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无价:六旬服刑老爸"跪探"病危爱女

江北才子 收藏 21 9192
导读:[img]http://img11.itiexue.net/1262/12628811.jpg[/img] 40分钟见面,父亲始终跪在女儿床前。   头发花白的父亲,跪在女儿的床前嚎啕大哭:“爸爸错了,对不起你。你要好好养病,等爸爸回家。”病床上的女儿抱着父亲,虚弱地说:“爸爸,你不能再犯错误了,要听警察叔叔的话,争取早点回家”......满屋子的人无不泪流满面。这一幕发生在3月8日上午泰兴市元竹镇芮徐村的徐某家。病床上的女孩名叫小芹(化名),今年16岁,病入膏肓,已到弥留之际,而长跪在她床前的是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0分钟见面,父亲始终跪在女儿床前。


头发花白的父亲,跪在女儿的床前嚎啕大哭:“爸爸错了,对不起你。你要好好养病,等爸爸回家。”病床上的女儿抱着父亲,虚弱地说:“爸爸,你不能再犯错误了,要听警察叔叔的话,争取早点回家”......满屋子的人无不泪流满面。这一幕发生在3月8日上午泰兴市元竹镇芮徐村的徐某家。病床上的女孩名叫小芹(化名),今年16岁,病入膏肓,已到弥留之际,而长跪在她床前的是她正在服刑的亲生父亲徐某。



苦命的孩子



母亲出走父亲入监 女孩自己又患绝症



“不幸”女孩名叫小芹(化名),家住泰兴市元竹镇芮徐村,目前靠其大伯和姑姑照料。元竹派出所所长吴胜宏告诉记者,小芹的家境非常特殊,她的母亲是贵州人,父母结婚那年,父亲徐某已经45岁。小芹6岁那年,母亲突然离家,一去不返。6年前,父亲徐某因盗窃,被行政拘留15天。2009年3月,徐某再次犯罪,被判7年有期徒刑,在镇江边城监狱服刑。那年的小芹,刚刚14岁。



父亲服刑后,空荡荡的三间房子里,就剩下小芹一个人。由于姑姑伯伯家就在附近,每到吃饭时姑姑伯伯便喊上她,吃完饭再回到家中。相比其他孩子,小芹形单影只,更显孤单。后来,无心念书的小芹辍学了,跟着姑姑学做裁缝。心灵手巧的她很快就学会了不少花样。然而厄运再次降临。去年春天,小芹脚上“长”了一个黑痣,开始她没有在意,后来黑痣流脓。姑姑就带她去泰兴人民医院查看,医生诊治后建议她们去省人民医院查一下。经省人民医院医生诊断,小芹患上了在国内十分罕见、治愈率极低的恶性黑色素肿瘤,医生还明确告诉陪护小芹的姑姑,即便是手术成功,小芹最多也只能再活5年。


小芹患病的消息传出后,当地政府和村民纷纷伸出援手,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小芹的病情趋于稳定。去年6月,已经1年多没见到爸爸的她,很想见爸爸,要和爸爸说说自己的身体情况。在姑姑、大伯等陪同下,小芹乘车来到镇江边城监狱申请要见爸爸。不料被监狱方拒绝。因为监狱有明确规定,直系亲属想见服刑期间的犯人,必须提前预约,并且在规定的时间前来,小芹最终失望而回。虽然那次没有见到父亲,可小芹并没有太多沮丧,因为那时她病情稳定,“这次见不到,还有下次呢。”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年春节刚过,一度蛰伏的病魔再度肆虐,小芹的病情突然加重并恶化,出现吐血的症状,医院确诊已经到了癌症晚期,肿瘤细胞已经扩散至胸部,并告知小芹的姑姑:“小芹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的消息后,小芹意志非常消沉。2月24日上午,当地村干部闻讯去看小芹,当问及小芹有什么愿望时,小芹流着眼泪说:“我只想见爸爸最后一面,他还不知道我生病呢,往后他回家找不到我怎么办……”


