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三十四章设局

犍为李聚 收藏 2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周强和王佳欣看到岳星明离开后,他们是越来越怀疑岳星明此次来的动机,就象海冰冰说得一样,是不是来查看李聚死了没有。于是周强加强了医院的守卫。命令直属团和特种部队巩守医院的大门,如果说没有三战区司令部和军部的通行证,禁止一切行人通行。只见新八军的特种部队和民解的特工是一个个的荷枪实弹,守候在医院的各大关卡上,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他们贴身保护李聚。

一九四零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深夜二十四时四十五分,天空中这时刮着呼呼的寒风,还下着一阵阵的毛毛冰雨,在这冰风刺骨的恶劣天气里,只见担任警戒守卫的战士们却不敢有半点丝毫的松懈,他们警惕的双眼,注视着医院周围的动静。这时一辆持二十五师牌照的军车“鸣”的一声,停在部队医院的哨岗前面。

“你们是那支部队的,从那里来,到医院有什么事情。”特种兵小队长陈列和四名士兵离开哨岗,走到他们的车门旁边问道。

军车的司机马上探出头来对陈列说道;“兄弟们,你们辛苦了,我们是二十五师的,今天是送受了伤的战友到你们新八军的部队医院进行医治的。”

“请问你们的通行证件呢!”陈列向他们说道。

“证件全部在这里。”司机赶紧把证件和通行证递给陈列。

陈列看了看他们的证件和通行证,并且看见车子上面躺着两名受伤严重的战士,同时也没有发现这些人有什么地方的可疑之处。加上他们持有三战区司令部开的通行证,特种兵的小队长陈列他们只好放行,军车马上开进了医院,车上的几名医护人员马上把受伤的战士挑进了手术大楼……。

“队长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到,兄弟部队就有十多人到我们新八军的部队医院进行救治,难到他们没有战地医院,干么要这样舍近求远瞎扎腾。”一名刚参加特种部队的新队员不解的向陈列说道。

“可能是我们新八军的部队医院的医疗条件比其他部队好,他们才来的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陈列向这个新队员小声责备道。

“但是队长,令我想不通的是,什么时候战区司令部当官的有这样仁慈过,为受伤的战士如此关爱过。那里象我们新八军的李长官是豁达大度,爱兵如己,而李长官这一次为了营救陈师长,李长官才会遭到日本人的伏击,才受到重伤,希望李长官这一次能逢凶化吉,度过危险。”

“三战区司令部的头头们今天转了性,这不是我们这些当兵的好事吗!你小子不要比我们多读两天书,心里就成天就胡思乱想,你呀,还是站好自己的岗哨吧!等李长官醒过来,如果他肯收你做警卫员,那才是你娃的福气。”陈列笑侃道。

“陈队长,什么事,笑的这样开心啊!”邱震海带领直属团的一队队员巡视到医院大门的哨岗前,看到陈列他们一脸的笑容,对他们说道。

“邱参谋,我们只是奇怪今天晚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受伤战士到我们的医院来医治,而且都是持的是三战区司令部的特别通行证。”陈列向邱震海如实回答道。

“陈队长,你马上去打电话给三战区的司令部,询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是,邱参谋。”

邱震海看到陈列离去,马上对身边的一名战士说道:“百展民,你马上带领五名战士去查看进入到医院的车辆。如果说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马上向周强报告”。

“是邱参谋,我们马上就去。”百展民马上带领五名战士向医院的停车场跑步前行……!

邱震海看到百展明离去后,马上对身边的将士们令道:“你们好听好啦!现在大家都提高警惕,禁止一切车辆通行。”

“邱参谋,那我们现在做什么。”那个多嘴的特种兵队员向邱震海请示道。

“你们几个也一起加强戒备,现在禁止一切的车辆通行,如果发现有车辆闯关,立即开火射击。”谁知邱震海的话声还没有落下,这时一辆持第一师马忠武部牌照的军车象发了疯似的向医院的大门急驰而来。警戒的特种兵马上落下挡杆,马上举手示意停车检查,邱震海也目光如炬的紧盯住这一辆军车。

