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 狼烟万里 商业帝国 第十节 中国加油

夜神云 收藏 4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5.html[/size][/URL] 在蒋纬国这个局座兼总裁凶神恶煞式的严词命令以及其大笔一挥所拨下来的巨额“活动经费”的双重刺激再加上蒋纬国赤裸裸明码标价所公布的“弄来一个人才,奖励三百大洋”的嘉奖令之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批刚刚加入这个“天子门生”级别情报机构内的商统特工们很快干劲高涨,纷纷不遗余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5.html

在蒋纬国这个局座兼总裁凶神恶煞式的严词命令以及其大笔一挥所拨下来的巨额“活动经费”的双重刺激再加上蒋纬国赤裸裸明码标价所公布的“弄来一个人才,奖励三百大洋”的嘉奖令之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批刚刚加入这个“天子门生”级别情报机构内的商统特工们很快干劲高涨,纷纷不遗余力地干起这名为收罗人才实为抢人拐卖的任务来,尤其是酆悌、舒国生等几个刚刚成为这个组织的头头们,更加都是迫不及待想在这第一次任务中大显身手,以此全力在蒋纬国面前展现自己出色的办事才干,而突出的“工作业绩”自然就是验证自己能力最好的证明,因此个个执行任务起来都十分卖力。

尚方宝剑在手且财大气粗、后台坚硬的商统特工们展开工作后迅速开始源源不断地把全国各地的科研专家、文艺大师给弄到了西南中国国家科学院等各种由蒋纬国负责的学术研究机构里。根据这些“受害者们”在事后的总结,商统们办这事的主要流程基本就是以下的三步曲:

第一步,破门而入或蹲点守候。被蒋纬国看中的很多人当时正在家里、单位内忙碌时或刚刚下班走在回家路上时,一群身穿黑色中山装、头戴礼帽的人便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并将他们团团围住,(“那架势活生生就是一伙拦路打劫的土匪!”国学大师章太炎气愤道);

第二步,当看到要找到人出现在了面前便立刻围上去,然后出示一张盖满中央政府大印的任职通知(就跟逮捕证、搜查证差不多,为此还发生了好几次误会)并确定身份:“你就是某某某?…很好,根据蒋委员长以及商统局局长兼西南内迁委员会委员兼西南中国国家科学院负责人兼西南能源公司总经理兼西南金属公司总经理兼西南战车研究所主任兼西南火炮研究所主任兼西南飞机研究所主任兼中国西南联合大学名誉董事兼…(足足二三十个令人晕头转向的头衔)蒋纬国先生的亲笔命令,我们特地前来接您前往西南就职…请不要抗议或产生任何疑问以及拒绝的意向,因为都是无效的。其他的事情也请您不要管,我们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您在您单位的辞职手续我们也帮您办妥了,您的亲属家眷也可以和您一起前往西南,所有的路费和安家费全部都由我们出。好了,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我当时还在上课呢!他们也不管!直接把我像拘捕罪犯那样给带走了!”——林语堂在事后回想起来仍然又怒又无奈,旁边的钱钟书苦笑着插话道:“你比我好多了。我当时还在睡觉呢,他们三更半夜就敲开了我家的门。”)

第三步,不由分说、架上就走,最后莫名其妙就到了西南。

在商统们这种明目张胆且不分青红皂白、宁可错抓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办事手段下,大批的科研专家和文艺工作者日夜不分地从全国各地被搜罗而来并立刻送进了国家科学院(院长蔡元培)、军械研究所、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能源金属公司…等西南机构内。首先便是民国时期中国著名的六大泰山北斗级文豪巨匠,人称“鲁郭茅、巴老曹”的鲁迅、郭沫若、矛盾、巴金、老舍、曹禺六人,全部被蒋纬国安排在西南联合大学就任文学教授职务。鲁迅先生的身体此时已经不太好了,历史上,鲁迅先生会在1936年8月19日去世,蒋纬国为此特地命令商统们从全国找来最好的医生给鲁迅先生治疗疾病,以此千方百计地挽留住这位伟大的“民族魂”的生命。除此之外,叶圣陶、沈从文、朱自清、钱钟书、杨降、赵树理、谢婉莹、周作人、聂绀弩、戴望舒、章士钊、徐懋庸、王力、吕叔湘、叶蜚声、徐通锵、钱玄同、胡适、季羡林、傅抱石、蒋梦麟、朱生豪、傅雷、陶菊隐、何兆武、王世襄、袁荃遒、朱光潜、宗白华、冯友兰、陈望道、薛暮桥、穆旦、闻一多、李公朴、臧克家、田汉、聂耳(此时已经不幸去世了)、梅兰芳、程砚秋、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林风眠,丰子恺,刘海粟、陶行知、黄炎培、陈鹤琴、熊十力、徐复观、吴晗等数以千计各领域的文艺大师、文艺工作者、学者、思想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翻译家、教育家、作曲家、音乐家、美术家、美学家犹如工厂流水生产线上的产品般源源不断地也被送到了西南。