追悔莫及的父亲



得知“女儿快不行了” 放声大哭,彻夜不眠



2月24日下午,村干部将小芹病危的消息告诉了当地派出所所长吴胜宏,请其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帮可怜的小芹完成其“最后一个愿望”。吴胜宏随即通过泰兴市看守所查到了镇江边城监狱的电话,但接通电话后,监狱方面表示,“让服刑犯人回家看家人”这类情况,该监狱已经几年都没有遇到过了,早就不办理了。另外,根据相关规定,徐某目前也不具备出监条件。


被泼了一盆凉水的吴胜宏想到派专车,由民警、村干部或小芹的亲属陪同小芹去边城监狱探望徐某,但方案马上被否决:已经到弥留之际的小芹,根本经不起往返200多公里的颠簸,路上随时可能会“提前”出现不测。吴胜宏又与监狱负责人联系,详细介绍了小芹的特殊情况。监狱负责人被他的“执着”打动了,表示将全力帮助小芹完成心愿,并让小芹亲属立即准备县级以上医院出具的病危通知书、直系亲属书面申请、派出所和村委会担保的证明材料。3月3日,监狱方将这些材料报给了省司法厅。7日早晨,申请获批了。



“你女儿快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你准备一下,明天回家一趟”,当监狱方将这个消息通知徐某时,徐某先是一愣,他无法相信之前还活蹦乱跳的女儿转眼竟病入膏肓,更不肯相信这是父女俩最后见面的机会,后悔、自责、难过……这个年过六旬的男人忍不住放声大哭:“是爸爸害了你,是爸爸害了你”。当天晚上,徐某在监室里喃喃自语,整夜未眠。


抱头痛哭40分钟 父亲始终跪在女儿床前



见面时间定在3月8日上午。镇江监狱方面派出了4名狱警带着徐某到泰兴,吴胜宏则带着民警和多名辅警“接应”。



3月8日上午9点多,载有徐某的警车缓缓驶进了村子,在距离徐某家仅剩七八米处停了下来,在警车上,狱警帮徐某打开了手铐和脚镣,徐某下车后在两名狱警的看护下向家中走去。吴胜宏介绍,徐某进入小芹房间后,趴在床边轻轻喊女儿的名字。小芹醒来后,经过仔细辨认,虚弱地说“爸爸,我终于见到你了。”徐某马上扑通一声跪下,一把抱住女儿放声大哭,小芹也不停地抽搐哭泣。



“爸爸错了,都是爸爸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是爸爸对不起你”,除了哭,跪在床前的徐某对女儿反复说着这句话。病床上的小芹噙着泪水,吃力地抬起手,一边帮徐某擦眼泪一边说,爸爸别哭,妈妈走了10年了,我已经记不得妈妈长什么样子了,现在整天躺在床上最想的就是爸爸。



小芹还告诉徐某,他入监后她曾恨过他,但他毕竟是爸爸,现在只是想起爸爸的好,盼望他回家的那一天。听到女儿的倾诉,徐某更是不能自已,埋头在被子里痛哭,安慰小芹:“爸爸很快就回来,你要好好养病,好好治疗,一定要等爸爸回家。”小芹转而“劝”徐某,伯伯姑姑对她很好,让他放心,只是让他不能再做坏事了,一定要好好表现,要听警察叔叔的话,争取早点回家。父女抱头痛哭的情景,深深感染了在场所有的民警和邻居,吴胜宏回忆说,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泪流满面。


见面的40分钟时间里,头发已经花白的徐某始终跪倒在女儿的床前,父女俩难分难舍。床上的小芹知道“相聚”的时间有限,紧紧抓着徐某的手说:“爸爸,不要走。”吴胜宏告诉记者,根据小芹的病情和徐某服刑的现状,这对父女的见面几乎就是“最后一面”。在回程的警车上,徐某反复拜托其大哥替他为小芹“善后”,女儿临“走”,要换套新衣服。




本文内容于 2011/3/12 20:52:00 被江北才子编辑

4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人性光辉的一面,不管怎么说,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必须受到惩罚。愿小姑娘一路走好,来世生个好人家。



南無大慈大悲 救苦救難 廣大靈感 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南無大慈大悲 救苦救難 廣大靈感 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南無大慈大悲 救苦救難 廣大靈感 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本文内容于 2011/3/12 21:18:38 被绝不盲目编辑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