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三章 一、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8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第一次业主座谈会就如想像中的不顺利。王国栋宣传国防政策讲解演习重大意义,业主搬出《物权法》;杨建国从军事角度阐述国防战略,业主则拿出政策法规与合同进行反驳,丝毫不肯让步。   高全林左右为难,他明白演习的重大意义,也清楚市领导的思维中要有战争意识,否则今天的成就会在未来的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第一次业主座谈会就如想像中的不顺利。王国栋宣传国防政策讲解演习重大意义,业主搬出《物权法》;杨建国从军事角度阐述国防战略,业主则拿出政策法规与合同进行反驳,丝毫不肯让步。

高全林左右为难,他明白演习的重大意义,也清楚市领导的思维中要有战争意识,否则今天的成就会在未来的战争中灰飞湮灭。但他不能不考虑业主的利益,推迟交房不索赔已是业主做出的最大让步。人无信则损威,何况他还代表着市政府,所以只能选择沉默。

刘蓓梅的出现更让形势急速恶化。她步入会场,杨建国先是一怔,接着“腾”一下站了起来,目光亮如流星,下意识地向前迈出一大步,又死死站住了。喧闹的会场一下鸦雀无声,人们顺着杨建国的目光望去,见刘蓓梅面若寒霜呼吸急促。再转回头来,惊愕地发现,杨建国已经坐下了,目光内敛面若止水。

“高副市长、各位业主,我迟到了,抱歉!”就如川剧中的变脸,职业笑容出现在刘蓓梅脸上,她朗声说:“为保证数码港大厦顺利完工,我已数次追加投资,抽调建筑队伍支援。无论从哪方面说,我都没有推迟工期承担损失的义务。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刘蓓梅说完抽身就走。

“站住!”杨建国站起来,怒气冲冲地问:“你眼中除了钱还有什么?”

刘蓓梅回过头来轻蔑一笑,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仪态端庄地快步离去,业主们随之一哄而散。

杨建国拔腿就追,王国栋追上去把他推进安全通道,压低声音吼:“杨建国同志,控制好你的情绪!”

杨建国愤怒地来回踱步,王国栋递上一支烟,他接过来一口气抽掉半截,冷不丁问:“政委,如果我强行进驻会出现什么情况?”

“军队的特权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应该清楚会发生什么!”王国栋提醒说,“师长,我认为这也是演习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开展工作,发怒只能适得其反。”

杨建国停止踱步,吐出一口粗气说:“政委,我失态了,我要检讨。”

“目前看,我们进驻数码港大厦的难度成倍增加,我们要向刘女士登门道歉,取得她的支持。”

“不可能。”杨建国摇摇头说,“20年了,她丝毫未变,心中根本没有国家大义。”

王国栋问:“你们早就认识?”

杨建国尴尬地说:“她就是刘菲。”

“你前妻!”王国栋一怔,困惑地问,“20年未见,见面仍是剑拔弩张。老杨,当年你干了什么?”

“我打了她,这些年,我一直在检讨。”杨建国苦笑着说,“当年我有个外号叫大炮,易怒也很冲动。”

杨建国吐出一口粗气,重新振奋精神说:“政委,正面攻击受阻,只能侧翼迂回了。”

“我同意,于公于私,你都应该主动接近刘女士。”

杨建国哑然失笑:“政委,你误会了。”

“没有误会,为了胜利,你必须这样做。”王国栋说,“我与高副市长联系,负责与业主再次协调。”

杨建国考虑了一下,无声点头。

王国栋接着说:“上级虽答应解决我们技术力量不足的问题,但我们缺少一个核心。庞锐暂不能用,傅正是最好的选择,她曾是你的部下,你出马效果要好一些。”

杨建国说:“这个问题我负责解决!”


刘蓓梅回到酒店,刘杨见她脸现愠色,关切地问:“妈妈,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儿累。”刘蓓梅坐下,神情疲惫。刘杨上前帮她按摩肩膀,刘蓓梅拍拍刘杨的手说,“谢谢乖儿子,妈妈想和你谈谈。”

“好啊。”刘杨心虚地乜眼观察刘蓓梅的神色问,“妈妈,谈什么?”

刘蓓梅说:“我在国外帮你联系了一所商学院。”

刘杨沉默半晌说:“你当初同意我回国读书。”

“国内的商学院与国外的名牌商学院不能相提并论,妈妈已经老了,我的心血全寄托在你身上,公司要逐步交给你。”

公司是妈妈生命的另一个寄托,刘杨左右为难沉默不语。

“妈妈知道你加入了国防队。”刘蓓梅慈爱地说,“去体验一下也好,和平时期的军队生活枯燥单调,没有想像中的金戈铁马。”

“对不起,妈妈,我……”刘杨为难地说,“妈妈,我喜欢部队向往军旅生活。”

刘蓓梅问:“你了解部队吗?”

