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一节 三十八军万岁!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十一节 三十八军万岁! 后来的事实最残酷地向凯泽师长证明,他看见的根本不是什么难民…… 那具愤慨的“尸体”坐了起来叫道:“狗娘养的,瞎眼了!” 美军飞行员不敢投弹,只能不断地向大本营重复着一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一节 三十八军万岁!


后来的事实最残酷地向凯泽师长证明,他看见的根本不是什么难民……

那具愤慨的“尸体”坐了起来叫道:“狗娘养的,瞎眼了!”

美军飞行员不敢投弹,只能不断地向大本营重复着一句话:“完了,他们完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中国军队抢占三所里、龙源里和松骨峰的行动,对美军的震动很大,美军从上到下情绪一落千丈。

随着美军面临的正面压力越来越紧迫,沃克被迫开始指挥部队向清川江南岸大规模地撤退,“联合国军”一路沿着价川经新安州方向,一路沿着价川至三所里、龙源里、顺川方向撤退而来。

11月29日凌晨,美第2师司令部里跑进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土耳其士兵,他气喘吁吁地报告说,他们的连队在沿顺川至价川的公路向北前进的时候,在青龙站附近遇上了大批的中国军队,全连遭到突然袭击,现在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

听了土耳其兵的报告后,师长凯泽少将决定派一个侦察连先去南边侦察探路,但是自从这个连出发以后,凯泽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的任何消息。

11月29日上午,美2师开始紧急撤退。

师部的先头部队刚刚往南走了一公里,中国军队的火力就从公路两旁雨点般的射来,血腥的战斗就此展开。

不久美2师便发现,中国军队设置的阻击线竟绵延长达11公里。那根本不是一道阻击线,而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血腥通道。美国远东空军低空支援的飞机开始轰炸扫射时,中国军队就停止射击。但当飞机扫射一番拉起来时,中国军队趁机又重新开火。美军的车辆被击毁,东倒西歪地栽倒在公路上。没有被打坏的车辆很快都装满了伤员,死者只能横七竖八地丢弃在路旁。

中国军队在美军正面连续不断的进攻使美2师的战斗力已经减少了一半,有的营人数已经减少至二百至二百五十人,而有的步兵连甚至只剩下了二十多个人。即便如此,凯泽也不敢放弃节节抵抗的战术,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美2师就真的要溃散了。

8时,焦虑不安的凯泽师长决定亲自到军指挥部去一趟。但凯泽到后才发现军指挥部里根本没有人,只有一个趴在地图上紧皱眉头但什么也决定不了的参谋。

当直升机顺着公路往回飞的时候,凯泽看见下面的公路上乱糟糟的数千难民黑压压地向南涌去。 ——中国军队早在入朝之前就向朝鲜人民军要过军装样品,由被服厂紧急制作。但因时间紧迫,仅有少数人换上了人民军军服,大多数人还是穿着没有任何标记的解放军旧军装。杂乱的服装在一定程度上也迷惑了“联合国军”的判断。

凡是出现难民的时候,中国军队肯定还没有到来,因为战争中的常识是,难民的逃难总是在军队之前。既然中国军队的主力还没有到来,美第2师还是有时间沿着价川至顺川的公路撤退的 ——在直升机上,凯泽师长这样决断。

后来的事实最残酷地向凯泽师长证明,他看见的根本不是什么难民,恰恰是正在南下准备切断他的退路的中国军队。战后,凯泽在余生中每当想起这一幕时都为自己的愚蠢后悔不已。

为了给向南撤退的美军杀开一条血路,29日全天,美9军向中国军队展开了全面的猛攻。但是,令他们意外的是,中国军队出奇地顽强,它根本不是想象中的一股小分队,而是一支精锐的大部队。

这支精锐的部队就是“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的中国军队第38军113师。

113师穿插迂回三所里行动的成功,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极为出色的穿插作战的典范,它对第二次战役令人眩目的胜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11月30日拂晓,凯泽的第2师仍然受阻于军隅里以南,其战斗人员只剩下精疲力尽的600人。凯泽向手下的指挥官们简单地说明了最后向平壤撤退的计划。

正午过后,中国军队以机枪、迫击炮和步兵控制了这近10公里的道路。这近10公里的山间道路后来被美军称为“夹击岭”。

美第9步兵团准备拼力一搏 ——他们知道,如果再不下决心的话,以后冲出去的机会就会更小。有少数人成功了。当哈里斯﹒波普上尉报告说第3营约800人只冲过去了 37人时,3营营长D﹒M﹒麦克梅恩斯中校抱住波普上尉号啕大哭起来。

那些过了“夹击岭”的幸存者还要通过一道隘口,这道隘口日后成为了一块巨大的流血之地。当胸口冻得发痛的凯泽将军在下午3点30分到达隘口时,隘口已经被卡车和坦克堵得水泄不通,场面一片混乱。

“谁在这儿指挥?”凯泽大声喊道。

没有人答话。士兵们茫然地望着凯泽。凯泽走到隘口的南端,观察是否已被中国军队封锁。美军飞机向下扫射着,机枪子弹发出刺耳的啸叫,飞机投下的凝固汽油弹从悬崖上反弹出去,落到附近的道路上。

凯泽从一片美军尸体中走过,沟渠里和路上躺满了土耳其人和韩国士兵的尸体。疲惫不堪的凯泽抬腿迈过一具尸首时绊着了尸体的肚子。那具愤慨的“尸体”坐了起来叫道:“狗娘养的,瞎眼了!”