除了文学学者们,国内的科研专家们也是蒋纬国的下手对象。著名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华罗庚也被商统们弄到了西南联合大学任教,著名的地质学家李四光成了中国国家科学院的终身院士兼龙腾集团地质勘探部部长,桥梁专家茅以升、气象学家竺可桢、X射线学家吴有训、光学家蒋筑英、生物学家童第周、医学家林巧稚、光学家蒋筑英、植物学家胡先驌、建筑学家朱启铃、物理学家和教育家胡刚复(中国近代物理学研究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中国近代高能物理学开创者之一的张文裕以及已经作古的国学大师梁启超的三个儿子:建筑学家梁思成、考古学家梁思永、火箭专家梁思礼等,此时中国国内的著名科学家们几乎一个不剩全被蒋纬国弄到了大西南。

当商统们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地在全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热火朝天地给蒋纬国搜刮人才时,龙腾集团在澳洲、东南亚、美洲、中东、南非等地的各个分公司也遵照集团总裁蒋纬国的行政指令,派出大量的人员按照他提供的名单展开了几乎是席卷全球的抢人运动,然后统一安置在硅谷。

首当其冲的便是历史上在新中国研制两弹一星过程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著名“三钱”。此时还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进修深造的钱学森(未来的“中国火箭之父”、“中国导弹之父”、两弹一星元勋)和还在法国巴黎大学镭学研究所攻读放射物理学博士学位的钱三强(未来的著名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以及还在清华大学(此时已经合并进了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研究院潜心学习的钱伟长(未来的“中国近代力学之父”)三人同时接到了以蒋纬国名义签署的龙腾集团预定录用通知书。为了让这三位国宝级科研巨匠能够在最好的条件下进行各自的学业和科研事业,蒋纬国特地命令龙腾集团负责他们从今以后的全部学费和生活费,以资助他们早日学业事业有成。

除了三钱外,蒋纬国的下手目标还有邓稼先(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中国原子弹之父、中国氢弹之父)、王淦昌(著名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中国核弹之父”)、吴健雄(著名女物理学家,被誉为“东方居里夫人”)、袁家骝(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的丈夫)、何泽慧(著名物理学家、核化学家、钱三强的妻子)、郑大章(著名放射物理化学家、居里夫人的学生)、郭永怀(著名火箭导弹专家、两弹一星元勋)、姚桐斌(著名冶金学家和航天材料专家)、钱骥(著名空间技术专家)、师昌绪(著名金属学家、材料学家)、吴自良(著名材料学家)、吴文俊(著名数学家、几何学家)王希季(著名空间技术学家,中国近代空间技术开创者之一)、赵忠尧(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近代和物理事业先驱)、杨承宗(著名放射化学家)、谢希德(著名固体物理学家)、唐敖庆(著名理论化学家)、徐光宪(著名物理化学家、无机化学家)、黄昆(著名物理学家、中国近代固体物理学先驱、中国半导体技术奠基者)、林兰英(著名女物理学家、半导体物理学家)、屠守锷(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赵九章(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周光召(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杨嘉墀(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陈能宽(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陈芳允(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任新民(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孙家栋(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王希季(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王大珩(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彭恒武(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于敏(著名物理学家、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元勋)等一大批中国最著名最优秀的科研精英。

按照蒋纬国的指示,国内的科研文艺大师全部安顿在西南国家科学院,而这些在海外留学的中国科研精英和学子们则必须要全部地、一个不剩地挖到硅谷。但执行任务的商统们发现局座的思想实在是太超前了,有很多人比如邓稼先、朱光亚、林兰英、何泽慧、陈能宽、程开甲…等占整个名单上五百多人的倒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此时还只是默默无名的研究员、留学生、实习学员等,更夸张的是有的人此时还在国内上高中准备考大学。当酆悌和舒国生把疑惑报告给蒋纬国的时候,蒋纬国就像希特勒作演讲那样激动得手舞足蹈,横飞的吐沫星几乎啐了他们俩一脸:

“你们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吗?他们是最出类拔萃的精英!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是现在乃至以后中国科研事业的中流砥柱!是栋梁!是泰山!是巨匠!你们要清楚!他们每个人都抵得上一个整编师!只要现在能挖过来的,必须立刻给我不择手段地挖过来!如果现在还是棵树苗,那你们也得给我仔细看管好喽!直到他们长成大树再给我挖过来!”在说这话时,蒋纬国活脱脱就像一个蹲在树下等着开花结果的农民,心急得耐不住的他真恨不得拔苗助长。想到这里,蒋纬国忍不住在心里大发感慨:要是这些“两弹一星元勋”能集体早生二十年就好了,那自己现在就可以把他们全部网罗组织起来造原子弹炸日本了。