可是这一辆军车根本不听特种兵的示意,反而开足马力继续向医院大门口的哨岗冲来,只见发疯了的军车快冲到哨岗二十多米远时,突然军车上的两边车门打开,钻出来四个手持冲锋枪的国民党士兵,他们一边持枪冲来,一边向邱震海他们猛烈的持枪射击,顿时密集的子弹打破了医院的宁静。

“小心啊!”邱震海看到这一个聪明伶俐的特种兵队员被突然其来的袭击,不由吓呆了,站在原地是一动也不动,赶紧抱着他的身体往地上一滚,才躲过敌人这突然其来的扫射。

“谢谢邱参谋的救命大恩。”特种兵队员趴在地上,向邱震海开口谢道。

“作为一名军人,要时刻保持警惕性,这不仅对国家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邱震海对特种兵队员小声训斥说道。

面对敌人的进攻,只见邱震海他马上掏出身上的佩枪,指挥特种兵队员和直属团队员,对疯狂而来的敌人进行开枪还击。

顿时一阵激烈的枪声在医院的大门前的哨岗上响起,烟焰火冲天而起。“冲啊!为牺牲在北山地区的将士们报仇雪恨,也为我们敬重孙城辉司令报仇雪恨,杀了李聚这一个刨子手……!”这时军车上的顶蓬一抛开,只见两挺机关枪向邱震海他们不停地扫射,企图以强大的火力压着哨岗上的火力打。在机关枪射击的同时,军车上又冲下来八、九个身穿国民党制服的士兵手持着冲锋枪,乘着大门前的烟雾弥漫,弹雨横飞,他们就象一只只疯狗一样的冲了上来。子弹击在哨岗的沙袋上是“嗖、嗖”的直响。

“不要让敌人靠近哨岗,压着敌人的火力打。”邱震海指挥战士们利用哨岗上堆积的沙袋阻击不明武装人员的进攻,他们手中的轻重武器也一齐向冲击而来的敌人开火射击。面对敌人疯狂又强大的火力,邱震海他们毫不退让,沉着迎战。因为他们知道,让敌人冲进医院,将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当兵才一个月零三天的新兵战士吴飞向敌人甩出一颗手榴弹后,就被敌人的一梭子弹射进了他的身体,他就这样光荣地倒在了沙袋上,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为了中华民族的明天,献出了他自己宝贵的生命。

“邱参谋,敌人的火力好强大,我们撤进医院吧!”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特种兵队员向邱震海叫道。因为谁也不知道敌人敢在虎口拔牙,所以哨岗的特种兵现在只能有一些轻武器,抵抗敌人的攻击。

“战士们,我们不能撤,如果让敌人冲进医院,那后果就不堪设想。”邱震海一边用手枪向敌人点射,一边不停地换弹甲。

敌人看到他们的进攻受到阻击,这时又从医院外飞驰而来三、四辆的军用大卡车,只见从车上跳下来二、三十名穿着国民党的军服,并且手持着冲锋枪和机关枪的士兵加入到敌人的进攻阵容中。顿时邱震海他们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只见哨岗上的一名名的战士倒在敌人罪恶的枪口下。

“给我冲啊……冲进医院,杀了李聚,为孙司令报仇雪恨。”敌人也疯狂的叫嚣着。

“给我顶住,为了军座的安危,我们在敌人的面前绝不能退后半步。”面对敌人的进攻,将士们是奋不顾身,大义凛然回击敌人。

“竟然这些人甘愿给李聚当炮灰,那我们把他们也一块消灭!”

敌人加强了进攻,眼看敌人就要冲到医院的大门口时,眼看敌人就要突破哨岗时,眼看邱震海他们就要全部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这时邱震海他们的身后,突然架起来五挺机关枪,五挺机关枪是同时冒出了一条条的愤怒火舌,不停地扫射进攻的敌人。只见敌人是“咚”“咚”的就倒下了十多个。原来是周强听到医院大门口的密集枪声,立即命令百展明率领一队的战士增援邱震海他们。而周强也马上率领十多名的民解特工向病房飞奔而去……!