刘杨说:“不一定什么都了解才能去……”

“我比你了解部队了解军人。”刘蓓梅激动地说,“我绝不允许你用人生去验证,我早已经了解的错误,我更无法接受,你变成一个粗鲁的没有内涵的赳赳武夫!”

“这是你的偏见和误解!不知道我爸爸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让你如此讨厌军人……”

“刘杨,你正在粗鲁地对待妈妈!”刘蓓梅愤怒地说,“你当兵另有目的!”

刘杨一怔:“我的感觉果然没错,我爸爸根本没有去世,妈妈,你骗了我20年!”

“你爸爸死了,早就死了!”刘蓓梅失态了,她使劲喘息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刘杨,我绝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绝对不会,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妈妈,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有权决定我的未来!”

“你还有责任和义务,你应该想想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妈妈!”

“我会孝敬您,但不会用我的人生梦想。”

“你必须跟我出国,从现在开始你哪儿也不能去!”

“你这是非法拘禁!”

“你可以去报警!”

“妈妈,再见!”刘杨撒腿跑了,刘蓓梅气得脸色铁青。


杨建国找到了傅正,两人沿校园中的林荫路随意走着。再次见面,杨建国有机会仔细审视当年的部下,都说相随人生,如今傅正脸上也有了许多看不懂的内容,已不是当年那个满腔激情率真大方的小姑娘了。

“老部队要演习了,”杨建国跺跺地面说,“整个江都市都是我的防区。”

傅正扫眼游散在四周的便衣特战队员笑说:“我嗅到了战争的味道。”

“敌暗我明,那是为‘蓝军’准备的。”杨建国郑重地说,“小正啊,我这名老兵遇到了新问题,不怕你笑话,至今我仍未找到蓝军的踪迹。”

“无的放矢,的确被动。”

杨建国点头称是:“这只是问题之一,我一师兵力要防守如此广袤的市区,必须依托C4I自动化指挥系统才能有效整合战力,但这恰恰是我们的短板。实不相瞒,我的指挥系统曾被来历不明的黑客攻瘫。”

傅正连连点头说:“敌暗我明,说不定是蓝方发起的攻击,网络攻击虽只是战术手段,但战术往往会左右战略。”

杨建国见傅正不接招,索性单刀直入:“小正,我们缺少一个技术核心,叔叔想请你担任技术顾问。”

傅正笑了:“杨叔叔,我是海归人员又为外企服务。即使想帮你,上级也不会同意。”

“我还在国外留过学呢!”杨建国说, “只要你同意,我马上给战区打报告。”

傅正笑问:“杨叔叔,你还不了解我?”

“精通计算机、互联网技术,但指挥能力、战术、战法欠缺。”杨建国呵呵笑了一通说,“所以才请你担任技术顾问,指挥由我负责,我们这也算是强强结合。”

“你身边有人比我高明,精通技战术,有雄才有大略。这种类型的演习,他在十年前就看到并提出城市信息战的理论,我相信他对此会深入研究,可能他已经有了一系列可以实际应用的技战术和战法。”傅正看了杨建国一眼,认真地说:“你们可能看不到他的价值,但不知有多少人在想办法得到他的技战术。”

傅正在为庞锐不受重用鸣不平,似乎对他还有一丝眷恋。

杨建国曾是“清河事件”的决策者之一,心中不由懊悔当年不该棒打鸳鸯,叹口气说:“小正,当年你受委屈了。今天,我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杨建国立正敬礼,傅正慌了:“杨叔叔,过去的事情不提了,我没有怪你。”

“那就来帮杨叔叔一把!”杨建国郑重地说,“战区暂调庞锐,即使他在我也希望你能担任技术顾问。庞锐思维过度靠前,喜欢站在悬崖边上过日子,我担心他把大演习当成展示他所谓前瞻想法的舞台。”

傅正沉默一会儿说:“我考虑一下……”

“尽快给我回复。”杨建国笑道,“你清楚杨叔叔的脾气,我从不轻易放弃!”

傅正无奈地苦笑着说:“早就领教过你的粘连战术。”

“知道就好!”杨建国哈哈大笑,观察一下傅正的神色,试探说,“小正啊,什么时候回家看看?你妈妈给你留着房间……”

“等妈妈出院再说吧!”傅正看眼时间说,“杨叔叔,我还有事,再见!”


杨建国无功而返,裴小红向他报告,从某科研所来的两位工程师对系统进行了全面检查确认安全,但未确定攻击来源。杨建国认识其中的郑工,C4I系统就出自他率领的科研团队,当初曾莅临B师指导。另一位却从未见过,郑工介绍得也含糊,只说是所里的工程师,连姓名也未提及。另外一位陪同两位总工的上校,赶紧岔开话题,似乎担心杨建国继续追问下去,这让他颇为意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