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四卷 浴血幽云---第三次晋辽大战 第三十章 争中渡(15)---本章免费

cqx7711 收藏 0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昨天今天连本章共两章免费. “过桥!“张彦泽舌绽春雷般大喝一声,似乎没看见桥面上横七竖八的尸首,纵马便奔上中渡桥,家将张赫率领数十名亲兵,一窝蜂似地簇拥着主将冲上桥面,百余只翻盏般的马蹄之下,扬起绯红的雪尘。 北岸契丹兵大声呼喝,千余骑兵挤到河边桥头,人马如同穿梭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昨天今天连本章共两章免费.


“过桥!“张彦泽舌绽春雷般大喝一声,似乎没看见桥面上横七竖八的尸首,纵马便奔上中渡桥,家将张赫率领数十名亲兵,一窝蜂似地簇拥着主将冲上桥面,百余只翻盏般的马蹄之下,扬起绯红的雪尘。


北岸契丹兵大声呼喝,千余骑兵挤到河边桥头,人马如同穿梭般来回纵横,在日头下亮晶晶的箭矢如暴雨般向桥面上倾泄。亲兵们拼命向两边散开,掩护主将,第一波箭雨便将三十余名晋军骑兵射下马来,每人身上密密麻麻数十矢,或倒撞下河,被冰冷的河水无声吞没,只在河面浮起一朵血花;或被同伴踏于马下,与守桥阵亡的恒州军一齐化做血泥。


安审琦扬鞭戟指中渡桥,高声道:“安某自命英雄,难道还不如一群家将么?!”狠狠地在马股上加了一鞭,高喝道:“过桥!”纵马冲上桥面,身边亲兵紧紧跟随。王饶,薛怀让对望一眼,扬手齐声厉喝道:“过桥!”


“过桥!过桥!”三千晋军骑兵齐齐轰应,次弟跟在主将身后,涌上中渡桥。


第二波箭雨过后,五六十名亲兵伤亡殆尽,只有身中二矢的家将张赫仍然跟在身后,张彦泽左颊上也被流矢划了一道伤口,差点就是穿面之祸。亲兵们的亡命掩护用血肉为主将铺开了一条通路,两轮箭雨之后,张彦泽飞马跃上北岸,马槊夭矫如龙,三四名占住桥头拼命放箭的契丹骑兵被挑落马下。一名契丹骑兵极为硬气,不顾胸口伤处鲜血狂涌,迎着张彦泽正在踏下的碗大马蹄,拨刀一挥,竟然将战马的两只前蹄削了下来,鲜血喷溅之中,战马惨嘶前蹶,竟然将张彦泽重重地颠下了马背!


契丹骑兵放声欢呼,七八骑马围了上来,两人隔住发疯般要抢上来营救的张赫,余人围成一个圈,五六柄大刀,狼牙棒,铁锤劈头盖脸便朝圈子中间的张彦泽砸下。张彦泽情急之下,抽出背上铁鞭,虎吼一声,运足了力气在头顶轮了一圈,“当当当”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契丹骑兵根本没想到这员晋将神力惊人,所有兵器都被架开,甚至一名骑兵还被震得虎口流血,长刀脱手飞上半空。


眼见张彦泽如此神勇,契丹骑兵都不由策马欲退,张彦泽扔下铁鞭,双手用力,手臂粗细的丈八马槊被舞得如同弯弓相似,一声暴喝,轻舒猿臂,槊身陡长,坚韧无比的长槊如同乌龙盘地,贴地横扫丈许范围,血花绽放,战马嘶鸣,靠近张彦泽的数名契丹骑兵坐下战马全都被扫断了一条腿,向天长嘶,瘫倒在地,身下鲜血泉涌,汇聚成泊。


张赫奋力砍翻最后一名契丹骑兵,喝道:“节帅上马!”刀背朝那无主战马马股上狠狠一拍,战马负痛长嘶前奔,身边契丹人正在忙不迭地逃命,得了空当的张彦泽一个箭步冲至战马来势一侧,眼疾手快,扯住缰绳,借着战马拖势,翻身骑上。豹眼环视,四周契丹人心胆俱裂,纷纷纵马后退,让开好大一片空档,两骑锦衣骑士身后,一名身穿漆黑大麾,头戴雪白皮帽,腰间金带光芒灿然的中年契丹人正慌慌张张地策动一匹神骏的白马后退,张彦泽见他服饰华贵,就算不是统兵大将,也怕是观阵的皇亲国戚,大喝一声,举槊策马便径直朝那中年人撞了过去。


果不其然,一见张彦泽凶神恶煞般追了过来,那中年人更是慌张,策马疾退,身后大群骑兵手忙脚乱地试图让路,两骑锦衣骑士忍不住大声呼喝,久历边事懂得契丹语的张彦泽听出那两人竟然在叫:“快给国舅让路!”


