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可磨灭的记忆(四)

当天,团里根据上级的命令,召开了各营领导参加的作战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歼灭朗多之敌,仍确定二营担任主攻任务。在团里召开会议的期间,我们办了两件事:

一是上级通知二营,派出人员到附近山林中寻找失散多日的作训股王参谋。寻找工作还比较顺利,一两个小时左右就在密林中找到了王参谋并把他带到了营部。由于断食和精神高度紧张,他脸色灰白、显得十分痹惫,当见到我们时便神情激动,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放,半天说不出话来。王参谋在失掉联系的时间里,曾多次与越军散兵相遇,由于机警而未被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派出一个班下山去接一个运输小分队上来。运输队小分队不知道我部的地点,无法向我部靠拢。这件事情就不那么顺利了,派出的这个班刚下到山底一条小路转弯处,就突然与越散兵遭遇发生了战斗,不多时,战士们抬着负伤的班长来到营部,班长脖子负伤处冒着气泡,血不停地往外流,医务人员很快对他进行了包扎治疗。

营长从团里带回了任务后,就在营里的几位领导中进行传达、研究如何完成任务。我边听边在地图上仔细了解任务情况,待营长传达完后,我提出了几点看法:从距离看,图上不过十几不到二十公里,但是,实际距离远不止如此,三、四十公里不会少,要求到达的时间又紧,实属远距离奔袭;从路线上看,道路多数在山凹里,两侧山高林密路窄,如遇有情况部队不易展开会十分被动;从两侧友军的枪炮声判断,我部可能是孤军深入,因为友军的枪炮声已听不到了;这条线路在我们的地图上标有,越军的地图上肯定也会有,这就增加了受敌袭扰的可能性﹙这是我营前阶段穿插中出现过的情况﹚。根据以上的分析,我提出了以下建议:一是鉴于前阶段部队的消耗,尽快落实部队现有直接战斗人员和武器弹药数,可以把后勤人员手上的炊具放下,拿起武器,增加直接战斗人员;二是对部队进行思想动员,激发战斗热情,一定要树立打大战、恶战的思想准备,并轻装前进;三是各级干部要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方案,我们营里的干部,要有打硬仗甚至是可能牺牲的思想准备。

我说完我的看法和建仪后,可能是把情况说得太严重,出乎在场人员的意料,大家沉思了一段时间以后,才表示赞同我的分析,并通知部队认真做好天黑以后开进的各项工作。

我对随二营开进的团司令部作训股杨参谋说,请他尽快做好开进前的图上作业,并要求他做得越细致越好,以便保障部队的顺利开进。我说完话后,只见他座在战壕里似而未闻、代理不理的样子感到十分诧异和不解:现在是打仗、时间又紧迫还闹什么脾气!便严厉和严肃地对他讲:现在是打仗时间,我们都有责任完成好此次任务,你是司令部派下来的作训参谋,这项工作你不做叫谁来做!他听后,无言可答,无奈地接过地图去做这件工作。

之后,我们大家就在原地待命,并各有所思,静待天黑下来后就开进。战场上的事真是瞬息万变,临近开进的时候,又突然接到团里的命令,叫暂停行动,说是打郎多的任务已由其他部队担任,我团要开到楠樟进行修整补充。这时听到这个命令,我们一直紧绷的弦才松了下来。事后证实,完成这一任务的友邻部队在开进中就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第二天上午,营长从团部开会回来告诉我们,团决定仍以二营为先头部队、全团开到楠樟进行修整。团里专门指定了开进的路线。

我习惯的在地图上看了看,感觉这条路线不理想:路的两侧是高山,部队在沟里行进如遇到敌人的阻击或伏击,对部队十分不利;路线弯弯曲曲、路程较远、所用时间太长。于是我另外选择了一条较为平坦且又安全、距离又不太远的路线。我与副团长和营长交换意见时,营长问我这条线路你有没有把握?我十分肯定地说:“有”。营长很快通过电话向团里请示改变指定的路线,按我们新选的路线开进,。但团里不同意,说这是团党委的决定不能改变。我坚持我的意见,请营长再向团里反映,得到的结果仍然是一样——“不能改变”。我想:团里定的路线、我们新选的路线,目的都是一样,只不过新选的路线更有利一些,这又有什么不好?于是,我仍然坚持我的看法,想请营长再次向团里反映。营长很为难地对我说:“情况你说得比我清楚,你直接打电话跟团里反映”。我接通了团里的电话,团里接电话的还是作训股的李参谋,仍然说:这是团党委的决定,不能改变。这时,我认真严肃地跟李参谋说,请他们股长何光接电话。我向何股长较详细地介绍了两条路线的利弊关系后,问之何乐而不为呢?股长听完后停了一下说,待他向团里领导汇报以后又决定。半小时过后,何股长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说:团里同意你们的意见,按你们新选的路线开进,但是你们必须保证完成任务。