“百展明,这里交给我,你赶快率队员们进去保护李长官。”邱震海一边持枪还击,一边对赶来增援的百展明令道。

“邱参谋,您放心好了!周强已经率领民解的特工和特种部队的队员去保护李长官啦!”

邱震海看到到敌人的进攻阵形,根据敌我双方的战斗情形场面,对百展明说道:“百展明,你们组成两支突击队,从他们的两翼进行包围,消灭狗日的敌人”。

“是,邱参谋。”对于猖獗的敌人,就是两个字“消灭”。

“水,我要喝水”。这时我慢慢睁开眼睛,才发觉我的头快要暴裂似的一样痛苦,并且四肢象铅一样的沉重,而且嘴巴是口渴的要命。我是东张西望,才发现我是躺在一张病床上。离我身边不远的地方,一名护士小姐坐在板凳上,她双手扑在冰冷的桌子上就睡着了。

不过一阵女人的肉体香气是扑鼻而来,整个病房的空间里是充满了一股迷人的女人香味。我从她的背影看出她是一位漂亮性感的美女,她的臀肥腰细,一看她就知道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姣好的身材无一处不透着强大的诱惑,

我“咕嘟”的咽了几口口水,这男人也真是怪,刚才我的全身都还痛楚难忍,心里一对漂亮的女人动了歪念,马上全身的病痛就大有好转。“女人是一包药,真是越服越有精神。”

护士小姐听到我叫喊声,马上睁开了她蒙胧的眼睛,伸了一下她的杨柳般的懒蛮腰,完全成了一个懒洋洋的睡美人,美女的神色不由把我看呆了。护士小姐看到我色迷迷的看着她,她的脸色也微微一红,对我说道:“将军对不起,刚才我睡着了。”

美女护士还没有说完,马上赶紧给我倒了一杯水,端在手上,轻快地来到我的身边。她把水杯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然后扶住我的身体后背,把我身体依靠在床头。她看见我皱了两下眉头,赶紧把一个枕头掂在我的后背上。

她水汪汪的一双秀目是光彩艳人,好象对我充满了情欲挑逗。直撞我的心菲。

“将军,您的眼睛好色啊!”护士小姐唇红齿白娇气说道。看见她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知道,今天我的泡妞大计是成功了。

讨厌的绷带影响了我对美女肉体的进攻,我把吊在手臂上的绷带从脖子上飞快的拿开,一下子就把这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抱在我身前的怀里。我把她的护士帽甩开,她一头柔顺的秀发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用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头迈进她的秀发,吸吮它迷人的香味。“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将军,我叫杨洋。”

“好听到的名字,我好象在梦里听到这一个名字是千百回……!”

“将军,我。”杨洋美女在我的怀里是不停地扭动她丰满的身体。

我的舌头敲开杨洋的小嘴,我们的舌头顿时交错在一起,我们是热情奔放的亲吻着……!杨洋情不自禁的抬起她的头,甩起她那长长的飘逸长发。气息加粗,秀目微波,发出令人消魂的娇柔呻吟。

正进入佳时,这时病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章乱的脚步声,我马上感觉事情是大大的不妙,我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水杯,赶紧抱着杨洋来一个大翻身,我的脚后跟马上一勾。只见病床反身压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就听到有好几个人冲进了病房,他们对着我的病床就是一阵扫射,子弹打在病床上是“钢”“钢”的直响。

杨洋把头紧贴在我的胸前,她的一颗心也“咚”“咚”的跳个不停。“别怕,有我保护你。”我对她说道。

“李聚就在病床下,马上掀开病床,杀了他。”

这时敌人把我们身上的病床掀起,在一刹那间,我奋身弹起,手中的玻璃水杯快速一闪,杯子强劲的插进了一个敌人的脖子。我趁敌人倒在地之时,赶紧抓起他手中的冲锋枪,我就对冲进病房的敌人就是一阵扫射,马上击倒了四周的五、六个敌人。

我乘敌人一片慌乱溃退之时,我赶紧抱起卷缩在地上的杨洋,她是一脸的惊恐,嘴里发出惊人尖叫:“啊!我不想死……!”

