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女将秋瑾

chenzilin 收藏 4 890
导读:秋瑾的革命历程已无需重复,但一些事迹仍值得说一说。      秋瑾为人豪爽,所钦慕的男子也是那种具有大气概的人。在当时的革命党人中,可能徐锡麟最对她的脾气。两人都是激进派,都主张要拿出行动来。鲁迅却因为瞻前顾后,被她“宣判死刑”(注释2)。秋瑾与徐锡麟相识时间很短,但配合默契。徐锡麟在绍兴创办了“大通学堂”,后来他到安庆去,学堂就交给了秋瑾。1907年,徐锡麟与秋瑾相约起义。徐锡麟先一步行动,结果失败,当晚受酷刑而死。他的死对秋瑾震动极大。后来民国时有个传说,说徐锡麟和秋瑾是表兄妹,还是初恋。这当然是扯

秋瑾的革命历程已无需重复,但一些事迹仍值得说一说。


秋瑾为人豪爽,所钦慕的男子也是那种具有大气概的人。在当时的革命党人中,可能徐锡麟最对她的脾气。两人都是激进派,都主张要拿出行动来。鲁迅却因为瞻前顾后,被她“宣判死刑”(注释2)。秋瑾与徐锡麟相识时间很短,但配合默契。徐锡麟在绍兴创办了“大通学堂”,后来他到安庆去,学堂就交给了秋瑾。1907年,徐锡麟与秋瑾相约起义。徐锡麟先一步行动,结果失败,当晚受酷刑而死。他的死对秋瑾震动极大。后来民国时有个传说,说徐锡麟和秋瑾是表兄妹,还是初恋。这当然是扯谈,但也说明在很多革命党人眼中他们俩的关系非比寻常。


按常理说,徐锡麟起义失败,秋瑾应该改变计划,再寻机会。但当她的同志们问起来时,她却说计划不变。不过她组织起来的学生军并无战斗能力,很快散伙了,起义最后并未进行。自徐锡麟的安庆起义失败后,她有多次机会逃走,朋友也力劝她到上海暂避,全部被她拒绝。她那时心意已决,就是要留下来等死。她就那样守在已经差不多走空了的大通学堂,等着清军大队人马的捉拿。这气概,与当年的谭嗣同如出一辙。


秋瑾没有搞成一次起义,但是她的死却成为非常轰动的大事件。可以说,她以自己的生命来宣传革命,比发动几次起义更加震撼人心。秋瑾之死比徐锡麟的影响更大,因为她是女人。


当时奉命到大通学堂抓人的是山阴县令李钟岳。这个山东汉子对秋瑾似乎早就抱了同情态度,在施行逮捕时就很节制,后来查抄秋瑾母亲的家,也故意绕过秋瑾的房间不查。提审时,李钟岳和秋瑾心平气和拉家常。秋瑾的临终绝笔“秋风秋雨愁煞人”,就是李钟岳给她纸笔要她写“招供”时书下的。李钟岳一心想救秋瑾一命,但上司贵福不答应,秋瑾本人也未必乐意。在临刑前,秋瑾向李县令提出了她著名的最后请求:不要脱衣服。


秋瑾已死,李钟岳因为同情革命党,仍被上司免了职。那以后的日子他在极度苦闷中渡过。两个多月后,李钟岳在杭州自尽。后来吴芝瑛、徐自华等人在杭州筹建了秋瑾祠堂,里面也供奉了李钟岳的牌位。有人指出,正因为李钟岳之死,让秋瑾的事迹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


尽管秋瑾在生前已经宣布与湖南的夫家脱离关系,但十余年的婚姻,一双儿女,关系不是说断就断的。秋瑾死后,因为是乱党,遗骨一直得不到妥善安放,后来全靠生前友人帮忙才算安置,先是在杭州西湖西泠,后又牵到绍兴。但是到次年王廷钧在湖南病故后,王家以秋瑾之子王沅德的名义,提出要将秋瑾的灵柩移到湖南,夫妻合葬。那时王沅德只有13岁。秋家没有理由拒绝王家的要求,于是灵柩真的千里迢迢送到了湖南。不过合葬的事情从来没有落实,她的灵柩一直被搁在荒郊野外。


很快就到了民国,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王家本来是乱党的亲戚,现在一下子变成烈士家属了。由于孙中山等开国元勋对秋瑾评价极高,于是发生了浙江、湖南两省争相筹建秋瑾墓的事情。浙江提出要在西子湖畔重建秋瑾祠,可是王家不同意再度移灵,而湖南的革命同志则提议把秋瑾葬在岳麓山下。最后还是浙江派取得了胜利,于是再次移灵,葬于西湖附近(注释3)。


(注释2)据永田圭介所著《秋瑾——竞雄女侠传》一书说,秋瑾向鲁迅等人发难是在陈天华的追悼会上。当时日本政府为了取悦清政府,修改了“清国留学生”政策,结果陈天华以死抗议。在追悼会上,有的留日学生提出集体回国以示对日本政府的抗议,另一些学生希望能够留下来完成学业再走。鲁迅和许寿裳属于后者,结果被秋瑾拔出刀来大喝:“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注释3)秋瑾墓到共和国之后还折腾过几次。一次是1964年,秋瑾墓和徐锡麟墓忽然被从西湖旁边迁到荒僻的鸡笼山去了。其中原因,有人说是因为毛泽东那时驾临杭州,不乐意在“死人”旁边落脚,地方官于是赶紧给坟墓搬家,但后来事情引起公愤,又悄悄搬了回来。此事不知是否属实。文革期间,红卫兵连秋瑾墓也不放过,把坟墓全部捣毁,尸骨抛于荒野。直到八十年代,政府才又重修秋瑾墓,这一次还立了她的雕像。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