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舅舅(舅舅原创)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17 7344
导读:我的舅舅 李伸远 1930年生 中共下川东地下党员 从今天起 将他的回忆录发上铁血(舅舅原稿一字未改)看看过去的他们做了什么 以下开始 一 启蒙革命 六岁以后的四十年代左右,正值国民党高度腐败事情,三哥李灵(李绣远)寒暑假回家,除了给一些进步的书籍报纸阅读以外,不断灌输革命的道理,多次讲到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和他在南京(时读金陵大学)参加学生反内战、反饥饿示威游行的情况,特别是国民党军队镇压学生运动的情景惨不忍睹。有一次,和三哥一起去高阳乡公所找乡长冉子咏交涉一件什么事情,由于我年纪小,也听不懂所

我的舅舅(五舅) 李伸远 1930年生 中共下川东地下党员 从今天起 将他的回忆录发上铁血(舅舅原稿一字未改)看看过去的他们做了什么 以下开始



一 启蒙革命

六岁以后的四十年代左右,正值国民党高度腐败时期,三哥李灵(李绣远)寒暑假回家,除了给一些进步的书籍报纸阅读以外,不断灌输革命的道理,多次讲到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和他在南京(时读金陵大学)参加学生反内战、反饥饿示威游行的情况,特别是国民党军队镇压学生运动的情景惨不忍睹。有一次,和三哥一起去高阳乡公所找乡长冉子咏交涉一件什么事情,由于我年纪小,也听不懂所谈的内容。只见冉一脸的横肉,气势汹汹,蛮不讲理,结果,不欢而散。临走时候,只记得三哥对冉说了一句:“凡事要适可而止。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此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因为他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一解放就被人民政府枪毙了)。从此,我立下了:"长大以后,一定要推翻国民党,打到冉子咏......这些人“的决心。


十三岁时,入读云阳中学,头一学期,一开学就闹学潮,真是天翻地覆,喊口号声、砸门声、骂声...... 响彻几里开外,我小而不懂事理,问房兄李杰远、乡友任本奎是什么事情要打到校长陈君房?答曰:”他贪污我们的谷子(每期上学时每一学生向学校交一石谷子)和学费,该打到"!于是我也决定该打到,就跟着一起闹。年复一年,稀里糊涂混到读高中二年级时,稍稍懂得一点点做人的伦理道德。开始自觉地、主动地处理一些事情。当时的校长叶梦详(外号叶听宝)有贪污(我当时作学生自治会主席及伙食总团长)行为,我也掌握了星星点点的材料,就领头抗议要叶下台。结果,叶并没有下台(听说省教育厅有白厅长为他撑腰)。倒是我下了台。寒假放学后,接到书面通知不是成绩单而是“默退”通知单(意即下学期不能再去上学了)。无可奈何,由父亲四处托人说情,在高阳小学教了一年书。我具有音乐文体基础,校长任庭文就派我出任全校的音乐教师。


一个高中二年级文化,似乎也太低了点。当时(1949年初)高阳街上有个叫钟植三的人,是一个社会上的大流氓,又是个目不识丁的大老粗,由于在重庆较场口事件中打郭沫若“有功”,居然混到云阳中学当校长来了。一个光棍要三个帮衬。正值我三哥李灵南京金陵大学毕业后,在家赋闲。钟植三就上门邀请李灵去云中任教,三哥就以我回云中读书为交换条件,一拍即合。入学后,我因有此背景,仍继任云阳中学学生自治会主席及伙食团总团长。校长自管一切经费,我需要支出的钱(银元),可直接在钟寝室内的箱子自取(钟非常信任)。这种环境和氛围为我在学生中开展学运创造了良好的机会。在澎溪流域中共区委领导下的高阳地下党支部书记向可学的直接指导下,在学生中秘密宣传共产主义的主张及国民党必败,共产党必胜的道理。工作顺手,影响也大。是年九月,中共澎溪区委讨论,认为本人虽然出身剥削阶级,但思想非常进步,已背叛了原阶级,而且工作出色。批准了本人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介绍人向可学(支部书记)、任本奎(组织委员),加入高阳地下党支部过组织生活,缴纳党费。49年5月,由于三哥在云阳中学目标太大(在南京领头学运、游行、疑他是地下党联络员),国民党要下手抓他(三舅故事另表)。


