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的惨烈抗日;一天损失一个师

反正不是我 收藏 215 33798
导读:抗战中,中国正面战场22次会战,淞沪会战是其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会战之一。中日双方近百万兵力参战,而中国军队伤亡官兵竟达33.35万余人,“几乎一天要消耗一个师!” 今任江津市台联常务副会长、已90岁高龄的陈怀礼老人,正是这场血肉会战的亲历者、幸存者之一。陈老是江津德感人,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十六期,还曾参加襄河冬季攻势等大战役,后随印缅远征军赴云南参战。1980年进入江津市政协工作至今。 6月10日,在江津几江镇滨江路一栋简易楼房里,已90岁高龄的陈怀礼时而满腔义愤,时而泣不成声,回忆起68年前那场

抗战中,中国正面战场22次会战,淞沪会战是其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会战之一。中日双方近百万兵力参战,而中国军队伤亡官兵竟达33.35万余人,“几乎一天要消耗一个师!”


今任江津市台联常务副会长、已90岁高龄的陈怀礼老人,正是这场血肉会战的亲历者、幸存者之一。陈老是江津德感人,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十六期,还曾参加襄河冬季攻势等大战役,后随印缅远征军赴云南参战。1980年进入江津市政协工作至今。


6月10日,在江津几江镇滨江路一栋简易楼房里,已90岁高龄的陈怀礼时而满腔义愤,时而泣不成声,回忆起68年前那场无法磨灭的血火记忆———淞沪会战。


一寸河山一寸血


“我们一天要消耗一个师!”陈老谈起淞沪会战,“我们装备不如日军。在上海黄浦江上、长江口,日军还有4艘航空母舰,100多条军舰。”


陈怀礼所在的国民党税警总团,也是淞沪战役的主力军之一,战前3万余官兵,最后只剩下不到1/3,“战场变成了大熔炉,中国军队填进去就熔化了!每天一个又一个师投入战场,有的不到3小时就死了一半。”


陈怀礼当时在税警总团政治训练处任职,他至今对1937年11月1日残酷异常的苏州河战斗记忆犹新。


“淞沪会战爆发,日军受到中国守军沉重打击后,又依靠增援部队再度发动进攻。苏州河两岸枪炮齐鸣,50多米宽的河面被燃烧的烈火烧红了!”


“入夜,日军在周家桥一带架浮桥偷渡,与驻守的军税警总团激战。总团长黄杰亲自到前线指挥反击,敌军炮火异常猛烈,掩护步兵渡河,阵地被日军突破。天色渐渐发白,日军增援部队不断登岸,双方巷战,逐屋争夺,几度肉搏,血流成河!”


“战斗持续一天一夜,税警总团阵亡2000多人,当天天降大雨,战场血水、雨水汇流成河。”陈老说,国民党将领黄维曾用“一寸河山一寸血”来形容淞沪会战,悲壮惨烈啊!


两位老友饮弹殉国


陈老回忆起牺牲的两名老战友阎启辉和饶国华,“他们与我相知多年,每想到他们饮弹殉国,我就心生悲痛!”


阎时任国民党空军一支队长,所驾战机被日军大炮击落,阎迫降敌占区,被敌人发现,威胁要他投降。“当时,阎启辉面无惧色,掏出仅有6发子弹的手枪,一枪击毙一个鬼子,将最后一粒子弹留给了自己!”


“在杭州广德保卫战斗中,饶国华的145师担任正面防守任务。11月30日,广德失守,饶国华率仅存的一营士兵顽强反击,最终被敌军包围。日军派人劝降,饶写下绝命书,饮弹报国。记者王大伦


淞沪血肉抗战三月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卢沟桥事变,侵占平津,随后准备进攻上海。8月9日,日军蓄意制造事端,派两名官兵乘军车闯入虹桥中国军用飞机场,并开枪打死一名中国军队机场卫兵,中国军队自卫反击,当场将日军两官兵击毙。日本以虹桥事件为借口,令大批日军登陆,派飞机在沪宁、沪杭线上空侦察。


张治中率军抗敌


8月13日,日军向上海大举进攻,以租界和黄埔江中的军舰为作战基地,炮击闸北一带,中国军民奋起反击,“八·一三”事变爆发。


在全民抗日浪潮推动下,国民党政府次日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宣告“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当地中国驻军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指挥奋勇抗击日军侵略。


8月14日,日守军总攻上海。15日,日军两个师团又开往上海。张治中指挥对日军全线进攻,出动空军轰炸虹口日军司令部,双方激烈战斗。

淞沪抗战3个月


淞沪抗战持续了3个月,日军投入10多个师团,30多万兵力。中国军队英勇战斗

26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