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五十八 南宁庆功再誓师 战场家书抵万金


自卫还击战取得胜利后,中央非常重视,组织了庞大的慰问团分赴广西和云南进行慰问。赴广西的中央慰问团的团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王震,副团长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姬鹏飞,政协全国副主席季方、王首道、文化部部长黄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朱云谦、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王平、六机部部长柴树藩、人大常委会委员董其武、商业部顾问曾传六、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曾志(女)、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第三书记覃应机、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郭荣昌、民政部副部长刘景范、全国妇联副主席郝建秀(女)、全国总工会副主席陈宇。赴广西慰问团团员共58人。赴云南的慰问团团长是方毅,副团长是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胡子昂,民政部部长陈子华,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达,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王建安、人大常委会委员胡愈之、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刘明辉、外交部顾问曾涌泉,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平杰三、中共中央联络部副部长区棠亮(女)、共青团中央书记刘维明。赴云南慰问团团员43人。

为了向中央慰问团汇报工作,162师组织了在对越自卫作战中事迹突出的单位参加汇报会,我代表我们连队参加了回报。现在回忆起来那时汇报都相当简单,既没有准备书面材料,也没有刻意进行准备。我主要介绍班管和“727”战斗的基本情况,座谈式地进行。在我们这一组,在介绍有关人员时,我印象深刻的是原任李宗仁秘书的程思远,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随慰问团进行慰问的还有各种文艺团体,各种剧组,当时有名的电影《闪闪的红星》剧组也参加了慰问,面对面地见到了一些知名演员。那时没有追星的习惯,我们也不是某某的粉丝,再加纪律严明,也不允许战士单独与他们接触。

部队回国后,我们在扶绥战评期间,由于我们连队有总参工作组,又有军、师、团的领导住在连队进行战评,而全面熟悉连队战斗情况的只有我和付政指赵全发两个,我又要参加给中央慰问团的汇报工作,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因此回国后我很长时间没有给家中写信报平安,使家中的亲人特别是爱人很受了一场惊吓。中央3月5号宣布撤军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爱人他们以为我们三月五号就撤回国了,因此一直等待我们的消息。后来认识的战友们的家属陆陆续续都知道了自己亲人们的消息,即使受伤的都有了下落,而我确连一点音讯都没有。我爱人那时是教师,学校的领导知道我上前线去越南打仗了,很照顾她,基本上没有给她安排什么主要课程,其他老师也充分理解和同情,时不时地给予关心和问候,主动的承担起她的课程,让她整天呆在邮局等候消息。她单位的同志和左邻右舍的乡亲,看到我活泼乱跳,聪明伶俐还不懂事的女儿珺珺时,都在背后议论,“真是可怜,说不定就要成为孤儿了”。那时通讯十分落后,特别是偏远山区,除了写信外,就是电报,一封信起码也要半个月甚至二十多天才能收到。那段时间,我根本就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后来才找时间简单地写了几句,派通讯员交到了邮局。在没有我的信息的那段时间里,我爱人的心理压力几乎到了崩溃的程度,她连家中的家具都卖了,成天傻呆呆的坐在邮局门口等待我的信件。家乡的群众都知道我上了战场,不知死活,内心非常同情她的处境,特别是邮局的同志,非常注意从广西、云南方向给他的信件。后来邮局收到我的信件后,邮递员专程送往她的家中,送到半路,就被周围的群众扯开公开进行了传阅,她拿到信时,喜极而泣,信的内容对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知道我还活着。我上越南打仗的事情,我没有写信告诉家里,我也没让爱人告诉母亲。母亲没有文化,对我的期望超过对其他的兄弟,如果知道我上战场她一定会忧虑成疾。那一年我家非常不顺,小弟在部队阑尾炎住院开刀,而二弟为了起房子炸屋坪,在火上烘烤炸药时,雷管在手掌心中爆炸,时间正是大年初一,偏远山区连一个草药郎中都找不到,承蒙乡亲们抬了两三个地方,才找到一个赤脚医生,在没有任何消毒麻醉的情况下将残掌从手腕切除,命虽保住了,但落下终身残疾。两个兄弟当时一病一伤的情况我在上战场前就知道了,但我只有将痛苦和担心压在心头,全身心地投入到战事之中。在网上读到战友黄德家《热血燃烧的岁月.一封家书抵万金》时,感同身受,心情相同。作为当时心情记录,我写了一首打油诗,也抄录在这里。“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亲人得一字,方知命保存。妻子喜如狂,老母念佛勤。邻里相慰问,全家热泪盈。不知其中苦,那思国安宁。虎狼居国境,平安靠军人。养兵在平时,战时敢牺牲。遗孤多照顾,安慰烈士魂。和平弃宝剑,无疑毁长城。莫忘近代史,中华受欺凌。磨我中华剑,励我敢战军。能战方言和,雄居世界林!”