“啊,朋友,对不起,对不起。”凯泽道了歉,随后继续前行……

难以设想,如果没有强大的空中力量掩护,那么美2师在这几天里将会拥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当25日第38军和第42军向敌后迂回时,39军也向云山以南的美25师发起了攻击。11月26日黄昏,39军主力涉过九龙江,歼敌一部。26日晚至27日拂晓,39军116师347团2营前卫4连和5连在一个叫做上九洞北山的地方包围了美25师黑人24团C连(即第3连),经过喊话争取,在连长斯坦莱的率领下,这个连的一百一十五名黑人士兵(其编制共148人,已经伤亡33人)向中国军队投降。

这也是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向中国军队投降的唯一一支成建制的美军连队。

后来,C连被俘的黑人副连长阿爱考乌斯﹒杜尔夫告诉志愿军管理人员:“你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我们黑人连投降后的宽待,是非一般语言所能表达出来的。许许多多的事实感动和教育了我们,使我们真正相信你们的一切都是对的。”

士兵息底利克说:“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军队真正的宽待俘虏,不打人,不虐待,给饭吃,受了伤的还给医治。中国人民志愿军真好呀!”

在黑人连里当伍长的詹姆士愤愤地说:“在美国军队里,一个能力强的黑人往往比一个能力弱的白人地位低,而且黑人的晋升比白人困难百倍。不少像我这样的黑人当伍长,原因是伍长这份差事危险而辛苦。(在我们那边)白人侮辱我们黑人,而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只有忍耐。黑人不能与白人平等的走路,不然就会碰钉子。黑人与白人争吵起来,不管黑人多有理,官司是永远打不赢的。”

美军在军官的带领下成建制地向志愿军投降,这是美军历史上的第一次。这一事件震动了美军统帅部,也成为美军在朝鲜战争中的一次奇耻大辱。直到今天,所有的美国、日本、韩国的有关朝鲜战争的战史都绝口不提这件事。三个月之后,根据美25师师长威廉﹒基恩少将的建议,经美国国防部长乔治﹒马歇尔上将批准,美军调整了部队编制,全部由黑人士兵编组成的美军步兵第24团被解散。从此以后,美军不再将黑人士兵单独编队,所有的黑人士兵和白人士兵开始混合编组。

30日晚,39军渡过清川江,进至价川以西地区。

肖新槐军长、王紫峰政委指挥66军于11月26日晚,向泰川东南的韩1师发起进攻,战至次日,将敌击溃。66军随后追至宁边、博川地区。30日晚,66军尾随39军渡过清川江,兵锋直逼军隅里地区。

曾泽生军长指挥50军于26日晚向定州之英27旅及美24师一部发起进攻,撑到天亮后,敌人急急向博川撤逃。30日,50军前出至清川江。

26日,温玉成40军向新兴洞、苏民洞地区的美2师发起进攻,与38军一部对敌形成夹击之势。30日,40军攻占军隅里及其以南的青谷里,歼灭美2师一个营,与38军胜利会师,40军主力随后继续向安州方向攻击前进。

11月30日黄昏,中国军队的总攻开始了。

在清川江畔西起新安州,东至价川、军隅里、凤鸣里,南至龙源里、三所里的广大地区,志愿军西线各军展开了围歼“联合国军”的激烈战斗。

美军被切成一个个小股四散奔逃,溃乱的美军向低空飞行的美军飞机摇着白毛巾,但是志愿军战士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摇着白毛巾追歼敌人,美军飞行员不敢投弹,只能在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中不断地向后方大本营重复着一句话:“完了,他们完了!他们完了!”

范天恩的335团也出击了,敌人狼奔豕突,四处逃命,被凶猛地扑上来的志愿军战士们分割、歼灭……

中国军队一出手是非常凶狠的,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都会一下子踉跄欲倒……山沟里,稻田里,到处都可见追杀逃敌的中国士兵,他们端着钢枪,不顾一切的追杀着敌人。从他们刚毅的脸上,我们分明可以感觉到,中华民族的全部近代史,上百年的所有屈辱,所有的爱恨情仇,都被浓缩进了这一场事关民族尊严和荣辱、事关国家利益的朝鲜战争之中……

38军副军长江拥辉登上山头观察战场,眼前的情景让这个南征北战几十年的老兵都感到惊心动魄:


