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军人

陈逸瑶 收藏 0 148
导读:17辛亥战争开局   10月12日,城内秩序大乱,盗匪趁机抢掠,熊秉坤的军械所受到旗兵的两次袭击,还好均被打退。当天晚上七点,阳夏驻军也投到革命党这边来,当时的阳夏地区是指汉阳府所辖的汉阳和汉口(即夏口厅),不是河南的阳夏。该驻军系缉私营以及第四十二标,都是文学社刘复基和王宪章先前就有所运动的。到了16日,熊秉坤被委派为第八标第三营营长,他也推辞了。当天晚上组织第五混成协,黎元洪电檄各省请求支援。这时候,清军开始反扑,第三十八混成团从河南开过来,本日起义军与清军大战于大智门跑马厅,义军大胜,缴获辎重、

17辛亥战争开局


10月12日,城内秩序大乱,盗匪趁机抢掠,熊秉坤的军械所受到旗兵的两次袭击,还好均被打退。当天晚上七点,阳夏驻军也投到革命党这边来,当时的阳夏地区是指汉阳府所辖的汉阳和汉口(即夏口厅),不是河南的阳夏。该驻军系缉私营以及第四十二标,都是文学社刘复基和王宪章先前就有所运动的。到了16日,熊秉坤被委派为第八标第三营营长,他也推辞了。当天晚上组织第五混成协,黎元洪电檄各省请求支援。这时候,清军开始反扑,第三十八混成团从河南开过来,本日起义军与清军大战于大智门跑马厅,义军大胜,缴获辎重、马匹、武器甚多。革命军在这次战斗的指挥官是谢元恺,他让指挥工程营的同志组织两百精锐为敢死队,由马荣、金铫龙、方兴等率领,在汉口连续作战。


17日,何锡藩和清军在刘家庙决战也取得重大胜利。18日,清军不断向刘家庙增兵,围攻汉口,汉口保卫战开始,北洋第六镇(师)开到武汉。当天,革命军敢死队第一队队长徐少宾于三道桥阵亡。又过了一天革命军在刘家庙大败清军,汉口保卫战首战告捷。

20日,敢死队二队队长马荣落入敌手,遭活生生剥皮而死。何锡藩以协统资格率起义军守卫头道桥,稍后即胜任前敌总指挥,这时起义军戴家山失去阵地。


两天后,熊秉坤率第九标渡江助战,张景良为总指挥,防守刘家庙。熊秉坤临江担任右翼。打到24日,清军水陆并进,张景良逃逸。熊秉坤第九标被清海军所包围,死伤惨重。营长李济广阵亡,团长谢元恺被流弹击中身亡。此时张景良私通清军种种迹象,已被起义军觉察。


清军来势凶猛,革命军群龙无首,各自为战,部分阵地战变为惨烈巷战。“军民死伤枕籍,计不下三万之众。其中清军约占万人。”


26日,革命军丧失外沿铁路、华洋街、桥口等处。革命军汉口前敌总指挥张景良被处死。原来这个张景良,是第八镇二十九标的标统,他看到革命的形势一时蔚为大观,不好当下反对,遂假意靠拢,攫取一定的指挥权,妄图以曲线方式在清廷的反扑中分一杯羹。于是他答应做北洋军的内应,唆使奸细纵火烧毁起义军仓库,致使起义军粮弹两缺,他的伎俩很快就露馅了。当日被士兵搜出,乱刀砍死。


和冯国璋一起来的还有贪鄙专横的武夫、自称“白虎精投胎”的王占元,他原在小站练兵时代是王士珍手下,1910年升为记名总兵,次年春上被赏陆军协都统衔。此时王占元随第一军南下镇压。


当天清海军开炮掩护王占元所部陆军过三道桥,占领造纸厂和刘家庙,起义军在大智门抵死反攻,在枪林弹雨中节节突进,夺回刘家庙。冯国璋、王占元令所部死守三道桥,仅过了一天,在冯国璋指挥下的清军又攻占刘家庙,王占元纵兵烧杀抢掠,极为残忍。


27日,清廷忍痛派袁世凯为钦差大臣,统领海陆各军。这一天冯国璋部攻占汉口刘家庙火车站,好像是献给他主子的一道大餐。


冯国璋来到镇压前线,干得卖力起劲,清廷看他表现不错,立马予以大赏,封他为二等男爵。在汉口的第一军司令部里面,他奉到电旨,情绪激动到哽咽!他的一个秘书回忆当时情形,冯国璋对身边亲近说:“想不到我一个穷小子,现在封了爵啦。这实在是天恩高厚,定要出力报效朝廷。”他边说边流泪,临了竟然大哭起来。三番五次要求踏平武昌,而袁世凯此时另有算计,让冯国璋问讯袁克定。几通电报后,他得知大事不好,袁世凯要走曲线,冯国璋当时傻了。袁世凯看这局面,趁势就让他另一忠实走卒段祺瑞接统第一军,而把冯氏从前线调回。


而在这一天,黄兴也马上就要抵达武昌。这一天不平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