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二十二节 高标见嫉

朱凯明 收藏 1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国与国之间的对抗,有时就像戏剧表演一样。桌面上大家都西装革履,扎着蝴蝶结,端着红酒,绅士派头十足,文明而有教养的玩儿着演技。桌底下则是腿来脚去,皮鞋袜子脚丫子横飞,打得一团糨糊。这次中日的暗战之争,出人意料的平静,这一回合双方心照不宣,均未公诸于众而大打口水仗,但平静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国与国之间的对抗,有时就像戏剧表演一样。桌面上大家都西装革履,扎着蝴蝶结,端着红酒,绅士派头十足,文明而有教养的玩儿着演技。桌底下则是腿来脚去,皮鞋袜子脚丫子横飞,打得一团糨糊。这次中日的暗战之争,出人意料的平静,这一回合双方心照不宣,均未公诸于众而大打口水仗,但平静的表面下,双方却各自展开了调查。

何应钦愁眉苦脸地找到熊步云:“甘霖兄,这入学入伍才多长时间,这帮小子就敢目无军纪,擅自行动,险些酿成大祸,你老兄是不是该出手管一管他们了?”

像是早预料到何应钦要来诉苦告状,熊步云笑吟吟的沏上一杯茶,道:“敬之兄,兄弟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现在训练的不是士兵,不是军官,也不是国军的野战部队,我们训练的是用知识武装大脑,将来装备武装到牙齿,能力超群,能量无限的暗剑特战队,作为这支部队的首领,我的宗旨就是实战是检验课堂知识的唯一手段。随着他们学习和训练的深入,将来我还要将他们投放到东北华北地区,哪有小鬼子,哪就是考场,这样才能训练出如臂指使勇猛无敌的突击队来。”

看着何应钦依旧是苦瓜似的一张脸,熊步云微微一笑,从皮夹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他的手边,何应钦低头一看,数字后面一长串的零,好大的数目啊。连忙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过几天就要去欧洲了,正想走之前跟你碰一碰,关于特勤支队的筹备事宜和这帮小子的下一步安排,不想老哥你先我一步来了,今天咱哥俩好好聊聊。不过我可先说好了,这特勤支队也好,这特战队也罢,就好比咱哥俩的孩子,哪个当父母的不是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小孩带大的?咱俩得分分工啊,我这个挂名的首领现在只负责喂他们,总体上把握他们的学习和训练的进度、强度、内容和方向,你这个当大首领的,也不能当甩手掌柜的呀,就负责一点“出”的活儿,擦擦屁股啥的,你也不能老苦着脸啊。”熊步云乐呵呵的揶揄道。

“你老兄说的轻巧,就这次事件,要不是日本人理亏,不敢公开张扬,否则必是一次大的外交事件,就这样我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CC和复兴社那帮人压住没在学校开展调查,老兄啊,还望你体谅体谅,为兄军务杂事诸多,不常在京,你不能总让我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吧。”何应钦苦哈哈的诉苦道。

“好,好,敬之兄忙的是军国大事,今后这类事情,我一定严加督导,让老兄你安生一些。哈哈哈。”熊步云见状,忙表态安慰,接着话锋一转,正色道:“不过,这次日本人的手伸得实在是太长了,幸亏发现的早,不然后患无穷啊,这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儿,日本人亡我之心正在一步步的实施,我们的特勤支队的筹建得加快速度。我之所以同意他们的计划,其一是不能让日本人知晓猜测出我们的训练目的,二是借机看看从部队中抽调上来的基层官兵的素质行不行,象张国辉这样的人,就是我们要找的特勤支队的待训人员,他们这些人虽然将来在知识结构和战斗素质上赶不上特战队员,但按照我的方式训练,作为支队战士还是合格的。我希望借着陆校陪练的机会,多多抽调这种类型的基层官兵上来,看好了就地留下,当然后续的事情还得老哥你出马解决,各部队的军师长们哪个不给你面子啊,谁也不会为了几个低层官兵得罪你的。”熊步云很商人的笑着说道。

“好你个熊甘霖,我算是被你欺负到家了。你就说吧,还有什么事?”

