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006 山岭狩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门外,鹅毛大雪沸沸扬扬地下个不停,凛冽的北方呼呼地吹着,仿佛有千万条豺狼在嚎叫。天更冷了,可以说是滴水成冰!户外,一个人影也没有,家家户户紧闭着门,到处一片静谧。

幸好王铁锁事先准备了足够的木柴。他闩好门,把炕烧得热热的,一家人一天天地坐在炕上热热乎乎地拉起了家常……这样倒也不觉得气闷。说说笑笑之余,李自强的头脑不再疼痛了,过去的记忆渐渐地得到了回复;同时,在大家的扶持和鼓励下,他继续练习走路……

李自强知道:只有多活动,才能尽快恢复身体的各项机能。身体康复了,也好出去组织民众打小鬼子啊!他清楚地记得,正是党派他从洛阳回鲁南的……凭着他的坚强意志和在黄埔军校学习的那一套训练方法,李自强的身体很快便适应过来。一段时间之后,他已经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自由行走了!

大雪接连不断地下了半个多月。经过这些天的训练,李自强已经康复的很好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已经恢复正常,身体也越来越棒了。在他的强化训练下,力量也在逐步恢复和提升中……李自强相信:假以时日,他的身体一定很快便能恢复到军校时的健康状态,到时候,他就不用总是窝在屋子里不出门了!

这一天,天还没有亮,王铁锁和李自强就一前一后地起了床:“二叔,今天,我跟你一起去打猎吧?!”

“不行,你不能去!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利索……”

“是啊,孩子,咱可不去!”娘也劝说,“天黑路滑,又太冷,你又是大病初愈,可不能出门!”

小梅也说:“哥,你别去了,等些天你好利索了,我们一起去。”

“没事的,你们看,我的身体早就好利索了!”李自强在屋子里跳了跳,笑着说,“昨天,我还跟二叔比试力气呢,我的力气可是跟二叔不相上下呢!是不是啊,二叔?”

“呵呵,是的,是的。强子身体恢复得确实很不错。”王铁锁笑着说,“就怕在村子里遇上熟人,认出了你,会给你带来危险的!”

“没事吧,这么早的天,没人出门!”

“说的也是。”王铁锁说,“也好,你就跟着我出去放放风吧,在家里关了一年了,也怪气闷的。抄起家伙,我们走!”不听娘和小梅的劝阻,李自强背着两个袋子,跟着王铁锁就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家门。

这是一片丘陵地带。最高的小山,相对高度也就是在五六百米左右。但是一座山连着一座山,连绵不断,而且到处树木杂草丛生,野果丰富,所以这一带富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素有“野生动物园”之称。

“强子,今天,我们早去早回,别跟那天一样,回来的时候让崔命鬼给抢去了猎物。”“好!”李自强说。哼,崔命鬼?现在可不是那些天了,今天,你若敢再来找事,我就让你崔命鬼真的变成鬼!

他们俩一前一后,“咯吱咯吱”地向前走着。天虽未明,但雪地映光,也不算暗,稍加注意,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各种动物的脚印……冷冷的北风不断地吹着,他们俩却走得热汗只流,爬山越沟,滑行奔跑……

不一会儿,王铁锁在他事先下的套子和夹子上捉到了五只野兔,两只野狸,李自强高兴地说:“二叔,今天收获不少啊。你一定是这一带最有名气的猎手吧!”

“嘿嘿,这都是雕虫小技!”王铁锁说,“今天本应该打到更多的野味。这么多天的大雪,一些大型动物也该出来猎食了!”

“大型动物?”

“是啊,比如野狼、黑熊什么的,尤其是黑熊,如果能捉到一只,我们一冬天的粮食可就解决了!”

“熊?冬天这一带还有熊吗?”李自强问,在他的学识里,他知道:冬天熊是要冬眠的,怎么可能出来呢?

“是啊,听说南山的张一枪就猎到了一只成年的大熊!”

“张一枪?”

“是啊,他有一只猎枪,是汉阳造,不管打什么东西,一枪就能解决!所以,大家都叫他一枪。”

“哦,厉害!他竟然能一枪就解决了熊?!”李自强知道,熊皮是很厚的,一般的枪弹未必能伤得着它。

“是啊,听说,他一枪就从熊的嘴巴里打烂了熊的脑袋!”

李自强摇摇头,喃喃自语着:“熊要冬眠,怎么会冬天出洞呢,真不明白!”

“今年秋天闹蝗灾,庄稼欠收,各种动物也少了许多,黑熊可能储藏的过冬的食物太少了吧,没有吃的了,当然要出来寻找食物……”

“噢,明白了!”李自强说,“二叔,我们没有枪,万一遇到了黑熊,可不好办呢!”

