率领警二连八班10名卫士负责安全警卫。我记得,杨玉琮、黄勇、钟达运等战友就在其中。

当时,考虑到中越关系开始接近紧张,就没有升两国国旗。在南昌参观5天后,武部长提出要上井冈山参观,省外办经请示同意。次日,派了32辆轿车专程送行,其中,红旗牌4辆,上海牌28辆。营长彭良圣、三连副陈能放等10名卫士全程护送。

为安全起见,卫士除腰佩54式手枪外,还带了两支冲锋枪。因是外事活动,肩挎冲锋枪,像似押送坏人,很不雅观。为解决这一问题,还特地做了两只像小提琴样的木盒子,将冲锋枪放在里面,然后用蓝布套好,若遇突发情况,就可增强火力。陈连副等5名卫士前面开路,彭营长等5名卫士,乘红旗轿车跟随亲王车后,行驶在车队之中。

一切就绪后,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向井冈山。当时,105国道大修加宽路面,不好走,但,在那个年代,有这样的条件,有这么隆重,已经是很不错了,说明中国人还是很看重越小武的。可是,这小子很不争气,回国后,加紧对我国云南、广西边境的袭扰,严重地威胁到我国疆土和边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断然决定,给予有力反击。1979年2月中旬,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爆发,这是后话,《自卫反击战中的828卫士》,我再有交待。

再说,武部长在井冈山参观3天后,返回南昌,住了一宿,次日,又往长沙方向去了。

这次护外工作,时间长,路途远,经过地点多,确保了外宾的绝对安全,省委、省政府、省军区领导非常满意,也得到了外宾们赞许,我们也感到很欣慰。

六、执 勤(5)

三、重大活动的警卫执勤

几年来,警卫营负责江西省重大活动的警卫执勤共3次。

第一次:毛泽东主席追悼会的警卫执勤

1976年9月9日下午4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布《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公诰,一代伟人长辞了。根据中央的通知精神,全国各地都要开展悼念活动。省委决定,在江西省烈士纪念堂设灵堂,悼念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并在9月18日北京召开追悼大会的同时,在南昌“八一”广场,召开30万干部群众参加的追悼大会。

根据省委的意见,省军区党委决定,调警卫营一连到南昌担任护灵标兵。一连受命后,9月17日上午8点,由省军区后勤部派车,全连迅速进驻南昌,住在江西饭店二楼,用膳在大餐厅。根据上级要求,一连决定,从全连挑选12名1.75m左右的卫士,担任灵堂两侧的标兵,每班4名,进行3班倒,每小时换岗1次,要求标兵像钉子一样钉在那里,一动不动,接受数万干部群众悼念。在我的记忆中,钟孝荣、邓理宝等战友担任灵堂标兵。

9月18日下午3时,南昌“八一”广场召开毛泽东主席的追悼大会,除灵堂4名标兵在悼念台两侧外,全连还挑选了40名卫士,担任悼念台前的标兵,腰佩54式手枪,手戴白手套,着装整洁,军容严谨,面向参加追悼大会的数万干部群众。正式执行标兵岗时,40名卫士动作协调一致,如同一人。省军区副司令沈仲文看后,非常满意,也深受参加追悼会的省、市领导,和人民群众的好评和赞许。不少悼念的同志说:“悼念台前的标兵,与北京仪仗队标兵一模一样,是从北京调来的吧!”我们听了,感到很自豪。

全国各地举行这么隆重而又庄严悼念活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据说,南钢用钢筋焊接一个花园,重83T,高28m,寓意是毛老83岁驾崩,解放后执政28年,还有16000名职工,16000朵白花,也是代表钢铁工人一片衷心的敬意啊!