被骂得团团转的酆悌和舒国生不敢懈怠,慌忙按照局座的吩咐去办。

在下决心把中国的国内和海外人才统统搜刮一空后,蒋纬国贪心不足又打起了挖其他国家科研文艺人才的心眼。挖人才,蒋纬国的目的有三个。首先就是阻止中国的本土人才流失到国外,其次则是为了振兴中国的整体科研文艺水平,构建中国现代化的科文发展体系,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赚钱。地质专家、能源专家、化工专家、医药专家、无线电通讯专家、材料专家、金属冶炼专家等各民用科技领域的人才当然是作为商人的蒋纬国的最爱,但同时他更加贪图的则是能造出先进军火的军工专家、枪械专家、航天航空专家、舰艇专家、导弹火箭专家等等。毕竟此时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越来越近了,除了能源和钢铁外,这场战争也是个出售军火、大发战争横财的好机会。日本人不是曾提出在中国战场上要“以战养战”么?蒋纬国决定要将这个“以战养战”精神发扬光大,用整场世界大战来养中国的抗日战争。

尽管此时蒋纬国已经成功把“人类在继牛顿之后的第二世界级物理学泰斗巨匠”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招纳到了龙腾集团旗下的硅谷,但这还是远远不够的。人才,永远不嫌多。而蒋纬国要优先下手的,则是那些以后会造出导弹、火箭、直升机、喷气式飞机、原子弹等最尖端武器的那些国外科学家。

六月中旬,全国局势越来越严峻,两广叛乱已经是愈演愈烈,全国上下都笼罩在一片内战即将爆发的紧张气氛中。6月10日,蒋介石不动声色地命令中央军的两个军先发制人地南下抢占了衡阳,锁死了两广联军北上进犯南京的通道,同时蒋介石全力调动南方部队,准备武力解决两广;而粤桂联军亦不甘示弱,立刻出动三十余万兵力,在100多架飞机和20多艘内河舰艇的掩护下大举开进了湖南省。南下中央军和北上的两广军随即对峙僵持于湖南衡阳一带,双方剑拔弩张、虎视眈眈,同时都全力秘密拉拢湖南省军政主席何健。尽管蒋介石的中央系势力庞大,但粤系和桂系的盟友也不少,对蒋介石一直“安内而不攘外”政策深恶痛绝的东北军、西北军、中共都纷纷发表声明驰援两广。一时间,内战随时都会擦枪走火,举国上下一片哗然和震惊,各界代表纷纷呼吁双方要克制冷静,万万不能将中国陷入内战中并使得北方日寇有机可乘。

此时遍观中国,最痛苦的人应该非湖南省主席何健上将莫属了,他被夹在中央和两广间简直是钻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假如湘军参加两广一起造老蒋的反,那中央军兴兵讨伐之际,蒋介石肯定第一个拿他开刀“杀鸡儆猴”,恐怕两广还没有和中央军交战,他何健倒先人头落地了;但反过来,他要是归顺了中央,那两广军挥师北上,首当其冲遭到攻击的也是他,而一贯喜欢玩驱虎吞狼把戏的蒋介石肯定到时候坐视不理,看着湘军和两广军拼得两败俱伤;如果他蛇鼠两端、“保持中立”,那湖南省就会遭到两广军和中央军的南北夹击,那死得更惨。

与何主席的痛苦相比,蒋纬国可就轻松多了,因为“胸中有数”,所以他也没有和全国上下一起忧惧内战爆发,反而更加是忙得不可开交。六月二十五日,蒋纬国还特地抽空赶到上海港口,为即将远征柏林第十一届奥运会的中华体育健儿们壮行。

由于此时的中国常年陷入军阀割据、内忧外患的混乱状态,所以也基本上没有多少实权人物对体育事业感兴趣,但蒋纬国则殷切地希望能通过中国体育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来振奋国民士气,况且他对历史上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中国体育团充满了敬意和同情。因此当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在接到德国政府发来的邀请函后,蒋纬国立刻主动热心地帮助此时的协进会理事长、中国现代体育事业先驱张伯苓老先生组织中国运动员,并一力承担了中国奥运代表团前往德国参赛的全部经费。