“呵呵,别着急啊,不是跟你说过嘛,打造这么一支队伍,光是花的精力和资金,就够你装备整训几个正版的德械师了。我这次到欧洲还得采购一大批军火装备回来,为这帮小子和特勤支队的训练做准备,敬之兄,你就稍安勿躁,消消火气吧。”熊步云依旧乐呵呵的说道。

“另外,特二期的招生马上就得开始,此次着重培养情报系统的新鲜力量,面对日本人的步步紧逼,我们也得抓紧时间布局啊,要布局也得有人啊。此外,通过这次事件,我们也得未雨绸缪,我打算用这笔钱,建造几个秘密基地……”两人喝着茶,聊起了正事。

—————————————————

小营熄灯前夕,洗漱完毕后的老哥几个又都呲牙咧嘴的聚到熊再峰的房间里,这是紧张学习训练的一天中吹牛打屁的开心时间段。

“老大,咋整地?怎么军政部派下来的少校和那几个尉官今儿个都调走了呢?晚饭的时候,我看见张国辉区副和那四个老兵也被军车接走了,是不是明儿个又要来新人了,这一次是中央哪个师的?”史招财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说他爹,你和小鳖犊子俩人是不是上辈子都是剑客呀?怎么这么贱皮子啊?这他娘的刚适应姓张的玩法,才瞅着他们顺眼点,你们就盼着再来一茬儿新爷,要是碰着比他还狠的硬茬儿,你还让哥几个喘口气不?”胡硕翻着牛眼睛,不满的反诘道。

“老胡啊,你小子什么时候学着骂人也搂草打兔子了,咋地,让人家练尿了吧?”韩冬靠在熊再峰的床栏上,懒洋洋的回应道,眼睛一翻一翻的,明显一心二用的想着心事。熊再峰盘腿坐在床上记着日记,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吱声。

“我听李文星大哥(虎卫组组长)说,上次灭鼠行动,二叔让李大哥全权负责,他分别向少校和张区副透漏了行动计划,结果张区副二话没说,领着自己的四个兵拍着胸脯说算他一份儿,而少校则要求请示上级长官,结果李大哥没让他参与行动,不过这位老哥也算仗义,事后没向外人吐口。但二叔他老人家不喜欢做事中规中矩的人,这次把他们调离,实际上是去帮忙筹建咱们的特二期的招生了。至于张区副他们,我猜八成是被二叔召见了,我看弄不好张区副要变成张区队了。”一向老成持重的曹柱国替代熊再峰答道。

“啊?要是这样的话,夜间科目还得练下去呀,我的妈呀。”洗漱完毕后的梁晓蕙也过来扎堆儿凑趣,听了曹柱国的话,失望的叫了起来,天生胆小的女生队这十几天的夜间课目训练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嘿嘿,说不定明儿个的夜间课目就是让你们女生队半夜刨坟,这弄不好还能刨出来金银财宝锅碗瓢盆啥的,那你就发财了。”见梁晓蕙进来,韩冬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踩到了,竟然在旁边嬉笑道。

“死韩冬,你个乌鸦嘴。”梁晓蕙上前伸手就要拧他的耳朵。手到半空时忽然又收了回去,梁晓蕙瞅着韩冬,秀目一转,嘎嘎的怪笑两声,一脸促狭的问道:“韩大侠,那天晚上行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跟弟兄们坦白呀?让我们十几号弟兄趴在灌木丛草地里那么长的时间,你韩大侠却去勾引调戏女护士,而且是两个美若天仙我见犹怜的小妞,嘿嘿,真有你的,说,你跟她们都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整得那俩女护士眼泪汪汪的。”