1979年4月21日,广西边防部队庆功大会在南宁隆重举行,我作为一等功臣连队的代表荣幸地参加了会议。

初春天气,正是绿肥红瘦的季节,地处南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市,沐浴在风和日丽的阳光下,沉庆在胜利喜悦的气氛中。我们到达南宁时受到了军区首长、自治区领导和南宁人民的热烈欢迎。南宁本来就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南国风味异常浓厚。街心公园的花圃,百花齐放,万紫千红,争春斗艳 。巨大的棕榈树,张开凤尾似的绿叶在春风中微笑招展。为了庆祝广西方向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胜利召开,整个城市充溢着欢乐之情,到处是猎猎彩旗,到处是串串宫灯。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人们热烈欢迎,处处是热情地握手,处处是友好地问候。锣鼓、鞭炮、口号、歌声汇集成喧嚣的海洋。

宏伟气派的邕江宾馆装饰一新,这所接待国际友人的高级宾馆,为我们这些普通军人敞开了大门。当穿着普通解放鞋的我们,踩在红地毯的时候,当钻惯了猫耳洞的我们,躺在高级弹簧床上的时候,当饿得啃生木薯的我们,饱餐着美味佳肴的时候,不能不使我们想起牺牲的烈士和负伤的战友,想起祖国给予我们的荣誉和人民所给予的希望。

新华社四月二十四日发了专电,报道了这次盛会的情况。

“人民解放军广西边防部队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庆功大会,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在南宁市隆重举行。这是一次表彰英雄模范、交流经验的群英盛会,也是一次鼓舞部队向革命化现代化进军的动员大会。参加大会的一千七百名来自边防部队和参战民兵、支前民工的模范中,有团结战斗、能攻善守、战功卓著的英雄集体的代表;有活着的董存瑞、黄继光、杨根思、罗光燮式的战斗英雄;有抱住敌人跳下悬崖的“狼牙山五壮士”式的功臣;有对祖国无限忠诚、只身同敌人战斗几天几夜的孤胆英雄;还有许多智勇双全的坦克英雄、炮兵英雄、爆破英雄、格斗英雄、民兵英雄和支前英雄。春光明媚的南宁,这几天到处洋溢着军民团结,欢庆胜利的热烈气氛。市内主要街道和高大建筑物上,悬挂着一幅幅标语,上面写着“热烈庆祝自卫还击作战的重大胜利!”“向战斗英雄、人民功臣学习致敬!

大会开幕的那天,一对对胸前佩戴着军功奖章的英雄模范来到会场时,迎候在这里的各族群众和文艺工作者,在鼓锣声中翩翩起舞,欢呼声、口号声和鞭炮声响彻邕江两岸。人们把五彩缤纷的花瓣洒在英雄们身上,尽情地表达广西各族人民对在保卫祖国边疆战斗中立下卓越功勋的子弟兵的热爱。广州部队和广州部队领导机关的负责人许世友、向仲华、江燮元、吴忠、欧志富、刘昌毅、杨树根、单印章、谷景生、赖春风、周德礼、王淳、王海等出席了大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自治区革委会和南宁市委的负责人刘重贵、覃应机、赵茂勋、王祝光出席了大会。出席大会的还有特邀的战斗英雄代表和烈士家属代表。覃应机代表广西自治区党委、自治区革委会和全区各族人民,向大会致了贺词。

