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系列15 父亲参军记

父亲的家乡,紧靠河北,37年就是沦陷区了,鬼子的炮楼修到离村子只是5里地的小泊头镇,大山镇也有保安队和伪政权,经常在赶集时遇到鬼子和伪军联合搜查抗日分子,牵着狼狗耀武扬威。

父亲家乡的周边,38年就开始燃起抗日的烽火,北面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奋勇杀敌,成为抗日的主力,南面也是游击区,只有父亲的小村子成为风暴中的平静地:无汉奸,无八路。

44年夏天,父亲领着一帮同龄人在村子的小河边盟约发誓:找八路、杀鬼子。可那时的八路都是来无踪去无影,到哪里去找呢?父亲是头,只有自己想办法。他找到了村里的一位大婶,大婶的 丈夫37年就出去了,村里隐约相传是共产党里的大官。父亲夜里到她家说明情况,请她帮忙,大婶只是笑着听完,没有任何表示。但告诉父亲:这话别再跟任何人说了,小心汉奸。后来得知,大婶的丈夫是邻县的县委书记,解放后到山西任厅长,副省长,大婶也是老地下党员。

几天后,河边玩伴中的邻村小伙悄悄告诉父亲,你要找八路需跟家里人说好,谁要去都要做好家里人的工作,八路不希望家里人哭哭啼啼到处找人,到部队再把人带回去。父亲同奶奶就讲了一句话:娘,我要走了。奶奶没有吭气就准备好了换洗衣服。

能够出远门的只有三人,邻村小伙告诉了去向:北面20里地外的一个小村,村外的一个窑洞,前半夜到那里等人。

兴奋和激动中,三位同伴天黑后出发,也不知八路什么样,标准打扮是头上一块毛巾,腰里一条腰带。三人路上就打扮起来,排成一条纵队,神奇活现,虽只有三条木棍,也恨不得碰上个汉奸之类的教训一下。

到了接头地点,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准备了干粮和水,要他们再走20里,到下一个接头地。

辗转几次, 终于到了驻地,队长、指导员已经等在那里,原来是无棣县新组建的武工队,正在招兵买马,无棣县的地下党在为部队物色兵源,父亲这三人不需做工作,正满世界找八路呢。

事后得之,当时村里有数位地下党员,其中有一位是我本家大爷,他们正关注着这一帮青年,我奶奶的工作已经提前做好了。

参军后的艰苦生活,使同我父亲一起去的两位伙伴打了退堂鼓,一位直接逃到天津,一位回了家,两人后来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来。

45年4月,父亲的部队一夜急行军,来到了父亲的村子,进村之前,队长对父亲说:这里还是游击区,你别暴露了,帽子压低些,不要出屋。父亲的班夜里住进离家几丈远的骨干分子家里,三天没有离开屋。屋主人认出来,大家笑笑都不说话。一直到部队离开,村里人都不知道父亲来过了。2003年我陪父亲回家乡,父老乡亲满满一街人,一位瘦高的老者,父亲叫他哥,就是当年那个房东。

抗日期间,村里出去五个人,除父亲外都是地方工作。解放战争期间,村里出去180人,都是济南战役前参军。

济南战役后,邻村担架队传来消息,他们抬了个牺牲的连长是我们村的,那时村里在部队打仗的连级干部只有父亲一人。村里正在土改,虽然没有阵亡通知,还是按烈士待遇分了房子和地,还专为父亲分了一口棺材,村里说:不论父亲埋在哪,将来都要接回来。那口棺材我在59年回老家时还见过,后来被我大伯给用了。那个连长是邻村的。

奶奶得到父亲确切的消息已经是1950年,53年父亲将奶奶接到上海,准备接受即将出生的孙子,家里还有一张照片,奶奶抱着刚满月的我,心满意足,傍边是我那穿老式军装的父母,为新中国准备奉献出小儿子的奶奶从没想过还有这么美好的日子!我那不识字的奶奶,小脚奶奶,从小护住我不让母亲教训的奶奶,藏起一块糖给我的奶奶,孙子给您磕头了。

山东的大娘大婶,你们为新中国奉献出多少子弟,我父亲只是幸存者之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