“呵呵,不用怕,看我的!别说,我以前就曾用三股钢叉猎了一头黑熊!”

正说话间,王铁锁忽然惊喜地叫着:“快来看,快来看!熊的脚印!”李自强蹲下身一看,果然,一行熊掌的痕迹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熊从这儿过去不久!”王铁锁说,“孩子,咱发财了!哈哈哈……”

李自强却一下子紧张起来。看上去,这是一只成年的大黑熊,绝不是一杆小小的钢叉可以对付得了的,“二叔,我们没有猎枪,恐怕……”

“别担心,我自有办法!”王铁锁兴冲冲地沿着脚印向前追去。翻过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趟过一条小河又一条小河,王铁锁越走越快,慢慢的,他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再也看不到了。

李自强气喘吁吁,只累得头晕目眩,浑身虚脱,再也跑不动了。没办法,他只好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蹲下来,只希望休息一下,再追上去。可是,李自强一坐下,身体一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一阵晕眩袭来,不一会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亮了。雪还在下,风还在吹。

一阵寒风袭来,一片片雪花钻进了李自强的脖子里,贼冷贼冷的,他终于从睡梦中冻醒过来。李自强站起身,跺了跺脚,揉搓着冻得失去知觉的手脸……不好,我现在在哪里?李庄在什么方向?怎么回去?

李自强发现:他竟然迷路了,分不清哪里是东,哪里是西,哪里是南,哪里是北了……更准确一点说,他对周围的环境跟本就不熟悉!在这冰天雪地里,哪里分辨的出方向呢!

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木、巨石、沟沿……整个世界,到处一片洁白,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万籁俱寂,人鸟声俱绝,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和耳边簌簌的雪花声……

李自强独自一人站在旷野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分不清方向,看不着人影,浸过汗的棉衣硬邦邦地箍在身上,冷冰冰地透心凉,他又冷又饿,饥寒交迫。

如果是一般的人,一定会惊慌失措甚至狂呼乱叫,但黄埔军校出身的李自强,并没有慌乱,他想:当前,首要的问题是御寒充饥,然后才是寻找回家的方向。怎么御寒?不可能增加衣物,只能多活动活动了,只是活动又要损失体力,会加剧饥饿的感觉。

怎么办?摸一摸身边冻得硬邦邦的野兔,生吃它的血肉?军校训练中虽然练习过吃生肉,可那是洗得干干净净的牛肉,是没有皮毛的!难道今天,我真的要“茹毛饮血”了吗?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声音不是很大,但听起来绝对不是很远。好,有枪声就有人,有人就好办了!李自强知道:在这冰天雪地里,声音是不会传得很远的,说不定开枪的人离得他很近呢。那人是什么人?自己身份特殊,不能不防……

他机警地躲到了一个凹槽里,循声观望了一下,发现有两个身影正在山梁上晃动着,似乎还穿着军装,一个人肩上扛着一杆步枪,枪上挂着一只野兔模样的东西,在枪上晃来晃去。

不一会儿,山包上冒起了一道浓浓的白烟,李自强似乎闻到一股浓浓的烧烤的香气……哈哈,烤兔肉啊,不错!李自强不再多想,野物也忘记了拿,就向炊烟方向一阵狂奔……近了,更近了!烧烤野味的香气更浓了!似乎还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话。

这是一间用石块垒成的看山的小屋,屋顶的茅草已经腐败,一面墙壁已经坍塌,屋顶也坍塌了一个角落。屋子里烧起了一堆火,熊熊的火焰窜起了老高,火堆旁蹲着两个军人,他们正挑着一只野兔架在火上烤呢,野兔烤得吱吱地冒着油,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肉香气。

日军占领山东之后,由于兵力有限,并没有在山东广大农村设立固定的据点,就是在城里,也要依靠大量的伪军来帮忙维持秩序。这时候,国民党军于学忠部、沈鸿烈部、八路军山东纵队也在山东活动着。这两个家伙是哪方面的人呢?

看服装,不是日军,不是国军,也不是八路,那是什么部队呢?李自强仔细一看,噢,明白了,应该是替日寇卖命的伪军!

伪军,又叫皇协军,有的地方还叫警备队,是抗日战争时期协助日本军队进行军事活动、负责占领区治安维护、由中国人组成的军队,他们大多是土匪、流氓、无赖、恶棍之流的中国人,当然,后来也有不少国民党的正规军投降过去的。

这时候,山东的伪军应该不多,只集中在一些城市里,这两个伪军是哪里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