开进的早上,太阳早早地从地平线上露出了笑脸,显得格外的妩媚温暖,空气也从未有过地清新,这对我们来讲,似呼是个好的兆头。我们按照团里规定的时间准时出发,开始了向楠樟的开进。我们新选的这条路线,是在山顶上,俗话说:“有腰不走底,有顶不走腰”,这是走山路的一种说法。山虽高,但山顶上的道路十分平坦。开进中,一路阳光普照,人人精神饱满,谈笑凤生,显得十分的轻松。我心想,这个时后就是遇有敌人出现,我居高临下,占据有有地利,也奈何不了我们,造不成什么大的影响。开进途中,团里多次来电话询问方向是否正确,告戒我们一定要保证完成任务,我对营长讲,请他们放心,打仗的事我们怎敢儿戏,我们会团结一致、尽心尽力去完成的,保证把部队距目的地左右不超过500米带到。营长将我的话,一字一句向团里作了表态。

整个开进途中,我始终与尖兵班保持着联糸﹙杨参谋在前卫连﹚,随时做到心中有数,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以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下午四时左右,我营顺利到达了楠樟。

楠樟,是我营前阶段穿插斑罗时,受到越军阻击的地点,路边还躺着越军士兵的尸体(后来我们用土将其掩埋了)我们肯定目的地已经准确到达,决不会错。我们把到达目的地的情况报告了团部,团刘参谋长亲自来到现场认真对我们的报告进行对照核实,确认是正确的。我们顺利完成了任务。

开到楠樟之后,各连队对前阶段的作战情况进行了分析和小结,对继续完成以后的任务,对部队作了进一步动员。同时,各连在兵员、食品、弹药等方面都得到了补充,体力也得到很大恢复,这对完成下一价段的任务创造了条件。下午二时许,营长从团部开会回来向我们传达了下一步的作战任务以后,宣布了团党委的有关决定:

一是,团党委决定给我和陈乐基两人记三等功一次。

二是,鉴于一营目前的情况,决定调我到一营代理教导员。我感到这是团里对我前阶段作战表现的肯定。随后营长对我讲,我们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和配合,从内心上讲,我们不愿你走,真的有些舍不得。但这是团党委的决定,我们服从,何况你到一营还有重要任务交给你,祝你到新的岗位上工作顺利、旗开得胜。五点多钟团干部股夏干事来到二营把我带走,我与李副团长和二营几位领导于心不舍地握手告别后便随夏干事来到了团部。

到达团部之后,团长对我讲,你在二营的情况团里已知道了,表现很好。接下来团长介绍前阶段一营的情况时说,一营前阶段有很长时间与团里失掉联系叫团里很为难。下一步准备要使用一营,由一营来完成我团下阶段的主要任务。你到一营之后,除做好教导员的工作外,更要协助营长做好作战方面的工作,营长来团里受领任务s,你必须同时前来。我心领团长对我讲的话的含意。在场的政委、参谋长等几位领导,都相继表示同意团长的意见。就这样,我来到了一营。

都是一个团的人,彼此也都熟悉。黄啓光营长是一位50年入伍的老同志,吃苦耐劳、以身作则、作战勇敢。负伤的教导员、副教导员我们四人分析了情况、交换了意见,都表示一定要完成好下一阶段的战斗任务。我叫通讯班派一名通讯员,专门负责负伤教导员的安全和服务工作,同时对一些作战措施作了必要的调整。此时,我内心也感到自己的责任加重了。

我入伍二十余年时间,十年时间在三营八连,后调政治处,自卫还击作战被派到二营,参加执行穿插任务。作战后期,一营要担负完成团里的主要任务时又调到一营。我始终认为,不管在哪里都是锻炼,都是工作,尤其是参加自卫还击作战完成重要任务,更是能得到锻炼和提高。我决心到一营后不敢怠慢,也要走好这一步。

一营是我团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从我到一营,一直到自卫还击作战结束,一营的战绩可以用一句话加于概括,那就是:“所向无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