“他妈的你们这些龟儿子跑出来干什么,赶快冲进去,杀了李聚。”

看到敌人又蜂拥而来,我扶杨洋向另一间的病房跑去。敌人的子弹是跟着我们两个人的屁股后面直追。子弹射击在我们身边的墙上和地上是青烟四射,“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

我身上的伤口在巨烈的运动中又拉裂了。鲜血是淌淌的流出。染红了我的全身,顿时我的脸色苍白,身体也变得没有一丝力气。走路变得已经是飘浮起来,变成了头重脚轻。我突然脚下一磕,我和杨洋两个人同时倒在地上。

看到杨洋惊恐的看着追击而来的敌人哭道:“将军您快爬起来,我不想死啊!”。想到我是一个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们男人生下来就是保护女人的。我咬紧牙关,强忍着巨痛,马上一翻身,把杨洋挡在我的身后,持枪对准追击而来的敌人,就是一阵扫射。在一片惨叫的血色中,我消灭了追击而来的敌人。

“大家赶快进去,大哥就在里面。”这时我听到周强他们的声音和脚步声传来,我紧张的心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突然我只感到自己的肚皮一凉,我知道是中了敌人的偷袭,我扭头一看杨洋露出了狰狞的目光,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尖刀,我才知道是中了杨洋这一个小女人的暗算。“为什么……你……要……杀我!” 我的血手指着杨洋,颤抖说道。

“李聚,我只是奉命做事,请你不要怪我。”杨洋这一个蛇蝎美人伸出她的恶毒双手,把我的身体一推,只见我的身体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我的身体是越来越冰凉,我也闭上了眼睛,慢慢的闭上了呼吸。

这时杨洋听到背后的脚步声传来,她知道周强他们已经赶来,杨洋早也丢弃了她手上沾着鲜血的尖刀,并一脸惊恐万状发出悲痛的惨叫声:“李长官……他死啦!”杨洋身体并卷缩在墙角,她的浑身不停地发着抖……!

“大哥,对不起,我们今天来迟了,但请你放心好啦!我们一定会继承您的意志,杀尽小日本鬼子,”周强和民解的特工跪在我的尸体旁边,是泪流满面,痛苦不己。

“周长官,都怪我没有保护好李长官。”杨洋拉着周强的手痛苦泪流满面道。

“杨小姐,这不关你的事,这是敌人太狡猾啦,你也尽力啦!”周强还叫来一名特工队员,护送杨洋回家休息。顿时李聚死在敌人伏击下的消息,是马上传遍了整个军营。周强命令直属团、特种部队和女子飞行团加强戒备,作好战斗准备。

“大哥,你快起来吧,这一回你又是羊肉没有吃成,惹了一身骚吧!看你下一回还敢不敢调戏美女。”周强赶紧扶起我的身体来,笑侃对我道。原来我在遭到日本人的伏击后,决定将计就计,利用受伤查出幕后主谋,达到铲除新八军的毒瘤,巩固我在新八军的领导地位。

“周强,你这一个臭小子是专门给我作对,偏要我装扮成死人,我也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但不知我交待你们的事情,你们办妥没有。”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们也把你的死讯发布出去,让敌人欣喜若狂,产生错觉。然后我们把敌人是一网打尽,不过你要扮死人,也要扮到天亮吧,还有你要躺在棺材里,我们这一台精彩的大戏,才会演的必真,才能让敌人当真上当。”周强对我笑道。

“军座、周强,现在最重的一点是,我们要在新八军加剧一股悲伤、愤怒的气氛,这样才能达到必真效果。”

“这样我们就要去麻烦海小姐、唐小姐等人配合我们唱这一出戏啦!”周强是越来越可恶,越来越向我的痛处下手。

“周强早知道这样,我该叫你来伴演这一个死人的角色,害得我的泡妞计划是半途而废,害得我的红粉知已又要为我痛哭一场。”我们是笑侃声一片!但局势也进入收网的阶段,我们决定给予在新八军的敌对势力是重重一击!铲除毒瘤,新八军才能健康成长!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