心中有底的张彦泽更是气势如虹,紧追不舍,好似飞雕逐兔,猛虎追羊,精光闪闪的槊刃到处,人群如同波翻浪裂,血肉横飞,离那不停后退的契丹贵人越来越近。中渡桥北岸桥头,慑于张彦泽的狠厉气势,契丹人如潮水般退却,安审琦,王饶,薛怀让趁机奋力冲杀,扩大桥头空隙,近五百名晋军骑兵已经登上北岸。


一箭之地外,驻马在一个小土丘上,听到急报匆匆赶来,仍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耶律德光眼见万余名契丹骑兵拥护着国舅萧翰,竟然被刚刚登上中渡桥头的千余名晋军骑兵在后头追着打,不由气得眼红如血,七窍生烟,一把揪下头上皮帽,狠狠地摔在雪地上,怒吼道:“萧翰无能,要误大事!儿郎们,中渡桥绝不能丢,跟本汗上阵杀敌!”身边脸色苍白的耶律安博一把扯住马缰,看看身后亲卫契丹骑兵个个狼狈万分,正三五十骑地一堆堆的拼命赶过来,此时也只汇聚了数百骑,叫道:“大汗万金之躯,不可涉险!”


耶律德光大怒,甩手便给耶律安博兜头一鞭,骂道:“小子看不懂么?晋军一旦在北岸站稳便可与恒州军前后夹攻,那时我军大势去矣!费尽心机,沤心沥血,还落得刹羽而归?!本汗不甘心!“


耶律德光执意要行,耶律安博拼死拦住,两人正拉扯间,一名眼尖亲卫叫道:“东方起了烟尘,有大股马军正在奔来!”


明知北岸不可能有大股晋军骑兵存在,已经心烦意乱的耶律德光却禁不住喝令手下骑兵布防,以手搭额,放眼望去,那股骑兵风驰电掣般奔近,已经看清旗号,竟然是被北院大王耶律洼调来守桥的高模翰手下渤海军。


耶律德光大喜过望,连忙派耶律安博前去调兵夺桥,力求以人多势众将晋军重新压回南岸。


南岸岸边,地平线上现出了幢幢枪丛,如林旗帜。李守贞带着步卒紧赶慢赶,终于冲上来了!三五成群的晋军步兵冲到滹沱河岸边,气都还没喘均,便弯弓搭箭,朝北岸边仍然试图冲击桥头的契丹骑兵奋力射击。一开始,晋军发箭稀稀疏疏,对契丹人威胁不大。暂代兵马都监李守贞到达河边,厉声喝令一排排箭手在岸边整齐列队,喊着号子搭箭,弯弓,齐射,随着到达岸边的晋军越来越多,从南岸射向北岸的箭雨也越来越是密集,契丹骑兵在如蝗虫般的箭矢中纷纷落马,不得不离开岸边。随着时间推移,笨重的弩兵到达,在岸边弓箭手的掩护之下,射程三百步的“伏远弩”, 射程二百步的“角弓弩”有序梯次配置,开始打击离北岸更远的契丹骑兵。在劲疾的弩箭杀伤之下,契丹骑兵不得不远离岸边,桥头晋军骑兵乘势进逼,已有约一千名骑兵踏上北岸的土地。


由于拥挤的骑兵将中渡桥面占得水泄不通,在李守贞严令之下,数十名晋军步卒将粗麻绳捆在腰间,呼着白气像下饺子一样跳下到处都是浮冰的滹沱河,勉力向北岸游动,试图再用绳索搭一条涉渡桥。


形势危急,高模翰率众将勉力前行,终于到离岸边不过一百步处,由于晋军情急拼命,矢雨太过密集,渤海军已有数百人被射落马下,威力巨大的机弩长矢中人穿人,中马穿马,竖起牛皮厚盾也全无效用,一旦被创,绝无幸免,高会面死死拉住高模翰马缰,叫道:“父亲,不可再向前行了!“高模翰一把推开他,将长枪驻于雪地之上,划了一条横线,厉声道:”尔等但领兵向前,以此为界,敢有过界者,兵过杀兵,官过杀官!或死于吾手,或升官发财,在尔等一念之间!“说话间,又有数名将领被劲矢洞穿胸腹,鲜血泼溅到雪地上,血珠落在高模翰脸上,显得分外狰狞吓人。


主帅都不要命了,部下哪里还敢惜身?众将都扯着嗓子吼道:“桥在人在,桥失人亡!“高模翰冷冷道:”晋军人少,不过凭一时血勇之气,遽占上风,却不持久,只要我军敢撄其锋,大功可成矣!“

高会面,姚内斌率堪堪赶来的五千渤海军骑兵,根本不理会被张彦泽追得险象环生的国舅萧翰,划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居然是沿着河岸疾驰,长长的骑兵队列如墙一般立在滹沱河北岸,几乎就是晋军弩弓最好的靶子,晋军弩兵齐声欢呼,长箭如乌云蔽日一般射向渤海军骑兵,瞬间又有七八百名骑兵人马惨被劲疾洞穿,扑通扑通落入水里,人马在浅水里互相枕藉,竟然浮出水面,人马尸首随河水翻滚之间,大片的冰块被染得殷红。


李守贞看着打得正欢畅的弓弩兵,眼光一转,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厉声喝道:“全军朝桥头射击,不要分散!”但众军正发疯一般地射击,一心要摧毁了渤海军骑兵如同活靶子一般的人墙,一时半会,却哪里理会得主将在叫什么?


驻马于小丘上的耶律德光看得清楚,高模翰的渤海军以惨重的伤亡,吸引了晋军弓弩兵的大部火力,桥头契丹兵压力顿减,毕竟是人多势众,趁着矢雨稍小,数百人已经重新冲入一百步范围之内。而与此同时,渤海军避开张彦泽锋锐,沿河岸边拼死疾进,前锋也已接近了桥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