三哥得悉后,于5月上旬的某个夜晚的下夜两点与我告别后出走,去了重庆。当时惊动了云阳的民众自卫总队、三青团、警察中队。。。。。一个月后方才平息这一风波。由于本人当时还是一个学生,又有钟植三的保护,得以平安度过此劫。


1949年冬,云阳县城一片真空,国民党部队及政党要人全部逃光。共产党、解放军还未入川,我由学校又回到家乡后,在支部的领导下,全面贯彻澎溪区委的指示:“配合进军,迎接解放,保护城乡,准备接管。”由于当时支部的三个同志(向可学、任本奎、和我)年轻气盛,毫无斗争经验和党的知识,凭着一股蛮劲,仗着我有父亲提供给我的两只短枪(一只连枪,一只勃朗林手枪),加上乡长冉子咏内心的空虚(知道大势已去,不可逆转),支部就乘机逼冉子咏交枪、交政权。冉见面前站着的是三个乳臭未干的学生小子,就硬着脖子顶着干,要我们拿出共产党的证据和接收证,我们哪有呢?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3/12 23:09:31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时间不是太多 内容有点多 就讲舅舅的回忆录 摄像上传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3 11:47:53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反而逼得我们没有退路。乡公所有乡丁15个,步枪20多只,看来不是他们的对手,只好退却。行前,我指着乡长冉子咏的鼻子说:“好的,你等着,到那时,你可别后悔!”虽然壮着胆,骂了他一通,但是我们也心虚啊!


当晚我们三人就只好躲在王爷庙的菩萨座子下过夜。因是冬天,身上在抖,心里也在抖,怕冉的部队戒严、搜捕。虽然我们有两支短枪,但由于是闺妹坐花轿——头一回,若使枪,手一抖不就放歪了?幸好我们藏身的地点较隐秘,未被搜着。冉的部队当晚到我们三人家里也搜寻了,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第二天,我们三人去澎溪临区委汇报了昨天的情况,当即受到临区委书记李英俊的严厉批评:“你们的革命斗争积极性有余,但未经区委批准就擅自行动,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一是要回去书面检讨,二是要在党内会议上作自我批评”。后来县委邹开莲同志也批评了我们:“革命热情有余,政策、组织观念太差”。


第三天我们回到支部的根据地高阳坝、洞溪坝一带活动,一面宣传,一面组织地下武装。当时有外围的赤色群众向可令、向作仪、任本林……等二十人围绕支部周围,虽然短枪只有两支,其余均是火枪,但也够壮胆的。不过二十天,我们的希望到来了。云阳县警察中队的警官李鹏举(又名李成远)带着县警察中队的警察五十多名,长短枪五十多支,机枪两挺,拟与国民党127军的赵蕲光部向西逃遁。李鹏举当晚宿他老家王家塝。我得知后,当晚即赶到他家(他是我族兄)做策反工作。


二 殊途同归

李鹏举,又名李成远,是我们同祖祖李世琏的后代,他的爷爷李荣钿与我的爷爷李荣锋是房兄弟,同住王家塝。几十年中,李氏各家往来密切。


李鹏举从警近二十年,也算是李氏族中在外混迹一生,小有名气的小官员。一九四九年冬,国民党部队全面溃退时,他带着一支残兵败将的警察部队拟西逃。路过高阳时,我向高阳地下党支部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支部当即研究决定,要我去做李鹏举的策反工作。


我明知他是国民党的忠实信徒,而他也得知我是“搞红了”(暴露了共产党员身份)的地下党员。接触起来,虽是族兄弟,还都得多几个心眼。好在当时的形势我占赢势,他占虚势。我就趁他当晚歇王家塝家内的空档去他家。第二天把他接到了石峡子我家内(他还带了两个勤务兵,长、短枪四支)。家父、母也知道请他来家的目的,以叔侄的名义,还是以礼相待,好酒、好菜设宴款待。在酒席上一拍即合,态度明朗,同意起义。当时在高阳区名噪一时,群众纷纷议论:“一个国民党,一个共产党竟然走到一头了!”策反成功的事情,后来应县委党史办的邀约写入了《回忆录》。题目是《对李鹏举策反的回忆》。刊载于《云阳和平解放》、《中共云阳党史》两本书中。党内、党外才认识了李绅远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为云阳的和平解放做出了贡献。现将此原文录刊于后,以飨读者。

待续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