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与 错

3170515 收藏 0 37
导读:对 与 错 昨天乘出租车,听道这样一件看似平常却又不平常的小事。 今年夏天的的一个晚上,大约8点左右,出租司机张师傅象往常一样,在公路上中速行驶等待拉客,车行至保定会馆附近时,一个长头发的年青人站在路边左右晃荡着招手打车,张师傅快速将车停在年青人跟前,年青人右手拉开车门,一头倒在后座上,一股呛人的酒气扑面而来充满整个空间,张师傅的第一感觉此人是个酒鬼,事已至此,也只能拉了,同志:“你到哪?”张师傅耐心地询问。年青人用手向前一挥。头倒在后座睡去,张师傅顺着乐凯大街向北行驶,车行驶到东风路西口,

对 与 错


昨天乘出租车,听道这样一件看似平常却又不平常的小事。

今年夏天的的一个晚上,大约8点左右,出租司机张师傅象往常一样,在公路上中速行驶等待拉客,车行至保定会馆附近时,一个长头发的年青人站在路边左右晃荡着招手打车,张师傅快速将车停在年青人跟前,年青人右手拉开车门,一头倒在后座上,一股呛人的酒气扑面而来充满整个空间,张师傅的第一感觉此人是个酒鬼,事已至此,也只能拉了,同志:“你到哪?”张师傅耐心地询问。年青人用手向前一挥。头倒在后座睡去,张师傅顺着乐凯大街向北行驶,车行驶到东风路西口,“是不是拐弯?”张师傅回了回头,年青人又向右摆了摆,张师傅顺利地将车驶向东风路,车到了燕赵路口,年青人又把手向左一摆,车快速地在朝阳大街上向北行驶,到了保百购物广场,青年人酒劲有点醒,一看地方,对张师傅说:“你们开出租的没一个好人,为多挣点钱,故意转圈多跑路。”说着还不时将拳头打在张师傅身上,说是不说去什么地方,张师傅越开越想越生气,车顺着朝阳大街一直向北,等到了外环附近,“到家了,下车吧!”张师傅耐着性子将车停在路边。摧着年青人下车,年青人赖在车上不走,张师傅饶到车的右侧,打开车门把年青人脱下来,就看年青人摇晃着随时都摔倒的危险;“今天我拉了你这么长时间,你也不说去那儿,还打我,车钱也不要了,现在我要讨回来。”张师傅的拳头向年青人挥去,年青人还想支架,怎耐力不从心。

打了几下,张师傅出了出气,上车调头扬长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