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十一章 绑架(二)

禹至恩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这是一间封闭的屋子,但是门却是木头做的。那门做得不够精细,门缝颇大,光线毫不吝啬地从门缝中透进来,好似带给了她一线生机。胜男向光亮摸索而去,贴在缝上悄悄往外看。 外面坐着三个男人。一人生得五大三粗,一人贼眉鼠眼,还有一人背对着他,看不见样貌如何。 只听到背对着她的那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这是一间封闭的屋子,但是门却是木头做的。那门做得不够精细,门缝颇大,光线毫不吝啬地从门缝中透进来,好似带给了她一线生机。胜男向光亮摸索而去,贴在缝上悄悄往外看。

外面坐着三个男人。一人生得五大三粗,一人贼眉鼠眼,还有一人背对着他,看不见样貌如何。

只听到背对着她的那人闷声闷气地问:“信送到了?”

贼眉鼠眼随手拾了一张破纸片扇着风,微微喘着气道:“送到了!那小孩亲手送到姓郁的手上了!”

“这么巧?”

“你可别不信,就这么巧!那小孩把信交给看门人时,看门人看都没看就给扔了,老子当时还想着,他娘的姓郁的养的狗都这么拽,这次绑了他女儿算是给他提个醒!今后还敢这么嚣张不!”

对方不耐烦地提醒道:“别扯远了!讲重点!”

他连着“是”了几声,接着道:“郁镇南正巧坐车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那小孩倒挺机灵,看他的打份,知道他是个当官的,把信往他手上一塞就跑了。我亲眼看到郁镇南拆了信,鼻子都气歪了!”

“哈哈哈!如今他的宝贝女儿在我们手上,他不多出点血,怎么对得起他自己?哈哈!”彪形大汉放声狂笑,仿佛大把的银票已在手中挥洒。

听到三人议论,胜男只觉脑袋一炸。“三个天杀的蠢货,连人都抓错了,还指望发什么财?!”她拼命拍打着木门,大声喊道:“喂!你们抓错人啦!放我出去!我不是郁婉秀,我是洪胜男!”

“她醒了?”一直背对着她的那个人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胜男觉得他的眼睛很奇怪,好象有一只是假眼。

“少来!”那彪形大汉喝骂道,“你以为老子是傻子,会信你的鬼话?”

贼眉鼠眼奸笑道:“她还挺聪明,知道编这样的大话来骗我们。”

胜男急道:“我不骗你们!是真的!我只是郁小姐的同学,当时郁小姐生气先走了,她刚走你们就绑了我,真的是你们弄错了!你们绑了我也没用啊!我又不是郁家小姐,他们才不会付赎金呢!”

那彪形大汉有些动摇了,怀疑地问:“大哥,我们不会……真抓错了人吧?”

他那独眼大哥沉默着,贼眉鼠眼反驳道:“不会错!怎么会错?那帮草包要绑的分明就是这丫头!就算真错了,这丫头与郁镇南的女儿走得这样近,想必郁家也不会不管!”

一想到郁镇南那阴深冷漠的神情,胜男心中直发忖。那日,只因她一时错口喊了一声哥哥,他便黑了面止住舞步,一言不发地送她离开,便再也没有露过面,想必已是对她不再有兴趣。这次他会管她才怪!想不到自己竟然阴差阳错做了郁婉秀的替死鬼,真是比窦娥还冤。郁家是指望不上了。更糟糕的是,宗泽对此还一无所知。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失踪后,会是怎样一个慌乱。她急急地拍门道:“郁家是不会为我付赎金的。你们不就是要钱吗?哪,去找我哥哥吧,他是济世堂的老板,也有钱的!你们找他来赎我回去吧!求求你们了!”话未说完,她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独眼怀疑地问:“济世堂?你哥哥是洪宗泽?”

听到哥哥的大名,胜男不禁为之一振。她立即应道:“就是就是!我是洪胜男!不是郁小姐!”说着,她解下辫子上的一根蓝色丝带,从门缝里递了出去,道,“你们把这个给他看,他就知道我真的在你们手上了!”

彪形大汉将信将疑地接过丝带,脸上满是询问:“怎么办?”他压低声音道,“洪宗泽,我们……惹……”

独眼打了个手势,不许他再说下去。他兀自沉默着,似乎想到了什么。

鼠眼却狂笑道:“蠢丫头!老子跟你哥哥的旧帐还没算清呢!现在你在我们手里,事情岂不好办许多!到时候,老子要叫姓洪的从老子裤裆下象狗一样爬过去,求老子放了他的妹妹……哈哈!”

听到这话,胜男心下凉了半截。想不到自己自作聪明,以为搬出哥哥可以脱身,却不料竟给哥哥也惹来了一身的麻烦。不知他们会怎么对付他呢!她心中一紧,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哭!哭你妈丧呢!”彪形大汉恶狠狠地骂着,扔了外衣,向里间走来。

胜男吓得躲到一边,不知该如何应对。

独眼喝问:“你想干什么?”

彪形大汉道:“老子心里烦,正好拿她来替老子消消火!哭!哭你妈丧!”

独眼追上来一把将他按倒在地,给了他几耳光,骂道:“你他娘的不想活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彪形大汉被打得发懵,嘟囔道:“她不就是洪宗泽的妹妹么!”

独眼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个屁!我是觉得洪胜男这个名字很耳熟……她就是郁镇南的……”后半截话他没有说,只是使了个眼色。

彪形大汉恍然大悟,激动地道:“如此,绑了她岂不比绑了郁小姐更值钱?!”

独眼松了手,道:“你明白就好!郁镇南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你若动了他的人,有钱拿都没命花!你发骚,到窑子里发去!少他娘的坏老子的事!”

胜男方才明白,自己险些就要被这恶人糟蹋了。她不敢再哭,只好强忍泪水小声地啜泣着。

独眼忽又喃喃说了声:“不对……”

三人随即压低声音嘀嘀咕咕,不知在商议什么。

门外突然传来悉簌之声,一人警惕地跑了出去,不一会便进来,低声道:“大哥,他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