啥?还有这事儿?“唰”,屋子里的人气儿立马就变了味,除了梁晓蕙,一群牲口的目光齐刷刷的瞅向了韩冬,那目光火辣辣的,香艳艳的,春情骚动。

一见这架势,韩冬靠在床栏上的腰杆努力挺了挺,故作镇静的反唇相讥道:“我说大小姐,说话负点责任好不好?那晚儿要是没有人家帮忙,咱们能那么顺利吗?咱可不能干卸磨杀驴的缺德事啊。”

“打住,打住。别捡好听的说,说点关键的,你小鳖犊子用了啥手段,把人家勾搭到手的?赶紧的给哥几个如实招来。”胡硕挥着小腿般粗的胳膊,鼻梁上的一颗青春痘在灯光下闪动着热烈的光芒。那哥几个的目光也在逐渐升温,似乎要将青春的秘密融化一般。梁晓蕙在旁边嘎嘎的抿嘴偷乐。

“还用得着使手段吗?俺老韩出马,往那一站,大姑娘小媳妇啥的,那不得电倒一大片呐。”韩冬撇着大嘴,信口胡拽,“什么叫特战队员?全地形战斗素质,全人类应对水平,几个娇滴滴的莺莺燕燕,俺老韩是手到擒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水平,这是水平,拜托,请学会鉴赏行不?什么叫见不得人的勾当啊,俗,太俗气了。”

“小样,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不说实话是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说时迟那时快,一群牲口嘴里喊着“give you colour to see see!”就冲将上来,韩冬仅来得及喊了一声“娘啊”,便被一张被子蒙了上去,一顿胖削,直到韩冬告饶,众人才歇手。

“嘿嘿,小样,看你还敢被窝放屁——吃独食不?”梁晓蕙涨红着小脸微喘着气儿,揉着酸胀的小手腕,显得比其他几个小老爷们还积极,“说吧,怎么把人家娇滴滴的美人抱在怀里的?怎么攥着人家的小手不撒开的?”

“啊?你都看见了?”韩冬老脸一红,头大如斗。

“啊你个头,本小姐好歹也是侦察兵,咱上不了二楼的窗户,这一楼的窗户还是能上去地,嘿嘿,某人当时的那副德性,本小姐看得是清清楚楚。”梁晓蕙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光顾着喋喋不休的戏侃韩冬了,一扭头,看见其他人的目光齐汪汪、绿莹莹的注视着她,顿觉不妙。果然,胡硕不怀好意的呲着白牙,“妹子,要不你给俺们讲讲韩大侠泡妞的武技得了,俺看你比他讲得实在多了,嘿嘿。”

梁晓蕙秀脸一红,轻啐了一口,“呸,流氓,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哼!”一跺脚,一溜烟儿似的逃之夭夭。身后传来一众兄弟打屁起哄的声音。

次日早操,当佩戴少校军衔的张国辉和少尉军衔的四个老兵出现在特期班面前时,“噢天啊!”全体学生兵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先为自己默哀了半分钟。

“士兵们,我允许你们以这种方式和昨天告别。”张国辉冷峻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快,“我也允许你们以这种方式欢迎我成为你们的代理区队长。就在昨天,我接受了熊步云长官的命令,命令我和李文星中尉以及陆续到来的中央军各部队的精锐官兵,共同负责在一年内将你们这帮菜包子打造成钢铁般的战斗团队。不要以为你们现在已经有几下子了,可以上阵去杀小鬼子了,告诉你们,你们这些菜包子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远呢。别看你们比我们这些老丘八有知识有文化,可是战场实战经验、战场生存能力和战场战术素养,你们还差得远呐。你们不是有血海深仇吗?你们不是想杀东洋鬼子吗?就凭你们现在这两下子,连我们都打不过,上了战场,你们只能是当炮灰,只能给你们的祖宗丢人,只能给中国人丢份儿。”

“不服气是吧?昨天之前我还不服气呢,可是见了熊步云长官的战术技能,我服气了。在战场上,没有第二,只有第一,因为只有第一,你才有命活下来,第二就意味着死亡。死亡,你们懂吗?昨天之前,只是训练的热身阶段,从今天起,就进入到训练的正式阶段。不要告诉我,你们很苦很累,我告诉你们,这也仅仅是开始。在这一年内,你们将庆幸还活在人间,一年后,当德国特战教官站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是人间和地狱的差别了。害怕了吗?后悔了吗?”