当蒋纬国风尘仆仆赶到港口时,已经登上“娜波莉”号意大利邮轮的代表团负责人张伯苓、沈嗣良、王正廷在获悉后立刻带着全体运动员下船迎接蒋纬国。

历史上参加一九三六年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们处境十分艰难,由于政府提供的资金不足,因此代表团不管是领队还是队员,从中国前往德国的这一路都乘坐最便宜的底舱,吃最经济的饭菜,住最便宜的旅馆,甚至打地铺睡地板,但所有的队员们毫不气馁,他们不嫌苦、不嫌累,只一心渴望能代表祖国在奥运会上参赛争光。

但现在有了蒋纬国大手笔支援的五十万法币经费,所有的队员都乘坐着头等舱,一路上不但衣食住行无忧,而且还都换上了崭新的运动服,此时看上起一个个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全团成员包括领队、教练员、运动员、随行政府官员共计169名,预备参加田径、举重、游泳、拳击、自行车、篮球、足球这七个项目。运动员中包括短跑运动员刘长春、长跑运动员于希渭、拳击手李梦华、拳击手王润兰等人,另外还有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此时的中国男足是一支横扫东亚无敌手的“铁军”,从1913年至1934年连续十届的远东运动会上,中国男足获得九次冠军和一次亚军,每次和日本队交锋,都是以5比1、4比0等大比分完胜,令日本队颜面丧尽,甚至部分日本球员畏惧和中国男足交锋。此次中国男子足球队的22名球员尽是久经赛场的老手和高手,队长李惠堂更加是人称“亚洲球王”、“世界五大球王之一”。

“二公子…临别之前,你要不要说点什么?”张伯苓百感交集地紧紧握住蒋纬国的手,他对蒋纬国充满了感激之情。此时的中国,除了蒋纬国外,能够为中国体育事业一掷千金的已经没有第二个人了。

蒋纬国看着齐聚在码头边的中国体育运动员们,看着这一个个龙精虎猛的热血健儿,看着这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他直感到一股热流涌上了胸口。一丝刺眼的红色掠过他的眼幕,蒋纬国转过头,张伯苓也转过头,所有的中国队员们都转过了头望去。黄浦江上,一艘日本驱逐舰正大摇大摆地驶过,一面血红色太阳旗在威风凛凛地招展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愤慨而复杂起来。蒋纬国顿了顿后,猛地用尽力气愤然厉吼道:

“中国队!加油!”

张伯苓取下眼镜,拭了拭眼睛。所有中国队员的眼睛都湿润了,站在最前面的李惠堂跃上前振臂大吼道:“中国队!加油!”

“中国队!加油!”所有的队员们一起忍住热泪发出了决然的怒吼。

黄浦江边,大批大批的上海市民纷纷围聚了过来。没有人组织,现场所有的中国人都开始大喊着,澎湃的声波犹如翻滚的浪涛般一层接着一层:

“中国队!加油!中国队!加油!中国队!加油!”

山呼海啸般的吼声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笛声长鸣、船只如云的黄浦江上。每个中国人都在忘我地高喊着这五个字,似乎要把胸中积蓄已久的怒火和那颗赤诚的爱国心给彻底地喷涌出来、宣泄出来。江面上的日本巡逻舰艇开始如临大敌地纷纷开了过来。一艘巡逻艇靠岸后,几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军官走上来,恶狠狠地叽里哇啦说着什么。但没有人理睬他们,滚滚的雷涛间谁在乎那几只苍蝇的嗡嗡声。所有的中国人都在拼命大喊,一遍又一遍地大喊:

“中国队!加油!中国队!加油!”

张伯苓等几名带队的官员神情凝重而肃穆地连连向人群拱手致意,即将踏上征途的中国奥运会参赛代表运动员们列队眼含热泪地开始走上轮船,一边走一边拼命和下面为他们送行的祖国同胞们挥手。

那几个日本军官气恼间发现了“带头闹事”的蒋纬国,立刻凶神恶煞地走上来。蒋纬国身边的两名商统冷笑一声并亮了一下证件。那几个日本军官脸色一变,只好无奈地走到旁边。

蒋纬国的眼睛湿润了,似乎有一层迷蒙的雾气遮住了眼前的一切。他大声唱起歌来:“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

人群间,已经有人开始忍不住落泪了,压抑的哭声飘在人群间。所有人都在蒋纬国的感染下开始庄严地齐声唱起了国歌,雄壮有力的歌声让那几个干涉的日本军官上窜下跳的叫喊声犹如雷霆暴雨中的蚊蝇般弱不可闻。

“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

毋自暴自弃,毋固步自封;光我民族,促进大同。

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务近功。

同心同德,贯彻始终,青天白日满地红。

啊!青天白日满地红!”

“娜波莉”号慢慢消失在了海平线后,围聚在港口边的中国民众仍然没有散去,回荡在黄浦江上的仍然是那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中国队!加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