七、执 勤(6)

第二次:建军50周年庆祝大会的警卫执勤

为隆重纪念南昌起义建军50周年,和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50周年,江西省委、省革委会、省军区决定,于1977年8月1日上午10点,在南昌“八一”广场,召开20万干部群众参加的纪念大会。并决定,主席台前10个标准岗,台前后左右的保卫工作,由警卫营负责。

警卫营受领任务后,由营长彭良圣带队,率领一连全体将士,于7月30日上午10点进驻南昌,住在江西饭店二楼,在饭店大餐厅用膳。安顿后,下午2点,全连将士来到“八一”广场实地演习,确定标准岗位,熟悉主席台周边地形和进出路。

那时,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不久,“四人帮”刚刚被粉碎,其爪牙还在各条战线搞派性,社会相当混乱。在这样严峻情况下,举行20万人参加的纪念活动,实为不易,特别是主席台的安全保卫工作,要慎之又慎。不过,有了去年毛主席追悼会警卫执勤工作的经验,这次纪念活动的保卫工作,我们心中就更有数了。会议2小时,主席台前10个岗位,由30名卫士担任,每岗1小时,进行3班倒。同时,我们重点加强了主席台前后左右的警戒工作,卫士们全副武装,如有突发情况,随时准备应对。

在营首长亲自率领下,我们准备充分,措施有力,保证了双50庆祝大会胜利召开。会后,省委、省革委会、省军区领导高度评价说:“警卫营作风过硬,有战斗力,是一支能肩负特殊任务的部队”。现在回想起来,能保卫这样隆重的纪念活动,也是我们一生的荣幸。

八、执 勤(7)

第三次:维护省城南昌社会治安的巡逻执勤

粉碎“四人帮”后,全国各条战线都在拨乱反正,特别是公检法,要以法治国,首当其冲。1979年7月6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公布,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标志着我国以法治国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为确保《两法》的顺利实施,江西省军区根据南昌警备区的请求,调警一连全体将士进驻南昌,主要任务是维护市区的社会治安。受领任务后,营党委高度重视,具体由王文珍副营长带队,阳芳生连长负责巡逻执勤,刘再根政指负责宣传教育和后勤保障工作。1979年11月1日上午9点,一连奉命进城,指挥部(连部)设在“八一”广场主席台下的地下室,执勤点分别在赣江水运码头、延江路、南昌汽车站、火车站等繁华的公共场所。

当时,南昌警备区成立了巡逻领导小组,由司令部纪副参谋长具体负责,成员有:动员科王参谋,市公安局治安处副处长余仕龙,武装民警处宋参谋,还有警一连连长阳芳生,政指刘再根。

在硬件方面,还从警备区调配了20辆摩托车,其中,三轮和单轮各10辆,警一连有30名卫士,学会了摩托车驾驶。

巡逻执勤期间,有个案例,周辉战友记得特别清楚。

一个星期日上午9点,营部班长黄文海和一名战友,到南昌商场购物,在“八一”广场遇一外地男子说:“俺从云南回家路过南昌,因钱包被偷,无钱买车票,有朋友托购了一点中药天麻,想卖掉一点做路费,请解放军同志帮帮忙”。说完,就从包里拿出一些天麻,说是60元1斤。说话间,又来个男子,拿过天麻一看说道:“呀!这天麻是野生的,很好,我没带钱,要不,也买一些”。这时,他俩想,家人正需天麻,又能为这人解决路费,学习雷锋,助人为乐,是警卫战士应该做的,于是,每人买了1斤。

然后,他们到商场购了日用品,高高兴兴地回到指挥部,当拿出天麻给战友们看时,发现是假的。粗看,那天麻晶莹剔透,难辨真假,细看,是用薯粉制作,并附有根须,非常逼真。说时迟,那时快,黄文海带领3名战友,火速赶到“八一”广场,寻找卖假天麻的贩子。嗨!还真找到了,那药贩还在兜售假天麻呢。正当他们准备上前捉拿时,贩子发现撒腿就跑,战友们急起直追,并大声喊叫:“抓坏人啊!”,一直追到广场南路,有位骑自行车的市民,见解放军在追赶一个人,想必不是好人,就用自行车将药贩撞倒在地,黄文海一个箭步冲向前去,使出擒拿格斗的招式,将其制服抓获。药贩欲将身上钱物和手表都拿出来贿赂,乞求将他放了。卫士们不吃那一套,将其扭送到省府大院派出所接受处理,警察在该药贩子的包里搜出许多假天麻,审讯中,还供出几个同案犯,原来那个说是野生天麻的,就是拉皮条的同伙。