“我站在高处,放眼南望,冷月寒星辉映的战地,阵阵炸雷撕裂天空,‘轰隆隆,轰隆隆’地连绵不断。几十里长的战线上,成串成串的曳光弹、照明弹、信号弹在空中交织飞舞,炮弹的尖啸,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发出的闷哑的爆炸声,在峡谷中回响不息。敌我双方在公路沿线犬牙交错的激烈战斗,那是我从戎几十年来从未见到过的雄伟、壮阔的场面。敌人遗弃的大炮、坦克、装甲车和各种大小汽车,绵延逶迤,一眼望不到头,到处是散落的文件、纸张、照片、炮弹、美军军旗、伪军‘八卦旗’以及其他军用物资……”


12月1日,在德川一带的土耳其旅已经崩溃,土耳其指挥官看到局面已经不可挽回,就对一个美军中尉顾问说:“从现在起你不再附属于我们,你可以走了。”

这个中尉就带了几辆坦克,沿着公路向西撤去。经过一个高高的山口后,他来到了军隅里。据美军老兵、时任美2师第9团坦克连少尉的查理﹒黑沃德回忆:


“他一直走到军隅里,没有见到敌人。这里堆积了大量的物资、食品、弹药和汽油,美军撤走时没有来得及搬走,虽然中国军队曾经占领过这里,但中国人碰都没有碰。他们有他们的任务,一心一意地赶到前面去阻击我们。中国人纪律严明,不抢劫,不偷窃,不像有些军队那样一见到吃喝就散了。”

“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没有这种弱点,面对堆积如山的罐头肉、香烟和巧克力,秋毫无犯,尽管他们只靠腰里的一小袋炒米或者炒面生存。”


战争结束整整几十年之后,志愿军战士天神般的英勇、严明如铁一般的纪律竟出自于他们当年的敌人之口,让我们这些后生晚辈不由得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多年之后,洪学智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描绘了战场的情景:


“38军与美军在三所里、龙源里的激战结束后,枪炮声渐渐稀疏下来,一队队美国俘虏被押下战场。在绵延数十里的公路上,山岗上,草地里,丛林中,到处是敌人仓皇溃逃时遗弃的汽车、大炮、枪支、弹药及吃的、用的东西。其中,仅仅汽车就有1500多辆,全是新的,才跑了一二百公里。”


战士们在打扫战场时,其他的战利品都运走了,但我军的司机很少,唯独汽车开不走。最后,通过翻译在俘虏中找出了一些司机,但一千五百多辆汽车只来得及开出了二百多辆,剩下的就全部被敌机炸毁了。后来,志愿军即开始大量培训司机。

在清川江畔的战斗中,“联合国军”狼奔豕突,伤亡惨重,美军士兵把军隅里以南公路沿线的狭长地带称作“死亡峡谷”。

在对美2师一个被俘的军官进行审讯时,他对我军的攻势不服气,但还是十分佩服我军的英勇和善战。他说,我军打仗“不正规”,“偷偷摸摸”地插到他们的背后,不在白天进攻,没有飞机、坦克,用的还是美国造汤普森冲锋枪和1903式斯普林菲尔德步枪,或者是苏式转盘冲锋枪,不像正规军。败在这样装备落后的对手手下感到实在遗憾。但是他也承认:美国有好武器,却没有像中国这样的步兵部队,如果能有几个像中国这样的步兵军,再加上美国的装备,他们会战胜任何敌手。

另一个被俘的美2师工兵营中校营长也是不服气,在114师俘管大队负责人孙永章审问他时,他说:

“真要是按照正规作战来打,你们不一定能赢。可是你们到处都有莫名其妙的怪物在叫,就把我们吓懵了!”

孙永章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叫人来当面吹响小喇叭给他听,揶揄道:“是不是就是这个‘怪物’?”

美军营长低下了头,垂头丧气地一声不吭了。

在我军战士抓俘虏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趣事。

我军有个电话兵去查线,碰到了几十个敌人,他急忙掏出手枪大喝一声:“不许动!”他孤身一人居然抓了八十个俘虏!

114师野战医院驻在戛日岭山脚下的一个小村里。一天,伤员吃过早饭后,护理员小张端着半盆剩饭来到伙房,只见一个人蹲在锅台上,正头也不抬、慌慌张张地在锅里抓东西吃。小张以为是我军穿美军服装的战士,就批评道:“你这个同志真不自觉,刚才开饭的时候为啥不吃饱?”

不料那个家伙吓得转身就跑,偏偏他个子高,朝鲜民房又低矮,一头撞在了门框上。小张一把揪住一看,原来是个美国兵。他乞怜地指了指手里吃的东西,又指指自己的嘴巴,再拍拍肚子,弯了弯腰,最后又伸出三个指头。搞了半天小张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饿得直不起腰了。小张觉得他挺可怜的,便把手里的剩饭给了他。美国兵吃完了剩饭,高兴得翘起大拇指,连声大叫:“OK!OK!”接着便拉起小张往外走。

小张看出他没什么恶意,便跟他来到屋后山坡上的一片树林里。原来这里还有两个美国兵,蜷缩在一个小雨裂沟里,正冻得瑟瑟发抖。这个美国兵跑过去把他们拉起来,“哇啦哇啦”说了一阵之后,那两个美国兵立刻高高兴兴地站起来,跟着小张下山吃饭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