“看看你们现在的熊样,还不配当个军人。你们知道什么是军人吗? 当你们从自身的那点儿家仇恨事中站起来,迈出家仇的个体小圈子,挺膺担当起中华民族的国耻国仇的时候,你们才算是军人。知道你们的使命吗?你们将来就是国家的一柄利剑,每一个人都能以一当百,以一当千,你们的战斗任务不光是诛杀敌人,还要诛师、诛军甚至诛国。任何强大的敌人,在你们面前都将成为齑粉。从今天开始的训练,是为了迎接明天更残酷的训练,明天更残酷的训练,是为了让你们能成为中国国防的一柄利剑,成为四万万中国人手中的复仇利剑,成为四万万同胞财产和生命安全的坚固盾牌。菜包子们,听明白了吗?”

“明白,长官。”

“有没有信心完成训练?”

“有,长官。”精神抖擞,战意燃烧,在雄风漫卷的猎猎军旗下,39名士兵很快就被点化成目光赤红、昂首虓虓悲鸣的出山猛虎。

很快,教官组根据新的指示迅速调整教学方案,在军事学科中,重点进行战斗刚要、筑城、兵器学、支队战术、地形学等科目教学,理论讲解完毕后,即刻进行野外教练操演,其中的攻击、防御、追击、退却、遭遇战等战术演练,更是让特期班练得忘乎所以,自由的发挥着想定,常常将教官设定的战术讲义弄得面目全非。

去繁就简,让新兵蛋子们学得上瘾了,如工兵科重点学筑城、架桥和爆破;炮科主学驮载、架炮和射击;骑科主攻马术等等。特期班如饥似渴的学习着知识,光是筑城这一科目,就从挖立、跪、卧姿散兵坑到班阵地、排连阵地的构筑,好长一段时间,天天小脸却黑,手上的血泡破了再起,老茧一层层的,就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从中央嫡系部队挖过来的精英,在奖金的刺激下,一茬茬的将宝贵的实战和行伍经验奉献出来,小将们听得惊心动魄,茅塞顿开,练得更是废寝忘食。

兵器学科目,因得到了何应钦的关照,军政部武库里的各色武器,包括稀有的武器装备,用卡车一车车的拉到小营,从手枪、步枪、冲锋枪到轻机枪、重机枪,特期班挨个拆解、组装,熟悉原理,最后再到射击场不要钱似地试射、练习,直看得随班的教官组眼睛集体泛红。这帮小爷,这还是训练吗?这是烧钱呐。

等到了炮科学习时,教官组干脆闭嘴不吱声了。迫击炮、山炮、野炮,日式、德式、法式、意式,武库里有什么,就往小营里拉什么,人人上手实操,直练得天昏地暗、不亦乐乎,最后照例是到射击场,一阵狂造,看得八期和九期炮科总队的官兵愤愤不平,这是哪来的败家子,这一天打的炮弹,比俺们两年的射击总量还多呢,有这么偏心眼的吗?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特期班实在是太特了。刚入学便越过第一年的入伍期预备班,刚报到就把校园里嚣张狂妄的宪警班收拾的服服帖帖,第一次参加总理纪念周就被校长亲自点名,并代表全国童子军由委员长亲自做介绍人集体参加国民党,以后除了周一(后改为周日)参加例行的总理纪念周外,平时见不到身影,弄得神神秘秘的。

木秀于林,这支特殊的学生区队,想不引人注意都难。更可气的是,吃的、穿的、用的、练的都是最好的,而且竟然拥有自己的教官组,独立封闭学习,实在是太拉风了。终于有一天,牛气哄哄的特期班被人“堵”在了训练场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