像这样的诈骗案例,要是现在,就不足为奇了,但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还是很严重的,对社会危害极大。部队进驻城区巡逻执勤后,有效地震慑了不法分子,静化了市场,深受干部群众拥护。

巡逻执勤从1979年11月1日开始,至1980年3月10日下午,部队奉命撤回。整整130天,无论是冰天雪地,还是寒风暴雨,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将士们全副武装,威严地巡逻在南昌的大街小巷、水运码头和车站等场所。一连巡逻执勤方案严谨,措施有力,清除了死角,加上部队进城的威慑作用,市区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几个月来,没有发现大的刑事案件和抢盗行为,为保一方平安,为《两法》的贯彻实施,为南昌的社会治安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九、花 絮(1)

警卫执勤中的台前幕后,也有一些花絮,这里顺便拈几件出来说说,与战友共享。

花絮一新老对阵

1976至1979年期间,江西省委书记江渭清,住在省军区大院外右侧,即南昌四纬路107号俄式居宅,江西省军区司令员信俊杰,住机关院内,两家相处很近,走后门只需几分钟就到了。

有时傍晚,信司令常领夫人到江书记家去串门,除汇报工作之外,也会娱乐娱乐,当然,主要是打打扑克,那时还是打Q、7、2,首长夫人在场时,是夫妻对夫妻较量,不管谁赢,都是夫人挨骂的日子多,当惯了领导,在家里也是这样吧。要是首长夫人都不在场时,就会把我和钟孝荣叫去凑数。大概是1977年上半年,我在滨江宾馆蹲点。小钟是1976年服役的大余兵,分在警一连四班,负责江书记家的警卫工作,住在江宅前门右边平房里。他很灵活,反映较快,深受首长喜爱。

我们和首长打牌,一般情况下,都是新老对阵。记得第一次我俩有点紧张,不知章法和牌性。

第1局,小钟抢先叫了庄,他手气好牌好,结果赢了。第2局,又是小钟叫庄,我的牌也不错,又赢了。在洗牌时,我发现了一点微妙变化,两位首长有点严肃不吭声了,可小钟是新兵,只顾赢得高兴。第3局,他又抓了好牌抢先叫了庄。看势头,按常规出牌,非赢不可。我看情况不妙,用脚踩了小钟一下,给他使个眼色。他很精明,很快理解了我的意思,不能再赢了,要让给首长,于是,连埋牌也改变了初衷,还乱出牌,结果首长赢了。第4局,是首长抓的牌好,我俩没办法取胜。第5局,我抓了好牌,也叫了庄,可小钟一根肋,还是按前两手打法,乱出牌,输给了首长。

收牌后,江书记说:“小卜小钟呀,别看你们前面赢两手,后头3局我们全赢了,姜还是老的辣啊!10点多了,明天还有个会,今天不玩了。”收好牌桌后,都回去休息去了。

事后,我对小钟说:“首长日理万机,打打扑克,娱乐娱乐,主要是图个开心,我们要赢两局,又要输两局,总赢,首长不高兴,总输,会说我们不行”。我俩默认后,往后,遇到这种场合,就按照这个潜规则操作,其结果,首长满意,我俩也高兴。当然,这样做,绝不是投其所好图什么,只是单纯想让首长心情愉快而已,要是现在,也就难说了。

新老对阵,虽然过去30多年了,现在想起来,仍回味无穷。

十、花 絮(2)

花絮二家猫野猫

1978年8月中旬,杨成武副总长和江西省军区张力雄政委,都在庐山疗养,他俩是老乡,福建人,经常在一起。

一天下午2点,负责首长安全保卫的省军区保卫处陈处长,和警卫营营长彭良圣,副政委戴朝琦,驻庐山警卫排长卜军,还有卫士马小良,吴木云,和驾驶员周辉、邓绍辉共8人,驾乘2辆北京吉普,下山为首长猎兽。

那天,我们带了5支枪,其中,双管猎枪(德国造)、自动猎枪、小口径步枪、半自动步枪、冲锋枪各一支。下山后,我们先到德安县委,找了一位小车司机做向导,跑了不少山路,串过了不少乡村,转了一大圈,先是遇到4只野狼,因距离太远,隔了一条山沟,未猎成。傍晚,是野鸡出动的时候,却又未遇到。直到晚上8点,我们才回到德安县委吃晚饭。

