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十四章

hebinjjwy 收藏 5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四月初十,下诏:大朝改五日一朝。 这倒不是我要偷懒,我毕竟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看重的是一个效率。日日上朝也好,两日一朝也好,五日一朝也好,所要的不过是为了处理国家政事,其实在朝堂上,面对一帮大臣,有时是半天没人吭声,有时却你一言我一语,扯个不清,而且往往是大事无人说话,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四月初十,下诏:大朝改五日一朝。

这倒不是我要偷懒,我毕竟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看重的是一个效率。日日上朝也好,两日一朝也好,五日一朝也好,所要的不过是为了处理国家政事,其实在朝堂上,面对一帮大臣,有时是半天没人吭声,有时却你一言我一语,扯个不清,而且往往是大事无人说话,鸡毛蒜皮的小事个个争相发言,这效率实在低下。况且我又设了内阁,有事按部就班上报各省各部,省部再拣要紧的、处理不了的转呈内阁,几个月运转下来,已经颇具效率。

当然,我实在受不了太阳还没出来的四更天就得起身,五更上朝,连个觉都睡不好,虽然以前做医生也不能睡懒觉,可是多数时间总还是可以六点半七点起床,八点才上班吧。

其实即使不上朝,我也并没有偷懒—只是早上多半要五更才起身,倒非我睡得真很久,我习惯了睡得比较晚。有时在御书房看折子、读书、接见大臣或者想心思—主要还是回忆《资治通鉴》等史书里的一些记载,好谋划对策。也有事,我会去内阁办事的地方转转,如此一来,实际的事情反倒是做的更多了。

所以,当我的决定刚发出时,朝臣间确实有些私下的议论,等到见我此举并非“怠政”,议论也就慢慢平息了。


四月十一,许安向我回报:沈莺之父沈子方,年四十,在吴兴乃至余杭郡也是有名的饱学之士,仁寿(隋文帝杨坚的第二个年号,前后共四年)年间,曾经任乌程(也在湖州)县丞,为人刚直,做官也算清廉,在当地颇具政声,却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加上不是高门大户出身,不免同僚排挤,做了几年自己做不下去,于大业二年辞官,在吴兴教书为业,当地人多有敬佩其人品才学,将子弟送入读书,而沈子方对贫贱人家子弟,只要觉得是可成器之材,往往不收分文。沈子方妻刘氏,大业五年夏六月去世,亡时年三十一。有一子一女,子沈光,年二十一,幼随父亲读书,却好武艺,曾言:“方今正是英雄报国立业之时,岂可做一呆书生。”尚未娶妻。女沈莺,开皇(隋文帝杨坚的第一个年号,前后共二十年)十七年三月二十九生,年十七(其实实足的年龄还只是十六岁),以貌美闻名于乡里,十四岁起便多有大户提亲,沈子方均拒之,言:“吾女之终身,岂可轻易误之?我深爱此女,必不强之。”故未婚嫁,大业八年三月征入宫,沈子方大病三月,愈后常哭言:“悔不当初”,每日饮酒,饮则必醉,醒而复饮,以至学堂也关了门……

我心中颇觉凄凉,眼前浮现出一个中年男子,书生打扮,酩酊大醉,兀自眼角挂泪,口中呼唤爱女的名字。虽然有些人家,闻得女儿入宫,以为可以荣华富贵,可是绝大多数,却是父母思女儿,女儿念双亲,凄凄惨惨戚戚!杨广啊,这深宫中成千上万的青年女子,你又能正眼瞧上几个?却是多少家庭破碎?都说帝王心狠,看来是一点也不假啊!


四月十二,下诏:今后三年一征宫女入宫,不得有强征之事。家中无兄姊者不征,有兄姊不能居家者不征。所征宫女,必须严格按照大业八年十一月初六颁布的诏书执行。


四月十五,东北于仲文报:本月初,高句丽军两万,联合靺鞨骑兵万余攻辽西(辽东郡只有一个郡城,还在辽河以西,其实只是个空架子),被守军击退,斩高句丽军三千,俘六千。

四月十六,传旨于仲文:辽西再捷,深慰朕心,仍需枕戈以待,不可轻敌冒进。着升于仲文正四品,所部有功将士,着兵部优叙。高句丽军被俘者,参照去冬换俘之例处理。


天气是越来越热了,即使没有“温室效应”,农历四月中旬以后的洛阳也经常要有三十摄氏度左右的天气,我不禁感叹回到这古代当皇帝也并不好过,不要说空调,连电风扇也没有啊,还得穿戴的整整齐齐,绝不要有打赤膊的指望,尽管这夏装还算宽松透气,也比较薄一些,可是长袍大袖罩在身上,着实不算好过。想想还是冬天好熬,早早就把炭火烤上,多添些衣物,倒也扛得过去,而这夏天……现在不过刚过立夏,又支唤了几个太监宫女为我打扇,仍然觉得难过,到了六七月的盛夏,委实不知道该怎么过。


四月二十六,沈光到东都了。

按照规矩,沈光需要谢恩,我也很想见见他。

出乎我的意料,沈光并不像我起先想象的那样高大魁梧,身高还不到一米七,人也偏瘦,倒还算显得精神。想想也是,江浙之地,本就不似北方出些彪形大汉,这沈光又是以善于攀高出名,这一类人,往往也不是什么高个胖子。

见过沈光,我命许安差遣可靠之人,悄悄领他到御花园去见沈莺,兑现我的诺言。那御花园地处后宫,即便是沈光已经是御前护卫,也不能随便出入,况且我也不欲人知。兄妹久别重逢的场面,我虽然没有亲见,却还是可以想象得到。


四月二十七夜,于御花园会沈莺,离我上次见她,竟然已经近一个月。沈莺见过,倒有了几分喜出望外,跪地谢我让她见到了哥哥,只是说起父亲,更不免伤心,要知道她离家之日,沈子方还未曾成为一个酒鬼。

我这次握住她的小手,久久不愿松开,而她也任我握着。


四月二十八,司隶刺史裴操之上奏:“贼帅”秦君弘、郭方预等于本月二十二日合军近十万围北海郡(今山东青州),张须陀破之,斩秦君弘以下两千人,擒郭方预,降者七八万。下诏嘉奖,郭方预囚系终身,大小头目五百余人流辽东,择两千人编入官军,余众参照前例,有家者使归家,无家者使屯垦。

五月初一,张须陀奏报,北海之战,罗士信、秦琼为首功,请令嘉奖。诏许皆晋为正四品武贲郎将之职。

五月初二,下诏:屈子忠良,百官之楷模,着各郡县立“屈子祠”,每年五月初五致祭,今年因诏书甫下,可于五月十五致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