二十三日,在庆功大会闭幕式上,吴忠宣读了广西边防部队的嘉奖令,授予在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中建立了功勋的英雄集体和和个人以荣誉称号或予以记功。获得荣誉称号的英雄集体代表和个人,在热烈地掌声中走上主席台,许世友、向仲华向他们授旗、发奖。少先队员们给他们佩戴了大红花。广州部队政委向仲华在会上讲话,高度评价自卫还击作战胜利的重大意义。他说,这次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圆满地达到预期目的。我们打击了越南地区霸权主义的嚣张气焰,戳穿了他们自吹的所谓“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永远百战百胜”的神话,鼓舞了亚洲和世界人民反霸的斗志,赢得了世界舆论的同情和支持。这次作战,保卫了祖国边疆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振奋了党心、军心、民心,促进了全国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向仲华热情赞扬了广大指战员在战斗中所表现出的崇高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他说,许许多多英雄模范的事迹表明:我们部队的军政素质是好的,老传统老作风正在发扬光大。身经百战的老同志,为党为人民立了新功;初上战场的年轻干部战士迅速成长。我们党缔造了人们军队,确实是英雄辈出,后继有人。他最后指出,我们一定要认真总结和运用这次作战的经验,加强部队和民兵建设;一定要提高警惕,加强战备,严守边疆,保卫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一定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使部队的思想跟上全党工作着重点转移的形势。他希望英雄模范们继续保持和发扬高度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新的长征中为人民作出新的贡献。中央政治局委员、广州部队司令员许世友也在会上讲话,向英雄们表示热烈地祝贺。他说,这次自卫还击作战,参战的部队打得很勇敢,很顽强,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打出了许多英雄模范,打出了一大批战斗骨干。这对于我军建设,具有重大的意义。他强调指出,这一仗打得很好经验很多,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坚决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指示,执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正确运用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大打人民战争。毛泽东思想的旗子我们一定要永远高举它。

庆功大会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结束。”


记得开会的那一天,我们早早吃完饭,着好装,以代表团为单位,来到会议地点,首先是与军区首长、自治区领导合影留念,然后分两行步入会场。许世友司令员和向仲华政委分别站在会场前接见代表,同每一位代表握手问候。许世友司令员穿着崭新的军装,脚上穿着一双麻织的偏耳草鞋,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他身材中等但异常魁伟。方方的脸型,厚厚地嘴唇,方额巨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神韵。七十多岁的人了,但身板硬朗得很,一副十足的军人派头。当我走到他面前,向他举手敬礼时,他微笑着点点头热情地伸出他那双大手,我握住那双有力而柔和的双手时,禁不住浮想联翩。这就是那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举世闻名、威震敌胆的将军吗?这就是那位久经战阵,出生入死,多次负伤的敢死队长吗?这就是身怀少林功夫,能飞檐走壁的那位传奇式人物吗?这就是熟读《红楼梦》和《孙子兵法》的我军那位杰出的领导者吗?我看着他那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长者态度,看着他那丝丝银发,满脸老人斑的面容,心中浮起无比崇敬之情。

大会在长时间的鞭炮和雷鸣般的掌声中开幕,军乐团奏完庄严的国歌后,全体代表向阵亡将士致以沉痛地哀悼。当宣读完中央的贺电、宣读完军区的嘉奖令、向仲华政委讲完话后,就是许司令员作最后总结讲话。他热烈地祝贺我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所取得的巨大胜利,高度评价了广大指战员不怕牺牲勇敢战斗的精神,并严正警告越南统治集团,如果不停止对我国的侵略行为,一味玩弄战火,我们将保留对越南侵略者进行再次惩罚的权利。最后,他离开讲话稿,他用洪亮而威严的声音宣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坐在座位上,沉浸在大会的氛围中,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刚刚告别的战场。台上数十名记者在抢拍会场的各种镜头,镁光灯连连闪烁,就像火箭炮划过天空的亮光,他们茫茫碌碌的身影模糊成了冲锋陷阵而牺牲了的战友,就连台上那一盆盆昂首怒放的鲜花也活了起来,幻化成水口关外烈士墓前那一排排花环……。“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不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高适这传诵不衰的边塞名句,油然盘旋在我的脑际,难以抑制的热泪也一串串滚落下我的腮边……

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许多英雄模范人物,如战斗英雄潘细腊、胡绪清、谢振华、黄纪实、黄吴荣、夏玉柱、覃毅忠、李作成、吴志平、老战斗英雄李培江、李万余,支前模范陈玉英、以及在自卫还击作战中荣立一等功的女民兵隆美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