休息3个小时后,晚上11点左右,我们又出发了。在上山途中,走走停停,寻找夜间活动的动物,可就是没有发现,快到凌晨4点了,还没有丁点收获,只好打道返回。

突然,距车10多米的路边水沟里,发现一只野兔,周辉停了车,将灯照住。戴坐在车上,用自动猎枪瞄准扣了一枪,结果未中,野兔惊跑,于是,周辉驾车沿水沟往前追赶,正在这时,彭营长从另一辆车下来,持小口径步枪射击,却碰上了一颗哑弹,不该死的兔子还是跑了,真可惜。

天有助君之意,当车子从德安上山行至一个路坡20m处,发现一只动物在晃动,周辉停了车,灯光射去,定睛一看,我说:“是家猫”,还是戴副政委看得“准”,说:“什么家猫?是野猫!小吴,开枪!”上回的失误,这次戴不好再过瘾了,把射击的任务交给了小吴,我认为,他这个决策是明智的。小吴枪法很准,用自动猎枪从车窗瞄准“野猫”,“嘟”的一声,击中了猫胫,连叫都没叫,就倒下了。我和小吴赶紧下车,将猫拾起放在车箱里,大概有8斤左右,还肥。

有了收获,我们抓紧时间往回赶,5点左右回到疗养院,天快亮了,陈、彭乘坐另一辆车也到了,还没等他俩验收战果,戴嘱咐说:“你们赶快把猫剥了,分成两半”。小马小吴手脚很利索,按戴副政委的要求,很快就处理完毕。早上7点,陈、彭、戴三位将战利品,一半送给杨副总长,一半送张政委,首长很是高兴。

当时看来,若不是巧遇这猫,真不好向老首长交差啊!陈、彭至今也不知道有这花絮,当然,我也搞不准是“家”是“野”。有句名言:“不敢家猫野猫,能上餐桌,就是佳肴”。哈哈!

后来,我们还下山去猎了两次兽,每次颇丰,但,只有这次映象最深。

十一、花 絮(3)

花絮三虾虾卤格

1974年10月上旬,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受邀来京参加建国小庆不久,前来江西参观访问。

事先,江西省委、省革委会各部门,都在忙碌做好接待准备工作,江西省军区也不例外。一天下午,为迎接亲王到来,省军区在机关礼堂召开动员会。当时,我在滨江宾馆执勤,也参加了这个会。

下午3点,近500名与会将士到齐后,谢锐副司令员主持开会了。他说:“同志们,过两天,碱土菜,虾虾卤格来南昌参观,我们要做好接待工作。”秘书听后,赶紧套近谢副司令耳边说:“首长,你讲错了,不是碱土菜,虾虾卤格,是柬埔寨,西哈努克”。谢副司令当时毕竟是60多岁的人了,有点耳背,还是没有听清楚,但,又不能冷场,首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应变能力极快,忙说:“敢他什么菜,客不客,来了我们就接。”会场一阵笑声后,接着,又继续开会。

我清楚地记得,他的报告大概讲了三点:一是要热情接待,注意礼节,为中国人争光;二是要搞好军人风纪,注意中国军人形象;三是要搞好安全警卫工作,特别要求负责警卫的省军区独立团七连(警卫营前身),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和百倍的警惕性,确保外宾的绝对安全,不能出差错。

首长文化不高,布置工作讲得很细,大三点中有小3点,小3点中又有ABC。他作报告,你要有个思想准备,一般都要1—1:30分钟,习惯了,也就自然了。首长很精明,前面没弄清西哈努克亲王名字,后面讲话,干脆不说了,涉及到名字时,全用外宾代替。这个经典,在部队不知讲了多少遍,今日重复,再与战友分享。


(素材由阳芳生、周辉、蔡美云、赵葛相、杜贵材、刘共平、饶军等提供,卜军整理。)[/size]

本文内容于 2011/3/13 12:31:46 被小编a7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